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五百四十八章 史上最拉仇恨的家伙

第五百四十八章 史上最拉仇恨的家伙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拜皇台中央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人们已经远远地推开了,无论是万行云,还是柳舒舒都不是他们惹得起的,那都是数十人斩。

    而此刻,万行云手持战剑,上面惊射出了一道道风刃,他施展出了樊楼的风霜刃,在战剑上形成了一个风暴涟漪,击杀向柳舒舒。

    她伤势太重,躲不了,就那样跌坐在地上,双目失去了往昔的光彩。

    她行将就土,俏丽的容颜紧蹙着,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可是,在她的心海之中,那道飘忽的剑意,却越来越璀璨,夺目耀眼,不可逼视,让她心头狂喜,现在她终于明白了过来,为什么凌风一再强调,九天杀只有在最强杀意的情况下,才可以领悟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杀意的沉炼!

    只有指甲大一点的剑意,却蕴含着滔天的杀气,放佛她全身的愤怒,都集中在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九天杀!”

    她嘴角掀起了一抹笑意,如刹那的昙花,瑰丽、绝美,却也只是那么一瞬间,在人们的眼中,这是柳舒舒绝望的微笑,是临死前的刹那芳华。

    近了!

    更近了!

    那战剑已经杀到了柳舒舒身前一尺,只要再进一她就会血溅五步,香消玉殒,多少让人遗憾与叹息,这么一个绝美的萝莉,还没有便宜了哪个王八蛋,就已经要死在万行云的剑下了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可是,就在此时,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一柄战剑抵住了万行云那暴虐的一剑,一只纤手摁在了地上,用力弹起,柳舒舒气色虚弱,可是,她的杀意却是滔天的,心中的执念,让她坚持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而如今,就是反击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她聚集全身的力量,令得那暗淡下去的武皇之力又闪耀了下来,凶猛地抵住了那一剑,即便是万行云都深感惊诧,仿佛,柳舒舒早就知道他会刺向这个方向,无比精准的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他心头一惊,他是先杀过来的,直到一尺的距离,柳舒舒才举剑迎了过来,却比他更快,她不是已经重伤了吗?

    “当”的一声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柳舒舒倒飞了出去,她嘴角再次溢出了鲜血,破碎的伤口,又汩汩流动,气色更差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还是小看你了,不过挡住一剑又怎么样,你最终还是要死!”万行云阴森地笑了笑,迈步又向着柳舒舒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,柳舒舒却闭上了眼睛,心海澎湃,四周的一切都清晰地呈现在她的心中,万行云的脚步,万行云的战剑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她举起了战剑,心海中的剑意飘飞到身体,于是,身体沐浴上了一层金光,它飞落在战剑上,于是战剑也变得神秘起来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她一剑刺出,整个人都不见,脚步快到了惊魂的地步,那显然不是武皇该有的战斗力,而是武圣啊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万行云大惊失色,他迅速地向着一侧躲闪,同时,战剑也向着柳舒舒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快,柳舒舒更快!

    那柄战剑如影随形,直指万行云,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万行云自动往柳舒舒面前送一样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最终,万行云还是没有躲闪开,他望着腹部,那一柄镌刻着淡银色铭文的窄剑,满脸的不可置信,他以为他躲开了。

    可惜,那只是他以为。

    “啵啵……”气息四散,万行云的丹田被一剑刺穿,他缓缓地倒在了地上,致死都不会明白,为什么柳舒舒明明已经虚脱了,还能杀出这样的一剑?

    为什么,这样的一剑,他就躲不开。

    万行云战死!

    “谁还敢一战?”柳舒舒冷眼扫向四方,吓得众人胆战心惊,这是一个恐怖的萝莉,连万行云那样的数十人斩,都无法抵挡那一剑,谁还敢和她一战?

    “我认输!”一位少年干脆的说道,他之前也偷袭过柳舒舒,担心后者会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也认输。”有一位少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认输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这一声闷响,像是敲碎了樊楼的心神,他们惊恐又诧异,怎么都没有想到万行云会以这个模样出来。

    鲜血淋漓!

    之前,他们怎么被人吹捧,现在就有多么扇脸。

    万行云被杀,这着实震惊了在场所有人,要知道处于武圣至境的天才,其实战斗力都在伯仲之间,差距也不是那么大,也正因为如此,各大势力武皇顶尖的武者,一般都会彼此错开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万行云不是败了,而是,被人直接捅了丹田,这就不是一般武者可以做到的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?是谁杀了万行云!”樊楼一众人眼睛都血红了,这个结果让他们没有办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道道身影也从那光幕之中飞了出来,他们脸色发白,身上多多少少有一点伤痕。

    “古讪,到底是谁杀了万行云?”樊楼的人望向一位少女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古讪惨然苦笑了一声,对他摇了摇头,而后走进了人群中,可以说,柳舒舒最后那一剑,对于众人都是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玉龙,你说!”那青年双目赤红的问道,万行云是他的亲弟弟,却在拜皇台上被人杀了,这让他戾气飙升。

    “快了!”玉龙咧了咧嘴,也无声的走进了人群。

    失败不可怕,可怕的是连信心都被摧毁了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舒舒也不是一无所获。”隐笑了笑,只看了一眼万行云,他就知道那必然是柳舒舒杀的,因为九天杀的气息太浓烈了。

    “她领悟出了天人合一。”凌风也为柳舒舒感到欣喜。

    “本皇已经被一个妖孽超过了,总不能被一个小妮子压在下面。”傲娇鸟一脸的斗志,它也修炼了九天杀,却也只感悟出了八杀,距离九杀还是有一点距离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超过我的?我怎么不知道?”凌风揶揄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傲娇鸟想死,你不知道打鸟不打脸吗?

    一刻钟的时间,所有的武者都被扔出来了,唯独柳舒舒依旧在拜皇台上,而后,一个古朴的声音响起:“百三十六人斩,奖励顶尖圣诀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动容了,这是有史以来最高纪录,哪怕是云阁、气宗的两位武皇都没有做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一百三十六人,前所未有!

    但是,整个古城池却没有一人欢呼,这一战死的人太多了,很多势力早就把如涅槃给恨上了,特别是樊楼、圣楼,他们进入的武者全挂了。

    忽然,晶亮的光幕裂开了,从里面走出了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女,她脚步踉跄,骨头折断,血肉翻卷着,原本一个如花无敌美少女,而今却是一个血人。

    她走的那么慢,那么痛苦。

    她走的那么坚强,那么动人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在走出拜皇台的那一刻,她一下子跪倒在地上,五窍喷血,眼神也暗淡无光,这让得凌风、隐、云溪脸上的笑容冻结了。

    “嗖!”凌风冲了过去,一把把柳舒舒抱在怀里,无比心疼,急匆匆地取出一枚如血丹,塞入了柳舒舒的口中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出来,此刻柳舒舒的身体都发冷了,她的血是那么的殷红,是那么的刺目,深深地刺伤了凌风的心。

    “我冷!”柳舒舒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暖一暖。”凌风紧紧地把柳舒舒抱在怀中,心痛如刀绞,他答应了柳药,要好好地保护柳舒舒,可是,他没能做好。

    “我做到了。”柳舒舒虚弱的说道,她很开心,至少在这一众人中,她不是累赘,也不是废物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你可以做到。”凌风很认真的点头。

    药力徐徐融开,渗透到柳舒舒的四肢百骸中,令她昏昏欲睡,而后,就真的昏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人!”

    凌风站起身来,直视着四周一众人,最后目光落在了樊楼、圣楼一众人身上,身上的戾气飙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麻痹!”樊楼、圣楼一众人肺都气炸了,他们死了那么多人,都没有要杀人,而如涅槃只是重伤了一个人,他就要杀人,还要不要脸了?

    欺负人,欺负到这种程度,也是亘古未有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要杀人!”望着众人愤怒的眼神,凌风扫了一眼那从拜皇台上回来的众人,说道:“虽说这是乱战,但是,你们刻意针对一个少女下杀手,这不是我可以忍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涅槃接受不了这个结果!”

    “我要杀人,你们要给我杀!”凌风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脸都抽了抽,如果现在有刀子的话,他们一定捅死这货。

    他这么说,有没有考虑一下,被柳舒舒杀死的武者感受?有没有考虑到他们的感受?

    再说,你不是冰圣,只是一个武皇而已,你说杀人就杀人。

    人们怒视着凌风,都快要喷火了,胸口也剧烈起伏,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炸了,这个少年不死天理不容。

    “回来,你只是炼丹师!”叶欣然冷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人们的表情更愤怒了,特么的一个炼丹师,指着他们鼻子一顿叫骂,这简直快把他们气疯了,到底谁才是武者?

    你当杀人是炼丹呐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