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上冲云

第三百八十六章 上冲云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咕咚!

    如泉水滴落,发出清晰的脆响,在诡谲的坏境中,显得那么的突兀。

    那一刻,傲娇鸟冲出去的步伐戛然而至,它目光近乎呆滞地望着柳舒舒,胸口起伏不定,目光赤红的吓人,有种要冲上来与小刁蛮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她竟然把丹药给吞了?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柳舒舒吞了吞口水,嘴角噙着一丝笑容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刁蛮……”傲娇鸟蔫了。

    那暗金色丹药入口即化,除非把小刁蛮给吞了,否则是不可能拿回来了,而如果它那么做了,只怕柳药会上天入地把它给拆了。

    而后,它转头望向了凌风,咬牙切齿的道:“凌风,这一次是不是我陪你来生死冒险,差点就死在了冰原山脉里面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凌风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是谁杀了那武圣?”傲娇鸟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凌风苦笑了一下,如果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傲娇鸟想要做什么,那他就是一个白痴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应不应该给我炼制几枚这样的丹药?”傲娇鸟双目一亮道。

    “炼制倒是也不难,可问题是,这些天我已经把所有的宗师级药草、地级药草消耗一空,暂时是无法炼制出来了。”凌风摊手笑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无奈的原因,不然以他现在的炼丹境界,怎么可能只炼制出一枚“如涅槃”,这对于傲娇鸟、小刁蛮,乃至于他自己都有着莫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只可惜,炼丹师就是一个烧药的存在,把他从圣炎秘境打劫、兜售丹药的各种药草都消耗一空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还有一些。”

    傲娇鸟也不反驳,它知道这是实情。

    它爪子一拨,一枚储物戒就滚落了下来,闪烁着淡淡的金光,在武皇之力涌入之时,隐隐有浓郁的药香散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需要药草?”柳舒舒一愣,旋即大喜,那一枚暗金色丹药已经在她体内爆开。

    的确,不是融开。

    而是,爆开!

    恐怖的火焰与药液交融在一起,形成了可怕的洪流,汹涌地渗入了她四肢百骸中,令她浑身舒泰,面颊如赤火在燃烧。

    这也让她惊骇,终于明白过来,这绝不是一枚普通的丹药,就连阴阳极品地丹都远远不及,也难怪傲娇鸟会那么疯狂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样的一枚丹药,如果拿出去怕都要惊世骇俗,而如果这样的丹药不止一枚呢?!

    药草?!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岂能让傲娇鸟专美于前,后者完全就是拆台啊,她柳舒舒岂是随便占小便宜的人?她怎么也要占天大的便宜,否则,有些对不起小刁蛮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药草交给我好了,我会从爷爷那里……”小刁蛮欣喜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,至于柳药前辈,暂时还是不要告诉他吧。”凌风摇头,“如涅槃”太过非凡,只怕武圣都要疯狂,武尊都会发狠。

    那才是真正的灾难。

    他只想低调的做一个安静的美少年啊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从他那里偷一些过来……嘿嘿,放心吧,以前我也干过,他不会怀疑的。”小刁蛮嘚瑟的翘了翘下巴。

    “其实,也不要偷太多,随便百万株地级药草、十万株宗师级药草,如果有圣药的话,就随便来个五万株好了。”凌风有些不好意思的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傲娇鸟下巴都脱臼了,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,这就叫“随便”?!

    你怎么不随便去死!

    这完全就是一个坑娃啊!

    先不说玄空宗有没有这么多药草,就是有,如果真被偷出来,只怕柳药也会满天下的追杀他们,这比抢还要狠啊。

    只不过,小刁蛮却没有回答,她身上的淡金色火焰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,每一块血肉都璀璨无比,绽放出暗金色的火焰,就像是从骨子里迸发出来的光。

    柳舒舒小脸难看,双手紧握,竭尽全力地抵挡这可怕的焚烧,整个人都进入了龟息的状态,神色庄重而肃穆。

    而下一刻,她就被那可怕的火焰吞噬了……

    凌风、傲娇鸟对视了一眼,龇牙一笑,之前傲娇鸟气愤的神色也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静静地观察。

    的确,这枚丹药与众不同,药效绝对在阴阳极品地丹之上,称得上半步宗师级丹药,沾染了涅槃火焰,令它所能做到的,更不是宗师级丹药可以相比。

    可这是第一枚丹药啊!

    谁能确定它的药性与恐怖?所以,很不幸自以为很聪明的柳舒舒,就这么成了小白鼠,被傲娇鸟挖了一个坑给埋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它现在可是八级皇兽,阴阳武皇之力何止是强大那么简单,如果全力出手的话,柳舒舒就算是先一步要吞掉丹药,它也能后发而至。

    可是,它还是“晚”了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连这么小的萝莉都坑,能有点人品么?”傲娇鸟撇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只鸟怎么坑,鸟爸鸟妈知道吗?”凌风反击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冲云宗,位居鹤山之上,山石嶙峋,在三座插天峰之间,有一座不高不矮的山脉,连绵起伏,最中央云雾飘渺如仙境,花团景秀,鸟语花香,一座古老的楼宇、别院,也正立在那山峰之中。

    它形如一只鹤,在云雾缭绕下,如同翱翔一般。

    冲云宗很古老,在灵空岛上,它比玄空宗还要历史悠久,是最古的几个势力之一,可惜的是,时代更迭,岁月抹杀了太多,其他几个势力要么已经灭亡了,要么就是沦为了小势力,唯有它一枝独秀。

    可以说,冲云宗是最深不可测的势力,就连玄空宗怕是都无法相比的,这是很多人的共识,毕竟,玄空宗乃是后起之秀,终究是要逊色一些的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不久前,一道消息却不胫而走,传到了冲云宗。

    玄空宗小公主要挑战冲云宗弟子!

    吴明昊、王冷水!

    这两个名字,也在几天内,被无数人唤起,无论他们对两人是什么个看法,但是他们都是冲云宗的弟子,那就不容亵渎,不容羞辱,不容败!

    “柳舒舒,不过就是一个二级武皇而已,温室里养出来的花朵,也敢狂言要上我冲云宗来挑战?”一个少年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人家有一个好爷爷。”有人补刀道。

    “刁蛮了这么多人,也就是在玄空宗撒野而已,如果真的敢来冲云宗,怕是连山门都走不进来。”又一人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,人家带了一个好爷爷来呢?”有人笑着补刀。

    “她如果敢来,我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!”吴明昊阴冷的说道:“不过,她的那个贴身高手似乎很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王师弟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一个青年笑盈盈地站起身来,不怒而威,身上的衣衫轻盈有力,这样一个矛盾的词汇,在他身上却被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冲云宗!”

    他一字一顿的说道,而后,挥一挥衣袖,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吴明昊、王冷水眼睛顿时亮了,激动的呼吸都要止息了,的确,这里是冲云宗,这也是公平的对决,只要她敢来,那就是死路一条,而她所谓的贴身高手,如果不出手还好,如果动手的话,等待他的就是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可是,柳舒舒敢来么?!

    无论小刁蛮来或者不来,这注定是一场悲剧,来了,要被斩杀,不来,会让整个玄空宗蒙羞,只怕以后连柳药宗主,都要太不头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谁放出这样的消息,我们是不是应该感激他?”王冷水眼眸晶亮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战之后,冲云宗势必名气大增,而他们也会水涨船高,待遇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朝阳、白云、飘渺的云雾!

    两个人悄然地从云雾中走来,一男一女,男的俊朗风神如玉,尽管他还很年幼,女的一身粉色绒衣,娃娃脸被衬托的更加出尘,如同花中仙子。

    沐浴着阳光,他们来了!

    与两天前不同,柳舒舒气势很沉凝,眼神也很锐利,无论是谁从生死边缘挣扎回来,都不会在那般的轻浮,更显沉稳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小刁蛮眼中不是那惶恐与惧意,而是浓浓的自傲,九天杀的第四杀,以及那“如涅槃”丹药……

    今天,神挡杀神,佛挡诛佛!

    “这里是冲云宗,但今天却只属于你!”在恢宏的山门前,凌风停下了脚步,他目光冷然,深邃的可怕,声音更如铿锵的铁石,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柳舒舒笑了起来,她很聪明,瞬间就已经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今天,只有他们两个人来了,而这里是别人的地盘,他们终究是要吃亏一些的,特别是自己与吴明昊、王冷水一战,败了会被嗤笑,胜了怕是会遇到更多的挑衅。

    可是,她知道这种情况不会发生,因为有一个人叫凌风!

    他说,她信!

    她战,他敌!

    哪怕是敌人再多,可是,在这一刻,他们眼中只有森冷的蔑视。

    “来吧,冲云宗,姑奶奶我柳舒舒来了!”

    柳舒舒站在山门前,仰天一喝,霸气冲云,谁说她只是小刁蛮,谁说她只是温室中的花朵?

    今天,冲云宗就要被生生地踩在脚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