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四百四十六章 鬼斧

第四百四十六章 鬼斧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鬼斧!

    它不是蛮荒秘境中最高的山峰,也不是山势最陡峭的,更不是风景最秀丽的,它像是一柄战斧,坠落在了山峦之上,形成了与众不同的景观。

    深黑色的山峰上,一棵棵老树,盘根错节,通体呈现出浓烈的黑色,置身其中,就像是深处暗夜一样,给人一种心灵上的深沉压力。

    山壁很光滑,真的像是一位可怕的武神,一斧头劈出来一样,山峰并不是很高,但是每一个棱角都像有被劈砍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鬼斧之名由此而来!

    当然,这都不是它令人心悸的地方,鬼斧来历格外神秘,就连逆神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对于很多人来说,这是一个恐怖的奇迹,之所以说它恐怖,是因为但凡进入过鬼斧深处的人,都会迷失心智,最后变成了一个白痴,也有人从鬼斧之中走出,但已经完全疯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谜一样的山,一个可怕的地域!

    就连武圣都不能例外,很多势力在其门内武者进入蛮荒秘境之时,都会列出一些禁区,而这鬼斧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此刻,在鬼斧上。

    凌风、云溪、柳舒舒一闪而现,他们身上满是鲜血,脸色更是煞白的可怕,可以看出他们的伤势很重,已经到了危机性命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距离那一场大战已经过去一天了,凌风一路向着蛮荒秘境深处冲了进来,没有丝毫的犹豫,就连逼问那隐的时间都没有,因为凌风预感到更可怕的危险已经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隐一败!

    以逆神的可怕,绝对会第一时间发现问题,也会有更可怕的高手追杀而来,那绝对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,即便是凌风可以挖出一个个完美无瑕的坑,可如果对手强大到无可匹敌的程度,什么阴谋诡异都会冰消瓦解的。

    而逆神无疑就是这样一个超然的势力,所以,凌风他们不能等待,也不敢等待,必须以极速离开,而在这一天之中,他们不断的深处,饶是凌风已经施展出了精神念力,可毕竟已经不是巅峰时候了,他们还是遇上了一两头圣兽,让他们每一个人都遭受了重创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“噗”“噗”……

    众人大口喷血,连鼻子和耳朵里也是,可见伤势有多么严重了。

    而后,他们就冲进了鬼斧之中,因为在这里,凌风没有发现妖兽的踪影,而事先云溪、柳舒舒也没有多想,等到她们发现的时候,已经太晚了,只能硬着头皮向着里面冲去。

    “鬼斧,深邃的黑怕,就像是一个魔的眼睛的。”凌风深吸了一口气,盘膝坐了下来,他吞下了两枚“如涅槃”极血丹,随着药液溶解开来,他身上的伤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。

    而柳舒舒、云溪、傲娇鸟以及龙狮,也都吞下了如涅槃,相比凌风,云溪与龙狮的愈合速度,明显要快上一截的,在两个时辰中,伤势就恢复了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三个时辰之后,凌风吐出了一口血沫子,站起了身来,他双目终于恢复了神采,瞳孔中散发出冷厉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鬼斧虽然神秘的吓人,但至少应该可以抵挡那逆神的脚步吧?”

    这也是凌风几个人,最后的安慰了,虽然他们进去了一处绝地,但以逆神对于鬼斧的了解,只怕也不愿意随他们涉足险境的,他们如果足够聪明的话,应该守在鬼斧下面,安静地等着他们的归来。

    “鬼斧到底有什么可怕的地方?”傲娇鸟神色凝重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压制一切,不局限于武皇之力、体魄之光,而最令人心颤的则是精神念力。”云溪俏颜很难看,她可不想死,更不想疯。

    可是,从武者开始进入这一鬼斧之中,还从来没有一个完整的可以走出去,全部都疯了、死了。

    什么才是最可怕。

    当然是未知的恐怖,如果有人可以活着出去,让各大势力知道鬼斧之中到底存在着什么,他们自然可以针对,可惜,至今都是一个谜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!

    “的确,我感觉到这里有散乱的精神念力,如果待得太久,很可能会被影响。”凌风暗自点头,在鬼斧之上,他感觉有一种可怕的物质,正在冲击他的精神念力,有那么一瞬间,宗师级的残月都像是要被渗透,让他有种狂暴疯狂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此,他果决地斩断了与那丝念力的联系,额头上也沁出了一丝丝冷汗,暗道侥幸。

    “那么,如果我们紧锁精神念力,是否就不会疯掉?”傲娇鸟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那么简单,天才武圣也就不会惨死在鬼斧之上了。”柳舒舒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对于蛮荒秘境了解不多,但是有人不同啊。”

    凌风抿嘴一笑,从储物戒中,把秦傲与隐都扔了出来,身上捆缚着妖兽的胫骨,又被二阳圣火笼罩了起来,可即便是这样,凌风都不放心,他又催动了火如冰,把两人彻底的禁锢了。

    此时,秦傲与隐都已经清醒了过来,两人相视了一眼,秦傲眼神闪过了无比惊骇的光芒,他是逆神的天才,绝对可以排进前五了,可是,在天才之中,还有一个绝顶的。

    那就是隐!

    他是逆神年轻一代的骄傲,一个从来没有失败过的传说,就连逆神的老辈强者都要盛赞的,可是,他竟然也被那个少年给活捉了,这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天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地陷了了吗?”

    这一刻,秦傲感觉整个天地都在疯狂,他完全就不能接受这一事实,那个凌风的确有点妖孽,可是,也就是一个武皇而已,绝对不可能是隐的对手,旁人不知道隐有多么可怕,他却是深知的。

    “隐,发生了什么?”秦傲深吸了一口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我的对手,却乱了我的心境,被人有机可乘。”隐沉闷的摇头,嘴角掀起了一抹苦涩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坑!”秦傲恨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一个武者,而是无耻!”隐也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,你们想夸我之前,麻烦在前面加上一个天才。”凌风扬了扬下巴,丝毫不觉得丢人,他声音铿锵的说道:“如果,我们是同在一个境界,我一个人就可以单挑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隐、秦傲都想杀人。

    这个不要脸的,还有什么话是羞于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,现在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。”凌风顿了一下,苦笑的说道:“我们为了躲避逆神追杀,所以走进了鬼斧,不知道两位阶下囚,有什么好建议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隐、秦傲脸色扭曲,现在他们想杀人!

    逆神的天才,什么时候沦为别人的阶下囚了,这可是把整个逆神的脸面都拖下水了,是不可承受之重啊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,还是尽早放了我们。”秦傲沉默了一下,目光凌厉的说道:“隐虽然被你坑了,但是,你知道这样会引来多么大的灾难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隐从来没有失败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错了,他失败过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傲张了张嘴,竟然不知道怎么去反驳,他觉得凌风不仅可恶,还是一个话题终结者,不过,他还是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在隐之后,就是逆神的长老,你不是对手,如果我是你的话,最好立刻放了我们,跟我们回去认罪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成了阶下囚,而我则是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你们。”凌风往秦傲与隐面前一站,负手而立,下唇微微翘起,吹动着发丝,显得意气风发,桀骜不羁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斧非同寻常,里面有着很恐怖的东西,连我们逆神都不愿意触及,你们这样进来是找死。”隐眼神复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逆神死了多少人?”凌风眼角一跳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傲、隐毛都炸了,气的七窍生烟,如果不是现在正被捆缚着,他们都想把凌风活活掐死,再补上几脚,这个家伙不问鬼斧,结果却对逆神死了多少人感兴趣,他是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。

    “鬼斧,是曾经的一个战场。”

    隐双目一暗,缓声说道:“这座山真的是被一位可怕的强者,用斧头生生凿出来的,下面埋葬着太多的亡魂,所以才形成了现在这个模样,即便是过去了这么多年,依旧不曾散开。”

    “连逆神的强者都走不到深处吗?”

    凌风皱了一下眉头,奇怪的问道:“逆神也是从远古走来的,难道没有出过一两个武神,还是说这鬼斧深处,让武神都很忌惮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傲、隐怒目而视,这个少年太坑了,从表面上来看,似乎是在问鬼斧之事,可是,却是隐晦地想要打听逆神强者的实力,一个不慎就会被他给得逞了。

    “鬼斧镇亡魂!”

    隐冷酷的说道:“所以,武者的实力都会受到压制,而亡魂怨念太重,自然而然会影响到武者的精神念力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没劲。”凌风撇嘴,这两个家伙竟然不上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走出去?”

    “很难!”

    隐摇头,一脸慎重的道:“鬼斧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山峰,也可以说是一个庞大到令人骇然的古阵,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,所以,眼睛走不出去,精神念力走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