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四百九十五章 逆神出世

第四百九十五章 逆神出世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阴河之上。

    玄空宗每一个人都怔住了,他们直视着那一个人,脸色先是惊诧了一下,旋即才流露出愤怒之色,有人脸都憋红了,胸口剧烈起伏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你!”柳舒舒大声质问,她宁可怀疑所有人,但也不敢想象玄空宗的叛徒竟然是他。

    这也是其他人无法想象的,如果不是那个人对柳舒舒出手,他们都认为后者并没有被杀死,而是活着回来了,可一切都因着他的出现而颠覆了。

    雨凌天!

    玄空宗一众人只觉得心都碎了,他们无法想象,那个在玄空宗叱咤风云,把年轻一代都压得抬不起头来的第一天才,竟然就是送他们归西的凶手。

    直到之前,他们心中还在心疼,玄空宗第一天才死于李风雨之手,可转眼之间,雨凌天就给了他们一个血淋淋的耳光。

    诈死!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都明白过来了,为什么之前和雨凌天一起出去的武者,全部都死了,就连云绝都重伤昏死过去,原来都和雨凌天有关,他要杀死玄空宗年轻一代所有高手,断绝他们所有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是我。”

    雨凌天淡淡然地蔑视着柳舒舒,嘴角微微掀起,流露出一个讥诮之色:“因为我是玄空宗第一天才么?这样我就不可以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玄空宗如何对你?”柳舒舒气的发丝都竖起来了,她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怒气,恨声说道:“我玄空宗给你资源,帮助你磨砺,这么多年下来,竟然养出你这个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“白眼狼?”

    雨凌天冷酷一笑,眉心蕴含着一股杀气,他寒声说道:“玄空宗也不过是一个灵岛势力而已,如果不是进入这样势力,我早就突破到了武圣至境,乃至于更高的境界,你觉得这是帮助我磨砺,还是桎梏着我的脚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柳舒舒愣住了,玄空宗一众弟子也愣住了,他们显然无法把眼前的这个青年与冷酷的雨凌天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以我的天赋,想要进入圣岛都不是难事,为何要进入玄空宗?”雨凌天冷然而笑,道:“因为我与玄空宗有血仇!”

    他不待众人疑惑,就继续说道:“六年前,我哥哥在蛮荒秘境,被你玄空宗武者斩杀,六年后,我要你们所有人都陪葬,特别是你柳舒舒,我杀不掉柳药,却可以杀了他最疼爱的孙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,脸色数次变化,他们没有想到,雨凌天会这么疯狂,为了给他哥哥报仇,不惜把玄空宗年轻一代都埋葬进去,这种心境着实太残忍了。

    “何况,我爷爷也死在了你们的手中,你说你们该不该死。”雨凌天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,要多疯狂就有多疯狂,两行淡血色的眼泪,也沿着眼角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和绝云门勾结在一起,把玄空宗困死在阴山冷壑之中,而目的就是要把我们都引出来,全部杀掉?”凌风冷眼旁观,心中的杀意更炽热了。

    蛮荒秘境是年轻一代争锋的大舞台,彼此之间,血战天地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,即便是一门两宗也会有人战死,难道说,他们在六年后都要一个个的血杀回来。

    当然,即便是要复仇也绝对不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段,那样的话只会更被人蔑视,显然雨凌天真的疯了,他已经不顾及这些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雨凌天点头承认了下来,他满脸的肃杀,恶狠狠地盯着凌风,说道:“你们才是罪魁祸首,没有你们的人头、血肉,我怎么去祭奠我爷爷,又如何面对战死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苏灿、云绝、慕容蓝雨都不是死在了绝云门手中,而是被你所杀?”凌风心中一沉,还是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他不想戳伤柳舒舒、慕容皓然,但是,却不想这样的武者死的不明不白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雨凌天狞笑着,说道:“如果不把他们杀掉,会令绝云门损失颇大,而且我又是他们最信任的人,能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,我自然要做。百度搜索”

    “雨凌天,我要杀了你!”慕容皓然爆了,眼睛赤红一片,这是莫大的耻辱,他的哥哥竟然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,被人生生地暗杀了,这种痛苦比听说慕容蓝雨战死更痛苦。

    死的太冤枉了!

    如何能不恨。

    慕容皓然没能扑杀过去,而是被柳舒舒死死地拉住,她知道以后者的实力,冲上去也只能送死,何况,她还想知道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怜儿师姐,也是死在你手中,对也不对?”

    “你心中不是已经有答案了么?”雨凌天淡淡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我想听你说出来!”柳舒舒咬牙切齿,强忍着不想眼泪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泣血玫瑰……”雨凌天讥诮而又疯狂的说道:“想必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赶过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雨凌天!”

    柳舒舒心中像是被人狠狠地刺了一刀,整个人都空了,那四个字已经说明了一切,否则,雨凌天是不可能懂得泣血玫瑰的。

    “哦,她还是一个雏儿。”忽然,雨凌天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刹那,天地变色,万物簌簌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柳舒舒如同五雷轰天,紧攥着的双手,跟随着身躯瑟瑟发抖,就连玄空宗一众人都目光喷火,恨不得把雨凌天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她是雏儿!

    他又怎么知道她是雏儿。

    他们已然可以想象到,怜儿所承受的屈辱与恨意,她忍辱留下了那一个泣血的玫瑰,就是为了警醒柳舒舒,告诉玄空宗所有人,可惜,真正的含义只怕已经被雨凌天抹去了。

    “禽兽!”

    柳舒舒炸了,她声嘶力竭,就要冲上去和雨凌天拼命。

    他杀了怜儿已经是最大的叛徒了,可他竟然还玷污了怜儿的清白,这对于女子来说,是罪不可忍受的,那可是她最亲的姐姐啊。

    “舒舒,不要冲动!”云溪眼疾手快,一把拉住了柳舒舒,心中怒气滔天的说道:“今天,他必死无疑,但你还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云溪姐姐,你不要拦着我,他杀了怜儿姐姐,更玷污了她,我哪怕是死,都要手刃仇人,否则,我有什么脸面去见怜儿?”柳舒舒血泪长流,心中的恨简直要把她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禽兽不如!”慕容浩然、玄空宗一众弟子都气炸了,这么多年他们竟然与这样的禽兽为伍,他们蜂拥上前,要把雨凌天碾碎成血泥。

    “退后!”

    这时,凌风从那两位高手的封锁之中,冲了出来,一个箭步就到了柳舒舒身旁,气势撑开,把玄空宗一众弟子都震得后退了一小步。

    而后,他直视着雨凌天的眼睛说道:“你刚才施展出的是九天杀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雨凌天神色傲然,心海中一道戟光飘飞而出,烙印在战戟上,令他直接进入了天人合一之境,这无疑也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得到了九天杀,不过,我会亲手杀了你取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承认了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笑了,笑容要多么诡异就有多么诡异,他问道:“九天杀非常强大,但好像并不是你爷爷可以拥有的吧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来自于你身后的势力,还是绝云门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雨凌天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我来猜一猜?”

    凌风向前迈出一步,眼睛在李风雨以及绝云门一众弟子身上扫了过去,而后说道:“这九天杀自然不是来自于绝云门,因为他们也是没有的,而你之所以可以说动他们,也正是因为这一门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功法也并非你,或者你爷爷所拥有的,而是来自于一个强大的武者,百年前从蛮荒秘境走出去的古武强者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雨凌天神色大变,九天杀是一个秘密,就连他也只是听到了一些消息而已,还不能确定它的真实性,可没有想到凌风却一语道破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逆神么?”凌风鬼魅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逆神?”雨凌天一怔。

    “不要惊讶,因为你很快就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就走,迎上了那正扑来的两位六、七级武圣,古武血脉彻底迸发出来,激战天地……而四周的一众人则是莫名其妙,完全不懂。

    “逆神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玄空宗一众弟子都被凌风一句话弄得发懵,他们以为凌风会帮他们抵挡雨凌天的攻杀,至少要保护着柳舒舒离开这里,可偏偏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雨凌天不懂,那是因为他知道的太少,如果他知道逆神的话,就不会这么嚣张了。

    可是,云溪、柳舒舒、傲娇鸟、龙狮都懂了,眼睛一下子就迷蒙了起来,特别是柳舒舒心中无比感动,凌风这是在告诉他,雨凌天是逆神叛徒的后人,她不需要去送死,自然会有人出手。

    而他们来了!

    “啸!”

    像是印证她们心中的猜想,天空中,两道金色光线,沐浴着无尽的光雨,刹那而至。

    金鹏耀眼,身上的气势就可以令很多人胆寒失色,可是,站在金鹏身上的那一群人更耀眼,更绝艳!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