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四百五十四章 身后有一只凤凰

第四百五十四章 身后有一只凤凰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疏影横斜,人静默!

    一滴滴清泪从柳舒舒眼角坠落下来,她如同一个无助的孩子,眼睁睁地看着凌风从一个黑发少年,逐渐走上了老年迟暮。

    英雄落寞,不过如此!

    “凌风!”

    云溪双目湿润,虽然她对于这个坑娃,欠缺一切好感,可是看着眼前这一幕,也不禁芳心震动,他拼尽了全部,包括生命,光是看着那涅槃之火,就让她心神震颤。

    她全然忘记了,也正是凌风把她们带上了这一条不归路,生命就是这么奇妙,在这惨烈一幕之中,她们很容易淡忘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无论曾经对凌风有多大的怨念,可是,在这一刻,她都心生不忍,很希望凌风可以熬过来,毕竟这不止是为了他自己,还有她们。

    “相信他!”

    傲娇鸟紧抿着鸟喙,双目闪耀着强烈的光芒,它知道凌风一定可以做到的,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再涅槃!

    此刻,凌风哀嚎的声音都暗淡了下去,显得很虚弱,任谁在这样的火焰之中,也坚持不了多久的,最可怕的是,那火焰是在体内焚烧的,五脏六腑、经脉都在冒青烟。

    这般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凌风的血肉、骨骼都被焚掉了一层,整个人漆黑如黑炭,像是从锅底捞出来的,发丝都在火焰之中,化成了飞灰,而他的头顶则是不断有黑烟汩汩的飘散出来。

    俨然,他已经不是一个人,而是烧黑的木块。

    柳舒舒、云溪、龙狮都暗自心惊,也无比心疼,现在的凌风气息很微弱,如果不仔细去观察的话都很难发现的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那烧焦的黑炭,却突兀地动了。

    他十根手指灵活的一闪,有一个储物戒当场就被震碎了,从里面飞出了无尽宗师级药草以及灵源,落入了凌风的口中以及干枯的身体内。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就像是在烧红了的热锅中,加入了冷水,发出惊人的“噗嗤”声,青烟袅袅地飞散出来,沿着凌风的血肉向着头顶直冲而来,把那张秀气的小脸,完全地笼罩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凌风闷哼了一声,干枯的嘴角溢出了星星点点的血迹,而无尽的药草与灵源,则是疯狂的向着体内用来,滋润着他已经快要废掉的躯体。

    它像是续命的最后一滴水。

    不过,傲娇鸟却知道,这只是涅槃必经的过程,以各种药草、灵源,不断地打磨自己,让得血肉变得更加坚固,直到涅槃新生。

    “太恐怖了!”

    柳舒舒、云溪都不禁咋舌,只是一刹那而已,那成百上千株宗师级药草就被消耗一空,就连灵源都被完全的吸收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九级武皇,或者是武圣,只怕都是承受不住的,这么多药草,会把一个人活活撑爆的。

    然而,这对于凌风来说,却也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 “圣药!”

    不久后,他心中冷喝了一句,随后又一个储物戒裂了开来,上百株圣药都飞进涅槃之火里面,顷刻之间就化成了一滴滴精纯的药液,没入了凌风的体内,让得那干枯的血肉,也滋生出了一丝丝血肉。

    而强烈的痛感,也让凌风骨头都在扭曲,小小的身躯近乎痉挛一般,但这并不能阻止凌风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的大吼,发丝已经完全脱落了,就连皮肤都大面积的脱落,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骷髅。

    可以说,涅槃第二重比第一重恐怖太多,就连白银灵体都无法承受,凌风感觉整个人都要炸开了。

    这与吞噬了海量的药草也是有直接关系的,涅槃第二重从一开始就是吞噬宗师级药草,完全不是第一重可以相比的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涅槃第一重,他需要经过九次洗礼,从灵药逐步往上,可是,涅槃第二重却只有六次,但是那洗礼却更加的恐怖,凌风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,可还是猝不及防,被海量的药力,震得心神摇曳。

    “圣酒!”

    在那圣药的药力,大部分都被吸收之后,凌风强忍着痛苦,又拍开了一个储物戒,一坛圣酒飞出,黄金色的汤汁,就像是金子打造而成,闪烁着璀璨的色彩。

    这可是逆神之主亲自酿造出来的,价值比凌风之前那一坛圣酒更高,在这个时候终于发挥了作用。

    “咕咚,咕咚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连吞了六大口,顿时间,圣酒渗入了体内,令得涅槃之火更加的炙热,腾腾地冲了起来,而火的颜色也从暗红色,变成了黑红色。

    红的发紫,红的可怖!

    无疑,凌风血肉、骨头都炸了开来,黑乎乎的杂质,从骨头之中飞了出来,让得柳舒舒小脸煞白,她已经感觉到凌风的生机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,只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能坚持过来吗?”云溪紧咬牙关,满脸的忧色,在这样的焚烧之下,就是武神来了,只怕都是无解的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凌风还能活下来,那才是真正的妖孽。

    “一定可以!”

    傲娇鸟双目通红,它知道涅槃经一重比一重更可怕,如果说第一重是利刀的话,那么,第二重就是一口铡刀,专斩天骄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连它对凌风都没有什么信心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神工下,逆神之主背负着双手,目光仰望着天空,他不知道凌风在逆杀殿之中到底得到了至宝,可那却关系到逆神的存亡,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消耗下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尤为关心。

    “那个少年走上了第一神云,可是又退了回来。”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,瞳孔却是冷冷的一缩:“难道以那个少年的资质,还走不过蛮荒九神云?”

    四周无声,显然这根本就不需要那个人回答的。

    “凌风的天赋很恐怖,在我逆神历史上,怕都是可以排入前五的,如果拼命的情况下,还是有希望迈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摇头,忽而笑了起来,道:“有意思,有气魄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突破?”

    “他在**!”

    “**?”逆神之主很是诧异的立起了眉头,连他都有点闹不明白,凌风这是闹的哪一出了。

    “继续吧,希望他可以成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魂草、顶尖圣药、半残的尊师级药草。

    凌风疯了,他如同一个无底洞一样,不断地吞噬各种药草,事实上,他真正能够吸收的精华并不多,大多都已经被涅槃之火给焚烧干净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个洗礼的过程,也是让涅槃之火更加炙热、疯狂的过程,而在六次涅槃之后,它会达到巅峰,超越了一重涅槃火,焚尽武者。

    “第五次了!”

    柳舒舒、云溪、傲娇鸟都紧紧地盯着凌风,他们不知道凌风到底要洗礼几次,但就是这样的药力,足以把一个顶尖武圣都弄炸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承受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样,骨骼漆黑,血肉不见了,连眼睛都像是死鱼眼一样,留下了两个黑洞,望一眼就让人从心头升起寒意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尽头!”

    傲娇鸟悠悠地叹息了一声,它能够感觉到涅槃之火,已经达到了毁灭的级别,里面地面都形成了黑洞,凌风已经飘到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人似骄阳,却比骄阳多了一抹惊悚!

    “尊者级药草都已经出来了,还会有什么?”云溪皱了一下眉头,这种洗礼完全就是无止境的,如果不能快速完成,就会被活活烧死。

    “你太小看坑娃了。”傲娇鸟愤愤的说道:“他在乱古之地得到了一滴神血,还故意支开了舒舒和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傲娇鸟不是白痴,它已经知道凌风储物戒里面有一滴神血,这显然不是以前有的,那么,就只能是在蛮荒秘境之中得到的,而唯一的可能就是在乱古之地的那一次。

    坑!

    连兄弟都不放过,想想它就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不久后,一丝丝金色的血飞出,带着浓烈的芳香,那不是完整的一滴神血,而只是其中的一部分,即便是精华流失了许多,可神血的药力,也不是凌风现在可以承受的。

    一个不慎就会爆体而亡,由不得他不小心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而也就在他吞噬那丝丝神血的瞬间,体内翻江倒海,一股股浓稠的金光,喷薄而出,直冲云霞,就像是一个金色的飓风,把神工山上那阴暗的天色都照亮了。

    而在神血的点缀之下,涅槃之火也变成了金血之色,火焰如圣器,一下子就切开了骨肉,焚烧的虚空都隐隐变得不稳定起来了。

    六次洗礼!

    涅槃之火,终于达到了一个巅峰,而后,一股恐怖的暴动就在凌风体内炸开来,涅槃脉也熊熊焚烧,迅猛如龙,在凌风的骨头内涌动,贯通了一个个穴道,而在运转了数百个周天之后,它却突兀的一窒。

    而后,金血火焰炸开,虚空道发光,形成了逆流狂潮,以比以前恐怖、强横五倍的速度与力量,汹涌的倒流而回,让得凌风的骨骼通亮,隐隐的有一个虚影似乎要飞将而出……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