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五百六十七章 写在墓碑上

第五百六十七章 写在墓碑上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句话!

    一柄剑!

    逆神之主满脸的风雪,满目的肃杀,无比决绝,在这一刻,他没有了犹豫,真正地让逆神出世,去博一个璀璨的前程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提醒逆神众,这是营救叶欣然、凌风几个人,而不是去冒险血杀一番,那五大势力武者绝对不容小觑的,如果大意轻敌的话,那只能等着别人去给他们收尸吧。

    他可以在战略上蔑视五大势力,但是在战斗上要重视敌人。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场面沉闷了三息时间,而后逆神众凶戾的大吼出声,束缚在他们身上的枷锁消失了,现在他们都是一个个脱缰的野马,他们会成为纵横在神武大陆上的夺命利器。

    声音恢宏,好似晨钟暮鼓在敲响,人们血红着眼睛,心中的怒火都可以把瀚海给填平了,他们站在这里,而叶欣然、少主凌风则是在面对恐怖的强者,他们又有什么理由畏惧。

    热血燃烧了,战吧逆神众!

    “逆神不接受失败!”站在逆神之主身旁的老人冷酷的说道,这不仅仅是说给逆神众听得,也是在说给他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在那龙眠山之巅上,有着成精的叶欣然、凌风两个妖孽,如果这样还战败的话,那么,逆神即便是出世了,又怎么和整个神武大陆的天才争锋。

    势单力薄?弱肉强食。

    可这就是武者的道理,逆神众如果只懂得用蛮力去血拼的话,那么,也就也就不值得他们培养这么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暗杀、逆杀才是王道啊!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山峰上,一个个武者匆匆消失,就像是浮光掠影,刹那之间就不见了踪迹,逆神众带着一股锐气离开了,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,所要面对的也是前所未有的强敌,但是,逆神之主、老人都不会出手的。

    这是年轻一代的决战,如果他们参与进去了,也就失去了磨练的价值了。

    “凌风、欣然给他们选择了一块磨刀石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离开之后,逆神之主摇头笑道:“既然他想看一看逆神的底蕴,那我就给他看一个明白彻底!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过去?”老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了!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淡笑道:“本来还有点担心的,不过,他们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,想必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,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身躯缓慢地散开,与那位老人一同消失在山峰上。

    他不去观战,也就对这一战有充分地信心,两个妖孽联手,加上逆神众,任由那五大势力强横,他们也可以杀出一条血路来的,这是狠狠地扇脸。

    没错,凌风、叶欣然就是把五大势力那虚伪的面皮扇出一个窟窿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阳似火,在天空中燃烧着,枝叶上的露珠却突兀地滚落了下去,连虚空都在抖动。

    一群人从远方飞了过来,形成了肃杀的一柄刀,把天空都切割成了两半,恢宏的气势,甚至让阳光都失去色彩。

    五大势力三百位武者都杀上了龙眠山之巅,与上一次不同,这一次的武者实力更强大,清一色的二级武圣以上,光是九级武圣都来了六位,这是可以把一股圣岛势力都夷为平地的逆流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整个天地都安静下来,鸟儿不敢鸣叫,妖兽不敢咆哮,他们实在太强大了。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最高的山峰上,叶欣然抬起了头来,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,把胸腔里面的浊气全部驱散了出来,她眼神锐利地盯着那一群人,嘴角勾勒出一个森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竟然在笑!

    只是,那笑容却比冰雹还要冷,比极寒之力还要压迫人。

    “冰圣!”

    在叶欣然发现五大势力众人的时候,人们也发现了她的存在,一个人或许不够显眼,但是,叶欣然太过不同了。

    她一身白衣,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美,可是当人们想要找一个词汇来形容的时候,却发现没有任何词语可以来形容她。

    她飞在半空中,却像是踏在落雪之上,一个眨眼都可以随时不见了。

    冷傲、寒冰气质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龙眠山之巅,都显得那么的刺目,那么的养神,那么的让人仰望。

    她是女神,没有之一!

    “这就是五大势力送来给我祭剑的吗?”叶欣然傲视群雄,蔑视了那些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冰圣,你不要太狂妄了,以为我们杀不掉你吗?”

    那一群人气的浑身直哆嗦,脸色也难看了下来,谁说他们是来送死的,他们是来杀人的可以吗。

    “冰圣虽然强大,但是,仅凭你一个人,只怕还不是我们的对手吧?”

    从人群中,走出了一位蓝袍青年,国字脸,牙齿参差不齐,左颊有一个猩红的血包,声音沙哑,微胖的身躯,让人很容易就对他产生了恶感。

    “天凌以及如涅槃其他几个人呢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?”叶欣然冰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马清一阵诧异,他不相信叶欣然会真的告诉他,但是还是问了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我会写在你的墓碑上。”叶欣然肃杀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马清那张国字脸都裹上了一层酱色,黑里透红,他就知道冰圣是不会妥协的,可偏偏他还是自己迎上去打脸,这就是犯贱!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会说,但是,我却没有想到,他们怎么无耻地让一个女人顶在前方的?”马清冷声讥讽了一句,虽然没什么用处,至少可以恶心一下人,不是?

    “的确!”

    然而,出乎预料,叶欣然却点头了,这让所有人都傻眼,这是坑队友吗?

    “不过,如果他们和我战斗的话,一般都会一个个过来挑战,而不会是一群人杀过来。”叶欣然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马清嘴角都抽搐了,国字脸更黑,冰圣是明着损队友,暗自则是把他们骂的体无完肤,连那么无耻的人都知道战斗一对一的挑战,他们却率领一群人过来。

    还能比这更无耻的吗。

    一场言语上的对决,马清完败!

    “少废话,既然已经来了,那就不会让你活着离开!”一位黑脸女人走了出来,眼睛都快喷火了,他们被冰圣挤兑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难道为了颜面,就真的和她一对一挑战?

    那不是白痴吗。

    “张狂、宁善、林恺三人死了,看样子我们都小觑了冰圣。”马清点了点头,而后挥手道:“冰圣太强大,但凡是八级巅峰武圣境界的武者全部留下,其他人分成四个方向,追杀天凌几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暗自松了一口气,冰圣给人的压力太大了,她就是站在那里,身旁就是张狂三人的尸体,让人们都没有勇气去战斗了。

    而对付武皇境界的天凌几人,他们就没有那么的担忧了。

    “嗖嗖!”

    仅仅片刻的功夫,三百人就分成了四个方向,俯冲了出去,每一个队伍都有八级武圣,而且还不止一个,约莫八十位武圣,即便是碰上了九级武圣,都可以把后者给堆死了,他们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而在原地则是留下了十五位武圣,清一色的八级武圣之上,而九级武圣足足有六位,这显然要比张狂三人强大太多,一般的武圣至境都不是他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,叶欣然不是一般的武圣至境!

    “要不要先热一热身?”叶欣然冷笑看着这一幕,对于凌风几人,她还是很担心的,但却不能表露出来,甚至他都不敢向那个方向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正在逼迫过来的众人都怔了怔,在这样紧张、肃杀的战斗场面,她能不能严肃一点?

    然而,就在那一刹那。

    叶欣然消失了,直接施展出了逆杀之境,快的如同一道闪电,而腰间地战剑也飞舞了出来,落在她手上,一剑刺向了一位九级武圣。

    不动如松,动若蛟龙!

    势不可挡!

    虽然,马清等人已经足够重视叶欣然了,但他们却不知道张狂、林恺三人是怎么死的,和这样的妖孽战斗,稍有疏忽就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在叶欣然消失的同时,马清就大叫一声,冰圣根本就是在误导他们。

    所谓热身,就是让她率先下杀手!

    你不能说她无耻、卑鄙,因为他们更卑鄙、更无耻。

    “锁龙缚!”

    叶欣然右手持剑,左手打出了一道道圣光,形成了金线,缠绕在了那一位九级武圣身上,任由后者如何挣脱,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被锁住了,整个人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而此时,叶欣然的那一剑也杀了过来,一出手就是雷霆击杀,在九道圣光的催动下,战剑迸发的光芒,能把一位九级武圣摧枯拉朽的干掉。

    “当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咔擦!”

    尽管,那九级武圣身上穿着宝甲,但又怎么可能抵挡住叶欣然全力的击杀,在三击之后,那宝甲就被劈裂了,最关键的是,叶欣然下手的部位是在头部,即便杀不掉后者,也会让他眩晕的。

    想躲?

    先清醒一下吧。

    何况,这还是刹那绝杀,快到了人们只看到一连窜的绚丽火花,紧跟着,那位九级武圣的头颅就裂开了,魂海当即就炸碎,紧跟着,红白之物飞溅而出,血腥一片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