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五百六十九章 逼上绝路

第五百六十九章 逼上绝路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空气郁结。

    龙眠山之巅,山峰之上,一座石鼎徐徐放大,金光如洪水一般倾泻而下,遮盖了四面八方,二十丈范围都收到了影响,一个个符文好似用细线连接起来,透射出恐怖之威,令得九天云动,四野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一鼎震乾坤!

    这就是斩天鼎!

    它凶名在外,即便是在圣岛范围内,也找不到有比它更厉害的圣兵了,可以说,已经达到了半步武尊级兵器的范畴,在它震压得地方,就连一级武尊都不一定能够挣脱出去。

    当然,这前提是半步武尊出手。

    不过,那八人虽然不是半步武尊,可联起手来,也丝毫不弱。

    “全力催动!”

    马清仰天大吼,国字脸都呈现出苍白之色,发丝也一根根倒竖起来,给人一种粗狂、疯狂的感觉,那斩天鼎固然威力巨大,但那也是因为有半步武尊战斗力的支持,相比而言,他一个人的力量太薄弱了。

    仅仅片刻的时间,他就有种被吞噬干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吼,杀掉冰圣!”

    其他七个人也都杀红了眼睛,他们来了十八人,而今却已经有十个人都死在了叶欣然手中,这让他们如何不怒?

    死了这么多人,如果不能给五大势力少主们一个交代,那么,他们的下场会更凄惨。

    “嗡,轰……”

    圣光好似燃烧了,一道道冲上了天空,没入了斩天鼎之中。

    顿时间,斩天鼎光焰冲起了三十丈,把清晨的阳光彻底遮盖了起来,一股浩瀚的波动,传遍了方圆十里,锐气如同刀锋,劈向了叶欣然,而那符文满天飞舞,最后形成了一个囚牢,金光闪闪的,像是神金打造而成,当头向叶欣然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旦被困住,除非是神来!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叶欣然俏颜很严肃,这是她经历的最艰难的一场战斗,斩天鼎比她想象的要更恐怖一些,而在那一声长啸之后,她身上的气势兀然翻转,第十道锐气惊空而起,比其他九道圣光都要暗淡,都要深邃,都要疯狂!

    这不是半步武尊!

    而是,在武圣至境上,叶欣然又进境了半步,距离武尊境界,也只有一道门槛的距离,而这才是叶欣然这些年来的沉淀。

    浩荡气势,喷薄如瀑,从她身上汹涌地飞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她沐浴着暗金色圣光,双眸圣洁,满头青丝随风翻飞,战剑在轻鸣,它在兴奋,上面一层层的圣金开始碎裂了,一柄晶亮、弯折、扭曲的战剑正在揭开神秘的面纱。

    这是逆神的兵器,以后者万年的底蕴,又怎么可能只有圣兵?

    以叶欣然的天赋,她又怎么可能会使用一柄圣兵。

    当圣金剥落,一柄凤剑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底,凤喙成为剑尖,凤尾成了剑柄,而它的利爪化成了剑锋,四周有凤凰地虚影闪烁起来,整个山峰都因着一柄剑而轰鸣起来。

    “鸣!”

    战剑长鸣,准确的来说,不是战剑发出来的声音,而是战剑四周的凤凰虚影。

    凤鸣九天!

    这就是叶欣然给出的决绝,她使用的不是顶尖的圣兵,而是一柄武尊级战兵,只是那气势太强大了,实在太显眼了,所以被叶欣然用圣金遮盖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到了这一刻,她终于碾碎圣金,露出了凤鸣九天战剑本来的面目。

    一剑在手,天下我有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她舌战惊雷,身上气势全部展开,用上了凤鸣九天,一剑斩出,连天际上的风云都在滚动,沉闷地力量,就像是惊雷砸落下来一样。

    没有歇斯底里的风暴,只有凝结到恐怖地步的一剑!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她一剑劈在了那金色囚牢之上,快要达到武尊境界的力量,仅仅让那金色囚牢僵持了一下,就被崩退了三丈,斩天鼎也一阵摇晃,好似要脱手飞出,让那八人脸色都难看了下来。

    依旧低估!

    像冰圣这样的武者,怎么可能没有杀手锏,连他们都能可以带来半步武尊级斩天鼎,冰圣又岂能弱了?

    白痴!

    他们悔恨不已,自以为斩天鼎就可以挽回局面,却不曾想到,这唤醒了一个无敌的王者,一个可以让天地都跟着颤抖的女神!

    “锁龙缚!”

    在众人脸色苍白时,叶欣然迈步而出,一个电闪就出现在了马清身旁,澎湃地金光也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马清脸色大变,这个女人太无敌了,连他们联手都奈何不得,照这个势头下去,他们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叶欣然无声无息地斩出了一剑,劈向了马清的一侧,一下子就把他的后路给斩断了,也让他面若死灰,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丝丝……”

    当他转身想要冲向另一个方向的时候,锁龙缚已经缠绕到他身上了,任由他如何挣扎,都撕裂不了锁龙缚。

    “救我!”他眼神慌乱,锁龙缚比冰圣手中的凤鸣九天还要可怕,因为锁龙缚被让武者深刻感受到绝望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冰圣,我们和你拼了!”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其他七人脸色惨变,马清在十八人当中是最强的,也是催动斩天鼎的主力,如果后者被杀了,那么,斩天鼎势必威力大减,就更不是冰圣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他们竭尽全力地打出了绝杀,向着叶欣然扑去。

    “当!”一剑斩落,马清被震飞了出去,身上宝甲裂开了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“砰!”又一剑斩下,马清脑门直流鲜血,大脑都昏沉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最后一剑刺进了马清的后脑勺,在哪里捅出了一个血窟窿,魂海当场就被打碎了,而马清也只能带着不甘与绝望,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那七人的攻击也到了,在叶欣然身后爆开,尽管她已经反手杀出,并且把马清扔了过来,但那威力实在太大了,她也没有完全抵挡住。

    当那恐怖的气流消散的时候,她满脸是血,一缕缕发丝黏在脸颊上,身后有几个窟窿,透过了五脏六腑,让她重伤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会死!”叶欣然也杀出了血气,被人联手杀了这么多次,哪怕是心性坚韧,心中的怒气也要爆了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马清被杀,七个人过来挽救,让得斩天鼎失去了控制,坠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一刹那,就进入了叶欣然逆杀的节奏……

    此刻,在绝岭下方,一个很大的竹林当中,隐、秦傲正如死尸一般蛰伏着,他们眼睛都是暗淡了,屏住了呼吸,连心跳都暂时停止了。

    而后,在五大势力那八十人进来之后,他们悍然发难。

    “噌,噗嗤!”

    一道剑光杀出,当即就把一位武者给斩杀了,当众人都惊呼出声,杀过来的时候,他一击即退,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隐藏到了竹林深处。

    “咔擦!”一声。

    突兀地,在人们的身后一声轻响,就像是竹节被踩断了一样,一位四级武圣被人劈开了头颅,鲜血四溢。

    当众人发现的时候,就只见到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鼠辈,我白贲就在这里,有胆子就出来血战一番!”白贲冲着竹林怒吼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然而,回答他的却是一击毙命,又一位武者倒下了血泊之中,隐、秦傲又不是白痴,怎么可能会上当,他们恪守底线,只为了杀敌的。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而在接下来的两刻钟的时间,他们声东击西,让五大势力损失了七名武圣,气的白贲都快要吐血了,这两个卑鄙无耻的家伙,根本就没有和他们血战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白贲怒了,他飞上了天空,圣光化成了粉碎的剑光,一下子就把整个竹林都砍断了,化成了光秃秃的平地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刀虹又出现了,而这一次是从众人脚底下爆开的,顷刻之间,就带走了五位武圣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掘地三尺!”

    白贲明显比肖蓝要聪明的,隐、秦傲才刚刚得手,他就毫不犹豫地打向了地面,而其他人也没有闲着,全力杀向了地面,这让的隐、秦傲再也没有了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他们俯冲而出,化成了一道流光,冲向了远方。

    “想走。”

    白贲冷笑,抬手就是一剑,八道圣光化成了一道弧线,以比秦傲更快的速度,一下子就斩在了后者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秦傲惨叫,后背被劈开了一道深深地血痕,都会到五脏六腑那里了,可见伤势有多么惨重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隐脸色一变,拉着秦傲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们这么多人,怎么可能让你们活着离开!”

    白贲冷厉的说道,他直射而出,追杀向隐、秦傲,而众人也飞了过去,一个个怒不可遏,在这个时候,每个人都想把两个人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隐、秦傲败了,也代表着凌风几人被逼上了绝路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们进入一片沼泽地的时候,接连四道冷光突兀地从沼泽中杀了出去,最强的也就是四道圣光,而最弱的甚至才只是武皇之力。

    只不过,当这四股力量连在一起的时候,却是连六级武圣都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剑光来的突兀,又决绝,而众人的目光都在前方的两人身上,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位武技武圣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