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四百四十三章 板砖破武术

第四百四十三章 板砖破武术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破刀!

    这是从远古时代传承过来的功法,从名字上来说显得很不起眼,可是,它的威力却与名字是截然不同的,一道斩破万重山,败尽英雄!

    它的来历很神秘,丝毫不逊色于九天杀。

    据说,破刀是第九代逆神强者,从一柄破刀里面得到的,它不局限于兵器,可以是破刀,也可以是破剑,更可以是破刃,真正强大的功法,不是依靠兵器来衬托起来的,而是武者的本身。

    这就是古武!

    当然,但凡是古武功法对于武者的要求都是极高的,没有那种天赋,即便是耗费数十年的时间,也会一无所获,这也是为什么古武,在当今这个时代会失传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,当古武绽放出最绚烂的光芒时,一切都只是浮云,什么武者、体修,还是精神念师都要倒下,它是建立在武者最强横的基础与悟性上的。

    最原始、最基础才最强大!

    此刻,隐就杀出了这样的一刀,漫天的刀光,可以和雨点比密集,可以和闪电比耀眼,破刀最可怕的地方已经被发挥了出来,那就是“破”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的破!

    虚虚实实,必杀的一击,就在其中,可是你永远都看不透,哪怕是天人合一都不行,因为它就是在这个基础上领悟磨砺出来的,自然与众不同了。

    隐一脸的孤傲与冷酷,在他心中,古武是无敌的,比当今武者、体修,乃至于精神念师都要强大一筹,诚然他也是有资格成为精神念师的,但是最后却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武道之路,最后只会有一道走到至高他希望是古武!

    心无旁骛,自始至终的专一,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天才么?!

    凌风小脸难看,隐的强大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,那一刀出,石破天惊,再无阻挡,连二重石、断刃在手,他都感觉到心有余力不足。

    “圣火!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凌风深吸了一口气,念头一动,丹田中那冰蓝色的二阳圣火就飞了出来,耀眼的光芒,像是从凌风肌肤下面浮现出来一样,晶莹无瑕,剔透无比,熊熊的火光,不仅没有令得四周有灼烧的感觉,反而感觉深寒无比。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那破刀依旧杀了过来,断刃、二重石都没有抵挡的住,就连二阳圣火都不行,只因为隐已经是四级武圣了,那战斗力的强横,完全就不是凌风现在可以匹敌的。

    刹那间,二阳圣火就被撕裂了,一柄柄刀光杀了进来,把凌风的血肉、骨骼都切开,那强横的力量,让得凌风狠狠地撞击在了二重石上,脊骨都裂开了,张口就喷出了一口口鲜血。

    疼,撕心裂肺!

    那破刀不只是简单的一击,而是形成了可怕的劲气,在撕开血肉的那一刻,形成了剑刃风暴,把伤口绞碎,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一刀重伤!

    这就是破刀!

    事实上,就连隐都惊讶,破刀何其可怕,一般的武圣都不是对手,然而,那个少年竟然还能活下来,这让他都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承认,你的体魄的确是前所未有的强大,在武皇境界这完全就是不可能实现的。”隐深吸了一口凉气,缓声说道:“但是你却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夸我吗?”凌风冷酷的咧嘴,口鼻都在飙血,俊逸地小脸也显得煞血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这么理解,至少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可以让我施展出第三击的。”隐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风气的怒火中烧,这是在夸他么?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侮辱,怎么说他的天赋,他的实力都可以称得上天纵奇才,一般的武圣都照杀,可是落在那隐的眼中,竟然是在为他庆幸。

    这让他怎么能忍?!

    于是,他沉默了,手执断刃,身上燃烧着圣火,六道焚焰也喷薄而出,在这样的压迫力下,他也不得不施展出全力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刃了!

    “你是我见过的少有的天才,可惜的是却是仇敌!”隐摇了摇头,如果这个少年是逆神弟子,估计未来的成就会超过他,可是,后者却是叛徒的后人,这让他很气愤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我见过最不要的脸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凌风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你一个四级武圣,竟然欺负我一个六级武皇,武圣的尊严哪里去了?有种你把自己压迫到六级武皇,我和你血拼,生死大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隐嘴角哆嗦了一下,隐藏在黑袍下的脸狠狠地扭曲着,让他压制境界,去和一个小妖孽战斗?虽然他很自信,在天人合一之下,加上古武的力量,不会比凌风逊色,可是,他为什么要那么做?

    他只是来杀人!

    如果,真的同意了那个少年所说的,才是真正的白痴!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般的武皇。”隐瓮声瓮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是一般的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会压制境界,但是你可以把境界提升到四级武圣的地步。”忽然,隐缓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想法的确不错。”

    凌风仔细想了想,说道:“那就给我一年时间,一年之后我们还在这里一战。”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你只有二十息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风很想打人,眼神冷厉的就像是个刀子:“我发现你更不要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逆神不需要过程,也不需要这些荣耀,只要结果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隐又动手了,战刀上面光华大作,一道道地闪亮了起来,那是刀虹,比刚才更加的精炼,像是从天空中飞出来的。

    挤满了四面八方,每一刀都动人心魂。

    破刀!

    这是无解的战功,除非是防御力天下无敌,否则就无法避免会硬撼,当然,如果凌风也有这种强大的功法,自然可以面对的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他没有!

    “当真以为我这么好欺负吗?”

    凌风怒了,三种力量全面催动,他不躲不闪,因为那样只会让自己更加的被动,在天人合一之下,一个动作都会被针对,何况,隐比他境界更高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不如不妨!

    最强的防御是进攻!

    “嗡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天地一颤,二重石发出了夺目的光辉,它一飞冲天,上面秘文闪耀,从里面飞出了一头骊龙,黑沉沉的,在夜空中,在磅礴的大雨下,它就像是一朵铅云。

    硕大的身躯,挤满了四面八方,蜿蜒曲折,就像是一条大江,把凌风笼罩在其中,而二重石则是化成了一块小石头,烙印在骊龙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声龙吟,在天地之间炸响,它眼神如瑰丽的宝石,用身躯抵挡下了那可怕的破刀,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,而那最可怕的一刀,则是直冲着骊龙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骊龙哀嚎了一声,它的一只眼睛都被斩裂了,四周的鳞甲破碎,血肉模糊,差点就被那一刀给杀掉了,饶是如此,凌风也遭受了重创,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一刀斩在了骊龙身上,却力透纸背,如同隔山打牛一样,蔓延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咦?很古怪的体修。”

    隐吃惊了,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不死小强,一次次的把他在逆神的记录拉低,如果是在以前,即便是四、五级的武圣,都不可能让他施展出第三刀的。

    一击必杀!

    这才是逆神的骄傲。

    可是,他又一次地创造了“记录”,可以想象一下,等到他回到逆神所在,必然会迎来很多古怪的眼光,那个少年只是一个武皇而已,竟然这么费劲?!

    谁又能知道这是一个活生生的小妖孽,一个武皇却比武圣的生命力都要顽强!

    即便是说出来,谁又能相信?!

    这让得隐心情越来越糟糕了,而后,他又杀了出去,一刀接着一刀斩下,根本就不给凌风喘息的机会,他想要速战速决,不能让后者把自己拉到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”的程度,那比杀了他还难受。

    “合一!”

    凌风小脸肃穆,一个疯狂的念头,正在诞生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他都有种绝望的念头,虽然有着云溪、柳舒舒、傲娇鸟以及龙狮的帮助,他依旧不放心,一旦被发现,以她们的实力,只怕连一刀都抵挡不住,会被活劈了的。

    那么,就只能拼命!

    焚焰、突破灵光、残月念力在疯狂的涌动,都冲上了二重石,令得骊龙迸发出百丈光芒,就像是一柄巨刀,把黑暗的夜空撕裂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凌风双目微闭,心海激荡,用天人合一之境去碰触那逆杀闪电。

    “喀擦”

    一刹那,电光火石,天人合一的力量是毋庸置疑的,就连逆杀都震荡了几下,溅射出了星星点点的涟漪,而就是这涟漪,也让得凌风有种全新的感悟,放佛看到了漫天飞舞的刀光中,有一道璀璨的紫金神龙在闪烁。

    那是真正的破刀!

    不止如此,凌风又全力催动了焚焰,直透丹田,笼罩向了火如冰,这是凌风一直以来都不愿意施展出来的力量,也是他最后的杀手锏,可是,现在已经是生死一刹那了。

    既然要动,那就以最强的力量,这也是他最后的疯狂,就连他都很期待,如果这么多力量合在一起,是不是可以迸发出更强大的光?!

    “板砖破武术!”

    他大喝一声,抱着闪亮到了刺破天空的二重石,向着隐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