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四百八十八章 你们有什么资格去死?

第四百八十八章 你们有什么资格去死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大壑之中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慕容皓然一脸绝望,他盘坐在一块枯木之上,双目通红,像是要吃人一样,他始终都不明白为什么绝云门要对他们痛下杀手,这之间似乎并没有冲突。

    而他更不愿意面对,柳舒舒被斩杀的结局,尽管他已经无力挽回这样的局面。

    苏灿死了,云绝昏迷不醒,就连雨凌天在第四天也受了不轻的伤势,可他却只能率领着玄空宗有生力量杀了过去,因为他要为众人争取时间,他要为众人抵挡那可怕的狂杀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承担起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舒舒!”慕容皓然痛苦的闭上眼睛,可下一秒,他的脑海中就浮现出柳舒舒倒在血泊里,眼神绝望地望着天空,这一幕也深深地刺伤了他。

    “不,舒舒不会死的!”他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可是,在他的心底里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,这都是谎言,只能自己欺骗自己,凌风是很厉害,在武皇之境难逢抗手,就是一级武圣也可以抵挡下来,但是,如果和云绝、苏灿相比的话,凌风也会黯然失色,绝对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凌风有可能挡住绝云门的绝杀吗?

    根本就不可能!

    “姐姐,你说如果舒舒、怜儿都还活着,她们得知我们被追杀,会不会赶来?”忽然,慕容皓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,他追上了慕容秋兰,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慕容秋兰身躯一僵,布满血丝的眼睛,愣愣地打量了慕容皓然片刻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她之前没有想到过的问题,那绝云门绝杀来的很突然,让他们措手不及,而舒舒自从进入了蛮荒秘境就如同石沉大海,杳无音讯,就连他们都找不到半点踪迹,而怜儿则是后来才进来的,会不会被那绝云门忽略了呢?

    当真如此的话,怜儿、柳舒舒在知道他们被追杀,一路染血,战死了那么多人,又会不会赶来营救呢?

    救,那是白痴的行为,柳舒舒自然不用去说了,她的实力只会沦为炮灰,就如同鸡蛋碰石头,连个火花都被溅起来,怜儿的实力倒是不弱,半年前就闭关了,如今只怕也是三、四级的武圣了,可那也不是绝云门的对手。

    横竖都是一死!

    “希望她们不会做出白痴的事情!”慕容秋兰眼神一下子暗淡了,无论是怜儿,还是柳舒舒都很单纯、善良,哪怕是陪她们送死,也必然会赶来的。

    只是那样一来,整个玄空宗都要埋骨蛮荒秘境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这样很白痴!”慕容皓然紧攥着双手,他不希望柳舒舒、怜儿会来,可心中却隐隐有些期盼,他知道以他的实力,是无法杀出去的,他只是想在死亡的那一刻,能再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仅此而已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亮了,曙光破晓,即便是在阴云笼罩下的阴山冷壑,人们也能看到那晶亮的光芒,而后,娇艳的阳光会突破阴云的罅隙,照落在这片荒林之中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炙热的阳光,也无法驱散他们的心头的阴霾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忽然,从那荒林的尽头,冲过来一个人,披头散发,气血两枯,身上鲜血如水滴一样,不断的滚落下来,也让他英朗的面庞,变得煞白无比。

    他脚步虽然踉跄,但是速度却很快,几个呼吸就冲到了众人身旁,一头栽倒在地上,大口喷血,身上的血肉也瞬间翻卷了起来,模糊一片,有些地方更是露出了森白的骨头。

    “凌天师兄!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失色,快步跑了过来,神色无比焦急,他们也没有想到,雨凌天会伤到这个程度,一直以来,他都是年轻一代心目中的神明,一个不败的神话,可今天他骨头都要散掉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回不来了!”雨凌天悲痛嘶哑的咆哮道。

    一刹那,喧闹的荒林又安静了下去,很多人默默的流下了血泪,雨凌天活着回来了,但是,那些跟随他一起离去的弟子,却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战死了!

    这是一个悲痛的消息,让得他们目露痛楚,而慕容秋兰、慕容皓然则是跌坐在地上,眼睛无神地盯着雨凌天,他的兄长也战死了!

    他们心中怒火滔天,可也无比绝望,连雨凌天都伤成了这般模样,以慕容蓝雨的实力,又岂能有侥幸回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天地死寂,空气浓稠的吓人,让人呼吸都浑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后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不久后,雨凌天哑着声音说道:“我们坚持了五天,但是,依旧看不到希望,往里走必然是死路一条,所以,我们只能往外冲。”

    “绝云门虽然很可怕,但至少还有一丝希望,我会竭尽全力地为你们杀出一条血路,你们尽管逃走,不要回头,能走一个是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凌天师兄!”有人抽噎恸哭。

    “凌天师兄,你不要去冒险,我们就在这阴山冷壑之中,如果绝云门的武者来了,我们就是战死,也要被他们拖入沼泽、泥潭之中,即便是我们玄空宗全灭,也要让那绝云门付出惨烈的代价。”慕容皓然血气蒸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皓然,不要胡闹!”雨凌天呵斥道:“苏灿战死了,云绝昏死至今,就连你大哥慕容蓝雨也回不来了,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就因为他们还能看到希望,不想把玄空宗所有的弟子都埋葬在冷壑之中,他们为了你们去死,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去死。”

    铁骨铮铮,如晨钟暮鼓,敲击在众人的心头,让他脸色羞愧,心中更是被一种叫做感动的东西填满了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在这一路上,有那么多的弟子为他们付出了生命,都是为他们而死,为了让玄空宗香火传承,那么,他们又有生命资格去死。

    他们有什么资格不去战斗。

    哪怕这是黄昏的最后一缕斜阳,他们也要紧紧地抓住,去冲去杀去战死沙场,即便是全部战死了,那他对的起,为他们死去的师兄、师姐。

    哪怕他们全部死了,但是玄空宗的气魄不朽!

    “战,我们虽然比不上云绝、苏灿师兄,但也悍不畏死!”有人大声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去他妈的绝云门,不要以为是我们玄空宗就好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杀,一定要冲出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人们疯狂的大吼,战意轰鸣,这几天来的憋屈、畏惧都去见鬼吧,玄空宗都是铁骨铮铮的男儿,哪怕明知必死,也要一战!

    这是武者血!

    “我很佩服你们的勇气,但这只是螳臂当车,白痴而已!”

    突兀地,几道声音从荒林中响彻起来,紧跟着,一道道身影就飞速出来,眨眼间就到了众人面前,黑压压的一片。

    他们从四面八方而来,把众人彻底地困死,而身上的气势,也完全冲了起来,令得整个荒林都肃杀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绝云门,你们来的正好,今天我玄空宗要与你们不死不休!”慕容皓然大吼道。

    “杀一个不亏,杀两个赚了!”

    顿时间,所有人都拔出了兵器,武皇之力与圣光都俯冲而出,像是一枚枚炮弹,向着绝云门那为首的几个人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”空气激荡,一株株古树都被连根拔起,众人联手的威势很强,力未至,但是地面却已经裂开。

    疯杀!

    “蚍蜉撼树而已。”那李风雨一挥手,顿时四周的武者就蜂拥而上,迎上了玄空宗弟子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慕容秋兰把昏死中的云绝系在了身后,手持一柄战刀,也杀了进入,她已经突破了武圣境界,自然要要比其他弟子强大一点的。

    而令让人绝望的是,绝云门的武者太强大的,大多都是武圣,一举暴杀就把他们彻底压制了下来,完全陷入了被动。

    不,不是因为绝云门太强!

    而是因为在之前的大战中,玄空宗真正的高手大多都已经惨死了,像武圣境界的天才,除了重伤的雨凌天之外,也就仅剩下了慕容秋兰四、五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荒林大爆炸,残肢乱飞,地面上形成了一道道恐怖的大裂缝,延伸出很远,而空气中,则是弥漫着一层层血雾,甚至还夹杂着五脏碎块,看上去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杀,杀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皓然、慕容秋兰等人完全杀疯了,不断地冲击着,希望可以从绝云门的围困中杀出一条血路,不过却被一次次的杀了回来,满身是血。

    而那雨凌天也强撑着爬起来,身上的光芒觉醒,圣光照亮了这黑暗昏沉的天地,他直接飞向了李风雨,即便是死,他也要死的有尊严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大战一触即发,李风雨长剑卷出了一道道血雨,而雨凌天也杀出了最强的气势,两者不断的大战,把不远处的沼泽都蒸干了。

    阴风阵阵,万物染血,玄空宗一个个武者都逐渐地走向了死境,他们无法抵挡那绝云门的攻杀,按照这种势头,要不了多久,他们就会全部死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,我恨啊!”一名弟子大吼一声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躯被从中间劈开,鲜血与肠子混合在一起,给这场大战增添一抹森然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