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五百五十章 封圣

第五百五十章 封圣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此刻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拜皇台上,凌风背对着虚空,入目的是鸟语如花,这片幻境很真实,古树林立,枝头还有鸟雀在轻鸣,无比祥和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这里还有着淡淡的血腥之气飘散,那金色的石台都被染成了淡血色,而他的眼中尽是杀意,在他们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,樊楼、圣楼就有武者离开了,显而易见,是通知一门二宗去了。

    这又是一个杀局!

    以凌风的性格,又岂能让这些武者活着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不想让自己活,那么,凌风就会让他们去死!

    “嗡嗡……”不多时,拜皇台光幕就震动了起来,一个个武者从光幕之中走出,他们嘴角微微扬起,流露出隐晦的冷嘲,在他们眼中,“天凌”完全就是来送死的。

    虽有一腔热血,却愚蠢的可怕!

    而那冰圣太清高,也太过不近人情了一些,如果她早点阻拦,也不会让这位炼丹盛师进来的,可惜,她冷酷了,对于如涅槃太放纵,威信还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他们进来了,那么,凌风就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进来了吗?”

    凌风转过头来,小脸上一片愤怒,说道:“你们欺负了我的红颜知己,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,是你们自己捆住自己,还是让我亲自动手?”

    “呦,这不是如涅槃的炼丹圣师么?”一位黑脸少年走了过来,一面摸着鼻子,一面冷笑着向着凌风说道:“你以为这里是龙岩决战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觉得他以为我们是和他较量炼丹之术呢。”一位少女森冷的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武道虽然不是很厉害,但杀你们足够了。”凌风小脸都气红了,他愤怒的说道:“说吧,你们谁先上?我会一个个的把你们打趴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众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这个蠢货难道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?

    他站在拜皇台外,把各大势力武者一顿臭骂,人们敢怒不敢言,这种拉仇恨也是前所未有,现在进来的武者,哪一个不是视他为死敌,哪一个不是恨吃起肉、饮其血?

    一个个的战斗。

    他想得美!

    他们这一次进来,根本就没有给凌风认输的机会,他们会一群“挑战”凌风一个人,每一个人打他一拳,都可以把他废成肉渣,当然,这也是他们的忌惮,如果是一个人把凌风杀了的话,那谁也不能肯定冰圣会不会痛下杀手的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是他们一起动手的话的,即便是冰圣很厉害,也是不敢触怒所有人的。

    何况,人们是真的都想打死凌风,让他死在别人手上,实在太便宜他了。

    “如涅槃之前那位天才,刚才可是一个人击败了上百人,难道你比她还弱吗?”樊楼那位黑脸少年讥讽道:“再说,一个一个的战斗太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趾高气扬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就一起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那黑脸少年笑了,笑的肆无忌惮,又无比的嘲讽,几句话就把这个少年给刺激了,可以想象,这必然又是一个温室中的花朵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俗称:自大狂!

    “战!”凌风丹田一动,顿时间,断刃就飞旋了出来,落在了他的手中,一股强烈的锐气,从断刃上面飞舞了起来,让得四周的空气都在爆鸣。

    虽然体魄、精神念力都被压迫了,但是,他也无所畏惧,在武皇境界,他自信无敌,哪怕是叶欣然如果把自己压制在武皇之境,他也有信心把后者撂翻在地,更何况是眼前的这些人了。

    坑已经足够大了,可以把这些人全部活埋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凌风小脸肃杀,眼神凌厉的骇人,一刹那间,就如同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满足一下,这位炼丹圣师的愿望吧?”黑脸少年一脸的蔑视,在这个年纪,能成为炼丹圣师,也不知道要倾尽多少心思,费劲了多少心血,那么,后者的目光又有几道会放在武道之上?

    “呵呵,只怕是个药罐子。”那少女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嘲讽!

    所谓的药罐子,是在鄙视凌风是依靠不断吞噬丹药,强行提升到这一个地步的,他根本就没有磨砺过,那战斗力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每个人打他一拳吧。”很多人都流露出了森然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麦子熟了,是时候收割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不以为意,笑的一样的阴冷,他手中光芒一闪,一块美玉突兀地飞上了天空,银光如水波一般的扩散而开,延伸向了拜皇台每一个角落,而后,一道道瑞丽的光,从哪美玉上翻滚而下。

    “翁,砰……”

    奇怪的声响,在拜皇台上回荡,令得众人都是一惊,以为凌风使用了什么秘宝,毕竟,他是如涅槃的炼丹圣师,即便是进入了蛮荒密集,只怕他身后的势力,也不会那么放心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没有见到强横的气流,也没有见到强大的兵器,只见到了美玉光芒,紧贴在拜皇台光幕上,薄如蝉翼,没有什么威能,却定格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东西?”人们蹙眉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封圣!”

    凌风淡笑着说道。这是他在进入拜皇台之前,叶欣然给他的,目的就是可以封锁拜皇台的气息,封圣不散,则无人可以走出这里。

    所谓封圣,就是可以封困武圣,哪怕是武圣至境都是无法冲破的,这一点与锁龙缚有点相似,但又不同,锁龙缚是针对一个武者,范围自然很小,但是封圣范围要大太多,也不会限制武者的力量,但想要冲出去很难。

    凌风知道拜皇台很诡异,但是,每当有武者被扔出来时,他也有自信的体悟过,也就是武圣级别,想要打破封圣是很难得,不过,是否能够成功,他多要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他要尽杀这些武者!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东西,他今天都必死无疑!”那黑脸少年大喝,脸上一片阴冷,而后,他拎着战刀就向着凌风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撕拉!”空气被这一刀劈开,发出布帛破碎的声音,锐气从四面八方而来,一刀斩杀出了武皇至境的气势。

    他是樊楼隐藏的天才,比万行云还要强大的,本来也是要冲击百战王的,不过,现在却是为了杀凌风而来。

    “生厮了他!”又是一个少年冲出,半步武圣的力量,猝然间就掀了起来,一柄战矛在空中留下了道道残影。

    气势狂暴!

    “杀”“让我劈他一刀!”

    “让我砍掉他的小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头颅留给我,我要为死去的弟弟报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们激动了,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,尽管他们一些人的战斗力,并不是很强大,但是,这么多人一同战斗,就是八级、九级的武皇都能把后者给废了。

    武皇之力,汹涌如潮。

    人们脸上嗜血又狰狞,而在这里面还有森然的笑意,他们放佛看到了凌风血溅天地的画面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幕也只是出现了一瞬间。

    下一刻,凌风抬起了断刃,他无比冷傲,笑的比那些人还要嗜血,因为他才是真正的“主宰”,在这方天地之中,他才是王者!

    “呼哧、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蓦地,一道火光照亮了人们的眼睛,一簇火苗从凌风丹田之中闪亮了起来,它是那么的晶莹,它是那么的璀璨,它又是那么的吞噬人的心神。

    火如冰!

    “受死吧!”

    凌风一声长啸,如虎龙一样,扑向了众人,火如冰绽放出了九级武皇才有的气势,可是,那真正的力量,却俨然已经打破了武皇的界限,到了武圣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人们大惊失色,凌风不是他们想的那样,不是温室的花朵,他的火焰就是武皇之力,这是千锤百炼之后才能达到的程度,试问这天地间有几个人可以做到?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仅仅一个刹那,那冲在最前方的黑脸少年就被凌风斩杀了,战刀被崩飞了出去,武皇之力被打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而那断刃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,它势如破竹,一路高歌猛进,在眨眼间,就插在了那少女的心脏,让得后者带着不甘与震撼,倒在了血泊中。

    可是,它依旧没有停下来,凌风也没有收手的意思,全力催动火如冰,令它爆发出最凌厉的光芒,杀进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鲜血在飞,人们在惨叫,他们想到了开头,却没有料到结局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心头直冒寒气,如涅槃是什么样的存在?连炼丹师都如此可怕吗?

    随后,他们就想到,这根本就是一个局,那冰圣不是没有阻拦的了,而是他们彼此之间,在配合为的就是要把他们引入进来。

    “又被坑了!”人们心头悲哀,要被杀多少次,他们才能够“长大”?

    在如涅槃这些人面前,他们感觉自己单纯的就像是一个幼儿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声轻颤,又一道火光乍现,暗金色的光芒,与火如冰并驾齐驱,让人们的心都往下沉,沉到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