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三百三十二章 焚脉

第三百三十二章 焚脉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柔韧已经达到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盘坐在大黑鼎中,深吸了一口气,他压制着内心的激动,双目爆射出一道道灼热的光芒,他明显地感觉到,血肉、骨头都比原来更柔韧了。

    这并不说他的身躯变弱了,反而是变得更强,每一寸血肉、骨骼里面都蕴含着庞大如大河一般的药力,随着焚焰在徐徐地运转着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,如果全部爆发出来的话,就是七、八级的武皇都要大吃一惊的,毕竟,凌风血肉吞噬了太多涅槃液,不过大多数都用来修复受损的经脉、骨骼了,但就是那剩下来的也只能用海量来形容。

    “开辟出涅槃脉,这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。”

    凌风心中嘀咕,这是涅槃的前奏,只有运转涅槃脉,才能觉醒体内的涅槃之火,那与焚焰、圣火都是完全不同的火焰。

    而令他略显头疼的是,他修炼的虚空道与众不同,一旦涅槃脉被开辟出来,只怕会把他的修炼方式彻底打乱,那样的话,他还会不会是武皇都很难说了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他能够成功才行,想到这一凌风也有些无语的摇头,自己想的太多了,能不能涅槃成功是一回事,最关键的是要活着。

    只有活着才有希望!

    “以丹田为核心,撕裂血肉!”

    凌风把脑海中,对于涅槃经的内容又回忆了一下,确定无误之后,他才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让凌清三女都出去了,在废墟古楼之中,也只剩下了傲娇鸟,现在他也是在关键时候,自然是需要傲娇鸟的守护的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凌风低喝一声,他身上的焚焰瞬间就涌入了体内,从外表来看,大黑鼎很平静,凌风也古井无波,可是,在他的体内则是完全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丹田中,焚焰激荡起来,八个月时间积累起来的药力,如同找到了宣泄的闸口,迅猛地涌入了丹田,在阴阳脉中逆转了一下,而后,以无比可怕的势头,向着血肉之中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刺啦”一声。

    伴随着,凌风沉闷的低喝声,血肉被离开了开来,形成了一个豆粒大的血洞,因着焚焰、药力纷涌而入,那血洞正不断的延伸出去,它们快速的渗透进血肉之中,令得那伤口愈合,而暗金色的火焰,则是在四周形成了薄如蝉翼的经脉。

    焚脉!

    不过,这也只是一个开始,涅槃第二步也不知道比第一步煎熬多少倍,饶是凌风毅力与抗疼能力,已经很恐怖了,可也有点承受不住,感觉像是有一柄火焰利剑,正在不断地切开自己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那疼痛简直是非人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他必须要坚持过去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一声,凌风身躯哆嗦了一下,他紧咬着牙关,额头上青筋暴跳,煞白的小脸都呈现出了一抹病态的血色,指甲都刺入血肉之中了。

    极度煎熬!

    而在凌风的体内,那武皇之力,正以丹田为核心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辐射而开,如蜘蛛网一般,可以看到,在凌风的腹部,一道道如蚯蚓一般的血线,正快速的攀升而起,殷红无比,像是随时都会爆裂而开一般。

    “刺啦”“刺啦”……

    整个古楼都沉静了下来,在大黑鼎中,也放满了各种药液,凌风口中也吞下了几枚极血丹,这是防止他力量被消耗一空的,不可能在开辟的过程中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一天之后。

    凌风腹部的血线有些暗淡了,呈现出暗金色,紧跟着,它们开始向凌风的胸口、四肢蔓延了过去,毫无疑问,这比丹田要更加的痛苦,因为五脏六腑都是最脆弱的部分,动辄就会死掉的,而涅槃脉则是涉及到了这一部分,要贯通全身穴道、血肉,乃至于骨骼的。

    对此,凌风也很谨慎,他可不想在这一步就死掉的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刺啦”

    蓦地,凌风张口喷血,小脸抽搐,完全扭曲了起来,六腑与五脏的疼痛,绝对是超乎寻常的,让他都有种要爆炸的感觉。

    特别是心脏被撕裂,殷红的血顺着口鼻飙射而出,还夹杂着碎片,不要说凌清、独孤雨月三女了,就连傲娇鸟都看得心惊肉跳,这是涅槃吗?!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在玩命啊。

    不过,它也知道,涅槃很逆天,不经过这样的熬炼是不可能成功的,只是让它皱眉的是,这还不是罪可怕的,当涅槃之火出现,那是连人的灵魂都可以焚烧感觉的可怕火焰,在神武大陆上,没有几个人可以成功的。

    一天,两天,三天……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九天,凌风整个人都倒在了大黑鼎中,原本淡金色的药液,如今都变成了暗血色,看上去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那都是凌风的血,如果不是有极血丹、各种药液,是根本就熬不过去的,而凌风也暗自庆幸,幸好他在圣炎秘境得到了太多药草,否则,即便是有涅槃经,也是无法成功的。

    当第十五天过去的时候。

    凌风的五脏六腑也终于被开辟了出来,形成了豆粒般的焚脉,而庞大的药力涌入,都冲进了穴道之中,如一头头虬龙,就此蛰伏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那焚焰、无尽药力就涌向了四肢。

    相比五脏六腑,这明显要轻松了许多,这也让凌风松了一口气,可就是这样,凌风的牙齿都快磨碎了,整个人都冒着热气,感觉要熟了。

    九天后,四肢也被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在手臂之中,每一块血肉都被贯穿,沟通了穴道,而焚焰则是形成了暗金色的焚脉,可是,这依旧不是极限。

    其实,当开辟焚脉开始的时候,一切都在失控,不久后,那焚焰则是冲向了脖颈、面庞,像是魂海激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瞬间,凌风如遭雷击,整个人毛都炸了,脖颈粗大如老树,上面布满了“虬枝”,连血管都被撑爆了,整个小脸也扭曲了起来,可以看到如一个个虫子在里面蠕动,令人有种恶寒的感觉。

    无疑,这丝毫不逊色于五脏六腑,格外的痛苦,就连凌风的眼眸都不被放过,毕竟,它也是人体最重要的部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凌风精神都恍惚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坚持了一个月,对于这种痛苦已经麻木了,事实上,是精力、体力都完全虚脱了,如果不是体修,只怕早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他也疼的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“刺啦”

    又过去了七天,连凌风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,而当最后一寸血肉被撕裂,武皇之力已经完全被抽空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在凌风的体内,已经完全形成了焚脉,徐徐燃烧,呈现出暗金色,四周的血肉已经痊愈了,这是与众不同的脉络,只是,让凌风神色古怪的是,在胸口处,则是有一个掣肘,两个穴道泾渭分明,形成了两道脉络,在徐徐的运转着。

    “任督!”

    凌风心头一怔,虽然早就知道了,但此刻还是很吃惊。

    开辟涅槃脉是很难的,不止是撕开血肉,还要贯通任督二脉,真正地形成焚脉,令自身火焰觉醒,这也是很危险的事情,但是,他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就不得不去做了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凌风心中低吼,双手猛地握紧,而身上的体魄灵光,则是迅猛地冲了进去,爆发出了极其可怕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凌风整个人都扭曲了,弓成了虾米,只感觉胸口五脏都要被震穿了,疼的无法形容了,而那任督二脉则是被狠狠地重击了一下,龟裂开了一分。

    毕竟,凌风的体魄之力是无比可怕的,哪怕是作用在体内,都是骇人的。

    “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,凌风大口喷血,七窍都撕裂而开,生命像是走到尽头一样,可是他却义无反顾,生猛地冲击着任督二脉,在胸口处的穴道不断的碰撞,生生地撕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喀擦”“撕拉”

    任督二脉是很坚固的,因为它代表着了人体的极致奥秘,一旦被打开,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,当然,如果弄不到的话,也会让武者自残的。

    毕竟,任督二脉就算是撕开了,如果不能及时愈合,形成脉络,以及功法运行的话,也是废脉,毫无价值,可是,一旦形成了循环,那就是人体最强的脉络,无论是吸收天地玄气的速度,还是爆发出的潜力,战斗力都会飙升出一大截的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不久后,任督二脉被撕开了,而焚焰也迅猛地压制了下来,形成了暗金色经脉,血水与焚焰以及药力都在疯狂的涌动,那一刻,凌风感觉自己变轻了,浑身都刹那的闪烁,一股强烈的气势,正从他体内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只是,下一刻,他就一头栽进了大黑鼎中,体能已经到了极限,被抽空的太狠,已经坚持不住了,他眼前一暗,幽幽地吐出了一口浊气,也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,即便是昏死过去,凌风嘴角也带着一抹笑容,无比的欣喜。

    因为,血肉真的被撕裂了,任督也被贯通了,真正的形成了焚脉,他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焚烧气息正从丹田中,席卷全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