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四百四十五章 打了小的,惹来老的

第四百四十五章 打了小的,惹来老的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地面上,满是鲜血。

    天空中,雨丝都被镀上了一层血色。

    一道道裂缝,从凌风脚下,一直延伸到四面八方,触目惊心,由此可以看出,这一战有多么的惨烈,就是武圣来了,只怕都要被打成血泥。

    可是,凌风却坚持了下来,尽管他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血肉、骨头了,连那张俊秀的小脸都模糊不清,血肉翻卷过来,血水就像是蠕虫一样,汩汩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又捉了一只!”

    他脸上洋溢着笑容,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,疼的面庞狰狞,在闪电与雷声的交织下,就像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魔。

    就连他的声音都充满了杀气,任谁被杀到这个程度,差点就死掉,都会充满了戾气的。

    “圣灵图,可以只能困住他一刻钟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时,云溪、傲娇鸟从暗中走了出来,他们一个个气血翻滚,脸色苍白无比,而她口中的圣灵图,也就是那漆黑如幕布一般的兽皮古阵,后者不属于兵器范畴,但是催动起来,所耗费的战斗力是无比惊人的,饶是云溪、柳舒舒,加上傲娇鸟与龙狮,也感觉被掏空了。

    所幸,他们成功了,否则的话,不能困住那个青年,他们也要步上凌风的后尘了。

    “足够了!”

    凌风吞下了一口圣酒,让自己的气血翻滚起来,血肉、骨头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,不过,想在一刻钟时间,彻底的痊愈,也是不可能的,可是,他只要能够催动二重石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把这一只打残!”凌风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的确隐的实力,格外的强大,是凌风修炼以来,遇到最厉害的对手,他把古武发挥到了一个极限,在这个境界他是无敌的,就算凌风令得四种力量融合了,可还是被打飞,这完全是颠覆性的。

    但是,他能不能抗住一次次的暴打。

    此刻,隐被困在了圣灵图之中,四周的阵纹在武皇之力的催动下,闪耀冲起,像是圣金一样,形成了绳索,把他牢牢的捆缚着,即便是四级武圣,有着超凡的战斗力,在短时间也是很难挣脱出去的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他却像是被捅了一刀一样,胸口血淋淋的疼!

    他可是逆神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,从走出逆神的那一刻,他就从来没有失败过,即便是比他强大的对手,也很难逃过他的天人合一之境。

    可自从遇到了这个少年之后,他就连连吃瘪,现在连自己都被囚困了,这已经不是失败所能形容的了,而是彻头彻尾的侮辱!

    但是,这才只是一个开始啊!

    “一只!”

    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,隐只觉得胸口被人捅了一刀,一口逆血夺口而出,就连身躯都僵直了一下,气的鼻子都歪了,他是天才武者,什么时候成了一只兽。

    还有比这更羞辱的事情吗。

    自然是有的,那就是连续两次说出了那个词,这简直要把他气疯了,那个少年实在太没有风度了,太无耻了。

    “少年,我会把你拆了!”

    隐的声音,沉闷地从圣灵图里面传了出来,他双肩气的直抖,身上的四道圣光,更是形成了夺命利刀,疯狂地向着圣灵图斩来,杀的一道道阵纹都铿锵直响,像是要炸碎一样。

    “哪一头在叫嚣。”

    傲娇鸟盛气临人的走了过来,飞在高空中,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圣灵图,语气要多拉轰就有多拉轰,宛若是一个盖世王者。

    “该死,如果不是那个少年破了我的天人合一之境,又怎么能让你们得逞?”隐气急败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一头,你错了!”

    傲娇鸟伸出了爪子,轻轻向下一摁,傲气的说道:“不是因为你的原因,而是我们英明神武,智勇双全,当然换一个说法就是,你太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隐黑袍下的脸哆嗦了,气的青筋暴跳。

    你有被一只鸟说成“一头”的感受吗?你有过被一只鸟说太蠢吗。

    你见过一只可以把偷袭说的这么清新脱俗,又充满了侮辱的极品鸟吗。

    这一刻,隐满目盛怒,身上的杀气都要实质化了,他实在气疯了,相比那个少年,这只鸟更让人愤怒,他感觉五脏六腑都在颤抖,如果不是被困在圣灵图之中,他会第一个杀掉这只傲娇鸟。

    “你不服。”傲娇鸟放佛是感受到了隐的怒火,扬了扬头说道:“在这样的战斗之中,你还被人动摇了,即便是那乱古之地的至宝可以打开蛮荒禁制,但是你确定一定是在他身上吗?你说你蠢不蠢?”

    “这么近的距离,你竟然都不能发现我们,你说你笨不笨?”

    “说你一头,那都是在侮辱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隐胸口连中三刀,被鸟捅的血淋淋的,眼睛赤红如血,就像是一头快要发疯的狮子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他的确是被动摇了,只因为蛮荒禁制太过重要,而且临行前,逆神之主也交代过,要活捉那个少年,切不可杀掉,不管后者有没有得到乱古之地的至宝,而那至宝又能不能打开蛮荒禁制,他们都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凌风不能杀,因为他们赌不起,更输不起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可是,那只该死的鸟,它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之所以,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,那是因为圣灵图的关系,它不仅可以困住一个强者,更重要的是,它还有锁住气息的作用,如果是在天人合一之境,他也是能够发现的,可惜却被凌风破坏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杀了你!”

    隐杀气腾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困兽犹斗吗?”傲娇鸟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,你在圣灵图里面发个誓,说几句狠话我就怕了你,有种现在就出来,我们和你单打独斗,给你九息的时间,过期不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隐不说话了,他只是疯狂的冲击着圣灵图,把圣灵图打得直摇晃,上面的阵纹快速的暗淡下去,让得傲娇鸟都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它嘴角就掀起了一抹怜悯的微笑。

    凌风站起身来了!

    “那一只,刚才打我打的爽吧?”

    凌风伤势还没有痊愈,焚焰、体魄灵光、乃至于残阳念力,也都暗淡的亮起来了,这种战斗力,当然是杀不了隐的,但是如果动用二重石呢?

    “如果可能的话,我想再打一次。”隐沉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满足你的愿望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凌风举起了手中的二重石,照着那圣灵图就轰杀了过去,重达七十万斤的巨力,直接爆了开来,全部砸在了隐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咚,轰……”

    地面塌沉了,隐手执战刀,竭尽全力的抵挡,在体魄上他是没法和凌风相比的,而现在完全被困住挨打,可以想象一下,他心中有多么憋屈,又有多么的痛苦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完全无所顾忌,他疗伤只用了半刻钟,催动二重石也是坚持不了多久的,但是,他有信心在半刻钟时间内,把隐打残!

    二重石如同雨点一般的落下,放佛一气呵成,连续砸落了十几下,而后,隐就口鼻飙血,身上血肉模糊,骨头也断了,就连丹田都被砸裂了,战斗力瞬间就跌入了低谷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最后,连圣灵图都裂开了,而隐也从里面滚落了出来,俨然就是一个血人,虽然极度不甘,可还是被打昏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

    池水荡漾,荷叶簌簌响动,一个中年人睁开了眼睛,眼底闪过了一丝凌厉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秦傲、隐先后被擒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一个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少年呢?”中年人站起身来,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“我们发现的迟了些,不过却感觉到了九天杀的波动,很可能是那个叛徒的后代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中年人眼神一下子暗淡了下去,不过,随后他嘴角轻扬,摇头说道:“你们就不要跟下去了,我亲自去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那个声音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有什么可是。”中年人平静的笑了笑,说道:“如果是王烟的后代,我应该去一趟,如果不是他的后代,我更应该去一趟,至少,我们不能再有任何闪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个声音略显颤抖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年,希望你不是王烟的后代,否则,只会让人叹息啊!”

    中年人站在泥塘彼岸,眼神依旧很温和,但是四周的天地玄气中,却像是凝成了一柄柄利剑,很隐晦,但泥塘中却泛起了血浪,没有鱼的尸体,只有汩汩冒出的血水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杀气,是你永远也感觉不到的。

    谁说温和不杀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无比可怕的中年人,在秦傲、隐先后折损之后,逆神之中要亲自走出,擒拿凌风了,而后,他的身影逐渐的虚淡了起来,一阵风吹过,那残影才徐徐地散开。

    人已远去,却不知道何时远去!

    鬼魅的让人惊魂!

    如果,让凌风知道,他捉了两个小的,结果却惹来了一个逆天的老的,估计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嚣张的叫嚣了,更不会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秦傲与隐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