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零六章 垂危

第六百零六章 垂危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虚空寂灭,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战台上,余洋、江平、吴凡、狐子媚面色凝重,有种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人绝太可怕了,那一剑杀出了令天地都失色的风采,在这样一击之下,麒麟分身术都变得毫无用处,麒麟臂拳也只能躺下,一门二宗的绝顶天才,就这么倒下了。

    这个结局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想!

    五大少主彼此之间都很熟悉,甘沉有多么强大,他们自然也深有体会,可以说,在武尊之下,已经难逢抗手了,在圣岛势力大比上,甘沉也是可以名列前三的,余洋、江平能够把后者击败,但谁都不敢妄言,可以杀掉甘沉的。

    而冰圣却做到了。

    这无疑让每个人的心头都很沉重,如果是单挑的话,他们或许没有一个人是叶欣然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如涅槃就是一帮骗子!”

    吴凡心中怒喝,眼神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龙眠山那一战,叶欣然、凌风都快要战死了,在那种情况下,他们觉得冰圣的战力手段,都已经暴露在他们眼前,可现在才发现谁如果相信如涅槃那几个人,就是最大的蠢货。

    诡变的锁龙缚,神秘可怕的一剑!

    冰圣就像是一个无底洞,呈现在人们面前的只是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“人绝!”

    余洋呢喃了一句,俊朗的脸也变得阴翳了起来,这门武技地强大,让他们都没有信心独自面对,虽然此刻,冰圣看上去很虚弱,但没有人会怀疑,她还能不能杀掉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是谁?”

    叶欣然冷目望向四人,嘴角掀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连她自己都很震惊,人绝之威远比凌风施展地要强大太多了,剑光破尽虚妄,剑气斩掉一切阻挡,哪怕是面对一级武尊,她都可以一战。

    而这才只是人绝啊,后面还有更厉害的古武战技,让她很期待,可惜,凌风至今没有归来,也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,而那九绝战技,也随着他一同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很疲倦,但也只能一战。

    “冰圣,隐藏的太深了。”

    余洋阴翳地笑道:“说实话,即便是我都未必可以战胜你,不过,这是我们两大阵营地血战,我想你是不会介意,我们四个人单挑你一个吧?”

    他可不想被叶欣然拉下水,成为第二个马前卒,而是把其他三人也绑在了战车上,况且,他也担心夜长梦多,谁都知道如涅槃有个妖孽炼丹师,只要给叶欣然足够的喘息时间,她就会像不死小强似得,永远杀下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丹药的逆天之处!

    他们自问没有办法相比,所以,就更不可能让叶欣然拖延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很不要脸!”叶欣然冷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成王败寇。”

    江平冷笑,一点都不以为耻,他们每一个人都没有信心独自面对冰圣之剑,如果还要谈什么自尊,那就是愚蠢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杀掉冰圣才是首要的,而所谓的尊严,是呈现给弱者看的,在真正的强者面前,一切自尊、荣辱都可以抛开。

    “那就过来一战!”

    叶欣然持剑而立,冷哼一声说道:“我不介意再斩杀一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会让冰圣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余洋、江平、狐子媚、吴凡都飞了过来,镇守着四个方向,不给叶欣然丝毫的机会。

    余洋一脸遗憾的说道:“可惜啊,手刃这样的绝色佳人,让我很不忍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自裁吧。”叶欣然冷酷的说道,她很讨厌余洋那双桃花眼,恨不得一拳把后者的脸都打碎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洋的脸僵了一下,冰圣的语言犀利的可怕,让他们都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拜托,我是在蔑视你,讥讽你,你怎么可以说让我自裁呢?

    “不要浪费时间,杀了她!”狐子媚一改之前妖媚的神态,变得无比严肃,她心中的妒火中烧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她的美貌、战力在冰圣面前,被秒杀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这是从内心到外在地完败,对于她来说,是不可容忍的。

    既然,不是自己的,那就要亲手毁掉,而且,毁掉一个绝艳的冰圣,她内心也充满了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四人都不在多说。

    余洋手中白纸扇刹那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柄利剑,上面闪耀着“君子”二字,那字迹充斥着凌天的剑意,乃是一位武尊级高手,亲自烙印在上面的。

    剑名——君子!

    他一剑就刺杀了过来,九道紫金圣光,形成了貔貅,利爪铮铮,皮毛飞扬,携带着无匹的杀气,向着叶欣然扑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一柄战戟破空而出,江平看似儒雅,可那也不过都是别人看到的一面而已,骨子里他是一个极端疯狂的人,为了胜利,他可以捅自己一刀。

    而此刻,他眼神充血,杀向了叶欣然,战戟爆射出一道道豪芒,最后形成了一头白虎,踏空而来,气势都快把虚空给震塌了。

    远古有四兽,青龙白虎、凤凰朱雀。

    虽然,白虎在四兽中是最弱的,但也是天地异种,格外地强大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当它杀出的时候,空气、天地玄气形成了水波,被它踩踏了,形成七重烙印,最后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虎七重天!

    这是白虎的神技,利爪踩着虚空,最后挤压出去,即便是武圣至境都要万分小心,一旦被打中,就会有和锁龙缚一样被束缚住的。

    “狐媚天下!”

    狐子媚轻呼一声,身躯骤转,身上的血色罗裙如天女散花一般地冲向了四面八方,而后,漫天的妖狐出现,如同一位位绝色少女,可以蛊惑人心。

    这是精神力的魂技,虽然不及武技那么气势崩云,但却是最低调,最隐晦的杀招,一旦被精神力影响,那战斗力就要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吴凡也出手了,他袖口一卷,空气被冻结,化成了冰晶,而后,无限放大,压向了叶欣然。

    袖里乾坤!

    这是樊天洞府的一门武技,专门克制麒麟分身术,因为,一旦袖里乾坤施展出来,那么,以吴凡为中心,方圆三丈都会被冰霜笼罩,而在其中,他就是主宰。

    一切都难逃他的眼睛,麒麟分身术不能近身,那就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四大少主一同出手,把战台都震的隆隆而颤,狂暴的气势,把四周正在弥漫连符文都震碎了,山石有裂开一道道细小的裂缝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,只杀中心一点!

    叶欣然心头很沉,面对四位这样的武者,她连躲闪都成了妄想,不要以为她可以避开余洋的剑杀,它就会杀向狐子媚。

    那都是白痴的幻想。

    一位强大的武者,怎么可能连自己的战力都无法掌控?

    “锁龙缚!”

    她娇叱一声,抬手就打出了一道闪电,在虚空中一闪消失,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经压落在狐子媚的头顶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她率先针对狐子媚,只因为那狐媚天下的确会干扰她的战力,在这种战斗之中,稍微分神,下一刻都可能被人刺的满身窟窿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狐子媚魅惑的一笑,身躯一面向后退,掌心也飞出了一柄战剑,劈在了那道闪电之上,四周的妖狐被她淹没,化成了她的模样,让人难分彼此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叶欣然不退反进,战剑迅猛如龙,狠狠地迎上了余洋。

    “当,啵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剑与剑的争锋,先不说战剑的碰撞,光是那剑意的绞杀,就已经石破天惊了,整个战台都像是黑暗了下来,那是两柄战剑绞空了虚空造成的黑暗。

    “呛”的一声!

    叶欣然倒退,嘴角滴血,虽然和余洋的战剑一触即分,但两者却已经大战了二十七招,剑意造成了极其可怕的波动,而她的战力消耗太大,终究还是吃了小亏,肩头被刺穿,溅出了一团血花。

    “受死吧,冰圣!”

    这时,那江平杀到,战戟直刺而来,如惊鸿一瞥,白虎已经踩杀到叶欣然头顶上方,无情地跺了下来。

    七重天全力下压!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如同开天辟地一般,战台上符文,向着四周冲散。

    叶欣然闷声吐了一口鲜血,战剑向上迎击而去,狂暴的剑意,化成硕大剑芒,接连劈开了五重天,而后,她一拳打出破碎了六重天。

    “碎!”

    最后,一剑直刺,把七重天全部打碎。

    但此时,那白虎已经咬杀而下,“喀擦”一声,在叶欣然的手臂上,撕下了巴掌大的血肉,这也是她防御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冰霜陡然降临,令得叶欣然的身躯都微微一僵,每一个毛孔都收缩了起来,紧跟着,一个硕大的袖口,就要把她收进去。

    无疑,吴凡的攻击到了。

    “呃啊,给我开!”

    叶欣然满头秀发乱舞,战剑破空而起,顿时间,一道闪电从天而降,如同雷劫一般,从那冰霜中劈开了一道裂缝,而后,她挣脱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可是,迎面杀过来的却是,无数妖狐,似笑非笑、鬼魅的如同妖怪一样,恐怖的精神念力直扑过来,让得叶欣然的身躯又是一僵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一刹那的时间,很短暂,但对于余洋、江平、吴凡来说,却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