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五百二十六章 神兵

第五百二十六章 神兵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套精致的茶具,被扔在了墙上,哗啦啦的全碎了,馨香扑鼻的云雾茶沿着白皙的石墙淌落下来,落在那碎裂的杯盏上,就是最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悲剧!

    “该杀,竟然让我们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,本来一个好好地杀局,竟然被他破坏了。”不朽门内,一位儒雅的青年暴怒不休,他凌厉的眼神如实质化的利剑,要把石墙给剥开。

    “一万株圣药,他怎么开得了口!”他犹不解气,又把桌子上的利剑给扔了出去,气的直跳脚。

    他们用的是阴谋,把整个荒城所有势力都绑架了,为的就是给如涅槃致命一击,不仅要把如涅槃弄到手,还要让他们捏着鼻子认了。

    可是,凌风用的却是阳谋,你明知道我在坑你,你却不得不往里面跳,否则,那就是最佳的扇脸,他们不仅要捏着鼻子认了,还要对他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这就是阳谋的可怕!

    “轰!”在傲世宗,一名青年直接把古老的石墙给掀翻了,俊朗的面庞狰狞可怖:“五千株圣药,他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傲世宗所蒙受的耻辱,要不了多久都会血洗回来。”

    圣楼。

    一位少女双目阴沉,盘膝坐在软椅上,光洁的大腿,露在外面,给人无尽诱惑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一个可怕的少年,竟然已经晋级到了圣师门槛,让人不可小觑啊。”那少女红唇轻启,饮下了一杯药酒,瓜子般的小脸上,闪过了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该不该杀你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荒城都轰动了,一位史上最年轻的炼丹圣师,一枚圣丹铸造了一个传奇,把一门二宗都踩在了脚下,这是以往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如涅槃天凌,乃是一位炼丹圣师,一丹秒杀全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幕太耀眼了,只怕过去多少年都不能忘记,一枚丹药遭来了丹劫,轰动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冷酷冰圣当众斩杀了不朽门金控,太强、太霸道!”

    “如涅槃到底是哪一势力?”

    “冰圣对上武圣,孰强孰弱?”

    人们议论纷纷,如涅槃从悲催的角色,摇身一变,成为众人吹捧的对象,它承受得住无尽诋毁,也承受得住无尽的赞美。

    当然,人们也预感到不朽门与如涅槃必然会发生大战的,一个是圣岛最厉害的势力,一个则是神秘的势力,如涅槃有冰圣,强大的一塌糊涂,从她出现到现在,总共只出手过两次,无比简单暴力。

    一招秒杀,这是对她对好的赞美。

    不过,人们也知道,在不朽门中,还有一位武圣,这本来是一个境界,却奇异的出现在一个人身上,那代表着什么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只有最强的武圣天骄,才有资格拥有这样的称呼,而他也是一位武圣至境高手,绝不逊色于冰圣叶欣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别院中,云溪、柳舒舒抱在了一起,激动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。这一次收获太大了,至今想来都感觉像是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们竟然把整个荒城打劫了。”柳舒舒大叫道。

    “数万株圣药,这其中还有各大势力的底蕴,绝不是今年在蛮荒秘境之中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比历来所有势力得到的都多啊。”

    她们语无伦次了,她们也疯狂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么一大笔药草,即便是一些圣岛势力都无法相媲美的,就连隐、秦傲都动容,逆神有这么庞大的药草,但那是经过了无数年的积淀,可是,凌风却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得到了,简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要不早夭,要么就会活成老妖孽。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,躲过了一劫!”叶欣然走到了凌风身边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现在还言之过早,那不朽门、圣楼、樊楼都不会放过我们的。”凌风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。”叶欣然冷眼盯着凌风,让得凌风浑身直发毛。

    她不会动手吧。

    凌风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,他自然知道叶欣然说的不是这个,但是,他又不敢点破。

    当初,他又是偷袭、又是拍臀,对于叶欣然的轻薄可见一斑了,他知道叶欣然心中有怒火需要发泄,所以,他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,直指金控:“我们不惧!”

    于是,金控死了。

    而叶欣然斩下了金控的头颅,心中的怒火也暂时平息了下来,又因着如涅槃得罪了不朽门、圣楼等太多势力,所以,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把凌风打伤的,否则,一旦出了意外,那就是不可承受之重了。

    何况,凌风还炼制出了圣丹,“打劫”了数万株圣药,这样的少主,就连逆主都要慎重许多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手中的短刀一闪而逝,却让凌风毛骨悚然,不过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至少,暂时他躲过了一劫,而只要等到他突破武圣境界之后,也并不惧怕叶欣然多少了。

    打不过,可以溜嘛!

    平静的两天,荒城陷入了诡异的安静,让得众人都有种风雨欲来的不安全感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的,巨大的震动,把沉寂在夜色中的荒城惊醒了,也把正在盘坐修炼的武者震惊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巨响传出,一道夺天的豪芒,直冲云霄,光晕四散,形成了一道道涟漪,把天空的云朵都崩碎了。

    而后,一道剑影在光芒中闪耀,璀璨的升起,它硕大如同一座古塔,上面镌刻着九道龙纹,每一条都像是真实显化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它锈迹斑斑,却透发着无比凌厉的剑意,像是要把这天地斩开一样。

    在无尽的剑意之下,人们感觉有一股逆流狂潮,把他们的发丝都吹乱了,肌肤一阵发寒,可见那剑意有多么恐怖。

    那光璀璨,那剑更璀璨!

    神兵!

    人们的脑海中,只闪过了这个念头,这样的一柄剑,圣兵做不到,武尊级兵器也做不到,唯有神兵,虽说武尊与武神之间,只有一步之遥,但却是天堑鸿沟。

    而武尊级兵器与神兵也是如此,就更不要说是圣兵了,就拿凌风的古器断刃来说,在那神兵面前,也变成了破铜烂铁一般。

    它有斩断山河之威。

    它有截断时空之力!

    它有让武神为之倾倒的魅力!

    这就是神兵!

    在这世间,神兵与武神一样稀少,每一柄都是独一无二的,即便是时间长河也很难抹平它的棱角。

    “神兵出世了!”

    沉寂的荒城一下子了,那可是连武神都心动之物,对于武圣来说,诱惑力可想而知,最关键的是,神兵被掩盖了这么多年,那必然是一处很神秘的地方,各种丹药、机缘绝对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有谁能够忍受住这样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在西北方向,神兵封印破碎了,自动俯冲了出来。”有人惊呼说道。

    “蛮荒秘境与远古时代的武神有关,一直以来都没有被人发现,而今神兵出世,是否意味着武神的传承也要浮出水面了?”有人激动的狂吼,没有谁不心动。

    “武神传承!”

    不要说一般的势力了,就连一门二宗都一片哗然,如果能够得到武神传承,只要坚持下去,就会成为真正的武神,而这一点是圣岛无法做到的,他们所拥有的武神武技、传承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“那里有可能是一个远古战场,也可是武神冢。”有人猜测道。

    但凡与武神有关,那就是天大的机缘,每个人都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不朽门。

    “让人盯死如涅槃一众人,暂且不要动手,我等要先一步进入那神兵之地,夺得武神传承、神兵。”不朽门那位儒雅的青年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相比神兵、武神传承,那一万株圣药都不值得一提,而且,在那神兵之地很可能有神药的存在,最差也有武尊级药草,这又岂是圣药可以媲美的?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“天凌”、冰圣的。

    圣楼。

    “神兵出世,我想没有人不会动心,那如涅槃也不会没有动作,我们就在神兵之地,将其斩杀。”那少女淡淡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助美事!

    如果天凌、冰圣死在荒城,自然会让人怀疑是他们做的,对于圣楼的荣耀影响还是很大的,可是在神兵之地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争锋、战死,怪的了谁。

    傲世宗、斩天宗众人也都纷纷走了出来,一个个脸色惊喜,他们的想法与圣楼如出一辙,这既是杀人之地,又是夺宝之地。

    两全其美!

    只不过,那神兵、武神传承必须得到,绝对不能落入了其他势力之手。

    神兵惊天,那光雨经久不消,把漆黑的夜色都点亮成了白昼,整个蛮荒秘境都轰动了,无数武者都冲向了那光雨。

    先一步,就先一步机缘。

    “神兵不会持续很久的,动身!”

    不久后,一门二宗几乎同时向着那神兵之地赶去,而其他武者也忍不住了,明知道那不是什么善地,想要得到至宝,也必然会付出血的代价,甚至可能会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可他们就像是飞蛾,而那神兵就像是火。

    飞蛾扑火!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