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三百八十二章 木刃七杀

第三百八十二章 木刃七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残月当空。

    一缕冷光,从天空中洒落下来,被斑驳的树影,切割成了一个个不规则的光点。

    风,清幽。

    人,静立。

    凌风如一株孤松,站在残枝败叶之中,一片片落叶,沿着月光的方向,散落下来,他的肩头、发丝上,都已变成了点点银绿,他手执一柄木刃,整个人都透发出凌厉的劲气。

    “噌噌……”

    木刃在手,他如月下的孤魂,势如闪电,急速冲出,接连迈出四步,一道道刃光,如月下的闪电,银光与暗金交织在一起,如琉璃下的狂舞。

    优美、俊朗!

    肃杀、惊魂!

    四刃过后,整个天地都充斥着一股凌厉的气势,让凌风身上的光,冲到了一个巅峰,而那木刃则是龟裂开了一道缝。

    “咻”

    最终,他刺出了第五杀,人如龙,刃如电,在夜色中,他如一道幽魂,鬼魅而璀璨。

    一刃斩过,一丝丝细小的粉尘,簌簌落下,一株古树轻轻摇晃了一下,像是风吹动一般,一个拳头大的窟窿,出现在凌风、柳舒舒的眼底。

    这就是第五杀!

    极致的凝练,爆发而出,只见刃光,不见气势,五道光皆杀在了一个地方,那战斗力非一般武者可相比,而在这种情况下,凌风也只是动用了三道焚焰,而那威力就连五级武皇都要变色。

    无疑,这让小刁蛮眼神晶亮。

    “喀擦”一声。

    木刃又一次断裂,凌风依旧站在原处,在他脚下已经折断了九柄木刃,可是,他依旧只能杀出五杀,这让他都蹙眉叹息,这是对焚焰的悟性、掌控,已经没有达到小成之境。

    “九天杀,有些妖孽啊。”傲娇鸟冒出头来,目露沉思,不得不说,这种心法连它都心动了。

    不过,它与凌风的方向不同。

    凌风是在武道、体修、精神念力都提升到了一个极限,暂时无法再突破的情况下,才修炼九天杀,把自身的实力,提升到一个更强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它远没有达到凌风那妖孽程度,它需要晋级,无论是武者,还是精神念力,都迫切地想要赶超凌风。

    何况,如今凌风再领悟,有着他的经验与悟性,将来它领悟的时候,也会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小刁蛮站起身来,目光无比艳羡的问道。

    九天杀来自于那一位武圣,在此之前,凌风自然没有修炼领悟过,可是,这才多久,他连杀出了五杀,领悟力太过霸道惊人了吧?

    “悟!”

    凌风扬了扬眉,淡淡的道:“我和你不同,在之前的就淬炼过焚焰,掌控力也不是你可以相比的,如果按照九天杀来区分的话,我应该算是达到小成境界了。”

    “妖孽!”

    柳舒舒龇牙说道。

    换一个人来说,她只会撇嘴,认为是吹牛,可是,这话从凌风口中传说,就有这样的说服力,没有这样的凝练焚焰,凌风又如何与武圣叫板?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一个基础、近乎妖孽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那我要怎么做?”柳舒舒禁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凝练武皇之力,不断的压制,知道你可以掌控为止。”凌风冷酷地说道:“九天杀是把你的武皇之力成倍催发,让你与兵器融合为一体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才能融合?”

    凌风轻笑,他指了指脑袋,道:“这个要靠脑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舒舒气得直咬牙,差点把给扔出去,这个臭屁的家伙,怎么还是那么讨厌?

    不过,她也知道,武皇之力凝练可以说出来,但是人与兵器与武皇之力彻底融合,那是一种感觉,不是言语可以描述,要靠悟!

    她撇了撇嘴,站在风中,手中软件迎风抖出,如同一条银蛇,淡金色火焰如璀璨的焰火,猝然冲起,杀出了一道剑气。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凌风摇了摇头,一道武皇之力的杀伤力,也仅仅比一般的九级武灵要强上一些,这就是弱。

    九天杀是强,而不是弱!

    不够凝练的武皇之力,不够沉淀的柳舒舒,杀不出那样的一剑。

    “怎么凝练?”柳舒舒蹙眉,她也感觉出来,这一剑无法与凌风相比,气势逊色不是一个级别,他如天空中的朗月,而她如萤火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个也要靠脑子。”凌风又指了指脑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舒舒一窒,感觉有一股气,从胸腔中喷薄而出,沿着经脉冲向了四肢,于是,她双手紧握了起来,冲向头顶,于是,发丝倒竖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想,把这个臭屁的家伙,拎过去毒打一顿,太坑人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小刁蛮皱了皱小琼鼻,转身走向了另一片树林,拔剑刺出,淡金色的火焰不断的喷薄。

    只有一式,却可以演化成各种杀招。

    “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夜空下,树林婆娑,整个乱了,小刁蛮心中有怒气,暴杀而出,与凌风的凌厉、霸道不同,她是疯杀、乱砍……

    凌风神色诧异地望着柳舒舒,暗自咬了一下舌头,太狠毒了,以后还是小心一些为妙。

    七天!

    如凌风手中的木刃、如柳舒舒的脚步,刹那即逝,武者在修炼领悟中,时间是匆匆的。

    凌风依旧林立,他身旁断刃已经堆成了小柴火,一块块都已经碎掉了,而在另一旁,则是插着一柄柄木刃,都是他削出来的。

    此刻,他眼神无神,像是精神恍惚起来,整个人很空灵,已然进去了一个奇妙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放佛就是焚焰,纵然不施展出精神念力,都可以感受到它的脉动,心灵的契合,一花一草都散发出淡淡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突兀地,他向前迈出了一步,如信步一般,随意淡然,而手中的木刃,则是轻轻地点出,顿时间,一道很虚淡的光,如疾驰地闪电,如仰天嘶吼的腾龙,刹那而逝。

    一块砾石缓缓地裂开了,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,如切豆腐,如斩天!

    一刃飞出,电斩砾石!

    这是恐怖的一幕,凌风依旧站在原地,而手中的木刃则是又一次折断了,而他也从那一种空灵的状态中走了出来,目光如长河一般深邃、悠远。

    “七杀!”

    “那一武圣永远地悟不出九杀的。”凌风摇头道。

    当他真正的走入那一个境界,才真切地感知到,九天杀是多么可怕的一种悟性,可以说,九天杀对于武者的天赋要求太高,就如同九天杀本身。

    霸道!

    唯有这两个字才能形容,可以说,它首先对于武者的战斗力就有极高的要求,不是从至境晋级,不是经历了无比凌厉的磨砺,是根本难以把九天杀发挥到极致,更无法做到人兵合一。

    、基础不够,是永远无法走到终点的。

    显然,那一武圣天赋不足,心境有很急切,所以,他难以发挥出九天杀每一杀最强的威力,而凌风则不同,九天杀在他手中,真正的“活”了。

    木刃七杀!

    凌风依旧只动用了三道焚焰,但是,那一刃杀出,却让凌风自己都有种心惊胆寒的感觉,即便是气势、速度,就是一种可怕的杀伤力,绝不逊色于当初的八杀了。

    这也让凌风对于后两杀,愈加期待。

    另一片树林。

    整个毁掉了,小刁蛮之怒,还是很可怕的。

    不过,在七天后的今天,她也平静了下来,一剑接着一剑刺出,在地面上腾挪,迅疾如雏凤,不过,每每杀出两剑,她都会停顿一下,因为,那是她如今的收获,只能勉力杀出第二剑。

    她小脸认真、专注,不断地淬炼着,丹田中的淡金色火焰,压制再压制!

    “噌噌……”

    剑气纵横、人如火!

    小刁蛮很艰辛,一直以来娇生惯养,能做到这一步也难能可贵了,虽然只施展出一道淡金色火焰,但是在第二剑杀出的时候,隐隐有了冲击二级武皇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凌风平静了下来,他感觉遇到了一道门槛,有些地方还没有领悟出来,如果能够迈步过去,或许就发现一个新的天地。

    而在这几天,他也暗自观察小刁蛮,不时地会给出自己的想法与领悟,让小刁蛮受益匪浅,对凌风也愈加的感激。

    十天之后,小刁蛮终于把第二剑应有的威力、气势发挥了出来,虽然相比凌风还是要逊色几分,但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不久后,凌风也站起身来,将自己对于第三击的理解,与小刁蛮说了一番,而后,他就起身离开,因为他已经迈过了那一道门槛。

    木刃七杀,是人与焚焰的契合。

    木刃八杀,是人与焚焰的融合。

    木刃九杀,是人与兵器、焚焰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焚焰为刃,刃为刃,我亦可为刃!

    这是一道门槛,一旦看清就是另一片天地,他也很期待,最后会是一个怎样的强?

    心如止水,骄阳似火!

    凌风一刃又一刃的刺杀而出,在原地留下了残影,疾驰般的杀出,快如闪电,一连七杀,一气呵成,这也是蓄势的过程,如果被打断,也很难发挥出强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这也是凌风很头疼的地方,但他隐隐有种感觉,必须要进入九杀之境,那才是一个独特的天地,或许就没有这样的局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