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三百七十五章 冰雪俏佳人

第三百七十五章 冰雪俏佳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冰雪很美。

    可是,当它铺天盖地落下来的时候,遮盖了人的视线,特别是在逃跑的时候,这俨然就是绝地一般的残酷景色。

    在斩杀了那半圣之后,凌风没有丝毫的迟疑,抓住了小刁蛮柳舒舒的手臂,施展出虚空一步,以极速向着前方冲去。

    他脸色沉重,双目间有一股阴霾,对于武圣他也很忌惮,如果只是他一个人,完全可以把后者拖入冰原山脉深处,特别是冰之禁区,那里是他的天下,可是,身旁跟着这么一个拖油瓶就不同了,以柳舒舒的实力,是不可能在冰原山脉深处久待的,否则,会被冻成雕塑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一旦发生大战,他也担心会伤到后者,所以,尽快地冲进灵空岛才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……”

    冰雪呼啸,天地肃杀。

    小刁蛮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脸色狂喜不已,那是何等霸道的一击,一石头就干掉了一位半圣,在整个玄空宗怕都找不到一个能够比肩的,她都不知道爷爷柳药从哪里找到这么一个可怕的少年,举手投足间,都有一种已经年龄完全不符的霸道与强势。

    而这也会成为,他们可以活着离开的最后希望!

    “嗖”

    风声都在低垂下去,就像是布帛被撕裂了,小刁蛮秀发翻飞,眼睛迷离,心中很惊骇,这种速度都不逊色于半圣了,而后者也只是五级武皇,即便是体修,也不能在这方面给他增加什么。

    这才是凌风真正的实力吗?!

    那个漆黑的石头又是什么?

    可惜,现在不是她发问的时候,她感觉后者就是一个谜,太神秘,让她有种忍不住想要揭开谜底的冲动。

    强大、神秘,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,都有致命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“小儿,哪里走!”

    那武圣终于反应了过来,他脸色铁青,望着胸口被割出一个大窟窿的半圣,双目血红,原本天衣无缝般的杀局,一个被他们视为蝼蚁,只能徒劳挣扎的武者,竟然让他们折损了一位半圣,甚至连他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莫大的耻辱与悲伤!

    他现今也顾不上那半圣的尸骨,第一时间就冲向了凌风,脚下如风在缱绻,化成了一条匹练般的大道,他身轻如燕,像是踏着那大道而行,远远望去如天宇上落下来的战神。

    动风诀!

    这是圣级的身法,诡异而快速,他脚下看似形成了风之大道,其实,那是九种不同的步法,练成了一条笔直的线,速度远超皇级步,猝然间就是五丈,眨眼间就追近了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让凌风想法成真,否则,他会很棘手,很被动,甚至会有被追杀到上天入地都无门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必须被扼杀!

    十几个呼吸之间。

    凌风已经脸色难看了下来,那武圣的速度太快,即便是虚空一步都无法相比,显然,在千锤百炼了十数年之久的武圣面前,他的逃跑都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何况,那是一位二级武圣,比药宗派来暗杀他的人都要可怕太多,俨然不是一个级别。

    而此刻,紫风伤势很重,连虚身都无法凝练出来,想要匹敌这样一位强者,就只能依靠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柳舒舒,你现在继续往前冲,我来挡住他!”

    凌风知道这样下去,他只有被斩杀的命运,虽然他可以催动出火如冰,但能不能杀掉眼前的这个老者很难看。

    而这个老者也不是柳药,一旦暴露出来,很可能会是致命的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,纵然是柳舒舒他都不可完全信任。

    “不,我就在这里!”

    柳舒舒一怔,目光中有一丝感动,她以前以为凌风是在害她,可是,在生死时刻中,她才恍然发现,凌风其实也没有那么坏。

    不过,以凌风的实力怕是很难抵挡住一位二级武圣,而那老者针对的是自己,虽然一直以来,她都很刁蛮,可是,她也是很讲义气的。

    凌风是为她而来的,她不想后者因她而死,当然,她自己也不想死!

    “哼,那就都留下吧!”

    武圣来了,他满脸的肃杀,身上的气势如寒冰一般,向着四周辐射而开,连冰雪都簌簌发颤,在飞落下来的过程中,瞬间消融。

    滴答!

    一滴雨水落下,而那武圣老者也不多言,手中飞出了一柄战矛,红缨飞卷,天地间多了一抹血腥般的赤红,它化成了一个闪电,激射到了凌风面前。

    “后退!”

    凌风大喝呵斥,脚步猛地向身后一跺,令得冰雪在炸飞起来,弥漫出一股劲气,将柳舒舒震飞了出去,这是武圣级别的战斗,以柳舒舒地实力,只会成为拖油瓶,也只有后者远离,他才能全心全意地去大战。

    然而,让凌风意外的是,小刁蛮竟然这么倔强,这么讲义气,让他都心生感动。

    或许,后者也没有那么野蛮吧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手中闪现了一重石,用力向前推去,那战矛太快了,让凌风也没有时间去轰砸,唯有力拼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一重石猛地一颤,向后倒退了三丈,冰雪都被犁出了一道深沟,堆积成了小山一般,将凌风都埋没在其中。

    凌风轻咳一声,压制着心口的疼痛,从雪堆里面跳了出来,他抱起了一重石,眼中只有冷厉的杀意,既然想要杀他,那就要付出足够多的代价,甚至是死亡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焚焰、体魄灵光都炸开了,在一重石上迅猛如龙,化成了狂暴肆虐的火焰,蒸干了冰雪,带着天地震颤的声音,出现在那武圣的面前。

    重达四十万斤,纵横五丈!

    一力爆压!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一重石碾过,冰雪天地中,出现了一个数丈的大窟窿,地面塌陷,可是却……空了。

    那武圣战斗经验非凡,早就知道了凌风有这种大杀器,又岂能让他得逞?在一重石出现的时候,他第一时间就躲开了,禁自扑杀向了小刁蛮。

    因为,那才是他的第一目标!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凌风嘴角哆嗦了一下,脸色也难看了下去,这位老者与他之前的很像,先挑弱者下手,无底线的斩杀,然后,再干掉凌风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很狠厉,也看出了柳舒舒对于凌风的重要性,如果杀掉后者,必然会让凌风疯狂,也会更加的痛苦,这样斩杀后者,他才会有快感。

    冰雪簌簌,天地静寂。

    一个小萝莉站在风中,瑟瑟发颤,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可怕的杀气,这么极端的场面,整个人都愣住了,从身躯里面有种战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已经完全被锁定,连逃跑都是奢望,心神失守了,而那结果就是,她直面那一战矛,小脸像是要融入这冰雪天地。

    这一刻,是那么的绝望。

    她想大叫,想那个守护神一般的爷爷,想对凌风说,替我报仇。

    可是,她什么都做不到!

    “逼我发疯!”

    凌风怒了,双目绽放出凌人的风采,精神念力全部暴动,化成了虚淡的刀虹,一轮残月飞出,携带着死神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也只有精神念力才能发挥出狂暴的速度,追上那位武圣,也只有炼神九式、念力宗师,才能让一位武圣胆寒!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风停止了,冰雪定格!

    天地间,只有一道虚淡的残月,疾驰而去,那是凌风最强的精神念力,完全就不是虚空一步可相提并论,因为,那只是一种无力地苍白!

    冷厉的杀机,迸发出了死神的光焰!

    那武圣脸色猝然一紧,后脑勺的发丝都竖了起来,那强烈的杀意,令他禁不住一顿,身躯向着一旁躲闪,而那战矛也迅猛地回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冰雪上空,盛开了一朵绝艳的蘑菇云,残月被挡住了,正一点一点的破裂而开,无形的杀意也瞬间溃散,激荡起的劲风,将老者的衣衫都吹皱了。

    冰雪弥漫……

    “你竟然还是一位精神念师!”

    凌风懒得搭理他,急速冲了过来,纵身一跃,就落到了柳舒舒身前,小脸有些苍白,嘴角溢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之前那精神念力是他故意暴露出来的,否则,即便后者是武圣也很难发现,因为杀意是内敛的,不真正的爆开是很难被发现的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对手也是一个强大的精神念师,那也隐藏不了,关键是,这位武圣完全就不是。

    但是,凌风却必须这么做,不然不能逼迫他回身自救,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小萝莉,就这么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而他疾驰而来,也被那激荡在空中的锐气击伤,血肉被撕裂而开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乱跑,好不好?”凌风目光有些暗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柳舒舒心中一痛,双目垂泪,她没有想到一直被她记恨的凌风,竟然在关键时刻,拼着重伤,也要拯救自己。

    这让她内心很震动,很感动,像是心灵上的坚冰被打破了,剩下的只是柔软。

    “回去之后,努力修炼,好不好?”凌风有些痛苦的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柳舒舒望着凌风,目光落在他苍白的气色,嘴角殷红的血迹上,心中难以抑制的一伤,用力点点头:“以后,我一定好好修炼,不会再刁蛮任性了。”

    她楚楚可怜,在冰雪之间,如同一个俏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