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三百二十九章 涅槃经

第三百二十九章 涅槃经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五天后。

    凌风身上的血肉已经愈合了,血疤一块一块地掉落下来,露出了鲜嫩的肌肤,这也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,凌风的脸色依旧很难看,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,他嘴角偶尔会溢出一丝丝鲜血,眼神也很恍惚,显然,他的伤势很重,不是血肉愈合就行的。

    在他体内,血脉、骨骼,乃至于丹田上都布满了裂痕,就如同蜘蛛网一般,这种伤势根本就不是极血丹可以愈合的。

    这是道伤!

    之前,凌风就受到了噬灵珠的反噬,经脉如同刀绞一样,紧跟着那一战爆发了,他竭尽全力的血战,让这种道伤成倍的爆发,伤到了根本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

    当凌风走下床的那一刻,独孤雨月、凌清、云梦都不禁欣喜,这也预示着凌风正在好转,这对于她们来说,无疑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只是,那笑容还没有落下,凌风脚下一软,就倒在了地上,腿骨都裂开了,发生了清晰的破碎之声,这让得三女都是惊呼一声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小风。”

    “凌风。”

    三女都冲了上去,七手八脚的将凌风搀扶到了床上,神色无比担忧,从凌风那扭曲的小脸上,她们自然也看得出来,后者的伤势并非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凌清双目通红,这几天她可是不眠不休,就这么死死地守在凌风的床边。

    “骨骼、经脉都遭受了重创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傲娇鸟、夏云、三大长老也都出现了,他们脸色很沉重,这几天他们也先后查探了凌风的伤势,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。

    灵武学院虽然战胜了莫云宗以及三大势力,可是凌风也废了,这值得吗?!

    “只怕什么?”

    凌清三女俏颜一惊,望向了夏云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感觉怎么样?”夏云摇了摇头,望向了凌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办法,很难恢复。”凌风神色一伤,他本来都已经成为武皇了,想要重回巅峰,达到武圣之境,也并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甚至,会超过以前,在整个神武大陆都没有几个可以相比的,但是,因着这一战,这一切都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凌清大哭,眼眸里面的血丝都爆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凌风之前炼化了噬灵珠,那可是连武尊都照样吞噬的逆天之物,哪怕是凌风体质很厉害,也难免……又经历了那一战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傲娇鸟对于凌风的伤势很清楚,也正因为如此,才叹息。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就算是圣丹都没有把握了,除非现在有武神出现,否则,凌风就真的废了。

    这与凌风刚刚重生不同,那个时候他经脉、体魄都很虚弱,所以,只要不断地淬炼就可以了,但是,现在他洗礼了太多,自然的强横不言而喻,一旦受了道伤,就不是那么容易恢复了。

    这就如同金铁与圣金的区别,前者断裂一般武者都可以锻造的,没有那么麻烦,可是圣金呢?!

    “对了,陈家来了一位武圣,或许他们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这时,凌清一怔,想到了陈家的那位老者,凌风的伤势,让他们一筹莫展,可并不代表陈家没有办法,或许……

    “陈家来人了么?”凌风皱了皱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陈家一众人就急匆匆地走了进来,为首的正是陈昭贤,他面庞很凝重,在来的路上,就大概了解了情况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道人影从陈昭贤的身后冲了出来,望着凌风,面庞很惊喜。

    “小胖,你也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凌风咧嘴一笑,他能从陈笑风眼中,看到那浓浓的关心,心中的那一抹疑虑也被冲散了不少,他可不是孩童,想法也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陈家如今和他是同患难、共荣辱,如果自己死了,对于陈家可丝毫没有好处,三大势力也会借机打击他们,毕竟,那可是血仇啊。

    “凌风,这件事我们也被瞒在鼓里,武国皇室怕是有人……”陈笑风苦笑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凌风额首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过多的追问,他相信以陈笑风的性格,不会在这件事上撒谎,而三大势力在武国的能量,怕也不是陈家可以相比的。

    陈家、苏晓茹想要给三大势力施压,而三大势力则是以此道还彼身,让他们都吃了大亏,这也是很可能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凌风肯定心生杀意,可是如今他却有点心如止水了,自身的情况比夏云、傲娇鸟所言还要严重很多。

    “凌风,我是陈家二长老,我来看看你的伤势。”陈昭贤走了过去,身上的圣光直接飞了出来,落在了凌风身上。

    这也让得凌清、夏云几人都很紧张,万一陈家对凌风起了杀心,只怕他们都是不能阻挡的,不过,显然他们多虑了。

    圣光一缕缕如丝,沿着凌风的血肉、经脉涌入了体内,随后,弥漫了开来,笼罩全身,令得凌风浑身一暖。

    这一幕,足足持续了两刻钟,在陈昭贤面庞上冷汗涔涔的时候,才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陈长老,凌风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凌清、夏云几人都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紫皇,这……”陈昭贤脸色难看,眉宇紧蹙着,张了张口,却始终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大战受了重伤,陈长老有话就直说吧。”凌风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经脉、骨骼都在龟裂,虽然有着丹药的滋养,可也是延缓了而已,最关键的是丹田,也……裂了。”陈昭贤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紫皇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一个废人么?”凌风有些自嘲的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陈昭贤欲言又止的道。

    “小风!”凌清一下子就崩溃了,身躯颤抖,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武者一直是凌风的梦啊,如果就这么被斩断了,让她都要疯狂的。

    “姐姐,不要那么伤感,其实,我觉得也没什么。”凌风拍了拍凌清的俏颜道。

    “紫皇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长老还有什么话说?”凌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势很严重,除非是极品圣丹,亦或者是神丹,否则,怕是坚持不了一年的。”陈昭贤深吸了一口气,虽然这很打击人,但是有些话,还是要说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一句话落下,无论是独孤雨月、云梦,还是夏云、三大长老都大吃了一惊,浑身一个哆嗦,连瞳孔都胀大了,凌风是灵武学院的骄傲,可以说,这一战都是他一个人撑起来的,一阳圣火以及武尊,都跟他有密切的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,他倒下了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凌清双目一黑,瞬间昏倒在地上,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,如同惊雷一般,将她轰的心神都要死寂了,凌风就是她的依赖与坚持,而现在后者只有一年可活,让她如何走下去?!

    当信仰与最爱倒塌,剩下的也只是行尸走肉而已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废墟的古楼中很平静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凌风自己也感觉到了,只是他不想说出来而已,极血丹虽然遏制住了伤势的恶化,可也只是暂时的,以他这种伤势,是不可能炼制丹药的,当极血丹被消耗一空的时候,他也必将喋血。

    “如今三大势力已经铩羽而归,暂时不会有什么动静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凌风幽幽的道:“灵武学院想要重建也不是短时间可以做到的,以后,师姐、美女老师,你们带着姐姐,先去陈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独孤雨月、云梦异口同声的道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聪明人,自然看得出来,凌风这是在交代后事了,灵武学院是不可重建的了,以夏云、三大长老的实力,哪怕是莫云宗被灭了,可是,只要三大势力派出一位九级武皇,就可以给他们来个全灭。

    也只有在陈家才可以安全。

    何况,他们也知道那所谓的武尊,其实一直被封在噬灵珠中,没有了凌风的战力,是不可能出现的。

    “紫皇,你也不要这么悲观,我们陈家一定会为你想办法的。”陈昭贤道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这么一个天才死去,毕竟,凌风可不止是实力强大,还是一个超级天才炼丹师,那武尊只能威吓,令得三大势力忌惮而已,可是,凌风却可以令他们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不同的两回事啊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悲观。”凌风心头一动,微微一笑,道:“我虽然伤势很重,但是老天想要收我,也没有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,我有一个武尊师尊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没有办法,但是武尊一定会有办法。”陈昭贤轻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陈家一众人也都露出了笑容,只要紫皇不死,那就是三大势力的末日了,而陈家的辉煌也是早晚的。

    只是,夏云、独孤雨月几人的脸色依旧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……”

    在陈家一众人离开之后,傲娇鸟皱着眉头,它知道这个时候,紫风也躲在噬灵珠里面舔伤呢,本尊怕都已经沉眠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一直以来我都忽略了它。”

    凌风望了一眼傲娇鸟,小脸上洋溢着自信,缓缓道:“当初在圣炎秘境,我打劫了炎榜,得到不止一些药草,还有一本古籍。”

    “涅槃经!”傲娇鸟双目一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