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三百七十一章 愤怒的柳舒舒

第三百七十一章 愤怒的柳舒舒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天地都像是有瞬间的失音。

    那一击比武者的攻击都要快上许多,乃至于是虚空一步都躲闪不开,最关键的是,它像是可以定格四周山石、天地玄气,虽然时间很短暂,但那绝对是惊魂一式。

    不可躲闪!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精神念力化成了实质化的刀虹,这也就是所谓的神魂,犹如有了灵性,攻击力可想而知,而在残月的掩映下,它爆发出了最惊人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一道虚淡的刀虹飞了出去,快得连凌风自己都咋舌,而后,那刀虹轻易地斩断了门扉,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,势如破竹,将石墙都撕裂了一个薄如蝉翼的裂口,如果不细看的话都很难发现。

    “啵”

    最后,它轰在了外面,气势激荡,将坚固的山石都轰出了一个深坑,而四周的古树也受到了波及,剥落下了一层碎屑,而那可怕的念力波动,更是将不远处的小妖兽都震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气势并不是很强大。

    但是,炼魂九式的杀伤力,却是前所未有的,而最让凌风惊喜的是,炼魂第一式刚开始的时候,是不会爆发出那样气势的,连门扉、石墙都无声被撕裂,就连他都不会那么轻易地察觉到,可以想象,如果不是精神念师会有怎样的下场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精神念师都要配合着武者,否则,一旦精神念力被阻挡下来,那就是真正地死局,它主要的攻击还是出其不意,即便是弱了一个境界,都可以把对手杀掉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凌风却截然不同,光是那精神念力都可以直接硬撼四五级的武皇了,因为在领悟炼魂第一式的过程中,那一轮残月也在吸纳天地玄气,以及魂海中的魂花,令它逐渐的强大起来,如今已经开始逼近中级宗师了。

    无疑,这是一个巨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按照这种势头,他想要晋级中级宗师也不远了,可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,念力宗师更难突破,每一级都是一种煎熬,就好似炼丹师一样,有时候一级都可以耗费掉一两年的时间,而武者相对来说,也是最容易的。

    而这也才是炼魂的暴杀!

    凌风睁开了眼睛,狂喜不已,这让他对于蛮荒秘境又增添了更大的信心,要知道,他进去可不止是战斗,而是夺得各种药草,特别是宗师级、圣药、乃至是尊者级的药草,而这不免会和各大势力有冲突的,所以,每突破一级就更安全。

    “如今精神念力已经晋级初级宗师了,而体魄却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,所以,下一步就是武者境界了。”凌风收敛了脸上的笑容,低眉沉思。

    相比而言,武者境界还是太弱了,虽然四级武皇,依旧可以和一般八级武皇巅峰差不多了,但是,在蛮荒秘境可都是各大势力的天才,境界间的差距就没有那么大了,很可能一个五级的天才,就可以和他激战。

    所以,五级武皇的突破,也是刻不容缓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凌风也并不是很着急,从时间上来说,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“喀擦”“喀擦”

    忽然,凌风一怔,他嘴角掀起了一抹苦笑,只见,那只见被刀虹斩过的门扉、石墙突兀地破裂而开,整个的塌陷了下去,形成了人腰那么粗的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这让凌风哭笑不得,这算是自作自受吗?

    “半个月过去了,也不知道柳舒舒有没有突破三级武皇?”凌风扫了扫身上的灰尘,而后,抬脚向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个王八蛋,你这个大骗子!”

    柳舒舒见到凌风,一下子就炸了,她眼睛红红的,神色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她早就在几天前突破了,可是凌风却没有依言出现,她都以为凌风是在欺骗她,心里有些惶恐与绝望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之前我在修炼,所以忽略了。”凌风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道:“半个月的时间,你竟然突破了三级武皇,这天赋倒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哼,岂止是不错……不对,你赶快放我出去!”柳舒舒先是嘚瑟了一下,可旋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凌风点了点头,他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柳舒舒真的会炸毛的。

    堵不如疏!

    要让她真正意识到在神武大陆,弱肉强食,唯有自身的强大才是王道,而不是一直躲在玄空宗的羽翼之下,而此刻,在他心中有了一个朦胧的想法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指尖轻轻一顿时间,封困在四周的焚焰,猝然一亮,旋即,就飞入了凌风的丹田,这也让得小刁蛮神色一松,她还真怕凌风会一直困着她的。

    房间里,有刹那的平静。

    柳舒舒鬼头鬼脑地望了一眼凌风,脚步猝然一动,瞬间就向着前方冲了过去,她担心凌风会把她拦下来,不过,再看到了凌风并没有动作的时候,她心头才是一松。

    “小刁蛮,你等一下……”忽然,凌风道。

    “鬼才等一下……咚。”

    柳舒舒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一头撞在了石墙上,顿时间,七荤八素,双目都在乱转,那秀气的小脑袋直接和墙壁来了一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她惨叫一声,差点被撞昏过去,满脸的痛苦,眼泪都要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本来是要提醒你的。”凌风摊了摊手,看样子小刁蛮真的被囚困的急躁了,否则,也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来就快哭的柳舒舒,听到了这一句话之后,眉心都黑了,双目直翻,如果凌风不是实力比她强大的话,她现在就已经暴走了。

    太坑了!

    不过,柳舒舒还是不放心,她第一时间冲了出去,迅疾地向着玄空宗一处矮山飞了过去,直到离开了小楼百丈远,她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而后,她转头望向小楼,凶巴巴的喝道:“凌风你死定了,我一定会告诉我爷爷,你囚禁我的事情,我不管你是怎么来的,不过,现在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

    突兀地,一道淡淡的声音,在柳舒舒耳旁炸响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柳舒舒发丝都竖起来了,她感觉自己见鬼了,没想到凌风竟然神不知、鬼不觉的跟了过来,吓得她花容失色,鬼叫一声,头也不回的冲上了矮山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在一处小别院中,柳舒舒大喝了一声,心魂都松懈了一下,这里是柳药的地盘,凌风再嚣张,也是不敢动手的。

    “舒舒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柳药一惊,自一个蒲团上站起来,神色有些诧异地望着那惊慌的小刁蛮。

    其实,这些天柳药也是狠下心来,他知道凌风的打算,如果不逼着柳舒舒去修炼,让她在进入蛮荒秘境之前,就感受到残酷的味道,那么,到了蛮荒秘境也只会是个拖累,很容易被斩杀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在听到了慕容皓然、慕容蓝羽去找凌风麻烦的时候,他也没有丝毫的动作,一方面,他想看看凌风到底有多强,另一方,也让柳舒舒认识到,这个“贴身高手”是有资格保护她的。

    “爷爷,那个死凌风、臭凌风,他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柳舒舒见到了柳药,顿时间,那满肚子的委屈都一股脑的倾泻了出来,连眼眶里都蓄满了泪水:“他不仅把我禁锢在小楼里面,把慕容皓然、慕容蓝羽两位大哥打伤了,还说要把我扔进冰原山脉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他要谋杀我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柳药一怔,嘴角掀起了一抹苦笑,这些他也听凌风说过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柳舒舒就是温室里的花朵,没有经历过残酷的,而凌风是什么人?

    仅仅十三半的年纪,就敢独闯冰原山脉,从火焰冰域里面走出来,他所经历过的残酷,是连柳药都无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这一不止柳舒舒无法相比,就是整个玄空宗年轻一代都不可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如果,换一个和他说,要把柳舒舒扔进冰原山脉中磨砺的话,他一定不同意,但是凌风却可以相信,后者有这样的资格。

    “舒舒,不许胡闹,凌风都是为你好。”柳药神色一冷,缓缓而道:“蛮荒秘境比冰原山脉都不遑多让,以你的实力还是不够的,而且,我相信凌风是不会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……竟然向着他说话?”柳舒舒一下子愣住了,她本来是指望柳药给她出头的,谁知道会是这个结局。

    “舒舒,你也长大了,不能总像个小孩子一样。”柳药神色一缓,郑重的道:“凌风是一个天才,就是在玄空宗都找不到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,他的姐姐就在玄空宗,已经被吕颜师妹收为了弟子,他是不会对你不利的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不疼我,你竟然向着他!”柳舒舒气愤的道。

    “舒舒,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!”柳药也有些气恼了,后者的确被他宠坏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凌风,你们就是一伙的,我再也不要搭理你们了!”柳舒舒神色一暗,无比痛心,自从那个凌风出现之后,就连最疼爱自己的爷爷,也对她冷言冷语了。

    这让骄傲如小孔雀的柳舒舒倍受打击。

    “我要离家出走!”小刁蛮气极了,一转眼就冲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