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二百四十一章 剑痕

第二百四十一章 剑痕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乱石区外。

    一个少年手执断刃,发丝乱舞,身上闪耀着阴阳两色的光芒,而那一座小山则是被力劈开了,那强大的霸气,形成了无比惊艳的一幕。

    人们都是呆住了,特别是陈小胖,舌头都快咬掉了,他知道紫皇很强大,但以六级武灵的境界,打出了这么强横的一击,力压半步武皇都不是问题,这是什么天赋?

    那又是什么兵器?!

    “古器啊!”

    紫风都快要咆哮了,他几步就冲了过来,眼睛通红地盯着断刃道:“凌风,这件兵器送给我吧,我可以把我知道的所有重宝的消息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凌风扭头望了紫风一眼,眼底一道邪魅的光一闪而逝,而后,他亲切的道:“好吧,我们到那边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恩好!”紫风神色激动,完全就没有注意到凌风的眼神。

    而傲娇鸟、凌清、独孤雨月则是一摸额头,就这点智商,还敢自称是武神,他们也不得不为他们默哀了,就连青鹏鸟都不忍目睹了。

    在众人中,也只有陈小胖眼巴巴地看着……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一道凄厉的惨叫声,就从不远处传了过来,令得陈小胖无比的惊诧,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而后,他转头望向了凌清、独孤雨月、傲娇鸟,发现他们竟然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,特别是傲娇鸟,爪子都快舞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啊,我和你拼……”紫风大吼。

    可很快,他的话音就戛然而至了,而不远处的山林,则是冲起了一道道尘浪,以及巨大的爆鸣声……

    “可怜的武神!”

    傲娇鸟扇动着翅膀,连凌风的便宜都敢占,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?

    不久后,凌风与紫风就回来了,前者背负着双手,神清气爽,而后者则是鼻青眼肿,眉心都在流血,显然,他被打得很惨烈。

    “骗子!”紫风咬牙切齿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我们来聊一聊古器的事情。”凌风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聊!”紫风气呼呼的道。

    “喀吧”凌风捏了捏手指,邪魅地笑了起来,这让得紫风冷冷地打了一个寒战,不要以为自己很强了,有个妖孽绝对是不可跨越的。

    “算你狠,等我本尊苏醒了再找你算账!”紫风摸了一下脸颊,痛得一个哆嗦,他抽了一口冷气,道:“古器不同于一般的兵器,它不属于灵兵、圣兵,乃至于神兵的范畴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兵器在神武大陆最是罕见,来历也很神秘,也无比的强大,能够将武者的实力,增加到一个可怕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古器是很厉害,但想要炼化更难,特别是初期的时候,一不小心会将武者都斩杀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凌风深有感触,他对于古器不了解,连圣山的古卷上都没有提及到。

    但是,他刚得到断刃的时候,的确差点将自己震死,令他心有余悸,这也是为什么急于将断刃炼化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柄断刃,最多也就是皇级兵的程度啊!”凌风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对于兵器来说,灵兵之上就是小尊级兵器,而为了与之后的尊者级兵器区分,所以也被称为皇级兵,在上面才是圣兵。

    而凌风手中的这柄断刃,发挥出来的威力,也就和皇级兵相当,根本就没有紫风说的那么强大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

    紫风点头,道:“这就是古器的不同啊,一般的兵器炼制出来,也就是这个模样了,很难改变,但是古器却可以晋级。”

    “晋级?”

    凌清、独孤雨月、陈小胖都懵住了,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,而凌风与傲娇鸟则是若有所思,他们也听过一些传闻,但没有紫风知道的那么具体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紫风双眉一挑,道:“古器一旦被武者炼化,自然也会和武者一样晋级,但又有所不同,它需要的是涅槃。”

    “涅槃?”凌风一怔,古器竟然还有这种功能,连他都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所炼化的古器,应该只是第一重天,所以也就相当于皇级兵的程度,而随着你实力的强大,又或者以火焰焚烧、淬炼,使它不断的变强,从而涅槃晋级第二重天,那时绝对是圣兵,甚至更强。”紫风满目艳羡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古器是可以无限晋级的?”凌清欣喜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然,再强的兵器也有限制,但古器能够涅槃几次,还真不好说,据我所知,在历史上有人可以让古器涅槃五次,完全超越了神兵,说横扫天地都不为过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妖孽?!”傲娇鸟眼睛都冒光了,直盯着断刃,有点动手抢夺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古器……还真是意外啊!”

    凌风咧嘴一笑,他为了这柄断刃,可差点被折磨死,如今也算是苦尽甘来吧,至于,断刃的涅槃,他倒是不担心,阴阳极焰绝对是可以淬炼的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向紫风问了一些问题,大多都是关于古器涅槃的,但紫风对于这些也是知之甚少,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说出了一个可能,就是把古器放入丹田,让灵气温养。

    “嗖”

    下一刻,凌风收起了断刃,四百八十柄小匕首沿着血脉,直接进入了丹田,在那阴阳极焰的包裹下,形成了一柄断刃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这些剑痕有点古怪。”

    他抚摸着那乱石上的一道道剑痕,指尖阴阳极焰跳动起来,令得四周的山石都瞬间化成了齑粉,可是那剑痕却丝毫不动,连一丝焚烧的迹象都没有,这就有点古怪了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与众不同,但我们根本发现不了什么啊。”紫风摇头,以他的眼光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?

    但问题是,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?

    难道扛着这些乱石回去研究吗?

    何况,现在是在炎荒古路上,他们耽搁不起的,只怕现在众人都已经走到了他们的前头。

    “让我试一试!”

    凌风轻喝一声,六道阴阳极焰全部飞出,轰向了一块断石,“砰”的一声,令得乱石都剧烈摇晃了一下,可是那剑痕却是岿然不动,可见它多么的强大了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灵气对它是没用的。”凌风呢喃了一句,随后又施展出了阴阳宝体,光芒一下子就笼罩了剑痕。

    可依旧无用。

    “最后试一次,我们也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有点气馁,这些乱石很不凡,如果能大包带走是最好的,但显然这是一个美好的奢望,否则,当初紫风早就这么干了。

    而下一刻,他眉心就飞出了一道道金光,都化成了一个璀璨的光上面盘旋着一道飓风,只要凌风想,随时都可以形成裂变,也就是碎魂。

    “噌”

    那光点直接飞向了剑痕,一下子就没入了进去,刚开始的时候,凌风有点失望,因为那剑痕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他即将失望的时候,那道剑痕猝然动了一下,发出了一道清淡的光芒,就像是如豆灯火,徐徐地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后,那块断刃也是突兀地震颤了一下,一道剑痕飞射而出,沿着凌风的精神念力,直射向了魂海,快若闪电,连躲闪的可能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嗷”

    凌风大惊失色,魂海可是武者最脆弱的部分,如果受到攻击,轻则重伤,重则化成成“神”,而且在那剑痕上,他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杀意。

    他想要躲闪,却已经太晚了,紧跟着,一股剧痛骤然间从他魂海中传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的精神念力,就像是点燃了一簇火焰,顷刻之间,就化成了熊熊烈火,燃烧了整个乱石区,无数道剑痕都闪亮了起来,化成一个肉眼都看不清的光线,直射向凌风魂海。

    这一幕,发生的太快了,众人完全就反应不过来,最关键的是,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咻咻……嗷嗷……”

    那数十道剑痕,就像是乱箭,对着凌风爆射,而后者就如同一个筛子被打得惨嚎连连,抱着脑袋满地打滚,痛得浑身直抽搐,小脸也从刚开始的涨红,变成了彻底的雪白色。

    而当最后一道剑痕也没入了他魂海之后,凌风脖子一歪,直接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风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得众人都是大惊失色,凌清俏颜上的血色退得干干净净,眼睛当即就红了,一步就冲了过去,将凌风抱在怀里,声音都哑了。

    “紫风,这是怎么回事?”傲娇鸟、独孤雨月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!”

    紫风龇牙,连他都被吓到了,那剑痕中有股森冷的杀意,让他都发寒。

    “还活着!”

    陈小胖跑了过来,探了探凌风的鼻翼,发现还有呼吸声,顿时都松了一口气,他也是无比担心,这一次陈家可是赌上了全部,如果紫皇又意外的话,他们蒙受的损失也将无比惨重。

    “废话,哥是属小强的!”

    众人都在担心的时候,一个懒洋洋的声音,就从凌清的怀中传了出来,依旧是那么的傲娇与嚣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