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四百七十七章 一夜之间,天翻地覆

第四百七十七章 一夜之间,天翻地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夜月当空。

    凌风一头倒在地上,在那古武塔之中,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,如果不是他最后凝练出来的古武血脉异象惊人,只怕已经不能活着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心有余悸,亡魂皆冒!

    只有这八个字才能形容此刻凌风的心境,这也是他经历过最可怕的战斗,也在他“幼小”的心灵上留下了难以抹平的创伤,有可能的话,他一辈子都不想再进入古武塔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才是第一重天而已,就对上变态的六臂神猿,可以想象一下,在其他六重天之中,还有着怎么样的变态妖孽存在,即便是出现神龙、凤凰,这种传说中的神物,凌风都不觉得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他暗骂一声,而后头一歪就昏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凝练那古武血脉,对于身心都是巨大的消耗,饶是以他强大的体魄与精神力都撑不住了,对于武者来说,这是很难想象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觉,让凌风身心舒泰,那紧绷着的精神与身躯都舒展开了,他甚至想就这么天昏地暗下去,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凌风是被一声巨爆惊醒了,他是武者对于周遭气息的变化格外敏感,而在那巨爆声中,还流淌着恐怖的气流,让得凌风都是一惊,身上的气势陡然爆出,古武血脉汩汩流淌,一股锐气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他警惕地望了一眼四周,担心那六臂神猿反悔了,又从古武塔中冲出来,将他给人道毁灭了,不过,这显然是多余,六臂神猿没有出现,倒是那云溪立身的房间,传出了惊人的波动。

    圣光突破了破旧的门窗散射出来,如惊涛拍岸,一道道涟漪逆袭而至,让得凌风都暗自咋舌,云溪的天赋的确很厉害,凝成的圣光都快赶上秦傲了,在他印象当中,也就是在乱古之地斩杀的那一个大龄少年可以相比。

    圣光一闪而逝,就在凌风以为,云溪就要走出来的时候,一股狂潮又突兀地喷涌出来,比箭雨都要凌厉,令得本来就破旧、摇晃的房间瞬间就炸了开来。

    尘埃弥漫,圣光冲空而上,而在那暗金色的光芒之中,云溪盘坐而坐,瑞彩成了她的点缀,圣光成了她的陪衬,她是那么的独一无二,修长的睫毛,如白玉一样的双腿,玲珑小蛮腰都透发出这个少女的活力四射,令人感到惊艳。

    那不是一道暗金色的圣光,而是两道!

    自从云溪进入蛮荒秘境,就一直在压制,跟随着凌风一路杀伐,争夺药草资源,但始终都是武皇至境,直到从那古武蛮荒回来,她才感觉到境界圆满了,似乎有水要从丹田中溢出来,而后,她就选择了突破。

    不是单纯的突破,而是吞噬了“如涅槃”小圣丹,那沾染了涅槃之火的丹药,在她四肢百骸之中散开,驱除杂质,令她变得更加通透,一举打破了武圣境界,更是直冲二级武圣。

    这般就连凌风都大吃一惊,虽然说一下子突破两级,在他身上不止发生了一次,即便是在武皇境界他都干过的,但是武圣与武皇之间有着天囊云泥之别,如果说武圣之间的差距,就像是一级武皇与九级武皇那么大,你就知道武圣的每一级突破有多么艰难了。

    可是,云溪就这么强势的做到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的武皇之力也被“如涅槃”小圣丹洗礼了,也变成了暗金色,从质上来说,它也是仅次于焚焰的,比傲娇鸟之前的都要强大很多,这也意味着云溪的截然不同,一旦暴走连凌风都要慎重对待的。

    不过,云溪并没有急着站起身来,而是运转功法,让两道圣光在体内不断的盘旋,一点一点的沉淀,直到彻底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她吐出了一口浊气,娇俏的容颜上也洋溢着琉璃般的笑意,从武皇到武圣本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,何况,她一下子越了两级,完全就是飞跃了。

    感受到身上滂湃的圣光,云溪就要站起身来,可又被一声巨响被愣愣的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七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武者来说,谈不上漫长,放佛眨眼即过,可在这几天中,傲娇鸟的变化也是惊人的,它没有吞噬丹药,而是不断的汲取天地玄气,让自身不断的充盈,一举突破了武皇至境,第十道暗淡的武皇之力也飞旋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它并没有就此满足,在蛮荒秘境武皇都只是垫底的存在,想要真正的成长起来,仅仅如此是不够的,所以,它很果决地摸出了“如涅槃”小圣丹,直接吞服了下去。

    于是,就出现在这一幕。

    它浑身好似燃烧着,四周的天地玄气以狂潮的势头,蜂拥而至,把它遮盖在里面,迅速地渗透到他四肢百骸之中,而在小圣丹的帮助下,它的身躯俨然就是一个小皮球,鼓鼓囊囊都快要炸了,而后,那小皮球就塌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天朗气清,风聚云散,傲娇鸟紧绷着的身躯也松懈了下来,十道武皇之力消失了,而后,一道璀璨的鎏金光芒,从它的丹田苒苒升起,就像是一轮小太阳,肆意挥洒着那灼热的气势。

    它突破了,晋级到了武圣境界!

    “喀擦,喀擦……”破旧的房间轰然倒塌,让凌风、云溪都见到了那一只更加神俊的紫金鸟,可此刻,它双目发愣,安静地盘坐在地上,眼神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咦?傲娇鸟不会震傻了吧?”凌风疑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!”云溪认真的点头,在她的印象中,这只鸟和它的主人一样都是很风骚的家伙,既然已经突破了武圣境界,不折腾一下,感觉都对不起傲娇这个词汇。

    可现在傲娇鸟太平静,平静的有点诡异。

    但是,两人的疑惑也只持续了片刻,紧跟着,一声张狂、嚣张的叫声就刺破了耳膜,傲娇鸟一下子蹦跶起来,鸟脸如同盛开的菊花,大声吼叫道:“本皇又回到了武圣境界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乃圣兽,还有谁。”

    它仰望着天空,利爪伸出,指向了苍穹,在明月的点缀之下,放佛是要将霸道诠释的淋漓尽致,可是,凌风、云溪都为它感觉到羞赧。

    不就是武圣么,至于这么傲娇。

    “我理解它。”凌风望着傲娇鸟,暗自点头,他理解傲娇鸟的心境,它从武圣境界跌落下来,一个鸟在圣炎秘境折腾了很久,却始终徘徊在武灵境界,直到遇见了自己。

    从大悲到大喜,其实只有一秒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有一天,当他也突破到武圣巅峰的时候,他只怕也未必能比傲娇鸟好到哪里去,他也会肆意咆哮,气势澎湃的指点江山,告诉所有人他凌风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回来了,而且比以前更强!

    “你理解?”云溪愕然,两只眼睛在凌风身上扫了扫,又肯定的说道:“的确,你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小脸黑了,他说的那句话太有歧义了,他所理解的是傲娇鸟的心境,但是云溪说的却是风骚,凌风很想问一句:姑娘,我们是在同一个话题么?

    傲娇鸟折腾了一刻钟,才安静了下来,因为四周谩骂声已经响起来了,很多人甚至飞上了高空,目光不断地搜寻深夜傲娇、嚣张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。”这一句话,彻底点燃了武者的热血,他们渴望一战,更渴望在这深夜打搅他们的那个不要脸的家伙。

    显然,傲娇鸟虽然自信心膨胀,但众怒难犯,它还没有愚蠢到白痴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一夜很不平静。

    先是云溪、傲娇鸟突破了,紧跟着,龙狮、柳舒舒也晋级,这段时间的杀戮与沉淀,也让她们到了瓶颈,又经过了几天的冲击,一举打破了原有境界。

    龙狮晋级到了武圣境界,也就是圣兽,因着血脉原因,它也可以开口说话了,但是,它张口却是一生长啸。

    而柳舒舒则是最恐怖的,她深知自己和其他人的差距,凌风自是不用说了,那是一个小变态,没有几个人愿意和他相比的,但是龙狮、傲娇鸟、云溪都要远超于她,这也让她感到压抑,难道自己连一头妖兽都不如吗?

    因此,她在晋级五级之后,又吞噬了武皇丹,直接冲击到了七级武皇境界。

    旋即,她就嘴角微弯——笑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那个家伙也是七级武皇吧?”柳舒舒总算有点舒心了,虽然战斗力还不能与凌风相比,但至少在境界上,她已经不逊色多少了,又因着阴阳之力的关系,她的战斗力也不是一般的强大,即便是面对武皇至境的武者,也可以拼杀一番的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天翻地覆,傲娇鸟、云溪、柳舒舒、龙狮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,战斗力飙升,这是整体的蜕变,让得凌风这个小队伍,也有着纵横蛮荒秘境的资本了。

    可是,当她们的目光落在凌风身上时,却冷不丁的一惊,几天不见,凌风似乎英俊了一些,更重要的是,他身上透发出淡淡的煞气,如同脱胎换骨了一样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