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零九章 震魔

第六百零九章 震魔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它只有一寸高。

    黑乎乎地,像是从锅底刨出来的一块顽石,即便是被圣火催动着,都不能闪现出一丝一毫的光芒。

    它黑的深邃。

    可是,凌风却郑重其事地把它扔了出来,动作利落,直冲着那圆盘而去,在半空中的时候,人们甚至没有感觉到上面有什么恐怖的气势在波动。

    而此刻,那九尾都已经杀到了凌风额头上方,只有三尺的距离,对于精神念力来说,这个距离已经足够危险了,甚至那九条尾巴,已经让凌风感觉到眉心刺痛。

    魂器!

    只有这种兵器,才能让他的雷火劫念力感觉到危险,他甚至有种面对千年老魔的感觉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那狐子媚在精神念力上的造诣,要比自己更强大,只怕已经达到宗师至境的地步了,而在圆盘的加持下,它比刀锋都要恐怖太多,一个不慎,就会被轰破魂海,成为一具没有灵魂的废人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然而,在这时,那黑乎乎的石头飞进了九尾之中,散发出淡淡地黑光,如夜色中的寒芒,没有给人多么危险的感觉,反而,定住了九尾,止住了天地。

    魔石!

    这就是凌风从天神雀洞府中拔出来的那一块黑沉沉的石头,它不是炼体武者的兵器,但毋庸置疑的凶残,连天神雀眼眸所化成的风暴,都能定住,飞圣峰第一、第二战台的烟霾都自动瓦解,就可以看出它有多么不凡了。

    震魔!

    这就是魔石的恐怖之处,也正因为如此,凌风才有信心面对五大少主,独自杀进来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在魔石飞出去的那一刻,凌风迅速地催动断刃,身上的光焰燃烧起来,在半空中留下了一道蜿蜒扭曲的弧线,它刺破了九尾,一举斩断了狐子媚的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快得如流星一般!

    而等到魔石飞过的时候,狐子媚惨叫了一声,整个身躯都哆嗦了起来,这是她进入蛮荒秘境以来,第一次施展出全力,以为可以杀掉凌风,可事实上正好相反,受伤的却是她。

    这还是因为那块魔石,仅仅只是溅出了一丝丝黑光而已,如果,它全面发威,只怕她整个人都被定住,连那一断刃都无法躲闪开了。

    这让她浑身都惊出了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不知道的是,魔石很神秘,凌风的圣火、体魄金光,乃至于精神念力都无法催动的,之所以让圣火笼罩,那是在给其他人制造出一种错觉,而真正的意图,是那魔石可以自动发光,定住汹涌的风暴。

    它想要平静,那么,一切都要静止!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余洋、江平、吴凡眼角都直抽搐,眼见着,狐子媚就要被凌风斩杀在九尾之下,谁知道忽生变故,那块魔石成了杀手锏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!”狐子媚额头上冷汗滴答的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错了!”

    余洋眼神阴晴不定,如涅槃都是一群妖孽,即便是身处险境,依旧隐藏了真实的战力,至少,那一块魔石就不是他们所见过的。

    “也可能是他得到了惊天的至宝!”

    江平紧眯着眼睛,他想到凌风曾经被风暴卷走,这绝对不是假的,而他现在却活生生地出现在这里,那么,就只有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那风暴没有杀死他,反而让他发现了一处密地,得到了惊世的至宝。

    “的确,有这种可能!”吴凡也暗自点头,如果有这样的至宝,凌风当初也就不会被杀成重伤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凌风抬手就扔出了魔石,杀向了江平,吓得后者脸色大变,狐子媚会斩断一条手臂,那可是前车之鉴,他可不想成为凌风刀下的亡魂。

    他迅速地闪身,向一侧爆退开去。

    而趁着此时,凌风如飞而过,稳稳地落在了叶欣然的身边,而那块魔石又飞回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持魔石而立,大有一石在手,天下我有的气势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“我来的还不是太迟吧?”凌风扶着叶欣然,从怀中摸出了一枚丹药,匆匆地塞入了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虽然,这不是圣丹,但却比“如涅槃”如血丹还要高级一些,因为凌风在其中融入了圣兽的精血,让得如血丹发生了逆变,达到了半步圣丹的品质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丹药入口即化,精纯的药力,如同泉水一般,滋养她干涸的身躯,让她煞白的俏脸呈现出一丝红润。

    “不迟!”

    叶欣然掠起了腮边的一缕乱发,声音依旧寒冰冰的,但是,却显得温和了许多,她的确等到了凌风,而且还是更强的凌风。

    一石头斩掉狐子媚一条手臂,连她眼中都充满了惊艳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那个女人,之前一定影响了你,所以,我斩掉她一条手臂,先给你出一口气。”凌风笑呵呵的说道:“待会我把她打趴下,让她向你认错,你就别和她生气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

    饶是叶欣然面色冷酷,此刻也忍俊不禁了,这个家伙的嘴巴,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恶毒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狐子媚脸都青了,阴沉地可以滴水,心中都快恨出血了,这个少年竟然为搏红颜一笑,就斩掉她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“天凌,你休要得意,今天即便你来了也无用!”狐子媚撕裂般地大吼道。

    “放马过来!”

    凌风手持魔石,作势要扔过去,吓得狐子媚瞳孔都缩了缩,可见她对于魔石有多么忌惮了。

    “逆天至宝,但似乎也只能短暂的震压!”江平眯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凌风冷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乃斩天宗少主!”江平自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记不住。”

    凌风豪气地挥了挥手,冷傲的说道:“你说对了,我这块石头能够暂时震压妖兽、魔物以及禽兽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震压住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麻痹!”

    四人心中大骂,嘴巴又哆嗦了,凌风的嘴巴比冰圣恶毒多了,他们既不是妖魔,也不是禽兽啊,可是,他们也不敢乱说话了,鬼知道后者会不会冒出一个禽兽不如?

    那杀伤力比现在大多了。

    “口舌之争无益。”

    狐子媚眼神冰冷地盯着凌风,杀机盎然的说道:“今天,这两个人都不能活着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八婆,你吓唬我啊!”

    凌风跳了起来,他最讨厌别人威胁他了:“你过来,我今天非要把你打的连你妈都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狐子媚妖娆的蛊惑味道,全都崩溃了,她恨不得哭一场,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极品妖怪,到底谁在吓唬谁啊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怒。”余洋摇头,说道:“他是故意在打破你的心境,一旦你失去了精神蛊惑之力,战斗力必然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狐子媚深吸了一口气,她也明白这个道理,可还是忍不住要喷火。

    “吴凡,你和我去杀冰圣。”余洋盯着叶欣然说道,凌风是妖邪了一但还是可控范围,如果没有那块石头,只怕狐子媚都够重伤他。

    反而,冰圣更具威胁,如果让她恢复过来,那就是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去看一看,那块石头有多少威力。”江平向凌风走去,狐子媚则是从另一个方向,围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魔石很非凡,但也只能震压一个方向而已,只要他们先杀掉凌风,那块魔石就无用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行不行?”

    凌风蹙了蹙眉头,他倒是不在乎两位少主,有着一重石、二重石在手,他完全不惧,想要重伤他容易,但想要杀他不容易,而只要给他一个机会,让他拍一石头,就足够两人好受的了。

    “还需要一点时间。”叶欣然摇头,她的伤势太重了,虽然有半步圣丹,但圣光的消耗却太大,短时间很难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只怕,他们是不会等的。”凌风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但你还活着!”

    叶欣然很认真的说道:“我想逆主已经知道你还活着,失而复得,他们不会太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凌风摇头,望着叶欣然,说道:“我代表的是古武,而你代表的才是逆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死,而你更不能死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从太极圣火中,抽出了那块魔石交到了叶欣然手上,又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,这才抬起头来说道:“谁敢得罪你,那就震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叶欣然额首,现在这种情况,有魔石在手,这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而凌风不同,二重石、断刃、一重石如果全面发威,也不见得就能吃亏的,而只要给她一点时间,就可以扭转局面。

    而且,凌风告诉的不止是魔石的秘密,还有另外一个。

    傲娇鸟体内天神雀血脉觉醒,不久后就会杀进来!

    他们不是要斩杀四人,而是死死地拖住,只等东风吹彻,万物复苏。

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凌风向前走了几步,把叶欣然挡在了身后,他要尽可能地给后者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“并肩杀到天荒地老!”

    叶欣然忽然又想到了那一句话,不仅咧了咧嘴,那个家伙当真是一个少年么?

    “天凌,你以为给了冰圣一块石头,就可以扭转败局吗?”江平笑了,他最忌惮的东西不在了,那么剩下的就是屠戮。

    还在写,能写几章就几章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