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五百一十五章 必死之局

第五百一十五章 必死之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太腹黑了!

    众人望着叶欣然离开的方向,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颤,这个女人太可怕了,一句话就让凌风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,也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永远不要得罪女人!

    隐、秦傲心有余悸,也为凌风默哀,得罪了叶欣然,往后他会知道什么是残忍,甚至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太酷了!”

    柳舒舒双目燃烧起来,小胸脯激动的不行,当初她要是有这样的心计,凌风早就臣服在她的脚下了,叶欣然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推波助澜了一下,凌风就要付出百倍的代价。

    这才是强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圣楼挑战如涅槃,炼丹师的战斗!”

    “如涅槃如日中天,气势无与伦比,连可以让人脱胎换骨的丹药都出来了,圣楼虽然强大,但似乎还不能相提并论吧?”

    “谁又能肯定,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把这种丹药拿出来兜售的。”

    “圣楼与如涅槃之战,你更看好谁?”

    一纸战书,把如涅槃推上了风口浪尖,无数人都在谈论,这个让人眼红又的如涅槃,对于这样的炼丹战斗也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圣楼是屹立了百年的古老丹药坊,在蛮荒秘境名声极大,能够被誉为三大丹药坊之一,绝非浪得虚名,据说这是一门二宗中一个势力建立起来的,只是太神秘了,至今都不得而已。

    如涅槃是新秀,但因着一枚丹药,而迅速席卷了整个蛮荒秘境,无可比拟,至少在丹药上是一绝,让圣楼都望尘莫及,否则,他们也不会被打压到这种程度了。

    蛮荒秘境,武者间的战斗,每天都在发生,屡见不鲜,但是炼丹师战斗,却是很新奇的,它或许没有武者战斗那么激烈,却更加的让人热血。

    可是,在那一纸战书下了两天之后,如涅槃却平静如常,连一丝风声都没有传出来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“如涅槃没有接受挑战!”众人皆是一怔,神色无比惊诧。

    没有接受,就意味着如涅槃拒绝挑战!

    “据说如涅槃的那种丹药,只是那一势力炼丹圣师炼制出来的,并不是年轻一代可以做到的,他们也只负责兜售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圣楼是最古老的势力,如涅槃底蕴不足,是无法可以和他们媲美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涅槃势微,不敢和圣楼挑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。

    荒城越来越乱了,如涅槃的拒绝,更是把自身推上了断崖上,有人很无奈的摇头,认为如涅槃的确没有和圣楼叫板的资格,有人直接鄙视,炼丹师和武者不同,武者之间的战斗,动辄就会死人的,但是炼丹师不会。

    “如涅槃胆怯了!”

    有人很蔑视地摇头,对于武者而言,拒绝与失败更加的让人看轻,这完全就是在逃避,如果连这样的战斗都不敢面对,这样的势力还有什么前途可言?

    “能够炼制出’如涅槃’小圣丹,却不敢战斗,如涅槃年轻一代也就这样了。”有人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太让人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荒城的风暴越来越大,众人呈现出一面倒的趋势,如果不是拒绝不了“如涅槃”的诱惑,他们早就弃之如敝履了,相比而言,他们更看好圣楼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风暴之下,如涅槃又接到了一纸战书。

    “樊楼张开,挑战如涅槃!”

    金灿灿的纸张,在阳光下盛放而开,就像是在灼热的火焰上,浇了一瓢热油,瞬息之间,那火焰就席卷上了高空。

    樊楼没有圣楼那么有名气,但也是名声在外的,它的背后站着两大圣岛势力,兜售的也是丹药、武技等等,据说年轻一代中,有一位天才炼丹师,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了炼丹宗师,着实了得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而那位炼丹奇才就是张开。

    “张开挑战如涅槃!”一石惊起千层浪,圣楼的炼丹师比较隐晦、低调,至今人们也不知道他们有多么强大,但是,张开却是在进入荒城之时,就名扬四海了。

    他曾经当着众人的面前,炼制出了一枚三星小圣丹,轻松写意,让人们知道他真正的实力绝不仅仅如此,而更令人震惊的是,张开也不过才二十二岁。

    试问,整个神武大陆能在二十岁进入炼丹宗师的人,有几个。

    这无疑让得风暴更加炙热了。

    可是,如涅槃依旧沉静,在这样的风暴之下,他们除了每隔三天会开启一次之外,对于张开的挑战,却一点都没有回应,他们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沉默,意外着拒绝、漠视!

    “如涅槃真的太让人失望了。”很多人本来很看好如涅槃的,可却因着后者一再拒绝,而变成了失望。

    “即便是失败了,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,但连挑战的勇气都没有,那才是绝望。”

    “如涅槃不敢战,他们害怕失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暴愈演愈烈,圣楼只是一个开始,樊楼也不是终在接下来的九天内,先后有七个丹药坊向如涅槃发起了挑战,最令人好笑的就是,连云空坊也发出了挑战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云空坊只是灵岛势力,炼丹师并不厉害,兜售的大多都是地级丹药,宗师级丹药都很少见,可以说,是整个荒城不入流的丹药坊。

    连这样的势力都敢挑战如涅槃,这让得众人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然而,如涅槃依旧选择了沉默,这让得众人更加无语,你可以不接受圣楼、樊楼的挑战,但是,连云空坊都不敢,这会被人鄙视到脚底的好吗。

    “这是针对如涅槃的一个阴谋!”

    虽然早就知道了结果,柳舒舒还是气愤不已,这几天的风暴太大了,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,如涅槃的名气也比之前更加响亮了,只不过不同的是,之前是被人赞赏,而现在是被人鄙视。

    “连云空坊都跳出来了,很明显有人在推波助澜。”

    云溪也阴沉着小脸,心中愤懑不已,这几天下来,围聚在如涅槃四周的人,明显少了许多,就连那些进入如涅槃购买丹药的人,对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敬意了。

    蔑视!

    “风暴越来越大了,我们要不要通知少主一声?”隐咬了咬牙说道:“再这样下去,我怕如涅槃这艘小船会瞬间倾覆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太小看他了。”叶欣然冷哼了一声,眉头都不皱一下,说道:“他能承受多少诋毁,就能承受多少赞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气不冷,但隐、秦傲、云溪几个人,浑身都冷飕飕的,显而易见,这一次凌风是把叶欣然得罪死死的,后者是要把他推上刀尖上,一个不慎就会被刺穿的。

    玫瑰带刺,但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而叶欣然却是那朵有毒的玫瑰!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那风暴更加大了,不仅圣楼、樊楼,就连其他几大丹药坊也先后发来了战书,整个荒城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满城尽是战书!

    几乎每一个丹药坊都发来了挑战,连一些小丹药坊都漠视了如涅槃的存在,简直是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,这让得云溪、柳舒舒每天都黑着一张笑脸,这些人根本就是在扇她们的耳光。

    太欺负人了!

    虽然她们不知道圣楼、樊楼的炼丹师有多么厉害,但以凌风的实力,绝对可以秒杀一大片,以她们的小暴脾气,怎么可能忍受炼丹地师的挑衅?

    更恐怖的是,如涅槃的人气越来越少了,如涅槃拍卖的价格与巅峰时期,根本不可同日而语,甚至她们提出十枚圣药底价,都没有人出价了。

    有人扬言要以一枚圣药拍下来!

    显然,背后那只黑手是要把如涅槃彻底的碾死,如涅槃牵动了太多人、太多势力的利益,一旦这种矛盾激发出来,那就是必杀之局。

    没有退路!

    满城尽是风雨,肃杀之一,席卷天地。

    而在之后的几天,其他两大丹药坊也终于站了出来,毫无疑问,这也代表着一门二宗的态度,彻彻底底的压迫到了如涅槃前面。

    “哼,他们以为退得了吗?”一位青年仰望着天空,眼神凌厉,有种漠视天下的豪情。

    “已经走上了这一条路,吞了我们那么多圣药,想要拒绝,是不是太天真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把我们都当成了白痴吧?”

    一个儒雅的青年,冷淡地笑了笑说道:“那’如涅槃’小圣丹是最新炼制出来的,而以为可以欺瞒所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大势已成,他战也要战,不战也要战。”

    那儒雅青年森冷的说道:“这是必死之局。”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们就知道了如涅槃的存在,可是却一直在放纵,这么多年下来了,荒城每一个势力的形成,都不是偶然的,比如圣楼、樊楼都是经历过风雨的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年轻一代有哪一个是白痴。

    “如涅槃”形成了风暴,他们会甘心这样下去?

    “荒城太平静,也是时候撕开一条裂缝了。”那仰望天空的青年,缓缓地低下了头来,满目尽是杀意。

    这是野望!

    荒城的利益被各大势力分割开来,而他们想要得到更多的利益,就要打破这个平衡,而如涅槃就是一个契机,他们要搅乱荒城,重新布局。

    他们要做掌控之人!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