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四百三十八章 逆神

第四百三十八章 逆神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那我一定会成为你最合格的敌人!”

    铁骨铮铮,煞气四溢,充斥了全场,令得空气、风声都冷厉了下来,就连云溪、柳舒舒、龙狮、傲娇鸟都感觉浑身一寒。

    任谁有这样的一个敌人,都会从心头发出寒意。

    那个青年脸色一惊,他对于杀气格外敏感,可是那已经不是杀气那么简单了,他在其中感受到了煞气,比杀气更加恐怖的存在,虽然并不是很浓烈,却也足够让他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这样的煞气,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?!

    要知道,这种煞气并不是天生的,而是从一次次生死磨砺,从杀伐之中淬炼出来的,眼前的这个少年才多大啊,这完全是颠覆性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个少年在那座古殿之中,得到了惊人的造化,也绝对不可能做到,因为煞气是日积月累,而不是一朝一夕的顿悟。

    可以说,凌风之所以能够领悟九天杀,是他有着前世的武圣磨砺,加上后天的杀伐,而领悟出那一丝丝煞气,也是因为如此,这显然不是旁人可以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那青年心头虽然很震惊,但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,他冷声说道:“似乎之前我们并不认识,更不会认识她吧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?”

    凌风咧嘴冷笑,他一步走上前来,猛地踹出了一脚,直接跺在了那青年身上,“喀擦”一声,就把后者的一条腿踩断了,强势的令人心颤。

    太狠、太凶!

    就连云溪、柳舒舒都变了颜色,这个少年是个妖孽,变脸比翻书都要快,转眼之间就下杀手了,连一点的怜悯之心都没有,当然,柳舒舒心中也无比气愤,九天杀太神秘了,在他们所知道的势力之中,还没有人会这种功法的,唯有眼前的这个青年。

    如果说那个武圣与他没有关系,只怕连她都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可是,那个青年脸色依旧很平静,那剧痛没有让他变色,反而冷笑地望着凌风,心中无比的憋屈,他与这个少年、少女只是一面之缘,什么时候想要杀掉他们了?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那青年脸色冰冷的如同一块寒冰,说道:“你知道这样会有什么后果么?”

    “后果?”

    凌风淡然的笑道:“后果就是我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么?”那青年露出了狰狞的笑容,道:“那样的话,你们也活不久,就被无穷无尽的追杀,永远活在死亡的阴影之下,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打算杀掉我们了?”

    “以前或许没有,但不代表以后不会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威胁我么?”凌风眼睛像是刀锋,在那青年身上扫了又扫,杀气纵横,弥漫而出,如果不是想知道这个青年背后有什么人,或者势力的话,他早就把后者给杀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试试?”

    “喀擦”

    回答青年的是凌风的一只脚,直接跺在了后者的膝盖上,把那青年的另一条腿也给废了,即便是灵丹妙药,只怕短时间也不可能恢复过来的,因为凌风这一次动了怒火,施展出了焚焰,把他的骨头、经脉都跺断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你,最好现在就杀了我!”那青年终于有点动容了,眉头直跳,一丝丝冷汗从发丝、毛孔之中溢出,嘴角也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你,那么,现在就坦白吧。”

    凌风蹲下来,直视着那青年的眼睛,说道:“九天杀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那青年一怔,古井无波的面庞第一次动容,他寒声说道:“你竟然知道九天杀?”

    随后,他就笑了。

    笑得阴森无比,就像是从骨头缝里面爬出来的一样,脸上甚至多出了一种戏谑与肃杀:“是了,你能够进入逆杀空间,并且从里面活着走出来,一定也是领悟出了九天杀真髓,而那煞气只怕也是从古殿之中得到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凌风毫不畏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那个叛徒的弟子?还是后代?”忽然,青年嘴角轻抿,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侮辱我?”

    凌风一怒,一巴掌就扇在了那青年的脸上,直接把他扇飞了出去,一头栽倒在地上,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了清晰的五指山。

    “侮辱么?”那青年也不动怒,现在已经成为了别人的阶下囚,动怒只是最低等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九天杀无比神秘,除了那个人之外,又有谁会?”青年嘲讽的说道:“不要和我说,那个人已经大度到可以把这种功法,传授给任何人,那实在太可笑,也实在太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是在说谁,即便是知道,我也不会……告诉你。”凌风摇头:“不过,我不是你口中的叛徒弟子,更不是他的后代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九天杀有多么逆天,你应该很清楚,怎么可能随便传授给旁人?”青年诧异了一下,旋即摇头,当他是白痴么?

    “我没有必要骗你。”

    凌风沉思了一下,眼神冷厉的说道:“有人想杀我们,却被我们杀掉了,而九天杀也是从那个人身上得到的,所以,我想知道你和那个人有关系么?”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如果你告诉我的话,或许我们会成为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年嘴角都扯裂了,鼻子也气歪了,这种话那个少年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,把人双腿都打残了,脸都扇了,现在居然说要做好朋友?!

    好朋友有打脸的么?!

    好朋友是不是可以打回去?!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你依旧选择沉默,那么,我不介意杀一个人。”凌风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笑,却比阴沉着脸更加的让人心寒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蛮荒秘境被人暗杀?”那青年踌躇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在进入蛮荒秘境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那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,应该是那个叛徒的后代,或者弟子。”青年心头一松,如果可以活着,谁会傻的想去死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?”凌风摇头,怀疑这个青年所言不实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脸色很阴沉,双目冷如刀,沉默了好片刻,才幽幽的说道:“当年,那个人叛逃出去,离开了蛮荒古地,并且杀死了一个同门,身上染着我们的鲜血,如果可能的话,我们也想手刃那个叛徒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柳舒舒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烟!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!”柳舒舒与凌风同时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并不意外,因为如果王烟还活着的话,估计依旧有上百岁了吧。”青年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?”柳舒舒紧蹙着眉头,他们不知道王烟这个人,更不知道青年是谁,谁能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他杜撰出来的,只是为了迷惑他们。

    “因为,我们已经上百年没有走出过蛮荒古地了。”青年悠悠一叹,有些伤感,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凌风、柳舒舒、云溪三人都愣住了,他们对蛮荒秘境所知有限,还从来没有听说过,谁可以在蛮荒秘境一直活到现在的,这是一个可怕的古地,非常恐怖的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如今进入蛮荒秘境的都是各大势力的武者,蛮荒秘境应该不会有武者存在吧?”凌风脸色不变,缓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试探。”

    青年一眼就看穿了凌风,道:“我们不是其他势力的,一直就活在这里,从古至今,可以说也是历史悠久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我们被禁制束缚了,否则的话,早就杀出蛮荒秘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属于哪个势力?”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?”青年淡淡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不应该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劝你,最好不要知道,因为但凡知道这个秘密的人,都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蛮荒秘境的。”那青年冷酷、骄傲的笑了。

    那是从骨子里迸发出来的,充满了肃杀与自傲,即便是山海都不能令他动容。

    “王烟呢?”凌风毫不畏惧,淡淡的吐字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年的笑容一僵,笑不下去了,因为那是永远的痛。

    “逆神!”

    两个字傲骨真正,充斥了整个天地,让阳光都失色,让天地都颤抖,这是远古时代,是可以让整个大陆都震颤一下的。

    没有宗门、没有学院,它只有两个字!

    如绝谷的禅唱,如天地的钟鼓,就那样的敲击在凌风的心头,它是那么的霸道,那么的强势,可以想象必然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创立的势力。

    光是这两个字就让人充满了傲气!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柳舒舒对于这个势力,也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秦傲!”青年吐气开声说道:“秦皇汉武的秦,傲骨铮铮的傲!”

    “人如其名!”

    凌风暗自点头,这个青年比他想象的要可怕的多,不仅实力强大,领悟出了九天杀,心思更是缜密的吓人,即便是在这个时候,都给他制造出了一股无形的压力,让他心头都很震动。

    一个从远古时代就活着的强大势力,如今的底蕴都会多么可怕?而如果被这样的一个势力追杀,只怕真的要永远活在死亡的阴影之下了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