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三百九十七章 谁无耻?

第三百九十七章 谁无耻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荒草萋萋,蒿草丛生。

    这是与众不同的天地,天上的骄阳似火,地上河流蜿蜒,山川景秀,可是,在不远处却有破碎的山脉,古树散乱,如荒山老林一般。

    这里有最神秘的地域,在云山深处,甚至有武神的足迹,留下了隔代传承。

    蛮荒秘境!

    它浩瀚无尽,形成了独特的一界,有太多的凶险之地,就连古老残破的城池也是存在的,它如同从远古时代走过来的老人,身上充满了太多的未知。

    “凌风,我们要不要先找到雨凌天他们?”

    一道黄莺之音,从草木之中传出来,柳舒舒一身淡橘色的劲衣,在风中翻飞,她漫步在花丛中,娇小的身躯,如翩跹的蝴蝶。

    “不行,如果那暗杀之人想要对你动手的话,应该会格外的关注玄空宗弟子,你这个时候出现,会惹上大麻烦。”

    凌风摇头,神色很凝重,这也是柳药的意思,除非是遇到生死的大危险,否则,绝对不能去找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现在去哪?”柳舒舒有些伤感,从小到大,她还是第一次远离柳药,多少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找机缘了!”

    凌风撇嘴笑道。

    蛮荒秘境天地玄气浓郁,根本就不是外界可以相比的,就是圣炎秘境都要甘拜下风,深深呼一口气,都觉得浑身舒泰,也难怪年轻一代会争先恐后的进来,即便是没有得到机缘,也要比在外界突破更快一些的。

    “机缘?”

    傲娇鸟从凌风怀中冒出头来,双目闪闪发光,咧嘴就笑,它对于“机缘”,这两个字无比敏感,虽说蛮荒秘境机缘很多,但一些比较明显的地域,都已经被人发现了,而所谓的机缘,不只是要去寻找一些未知地域,也可以自己制造的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凌风也嘿嘿直笑。

    “嗖嗖……”原地刮起了一股狂风,凌风与柳舒舒都冲了出去,只是让柳舒舒惊奇的是,凌风并没有进入一些神秘地域,而是目光闪烁,给人一种贼头贼脑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在找什么?”她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找人!”凌风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去找机缘么,怎么忽然又去找人了?”柳舒舒蹙眉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有人的地方,就有机缘啊。”凌风理所当然的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,柳舒舒还不明白这个家伙在打什么主意,她就可以去死了,只是这是不是太冒险,太凶残了?!

    “那里!”

    忽然,傲娇鸟飞了出来,远远地就望见了几道身影,都是年轻一代,为首的是一位身披紫金袍衣的大龄青年,身材魁梧,约莫二十来岁的模样,身上的气势不俗,他们正小心翼翼地向前行走。

    蛮荒秘境太危险了,他们的实力谈不上拔尖,自然要小心一些的。

    “谁先来?”傲娇鸟鼻子抽了抽,已经嗅到了药草的香气。

    “你先,我殿后。”凌风龇牙一笑,一人一鸟早就在圣炎秘境,培养出了默契,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就已经可以洞悉彼此了。

    “唰”

    下一刻,傲娇鸟就俯冲了出去,快若闪电,直接冲向了远处,紧跟着,它像是被那几人惊掉了,咋咋呼呼地撞在一棵古树上,踉踉跄跄地爬起来,快速地向着远方冲去。

    “咦,竟然是一只皇兽,身上有药草气息,不要放走它!”

    这一幕,自然落到了那几人的眼中,他们双目一亮,惊呼一声,而后快速地向着傲娇鸟冲了过去,身上的武皇之力绽放而出,最差的一人都是六级武皇,而最强的则是那一青年,达到了八级武皇的地步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们冲进一处密林的时候,一个漆黑的棍子从天而降,直接砸在了一位少年的后脑勺上,令得后者连一点反应时间都没有,就那么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人偷袭!”

    那为首的青年大惊失色,他之前只顾及追杀那一只鸟,却忽略了在蛮荒秘境处处都很危险,今天不止他们进来了,还有其他灵岛、圣岛的天才武者。

    可惜,太晚了!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傲娇鸟低喝一声,猝然杀了回来,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了一根金灿灿的棒子,照着那为首的青年就杀了过去,身上的气势,也在这一刻,完全绽放而出,九道暗金色的武皇之力,爆发出令人心惊肉跳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天极剑!”

    那为首的青年大怒,那个无耻的贼鸟,竟然敢坑他们,明明是九级武皇,竟然还洋装被惊吓到了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结果,现在他们被引到了密林中,它就忍不住出手了,你见过妖兽急吼吼、兴奋无比地要干掉武者的吗?!

    嚣张、蔑视!

    在这一刻,几人都被这种愤怒的情绪填满了,这还是一只妖兽吗?!

    长剑出鞘,剑芒刺空!

    八道武皇之力化成了一柄紫色大剑,随着那为首青年的动作,向着傲娇鸟劈砍了过去,在这个过程中,像是有竹节破裂的声音,这也是天极剑的由来,剑如斩竹,每一响都代表着一重天,而如果能发出十八响,武圣之下就无敌了。

    而他现在也只能做到十二响。

    “刺啦,砰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,他低估了傲娇鸟的可怕,后者本来就是一个妖孽般的妖兽,自从吞噬了如涅槃,发生了蜕变,阴阳武皇之力融合了,形成了暗金色的光芒,绝对可以让半圣都失色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势均力敌的战斗!

    下一刻,那为首的青年就哀嚎一声,天极剑如白纸一般薄脆,眨眼间就被那根金色棒子砸的支离破碎,而后,他就被抡飞了。

    砰、咚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漆黑的棍子从身后起来,一棍子就把那为首的青年带走了……

    “太可恨了!”

    “的确,这是哪个势力啊,竟然这么寒酸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人一爪又拍在了一起,凌风与傲娇鸟一脸的鄙视,完全不顾及那已经昏死过去的几人,后者身上的储物戒都被搜刮一空,可是,让凌风无比气愤的是,大多都是一些地级药草,连宗师级药草都不多,而一些武技也都是皇级的。

    你说,这可是蛮荒秘境啊,里面有那么多危险,难道你就不知道多带一些丹药,药草、武技预防吗?

    还是,他们早就料到,会被打昏洗劫?!

    太可恨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旁的柳舒舒彻底看呆了,她见过很多无耻的人、兽,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,把人敲昏了,洗劫了,还要把人鄙视一顿,估计那几个家伙如果还清醒着的话,都能活活气昏过去。

    还有比你们更无耻的人、兽吗?!

    此刻,凌风一脸的痛心疾首,与当初在冲云宗迥然不同,让小刁蛮都失神了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少年?!

    霸道、强势?还是猥琐、极品?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片刻后,凌风与傲娇鸟拍了拍衣衫上的尘土,爬起身来,又向前冲了过去,如今,傲娇鸟实力强横,凌风更是深不可测,即便是对上圣岛的天才,怕也丝毫不逊色,他们自然没有那么多顾忌了。

    在凌风与傲娇鸟,这“洗劫二人组”又敲昏了两队人之后,小刁蛮终于忍不住,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,她以前一直以为她才是恶魔,可是和眼前的两个家伙相比,她感觉自己还是纯洁的孩子。

    太坑了!

    太坏了!

    “咳咳,凌风、笨鸟,你们这样是不行的,一旦被人发现会被群殴的。”柳舒舒一脸郑重的说道:“这里是蛮荒秘境,我知道你们实力强大,做的也很隐秘,可一旦被发现了端倪,那后果也不是你们可以承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,就算是雨凌天、寒如月那样的天才,在蛮荒秘境中都不敢妄自尊大,一些圣岛的天才,才是真正的深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提到铁板了呢?”

    “提到铁板?”凌风一怔,双目低沉了一下,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?”傲娇鸟也沉凝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好,要是碰到比寒如月、雨凌天还要厉害的人物,你们确定能够敲昏,确定可以全身而退,还是认为你们可以击败后者?”柳舒舒不忿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似很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的!”

    凌风与傲娇鸟同时抬起了头来,咧嘴一笑,而后一人一爪又拍击在一起,动作如出一辙,就连脸上的笑容,也一样的奸诈,让人无法捉摸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同意了?”柳舒舒终于松了一口气,来之前爷爷再三劝阻自己不要惹事,可谁能想到,这两个家伙,完全就是在找事。

    她想要活着回去,自然不想轻易得罪一些强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们从来都不会惹事的。”凌风很肯定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像是惹事的人吗?”傲娇鸟也一脸“你看错我”的模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舒舒望了一眼凌风,又瞥了一眼傲娇鸟,总觉得这两个家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绝对不会那么靠谱的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的三天时间,也彻底地证明了这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