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四百九十章 那暮色下的一道闪电

第四百九十章 那暮色下的一道闪电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哗啦啦……

    阴河汩汩涌动,上面冒出一个个气泡,森寒的气流,在半空中盘旋了一圈,又很快滴沉了下去,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,压住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恐怖,森然!

    这是所有人对于阴河的印象,那阴河水可以腐蚀武者的血肉骨头,甚至连灵魂都能泡烂,呈现出浓烈的血色,就像是煮沸的血水,令人寒毛倒竖。

    此刻,在阴河旁,玄空宗年轻一代神色绝望的望着那条阴河,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,他们虽然冲开了绝云门的追杀,可还是被堵在了这里,入地入门。

    难道天都要灭亡玄空宗一众人吗。

    慕容皓然双目流着血泪,他的大哥为玄空宗战死,他的姐姐也在这一战之中,化成了血泥,以自身的爆炸成全了他们,所以,他不可以死!

    他要活着,报仇!

    可是,面对比绝云门都要残忍的阴河,他却感觉五雷轰顶,彻底失去了希望,前路已经被斩断了,后路也被阴河截断,可谓是上天无路,他们都被逼入了绝望之境。

    玄空宗还剩下的也就是数十人了,每一个人胸口都激烈喘息,脸色一片煞白,望着那喷薄着血水的阴河,一些少女忍不住哭了,她们进来是为了磨砺的,而不是被这样残忍杀害的。

    甚至,她们连绝云门为什么要对她们动手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流泪,我们要活着,要报仇。”慕容皓然血眸铮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皓然师兄,可是现在还有希望吗?”一位少女花容失色,如茭白一般的面容都扭曲在一起,这也是所有人的心思,他们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希望啊。

    “我们玄空宗的弟子怕死吗?”慕容皓然大声吼道:“我们不怕死,我希望你们都记住今天的耻辱,只要我们玄空宗还有一人活着,就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该死!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连雨凌天形势都很危急,已经被缠住了。”一个少女强忍着流泪,声音却苍白无力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每一个为玄空宗而死的弟子,都值得尊敬。”

    在武圣境界的天才都战死之后,慕容皓然俨然成了所有人的师兄,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师弟、师妹一蹶不振,无论如何,都要冲出去一两个,哪怕希望渺茫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能对得起那死去的武者,对得起慕容秋兰!

    “记住今天的耻辱!”

    一个武者战了出来,他双目爆睁,身上流淌着殷红的鲜血,从胸口直往外冒,构成了惨烈的景象,可是,他战意汹涌,丝毫就没有被绝云门吓到。

    “杀出去,我们别无退路!”又一个武者战了出来,他们都知道绝云门是不会放过他们的,而今唯有死战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希望,我就给你们希望!”

    慕容皓然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怜儿师姐、舒舒师妹都没有和我们在一起,如果她们知道的话,一定会冲过来的,而且,我相信她们就在路上,就在不远处,只要我们坚持得住,就会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怜儿师姐与舒舒师妹,战斗力最多也就是武圣境界啊,她们怎么可能抵挡的住绝云门?”有人凄厉的喝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不相信怜儿师姐,可以不相信舒舒师妹,但是,你们不要忘记了,在舒舒师妹身旁,还有一个贴身高手。”慕容浩然心中恼怒,他只是想给众人希望,可却被人掐灭了。

    “凌风?”有人惊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凌风!”慕容皓然很肯定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他的战斗力能够比得上苏灿、云绝,甚至是雨凌天师兄吗?”一个少女天真的问道,虽然慕容皓然的话语,在她的心头笼罩的阴霾上,撕裂了一道裂开,已经有阳光照射进来了,但是,她还是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宗主大人没有把舒舒师妹交给苏灿、云绝,乃至于是雨凌天师兄来照顾,而是交给了凌风?”慕容皓然不答反问道:“你们觉得宗主大人是白痴吗?”

    众人深吸了一口气,双目一下子热了起来,他们可以怀疑慕容皓然,却不会怀疑柳药,这是长期以来形成的无敌威势,在他们心中柳药是无敌的,而连他都要认可的天才,岂是简单之辈。

    慕容皓然虽然没有明说,但却在告诉他们,凌风比玄空宗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大,只有这样柳药才放心把柳舒舒交给他来照顾。

    凌风!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的希望!

    “皓然师兄,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做?”有人呼吸急促的问道。

    人一旦有了希望,就能成倍地爆发出自身的潜力,此刻的玄空宗众人,无疑就在站在地域仰望天堂,尽管他们都没几个人见过凌风的。

    “坚持,直到他们赶来!”慕容皓然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以他们现在羸弱的形势,重伤的武者,是不可能冲开绝云门的封锁的,何况,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一次了,难道绝云门还会给他们一次机会?

    不要把对手当成白痴,否则,你自己就是白痴!

    “可是,凌风他们会来吗?”有一个少女怯怯地问道,凌风虽然是柳舒舒的贴身高手,却不是他们的贴身高手啊,何况,就凭他一个人,怎么可能匹敌绝云门那么多人?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他……一定会来!”慕容皓然怔了怔,最后嘴角却掀起了一抹苦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众人都疑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和柳舒舒、怜儿师姐,都是白痴!”慕容皓然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张大了嘴巴,一时间都愣在了原地,他们都在努力地消化着慕容皓然这一句话,他们怎么就成了白痴了呢?

    他们赶来救我们,不应该是感动吗?为什么成了白痴?

    不久后,他们就明白了过来,如果是他们在这种形势下,还会赶来么?

    这完全就是送死的行为,绝云门何其强大,就是雨凌天师兄都重伤了,那李风雨的确强大的让人绝望,凌风一个人抵挡不住所有人的,可是,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还是会来,哪怕是明知必死,也孤往前行,风雨不可能阻。

    他们来了,死也要陪着他们。

    你说世上还有比这更白痴的行为吗?如果是他们一定隐藏起来,不断地壮大自己,然后,为他们所有报仇。

    “皓然师兄,我不想坚持,即便我们所有人都战死,也不想她们来送死啊。”有人无声恸哭,那是玄空宗最后的希望了,难道连火种也要被掐灭了吗?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坚持!”慕容皓然欣慰地点头,苦笑了一声道:“可是,她们一定会来的,我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她们来送死,所以,我要活着,希望可以劝她们离开,让她们可以活着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为生而战,我们一腔孤勇,为死而战,我们荣辱共存!”

    一位少女走了出来,声音高昂,眼睛滚动着眼泪,不管以往他们在玄空宗有什么冲突矛盾,可此刻他们都站在了一起,摒弃前嫌,凝成了一股绳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,师妹想为各位弹奏一曲红尘恋。”她摘下了身后的古琴,琴弦上已经被血迹沾满了,血珠子在她纤细的手指上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师妹了!”慕容皓然大声道。

    天空逐渐阴沉了下来,绝云门一众高手都缓慢的聚拢而来,他们比想象的要慢一些,不过,也从此可以看出,他们封锁的一定很恐怖,连一点机会都不会留下的。

    可以说,众人逃生的希望无比渺茫。

    远远地,一群黑压压的人,气势冲天的走来,为首的正是那满脸杀气的李风雨,他身上有几道血口,显然是和雨凌天大战时候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雨凌天师兄,他……”很多人都是一怔,心中忽然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,被我杀死!”李风雨嗜血的笑了笑,道:“他不是最后一个,你们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啊!我要为雨凌天师兄报仇!”

    “杀,杀光他们!”

    ……人们疯狂的大吼着,眼睛赤红的吓人,而后,身上血气翻滚,雨凌天被他们视为了偶像,也是整个玄空宗年轻一代都要仰望的存在,连云绝、苏灿都不例外,更是很多少女的梦中情人,他的死对于众人的打击,不是进肉身上的,更是精神上的。

    崩溃!

    “天罗地网,今天你们必死无疑!”李风雨挥了挥手,顿时间,无数道光就向着玄空宗弟子扑了过来,如雄狮扑兔,如狼入羊群。

    铮铮……

    琴声悠扬的响起,而予柔的声音,也缓缓地响了起来,带着铿锵的战音。

    红尘如水,谁人可歌唱。

    时光匆匆,曾为谁眷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滚滚潮水,东流逝去。

    我辈何曾,惧生死,踏生死,斩妖魔,屠戮万丈,红尘一曲悲壮……

    惨烈的大战开始了,完全就是一面倒的趋势,玄空宗虽然士气不弱,可还是被杀的惨烈无比,血肉都能拼成一副血腥的画卷。

    黄昏了,夜幕撕裂了光明,正如同众人的心……

    可是,就在此刻,天宇之上,一道金色的闪电划破了虚空,划破了那漆黑的暮色,杀气冲霄,煞气夺人,一道声音也在这天地间炸响。

    “凌风在此!”

    “柳舒舒在此!”

    “本皇在此!”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