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四百九十七章 逆神之怒

第四百九十七章 逆神之怒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剑鸣震空!

    四周的空气、玄气,乃至于天地都因着那一道道剑气而冷了下来,放佛是要把这天都斩破,它直插在雨凌天身前,气势不断的拔高,形成了可怕的气浪,令得所有人都变了颜色,向后倒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雨凌天脚步定格了!

    他就站在距离柳舒舒一尺的距离,可却始终不敢迈出了一小步,俊朗的脸也阴沉了下去,他倒抽了一口凉气,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一步,海阔天空!

    他感觉那笼罩在身上的无尽杀意,才徐徐散开了一些,甚至感觉从心头升起来的死亡之气,也被驱散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步之遥的差距,宛若是换了一片天地!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心理作用,而是那剑气所形成的恐怖戾气,纵横八方,连人的心神都受到了影响,那种强大令雨凌天都暗自心惊,神色间也充满了警惕,心中更是很悲哀,他布下了一个死局,等待着凌风与柳舒舒跳进来,可谁知道这一条鱼大的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逆神!

    他之前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势力,但从今天开始,它必然会令人胆寒,因为即便是整个西神岛,能够有这么多可怕天才的势力,也太罕见了,只怕都能和一门二宗比肩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势力,又岂是他所能抵挡的。

    那一剑太霸道了,就像是渗透进众人心中的阴霾,再也无法挥去,李风雨几人都变了颜色,瞳孔缩了又缩,他们对视了一眼,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慌乱,绝云门固然强大,可面对一个深不可测的少女,光是那剑气就不是一般武者可以面对的。

    何况,逆神来的可不止是一位少女那么简单,而是年轻一代所有人,为了逆神少主而来,更是为了清除逆神叛徒而来,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局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们踢到了一块圣金,太特么硬了!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要做什么?”雨凌天深吸了一口凉气,脸色阴晴不定,在那剑气之下,他连出手都做不到,以他的聪慧自然明白,自己与那个少女之间有着天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九天杀来自哪个人,哪个势力?”叶欣然平静的说道,她一点都不着急,在这样的形势之下,如果还被绝云门、雨凌天翻盘,那么,逆神就可以去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雨凌天向后退了一步,眼角猛地抽搐了一下,九天杀是一个大秘密,连自己的爷爷都变得很慎重,如果轻易就泄露出来的话,不仅自己性命不保,就连族人都会受到牵连,后果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。

    “你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不急不缓,抬起了那条修长的**,从金鹏上面落了下来,眼神凌厉直逼雨凌天,身上的气势终于散发了出来,如同人间的太阳。

    九道圣光如彩虹一般,横亘而出,把这天和地都照的通亮,更给人无穷无尽的压力,哪怕是李风雨在这样的气势下都变了颜色,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,脸色苍白的如同死灰一样。

    武圣至境!

    这是蛮荒秘境最强大的武者,即便是一门二宗顶尖的高手来了,也占不到什么便宜的,何况,在这样的形势下,谁为了他们得罪这样一个强大的势力?

    “难道绝云门,今天就要这么背屠杀干净了吗?”李风雨心头升起了一股悲哀,他虽然自诩天才,但这样的天骄面前,他瞬间就被秒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甚至,他连与那少女一战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有一种差距叫绝望!

    “我说过我不知道。”雨凌天阴沉着脸,说道:“九天杀是我从爷爷手中得到的,而爷爷从哪里得到的,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,至于我爷爷则是已经死于凌风之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说,在场众人之中,能给你答案的,只怕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目光就看向了凌风,眼中充满了杀意,他心中无比震惊,完全不知道柳舒舒、凌风是从哪里得到这样一个势力鼎力相助,否则的话,今天就是后者的死期。

    当然,即便是他杀不掉凌风,也绝对不让后者好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气的鼻子都歪了,那雨凌天太可恨了,如果他知道九天杀是从哪里来的话,早就告诉逆神了,在冰原山脉那老头也不可能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雨凌天分明就是在挑唆他与逆神之间的关系,如果两者之间出现了裂痕,逆神还会为凌风出手吗?而到了那个时候,即便是他死了,凌风也绝对难逃绝云门的杀戮。

    有时候,一句话比刀锋都要可怕的多!

    “雨凌天,你巧舌如簧!”

    凌风恨得牙痒痒,大声呵斥道:“你当欣然姑娘是白痴么?会相信你这样的鬼话,那死老头在冰原山脉暗杀我与柳舒舒,被我杀掉了,你认为他会告诉我这些吗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雨凌天脸色更加阴森了,他冷笑着说道:“贼喊捉贼,以我爷爷武圣的实力,想要杀掉两个武皇,岂不是易如反掌,竟然还被你反杀了,而能做到这种程度的,怕也只有九天杀了吧?”

    “谁能肯定那九天杀不是你自己的?”

    “如果,这九天杀在我身上,你又怎么会修炼出来呢?”凌风冷冷的笑了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如果你才是那王烟真正的后人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!”

    “谁能知道?”雨凌天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“我能!”

    这时,叶欣然走了过来,她冷眼旁观,虽然还不能洞察一切,却也知道了一些事情,凌风显然才得到九天杀的,如果他早就知道的话,不可能在乱古第七试炼地才领悟第九杀,更不会把逆神弟子秦傲打昏不杀,让自己惹来一身大祸。

    如果,他是王烟的后人,应该会无比谨慎小心,绝对不会犯下这样的大错。

    当然,凌风的来历也颇为古怪,只怕也只有到了神武大陆之后,才能知道了,而相比凌风,她更不信任雨凌天,后者九天杀的来历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,而且雨凌天眼神闪烁,显然有所隐瞒,这就让她更愤怒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落下,不仅雨凌天愣住了,就连凌风也怔了怔,他没有想到这个冷酷少女,竟然在这个时候帮他说话,这是信任他么?

    没来由的,他心中松了一口气,他真担心叶欣然被雨凌天说动了,那样的话,他很可能又落入了逆神手中,鬼知道他们会使出些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“因为,他是我逆神少主!”叶欣然声音依旧很平静。

    可是,却在阴河之外,形成了轩然大波,玄空宗、绝云门以及雨凌天都呆住了,他们想过很多可能,比如凌风为了拉拢逆神,付出了很多天材地宝,甚至是身体,包括柳舒舒在内,毕竟,逆神底蕴太强大了,根本就不是一般武者可以撼动的,请动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!

    逆神少主!

    这是一个让人感觉天都塌了的感觉,如果是其他可能,雨凌天与李风雨还能挑拨一下,让他们生出间隙,给他们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可现在,雨凌天才发现,他到底有多么白痴了。

    当着逆神众人的面,来诬蔑逆神少主,这尼玛比作死还要作死,他咧了咧嘴,最后还是把想要说出口的话语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解释都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“逆神……少主!”

    凌风张了张嘴,英俊的小脸也不禁动容了,在此之前,他还担心逆神会怀疑他,他甚至有种杀了绝云门之后,就跑路的打算,可是,他也没有想到叶欣然会给出这样一个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她太聪明了,自己的心思都已经被她猜透,而这一句话也是在告诉凌风,告诉逆神所有人,凌风就是他们的少主,是古武崛起的希望,谁都不可诬蔑!

    “凌风,他是逆神少主!”

    隐走上前一步,大声的说道:“诬蔑少主者,杀!危及少主生命者,杀!”

    血淋淋的“杀”字,如晨钟暮鼓,在众人的心头炸响,绝云门一众人以及雨凌天只觉得心不断的往下沉,他们真的太天真了,还不知道凌风真正的身份,就这么白痴的给自己挖了一个坑。

    而对于玄空宗一众弟子来说,则完全是震撼了,从凌风进入玄空宗,他们也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,甚至连名字都记不住,可是,就在今天他们被这恢宏的气势,强大的武者生生地震撼了。

    “逆神不可辱!”

    “逆神的荣耀更不容侵犯!”

    逆神年轻一代都直视着凌风,身上气势内蕴,瞳孔中散发出强绝的光辉,他们屏住了呼吸,就连叶欣然也自然而然地将目光投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来时的路上,他们就已经知道了,凌风天赋异禀,尤其是古武血脉异象,竟然是惊人的雷劫火凤,即便是在远古时代的逆神,都找不到一个可以与之相比的。

    何况,古武禁制是凌风开启的,这也让很多人信服,相信凌风就是那个万载之后,可以率领逆神踏上九天的少主!

    而今天,他们为少主而来!

    血气,天地一空!

    在气势震荡之下,凌风也胸怀激荡,他若有深意地望了一眼隐,他知道这种事情叶欣然显然是不会做的,那么就只有第一天才隐了,这是认可,是古武的血脉相连!

    他也直视着逆神一众人,他知道他们需要一个答案,也是他们最期盼的答案。

    于是,他举起了手中的断刃,声音慷慨激扬的说道:“为了逆神,杀!”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