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五百二十四章 当众杀人

第五百二十四章 当众杀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圣丹出世,秒杀众人!

    人们望着凌风手中的那一枚丹药,心潮澎湃,却又异常的低沉,他们想到了开头,却没有想到结尾。

    对于很多人来说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圣丹,它瑰丽如宝石,让人怦然心动,可这也是巨大的打击,无论是时容、阎青,还是张开、周天都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他们赶紧被命运给玩弄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心中闪过了一丝杀意,这样的少年出现,对于各大势力来说,简直就是一场灾难,年纪轻轻,天赋就已经秒杀了太多人。

    你见过十四岁的炼丹圣师吗。

    还能不能让人好好活着了。

    他们希望凌风可以死在蛮荒秘境,否则的话,这样一个炼丹天骄,一定会搅动整个西神岛风云的。

    “一丹秒杀,我想这一决战,各位没有什么意见吧?”

    云溪笑容满面地走了出来,虽然已经尽力压制着内心的激动了,但众人都还是可以听出来的,如涅槃出了一个炼丹圣师,即便是圣岛顶尖的势力,都愿意放在身段结交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云溪也被凌风震撼到了,自从和这个家伙在一起,她就一直在震撼,不过,这也是巨大的惊喜,虽然过程很曲折,但结局没有任何意外可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脸都黑了,感觉胸口又被捅了一刀,虽然这的确是一丹秒杀,但是心知肚明,可说出来那就是两回事了,这是打脸啊。

    姑娘你懂不懂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,那一枚圣丹对他们的冲击力太大了,最让人愤懑的是,这一战输掉的不止是丹药坊,还有尊严啊。

    一门二宗,一败涂地,全部都倒在了如涅槃的脚下!

    这对于一向自傲的他们来说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各位没有什么意见的话,那么,我宣布龙岩决战,我如涅槃胜出。”云溪内心狂喜,但并没有从脸上表现出来,他们已经胜利了,没必要多此一举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众人还是不说话,他们都在消化这个结局。

    “既然各位默认了,那么从现在开始,荒城所有丹药坊都是我如涅槃的了。”云溪心中激动,偌大的荒城一天之间,就成了他们如涅槃的后花园了。

    惊喜吗。

    这不是惊喜,这是狂喜!

    不止云溪有这样的感受,柳舒舒、龙狮以及傲娇鸟也一时间都回不过神来,各大势力的丹药坊,有多少枚丹药,又有多少株药草?

    即便是底蕴惊人的逆神都要大吃一惊,富可敌国,也就这样子了吧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众人的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,失魂落魄的,他们终于知道被如涅槃给坑了,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陷阱,如涅槃有一个炼丹圣师,在年轻一代中,已然是立于不败之地了,所以,他们放任与他们不利的风声,为的就是这一决战。

    一举把所有丹药坊都吞掉。

    太腹黑了,太阴险了!

    他们欲哭无泪,恨不得扇死自己,一个可以炼制“如涅槃”丹药的家伙,是那么容易得罪的?一个有着炼丹圣师的势力,即便是一门二宗都要忌惮万分。

    因为炼丹师是与众不同的,结交的强者也是最多的,一个不慎就会踢到铁板,把自己活活坑死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就是这种感受,生不如死啊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丹药坊都是各大势力在荒城浸淫了上百年,才有如今的规模,哪怕是圣楼、一门二宗也都是如此,而因为一场决战就落入了别人的手中,他们如何能够甘心?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,各位认为呢?”云溪一点都不急躁,想着刚才众人对他们冷嘲热讽的,就是一阵气恼,现在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表情越精彩,她就越开心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是自然。”最先发话的是圣楼,因为云溪就这么盯着他,如果再不表态的话,会被鄙视,而圣楼的声誉也承受不住这样的侮辱。

    “我云阁愿赌服输。”肖雨雨俏颜苍白,不过还是走了过来,望了一眼凌风一眼,说道:“小弟弟,你真是厉害,姐姐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凌风脸又黑了黑,你才小弟弟呢,你全家都是小弟弟,不过他对肖雨雨的印象倒是挺好,干净磊落,不会像圣楼、一门二宗那么阴险狡诈。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有了圣楼、云阁的先后表态,在两刻钟内,各大势力都交出了丹药坊,从此以后,如涅槃就是荒城的大半个主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走吗?”

    忽然,叶欣然身躯一闪,就到了那金控的面前,后者在见到形势已经逆转,凌风一丹秒杀众人之后,就有种很不祥的预感,而在各大势力都屈服的时候,金控第一时间想的就是逃跑。

    他赌得可是项上人头啊,不跑会死人的,最关键的是,在这个节骨眼上,不朽门也站在道德的对立面,即便是那个少女最后杀不了他,也会令得不朽门名誉扫地的。

    因此,无声无息的消失,无疑是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是小觑了叶欣然,连坑娃凌风见到她都心惊肉跳的,她说要杀人,那是真的会杀人的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金控暗自镇定下来,一脸阴沉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之前说过什么了吗?”叶欣然不急不缓,但眼神却爆射出淋漓尽致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金控脸色冰冷,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把事情做得这么绝,不过,他也不可能就这么屈服了,丹药坊可以损失掉,因为还可以“要”回来,但是头颅掉了,那可就真的“要”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!”叶欣然冷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乃不朽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金控神色不变,寒着声音说道:“姑娘应该是明智的人,在下是很愿意结交这个朋友的,当然作为补充,我可以送姑娘三株圣药作为补偿,不知道姑娘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不朽门是一个金字招牌,哪怕是傲世宗、斩天宗都要忌惮几分,要杀不朽门的弟子,就等于得罪了整个不朽门,这代价太大,一般人是不会那么愚蠢白痴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只想和你做敌人!”叶欣然冷眼旁观,一门二宗还真没有被她放在眼中,在蛮荒秘境最可怕的势力就是逆神,他们不仅实力强大,更重要的是,他们懂得杀人。

    逆杀是针对的暗杀的,由此可见,逆神本身的暗杀之术就很恐怖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劝你最好不要那么做。”金控心中戾气滋生了出来,自从进入不朽门以来,还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,连不朽门都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姑娘,金控说的不错,我们是很愿意结交如涅槃成为朋友的。”又一位青年走出,满脸笑容道:“现在决战已经结束了,不如我等去天涯小叙一番?”

    天涯乃是荒城最奢侈的酒楼,一杯值千金,都是以各种药草酿制而成,就连圣酒都是有的,不得不说,这个人还是很豪气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熟吗?”叶欣然说道。

    王郎差点被这一句话给噎死,脸上一阵青红,平时不朽门哪里会这么低声下气的,一些势力弟子想要巴结都来不及呢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当真要杀人?”王郎也动了怒气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人,谁也拦不住!”叶欣然蔑视了王郎一眼,她自然听出了后者语言中的威胁之意,但是这更激发了她心中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云姑娘,也是这么认为的吗?”王郎又望向了云溪,那个女人太冷酷了,他只希望尽快平息这件事情,不让不朽门抹黑。

    “如涅槃不惧任何人!”

    凌风站了出来,双目爆射出冷光,直视着王郎,丝毫不惧。

    以不朽门的自负,被人“掠夺”了丹药坊,岂能甘心?即便没有金控,只怕他们也不会成为朋友的,而且,凌风怀疑这一次决战的背后,就有一门二宗的影子。

    不是朋友,就是敌人!

    让敌人不爽,凌风就感觉倍儿爽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!”王郎怒极反笑,可是,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,叶欣然已经如箭一样飞射而出,快若闪电,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,就已经出现在那金控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她掌中一闪,一柄短刀猝然飞出,照着金控的脖子就抹了过去。

    金控大惊失色,身上的六道圣光全部冲了出来,拍向叶欣然,身躯也急速地向后倒退,眼中也呈现了惶恐之色,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有多么可怕,如果不是披着不朽门这张虎皮,他又怎么敢打叶欣然的主意?

    可是,现在他后悔了,这个女人是人形女暴龙。

    后悔也晚了!

    金控在退,叶欣然在飞进,退的慢,飞的快,而叶欣然手中的那柄短刀沐浴在圣光之中,就是势如破竹的利器。

    不可阻挡!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短刃入肉,一瞬间就隔断了经脉,把血肉也撕裂了下来,在那金控惊恐、挣扎的眼神中,一刀把他的头颅斩了下来。

    鲜血淋漓,触目惊心!

    金控的尸首,缓缓地倒了下去,脖子里面有着鲜血汩汩冒出,汇聚成了小溪流,而他的头颅,则是骨碌碌的滚远了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