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二百八十七章 逆斩

第二百八十七章 逆斩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炎榜上。

    一个漩涡正在形成,不断地扩大,金灿灿的发光,冷冽地罡风,从天空中席卷起来,毫无疑问,因着徐隐的突破,他也被圣炎秘境所不容,很快就要被送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道轰鸣声,在人们的耳畔响彻起来,整个炎榜都震荡起来,最强风暴很猛烈,都快能和天空中的漩涡相比了,而焚刃更是璀璨,在那风暴之后,向着徐隐斩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凌风狂暴的一击!

    可以说,在年轻一代中,无论是白云天,还是陈曦都要被这一击摧枯拉朽的干掉,它强势不是一点的,而是疯狂的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次凌风的对手是徐隐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只见,那碧玉色武皇之力,猛地犁出,就像是一柄利剑,狠狠地撕裂着最强风暴,将后者从中间切割了开来,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,阴阳两色光芒被均匀地分开了。

    而后,它迎上了焚刃,凶芒毕露,锋利的色泽仅仅暗淡了几分而已,“当”的一声,焚刃暗淡无光,被狠狠地击碎,阴阳极焰纷纷飞出,形成了支离破碎的光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巨响。

    天龙戟刺在了断刃上,时间都像是定格了一刹那,紧跟着,凌风闷哼了一声,向后连退了数步,小脸上也呈现出了一抹潮红,连那手臂都颤了颤。

    的确,十余万斤的巨力很霸道,一般的武皇境都是不能抵挡的,但是,天龙戟却很特别,加上徐隐的体魄之强,也将那股巨力给生生砸碎了。

    这一击,凌风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噌噌”

    徐隐双目冷然,手执战戟,不断地杀下,将凌风击的节节败退,“噗”的一声,他肩头被撕裂了一道血口,殷红的血水,汩汩冒出,沿着衣衫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当”

    他挥手出刃,将那战戟荡开,整个人又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

    徐隐直接逼近,背后的羽翼展开,形容凤凰一般,根本就不给叶晓风施展的机会,何况,他的时间也不多了,自然要以最快的速度动手。

    对于,炎榜奖励,他也不是很看重,最重要的是可以和年轻一代最强的高手对战,也只有这样才能把他逼迫到最强的境地,无论是眼界,还是境界的提升,都是无与伦比的。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眨眼间,凌风就摔飞了出去,他身上多处受伤,连一根肋骨都被挑断了,痛得他龇牙咧嘴,目光也逐渐疯狂了起来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徐隐在突破了武皇境之后,那强大不是当初冷如霜,乃至于白云天可以相比的,都能和二级武皇相比了。

    而在那天龙戟下,这种力量更是成倍的爆发,让他都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“呛”的战音响起,徐隐一戟将凌风击飞了出去,狠狠地摔落在炎榜道台边沿,鲜血将金色都染红了,让人们都惊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武皇境的徐隐,简直是个妖孽啊。”

    “天龙戟发出了更强的力量,就算一级武皇都不是他的对手,只怕凌风要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能击败他?”

    人们纷纷摇头,这是境界上的差距,徐隐本来就是天才,在武灵至境的时候,就可以匹敌一般的武皇,而现在他就更强的可怕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连陈曦的目光都要暗淡,她知道就算是突破了武皇境,也不是徐隐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就不能直接干掉么?”

    傲娇鸟有点懊恼,凌风太能折腾了,如果是它直接施展出那一击,或者祭出一重石,对着徐隐一顿狂轰乱炸,就算是武皇都要被打成渣渣的。

    这才是绝傲啊!

    那才是爽快啊!

    显然凌风不是它,后者也是在追求更强的境界,在不断的血战之中,将自身的灵气淬炼到一个更凝实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也是鸟无法理解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紫皇,我知道这不是你最强的力量,来吧,我等不了那么久了。”徐隐望着天空,那个风暴就要形成了。

    如果,在这个时候,凌风还要隐藏下去的话,那么,只会让他很失望,毕竟,他已经打算结束战斗了。

    “也是时候结束了!”

    凌风爬起来,拭去了嘴角的残血,小脸上洋溢出了淡笑之色,他望着徐隐,轻缓的道:“你的实力的确要比臭屁的药宗第一人强很多,也值得我施展全力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落下,药宗一众人脸色阴沉,恨不得冲上去,将凌风狠狠地暴打至死,即便是在战斗之中,紫皇都不忘了损了他们一顿,这是所有人以前都不敢想象的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只有紫皇敢这么说而已。

    而隐宗也没有什么骄傲的,因为他们的第一人也只有晋级武皇境,才能和紫皇一战,现在就看紫皇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皇级武技我也会,希望你可以挡住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凌风小脸肃然,强横的气势,一冲而起,在身上、断刃上滚滚涌动,无论是九道阴阳极焰,还是阴阳宝体都在发光,就连眉心都澎湃着金蓝相间的色泽。

    三位一体的狂暴!

    他施展出了全部的力量,而能让他如此出手的,也只有一击,那颠覆了生死,逆转了杀局的一斩,也给傲娇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傲娇鸟狠狠地挥舞着拳头,它等的就是这一击,连那强大的妖兽都被从中间撕裂了,最关键的是,它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啊。

    “谁更无敌?”连陈曦眼眸都闪耀了起来,她也很期待,紫皇对于很多人来说,就是一个谜团,你知道他很强大,却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强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可怕!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徐隐怒喝,他没有躲闪,而是施展出了最强的一击,武皇之力与精神念力同时飞出去,都进入了战戟之中,带着它迅猛地杀出。

    以念力催动天龙戟!

    这才是天龙戟的真谛!

    “嗡,轰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炎榜被犁出了一道可怖的裂口,久久都无法闭合,金光一片散乱,它直射向凌风,势不可挡,而在这一击下,那威力更是飙升到了二级武皇的地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凌风也扬起了断刃,三种力量全部涌入,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他所能阻止的了,当逆斩开始施展,就已经在疯狂的吞噬他全身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道血光冲天!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奇异的波动,令得炎榜都在絮乱,气息很不稳定了,阴阳极焰、阴阳宝光、吞噬魂刃在断刃上融合了,迸发出了最绝艳的光芒。

    它比血还要殷红,还要粘稠,更比阳光还要璀璨、夺目!

    一下子,凌风感觉身躯都空了,所有的力量都被抽空了,让他目光一暗,脚步有些踉跄,但是,那血光却冲霄而上,带着撕裂般的可怕力道,狠狠地迎上了天龙戟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一击!”

    在逆斩冲出的一刹那,陈曦都感觉浑身一寒,几乎不用去看,她就已经知道结果了,这一击完全超过了二级武皇的界限。

    “败了!”

    徐隐目光一暗,心中无奈的叹息了一声,当天才遇到更天才,总有一个很悲哀,以前是他的对手,而现在就轮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炎榜第一人!”

    傲娇鸟忍不住鬼叫一声,在逆斩之下,连它都有种热血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更多的人,则是紧紧地盯着那两股力量,特别是隐宗、药宗、陈家一众人,他们可不是陈曦、徐隐,自然很难分辨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们就知道结果了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“砰,咚,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当两股力量相遇,整个炎榜都被撕开了,凌风站在一半上,而徐隐则是站在另一半上,而那毁灭的风暴,形成了金色涟漪,不断的对撼与轰鸣。

    可就是在金光的掩盖下,人们依旧可以清晰地看到,一柄断刃正一点一点地劈开天龙戟,势如破竹,携带着坚不可摧的光,将徐隐那一击彻底的磨灭了,抹杀了。

    一切并没有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它依旧迅猛地斩向了徐隐,令得后者彻底失色,竭尽全力地抵挡,一手抓住了那被崩飞回来的战戟,抵挡在身前,羽翼一收,将身躯掩盖在下面,身上的力量全面。

    他身躯前倾,迎击而上!

    这也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,那断刃太快,让他来不及躲闪,事实上躲闪也是没用的,他已经被锁定了。

    “当,噗嗤!”

    一瞬间,那断刃就把羽翼斩破了,形成了一个豁口,毕竟,断刃是古器,无论是气势,还是锋利都压制着一般的皇级兵,更不是这种飞行兵器所能抵挡的。

    而后,它又击在了天龙戟上,让后者都猛地弯折了下去,刺入了徐隐的胸口,毫无疑问,徐隐的五脏六腑都重伤了,差点直接被压碎了。

    最后,他横飞了出去,大口喷血,武皇之力都被打碎了,连身躯都裂开了,像是一个脆裂的瓷器,看得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”啵“

    突兀地,一道音爆响起,令人眉心都吃痛,像是要被生生撕开一样,每个人的脸色都大变,这是精神念力的轰杀,比灵气更狠。

    而那徐隐更是首当其冲,张嘴闷哼,惨叫声几乎是从魂海之中发出来的,他的精神念力都大震荡,差点被打碎了,连身躯都发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