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四百五十章 史上最牛囚徒

第四百五十章 史上最牛囚徒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神工之下。

    他如飘渺在天穹上的云,自然、脱俗,流淌着让人无法捉摸的韵味,一席灰衣随风轻扬,双目炯炯有神,凌风此刻就像是置身在漆黑的夜色之中,望见那一双眼眸。

    他浑身上下都给人轻松写意的感觉,可偏偏凌风却感觉到了那种超脱般的煞气,这不是依靠传承就可以做到的,而是从无数次厮杀之中,领悟、凝练出来的,与隐、秦傲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,甚至在第七试炼地都没有这么可怕。

    凌风心海之中,虽然也有一道煞气,但那也只是雏形,经年累月的消磨,已经所剩无几了,可是,在眼前的这个中年人身上,却迥然不同,那是真正成长起来的煞气。

    一气惊魂!

    煞气就有这样的魔力,而逆神之主就有这样的魔力!

    “逆主!”

    隐、秦傲都是一惊,没有想到逆神之主会出现在这里,对于逆神来说,后者就是他们的骄傲,是他们自信的来源,一个真正的不败传说。

    他们躬身一拜,神色间充满了敬畏,在逆神没落的时候,是逆主一个人撑起了整个逆神,这样的强者值得每一个人去尊敬的。

    “恩,都起来吧。”逆神之主轻轻地挥手,顿时间,一股柔和的力量,托着他们冉冉而起。

    “逆主,我们让逆神丢脸了。”隐、秦傲神色一暗的说道。

    原本,逆主是很看重他们的,隐就不用说了,那是逆神年轻一代的无敌王者,在遇到凌风之前就从来没有失败过,有着逆主年轻时候的风采,而秦傲也是可以排进前五的高手,实力强大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一切都因着凌风的出现,而完全破碎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耻辱,更是逆神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败那只是一个神话。”逆神之主摇头,神色很平静,放佛失败的不是隐、秦傲,而是凌风一样,他轻声说道:“何况,你们遇到的是一个小妖孽,能够进入第七试炼地,闯入逆杀殿的又岂是等闲之辈?”

    “败了也就败了,以此为戒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隐、秦傲又是躬身一拜,向后退了一步,他们知道逆主是有话要和凌风说的,所以,也不会过多的打扰。

    “逆神之主?”凌风双目闪烁了一下,虽然被捆缚着,可依旧是很认真地打量着那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凌风,是么?”逆神之主淡然地望着凌风,眼睛一眨不眨,而那浑然天成的煞气,则是完全笼罩了凌风,向着他骨头里面侵入进来。

    凌风小脸一惊,那森冷的煞气,诡异而无痕,想要阻挡是不可能的,他只能施展出天人合一之境,来抵御这种可怕的煞气。

    可惜,天人合一与逆杀之境,相距太大了,那煞气无视杀气的阻挡,如锋利的刀子,直刺进来,让得凌风闷哼了一声,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而就在那煞气即将入侵心海的时候,隐藏在其中的那一道闪电,突兀地闪烁了起来,如同雷霆一般,“唰”的一声,斩出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入侵过来的煞气,当场就被斩断了,从凌风的胸口,全面的瓦解,这让得凌风心头一松,紧绷着的身躯也舒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得到了逆杀殿的瑰宝!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以无比肯定的口吻说道:“可是,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的,我想知道在逆杀殿中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头,不要以为你把我们绑起来,我就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凌风心中气闷,那中年人着实太可怕了,一道煞气就可以试探出来很多东西,他感觉无论是丹田,还是体魄、精神念力,都毫不保留的暴露在后者的面前,这让凌风心情很不好!

    他不是想知道那道闪电烙印的秘密么?

    凌风偏偏不告诉他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神色一怔,嘴角微微上扬,这么多年了,他还从来没有听到过别人这么称呼他的,不得不说,眼前的这个少年很有气魄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他不怕死!

    而隐、秦傲则是脸色大变,双目泛着杀意,这个少年敢这么忤逆逆主,断然不可饶恕,现在只要逆主一句话,他们就会冲上去,把凌风剁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放开你们。”逆神之主淡淡的说道,他声音依旧平静无波,让人根本就感觉不出,他是在生气,还是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轻轻地挥了挥衣袖,凌风、柳舒舒、云溪只觉得浑身一轻,捆在身上的圣光,瞬间就烟消云散,而他们的战斗力,也不再受限制了。

    他骨碌一下,站起身来,眼神也很淡然,虽然得到了自由,但是,他还没有蠢的想要跑出去,不要说现在是在神工之下,就是鬼斧他们都走不出去的,最后还是要被抓回来,即便是他们能够逃出去,可逆神之主就站在他们面前,那绝对是无法匹敌的强者,给凌风的感觉比柳药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怎么跑。

    “老头,你即便是放了我们,我也不会告诉你的。”凌风丝毫不给情面。

    “我没打算放你们离开。”逆神之主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嘴巴一歪,差点冲上去干掉这个吊炸天的老头,还有比他更嚣张,更不要脸的吗?既要知道逆杀殿的秘密,又不会放过他们,便宜都被他占尽了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是么?”

    凌风深吸了一口凉气,神色逐渐平静了下来:“既然如此,你还要问我逆杀殿的秘密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!”

    “我想在我们昏迷的时候,你们就已经搜过了吧?”凌风眯了一眼秦傲与隐,目光中带着一抹冷厉的光芒,他盘坐下来,旁若无人的疗伤起来。

    “的确。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笑了,显得很温和,甚至连眼角的皱纹都化开了,紧跟着,他的声音才缓缓的传出:“你丹田很特别,有如冰一般的火焰,有二阳圣火,还有那柄古器;你的魂海也很不同,竟然在这个年纪达到了宗师级别,堪称史上最年轻的天才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明知道你没按什么好心,但是你这种赞美,我还是虚心的接受了。”凌风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逆神之主感觉自己说不下去了,这个少年什么眼力?

    难道,他不知道现在自己只是一个阶下囚吗?

    即便是平静了十数年的心境,在此刻也出现了波澜,恼怒的同时,也不禁暗自心惊,他敢肯定这个少年已经猜测出了一些事情,因此才笃定他不会杀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真的很不谦虚。”逆神之主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老头,你也很不地道。”凌风反击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,柳舒舒、云溪、傲娇鸟、龙狮一个个脸色都很难看,屏住了呼吸,小心脏都被凌风蹂躏的不成样子了,这个家伙就不能低调一点吗?

    不得不说,凌风俨然就是一个话题的终结者,无论是隐、秦傲,还是逆神之主现在都说不出话来,只想打人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不要兜圈子了。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又深吸了一口气,他感觉再这样下去,自己会被气的暴走的,如果一不小心把这个少年给打死了,那无疑是最坏的结局。

    所以,他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我知道是你开启的乱古之地,你身上的秘密不少,极有可能那逆杀殿的瑰宝已经落入了你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你却找不到?”凌风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隐、秦傲都有些动容,这个少年太妖了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就已经猜到了,所以,他才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逆神之主点头,知道瞒不过去,还想要压着的话,那就是愚蠢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和他之前料想的有点出入,局面似乎正被眼前这个少年给带偏了,被他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想让我开启蛮荒禁制,又担心杀死我,会让那瑰宝永远的埋葬?”凌风伸了一个懒样,眼神戏谑地望着逆神之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你们做了一件很聪明的事情。”凌风咧嘴笑道:“如果杀了我,你们就永远得不到,更开启不了蛮荒禁制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愿意了?”逆神之主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第一,把我们之前失去的储物戒都送回来,像圣酒、神级药草、神血、神级功法、兵器统统都不能少了。”凌风竖起了一根手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隐、秦傲气的要吐血,这世上还有比这个少年还不要脸,更无耻的存在吗?

    虽然,凌风的储物戒中,也有不少宝贝,比如圣酒、神血,但是神级功法、药草、兵器,那是什么鬼东西。

    这俨然就是狮子大开口,以莫须有的事情来打劫逆神!

    千古奇谈!

    现在就连他们都开始佩服这个少年的魄力了,敢打劫逆神的,亘古未有,而当着逆神之主面的,迄今为止也就这个囚徒了!

    他是史上最牛的囚徒!

    “可以!”逆神之主神色不变,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!”凌风一喜。

    “我逆神的宝物,怎么送出去,就会怎么拿回去,不过一般人都不敢带走的。”逆神之主霸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忽然有种不想玩了,碰上这么一个变态的势力,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