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三百六十一章 条件

第三百六十一章 条件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在冰之禁区与火焰冰域之间,有一相对平静的地域。

    凌风与柳药正满身是伤地盘坐在地上,他们脸色都很苍白,都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,特别是柳药,他来的时候,实力强横,完全压制着火焰、寒力的,不过,现如今重伤了,如果,没有凌风帮助的话,他还真的走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,小兄弟了。”柳药向着凌风抱拳。

    “柳前辈客气了,如果说感谢,应该是我,那火灵神果对我格外重要的。”凌风摇头,对于柳药是发自真心的感激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举手之劳而已,不过你本身武皇之力就是火焰吧?需要着火灵神果吗?”柳药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瞒柳前辈,我姐姐病了,她体内极寒冰魄爆发,需要火灵神果来驱逐的。”凌风神色一伤,这么长时间了,凌清依旧没有苏醒过来,不过,身体却在各种药草的滋养下,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且,每隔一段时间,凌风就会向储物戒中,度如一些天地玄气,让得凌清身上的灵气不会枯竭,那对于禁锢住极寒之力也是很有效果的。

    “哦?极寒之力?”柳药一惊,不过还是摇头道:“先离开冰之禁区再说,我体内被火焰灼伤,也沾染了寒力,这里天地玄气散乱,不能吸收,只有尽快走出去,才能恢复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道:“不过,你姐姐的病,只怕不会那么简单,即便是有了火灵神果,怕也是很麻烦的,或许,我可以帮你看看,不过,我是有条件的。”

    “条件?”凌风一怔,旋即点点头,不管是九阳圣火残种,还是火灵神果,这个恩情都太大了,何况,如果真的可以救治姐姐凌清的话,即便是那条件很艰难,他也一定是要去做的。

    “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柳药抬起头来,望了一眼冰之禁区,之前他进来的时候,倒是没有觉得很恐怖,不过,现在却有种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事实上,凌风也不敢耽搁,他先是吞服了各种药草,让四道焚焰都璀璨了起来,而后,直接背起了重伤、摇摇欲坠的柳药,身上的火如冰蔓延而开,将两人都遮盖在里面。

    无疑,这对于凌风来说,消耗更加的恐怖了。

    四个时辰后,凌风又出现在冰窟中,如今,那火如冰已经被他炼化了,所以,也不怕柳药发现什么端倪,他几步冲进了冰窟里面,呼吸很急促,小脸煞白无血,四道焚焰相继溃散了开来。

    这也是凌风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不过,冰窟在失去了火如冰之后,也正在被冻结,极寒之力,正在徐徐地渗透进来,而凌风也只能以火如冰晶,将冰窟封住,吞服各种药草疗伤,而柳药也是如此,他以圣丹来压制伤势。

    他是武尊,一般的圣丹对他来作用不大,可是,像武尊级别的丹药,天地间太稀少了,他也是根本没有的,否则,一枚武尊级丹药,就可以让他伤势痊愈的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凌风与柳药又上路了,他直冲冰之禁区,将那火如冰的力量又逼出了几分,火如冰何其可怕,能够自动将极寒之力推荡而开,自然是很厉害的,不过问题是,凌风也才是四级武皇,能发挥出火如冰两成的力量就已经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星光渐隐,天空中多了一抹晶亮的阳光。

    而在那冰之禁区边缘,大地剧烈震动,凌风的身影快速地冲了出来,避开了那寒力风暴,他一头栽了出来,小脸都被刺破了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实力已经到了冰整个人都虚弱不堪,嘴角还在不断的流血,连续透支一般的消耗,让他的血肉、骨骼都在碎裂,也只有灵体才能坚持这么久的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走出了冰之禁区范围,但是,凌风的脸色依旧很谨慎,冰雪天地中,那寒力依旧对他构成了伤害,发丝、衣衫都结出了冰渣,连血肉都冰寒刺骨。

    就连柳药也是脸色难看,身上的武尊战力,也摇摇欲坠了,在冰之禁区,光是火如冰也不可能全部防御下来,他只能撑起了那暗淡、虚弱的战力。

    这是无比巨大的消耗!

    不过,让得他们都松了一口气的是,在这里天地玄气,终于稳定了下来,可以被吸收、炼化,让他们恢复的速度,也增加了许多,特别是柳药,他五窍同开,源源不断地吸收着天地玄气,形成了武尊战力,正在缓慢地驱逐那火焰与寒力。

    不久后,凌风气血汩汩,苍白的小脸,也出现了一抹血色,而柳药身上则是冒出了赤色的云烟,将四周的空气、冰雪都消融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天地玄气,还是有些凌乱与狂暴,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凌风对柳药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我也感觉到了,而且,这里随时可能会有冰兽出现,我们还是小心一些。”柳药暗自点头,以他现在的伤势,对付一个武皇怕都很麻烦的。

    凌风面色平静,他精神念力瞬间散发了出来,冲向了四面八方,虽然在火焰冰域已经损耗了一部分,但这对他来说,不会影响到根本。

    “精神念师?”这一幕,让得柳药一怔,旋即那面庞上也流露出喜色,他还真担心,会碰上圣兽的,那样的话,能不能跑掉都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但是,有着精神念力的话,想必不会那么倒霉了。

    约莫九天后,凌风与柳药终于走出了冰原山脉,出现在了边缘地带了,在这里冰雪威压很微弱,更不会有强大的妖兽出没,这让他们都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凌风轻舒了一口气,那紧绷着的小脸,也松懈了下来,这几个月来,他经过了一次次的生死,只要一个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,不过,结果是好的,他最终还是走了出来,而火灵神果也到手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少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柳药伤势在这九天中,也恢复了许多,此刻神采奕奕,望向凌风的目光,也充满了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凌风。”

    “凌风?体修、武者以及精神念师,特别是那与众不同的武皇之力,都快能和武圣相比了,灵空岛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妖孽的天才了?”柳药摇了摇头,这个名字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是灵空岛的武者。”凌风沉默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放心吧小家伙。”柳药摇头一笑,眼中灵光闪烁,道:“你虽然捡漏我几枚圣火残种与火灵神果,不过这一路如果没有你的话,我也走不出来的,所以,一饮一啄,我们互不相欠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凌风也没有矫情,不过,他心头一动,这个柳药只怕不会那么简单,一位武尊啊,怎么可能连一点杀手锏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甚至怀疑,如果那个时候,他要是真敢下黑手,绝对会是惨绝人寰的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你的姐姐呢?”这时,柳药道:“极寒之力虽然很厉害,但是,有火灵神果以及武尊战力,想要逼出它并不是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柳前辈了。”凌风神色很激动,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直接打开储物戒,将里面的凌清给抱了出去,以几个月前不同,如今那血纹古石,明显的有所松动了,逸散出了淡淡的极寒之力,令凌清的小脸很苍白,身上结出了一层冰晶。

    “咦,你竟然以血纹古石封住了极寒之力?”柳药一惊,没想到这个少年身上,竟然有这么多秘密,连这种古物都有,可以想象,其身后的势力,怕是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“不对,不是极寒冰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柳药双手搭在了凌清的手腕上,武尊战力徐徐地涌入,他刻意控制着,可是很快,他就感觉不对劲了,后者的丹田极寒纷涌,连他的武尊战力都是排斥的,而他也不敢硬撼,否则,会把凌清的丹田撕裂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极寒冰魄?”凌风愣住了,一时间费解。

    “很相似,但很可能不是,如果你相信我,就与我回一趟玄空宗,我虽然看不出来,到底是什么,但是相信她是可以的。”柳药紧蹙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其实,他已经开始怀疑了,极寒冰魄绝对没有这么可怕的力量,那么,就只有一种可能了,这也让他心头火热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凌风不禁问道,他还是很警惕的。

    “我师妹,她实力或许不是最强的,不过,对于你姐姐的问题,应该是有办法的。”柳药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在柳药身上,他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杀意以及恶意,这一点连傲娇鸟、紫风也都发现了,何况,玄空宗与世无争,轻易不会与人为敌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柳前辈不知道你之前所说的条件是?”凌风忽然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相对来说,其实……比较简单,如今有一处秘境,就要开启了,我们玄空宗也是要进入其中磨砺,争夺资源的。”柳药尴尬地笑了笑,道:“而我的孙女也在这一行中,她虽然天赋很不错,但那秘境也是无比凶险,所以,我想请你贴身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“贴身高手?”凌风愣住了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条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