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一十六章 古武锁龙缚

第六百一十六章 古武锁龙缚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飞圣峰之巅,风暴冲天,顷刻之间炸开,形成烟霾般的涟漪,即便是相隔很远,人们都能够感觉到,只因为那股力量已经超越了武圣的极限,达到了武尊级别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“是谁在战斗,难道五大势力少主和如涅槃那一众人已经杀到了飞圣峰之巅了吗?”

    人们惴惴不安,那场风暴实在太恐怖了,只怕九级武圣走进去,都会瞬间被湮灭,连血渣都没有留下来,只怕也只有两大阵营最强王者的激战,才能制造出这样的风暴。

    “不对,那可是飞圣峰之巅,是武者激战武神年轻时烙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个古今对决的战台!”

    有人惊呼了一声,打破了人们的幻想,五大势力少主已经战死了,而今如涅槃有人正在对曾经的武神烙印对决,也只有后者才可以制造出这样的风暴。

    “希望少主、小叔祖他们可以战胜!”隐、秦傲、林咏三人都感觉不对劲,那涟漪都让他们深感震惊。

    一般的九级武圣、武圣至境只怕都不能抵挡,由此可见,曾经的武神烙印有多么恐怖了,那是真正的古武者,以叶欣然、凌风的实力只怕都很危险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都寂灭了,人们仰望着上方,凝神静气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飞圣峰之巅,一道道涟漪向外陡然掀飞出去,激荡在烟霾上,传出了惊人的波动,不过,当时间流逝了约莫三刻钟的时候,那涟漪、烟霾才逐渐地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符文飞散,又落回了地面,天空中的尘埃簌簌落下,而后,一片狼藉的画面,就呈现在叶欣然的眼中。

    一个少年仰躺在地上,浑身是血,四肢全部断了,胸口、腹部以及后背都凹陷下去一块,英俊的小脸,也完全被鲜血遮盖起来,鼻梁坍塌、下巴脱落,牙齿也碎掉了几颗。

    一缕缕鲜血,在他身下流淌,形成了无比森然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凌风!”叶欣然双目赤红,一个箭步冲了过来,匆匆地摸出了几枚丹药,喂进了凌风的口中,整个身躯都颤抖了起来,这一次凌风的伤势实在太重了,整个人似乎都废了,至少,叶欣然在他身上都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战力。

    “还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那丹药入口即化,凌风那已经冷却的血脉才传出了轻微的波动,如死人一般的小脸上,也呈现出了一抹病态的苍白,这让得叶欣然欣喜不已,至少,凌风没有彻底死绝。

    “下山!”

    叶欣然把凌风抱了起来,让后者血淋淋地脑袋,轻轻地依靠在肩头,而后,又把傲娇鸟拖了过来,正当她要走下飞圣峰之巅的时候,那漩涡突兀地闪烁了起来,紧跟着,一张薄如蝉翼的纸张就飞落在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飞圣峰一战,即便远古武神烙印,奖励——古武锁龙缚!”一道轻飘飘地声音,钻入了叶欣然的耳中,让她神色也不禁一喜,显然,这是凌风拼尽全力搏杀之后得到的。

    在最后的风暴当中,凌风抱住了古武者,以魔石之威震压后者,让那涟漪一点一点的磨灭后者的生机,为此他也付出了极其惨烈的代价,只怕从今往后都要废掉了。

    这显然不是叶欣然所愿意看到的,古武者死了,而凌风的天赋,也彻底埋葬在那场风暴当中了。

    值得吗。

    她纤手薄凉,亦如她的双唇,而后,她咬紧牙关,抱着凌风走下了飞圣峰之巅。

    “啸啸……”

    当叶欣然归来,十二头金鹏在那头紫金鹏的率领下,发出了嘹亮的鸣叫声,震动了这天地,让得第一战台上的隐、秦傲、林咏三人都清楚地听见了。

    “赢了!”

    “大胜!”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激动的双手都颤抖了起来,这代表着逆神又得到了一件与古武有关的至宝,对于他们来说,好处不言而喻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只是,当他们见到流血的凌风,看到叶欣然浑身是伤,傲娇鸟昏死过去,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傲娇鸟姑且不说,它只是重伤而已,但凌风却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血肉、骨头都碎掉了,被叶欣然抱在怀中,如同一个精美的瓷娃娃,一碰就碎。

    “他一个人决战古武者,以死重创!”叶欣然眼眸冷厉,可以说,如果不是凌风,他们都会死在古武者手中,后者太霸道,太无敌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隐、秦傲、林咏全部都围了过来,一个个肃然而立,他们自然知道叶欣然这么说意味着什么,这代表着逆神众都欠了少主凌风一条命。

    没有他及时赶来,没有他拼死搏杀古武者,也就没有了逆神众。

    “回去,让逆主医治!”叶欣然头也不回走下飞圣峰,直到现在凌风身上还在流血,连半步圣丹都抑制不住,如果还耽搁的话,凌风会就此毙命的。

    几个月的浴血战斗,凌风不止是一个少主身份那么简单,而是真正得到了认可,每一位逆神众都是发自内心的喜爱与尊敬。

    他们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凌风就这么惨死了。

    “凌风!”

    柳舒舒、云溪紧握着拳头,双目赤红起来,她们没有想到,才刚见到后者,就可能是永远的诀别,这显然也不是她们可以承受的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下一刻,烟霾一颤,叶欣然抱着凌风第一个冲下了飞圣峰……

    “是如涅槃一众人!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回来了,冰圣、金鹏、还有那头双瞳神雀,不过,那天凌似乎重伤了……”

    全场哗然,人们一个个都盯着叶欣然,她的出现彻底印证了人们心中的猜想,尽管伤势很重,但那震慑天地的威势,还是如同磐石一般,敲击在他们的心头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五大势力少主永远地留在了飞圣峰上。

    “这伤不是五大势力少主造成的,而是他们决战飞圣峰,遭受的重创。”忽然,人们倒抽了一口凉气,一个个下巴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连五大势力都可以斩杀的逆神众,却在飞圣峰之战吃瘪,天凌重伤垂危,本身就是炼丹圣师,却无法抑制伤势,这就变得可怕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他们最后还是胜了!”有人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,逆神众有着媲美远古武神年轻时候的天赋,这个人可能是冰圣,也可能是天凌,更可能是双瞳神雀。

    “啸!”

    金鹏长啸,带着叶欣然、天凌急速而去,他们连一分一秒都耽搁不起啊。

    随后,柳舒舒、云溪、隐、秦傲以及逆神众,也纷纷迈步登上了金鹏,在天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璀璨绝伦的金光,就此消失……

    “他重伤了!”

    寒如月远远地望着这一幕,眯了眯眼睛,如果说之前是在猜测,那么这一刻就可以肯定了。

    一个少年!

    让整个势力都为他而动,也只有登峰造极的少主才可以做到,不是柳舒舒和那可怕的势力有关系,而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飞圣峰一战结束了,有着两大阵营的争锋,人们兴趣也降落到了冰又因为太多人自动认输,也是不可能再登上第一战台了,虽然与飞圣峰的奖励失之交臂,可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蛮荒秘境,就要结束了,我们也要准备一下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五大势力一个都没能走出去啊。”

    人们议论纷纷,而后,向着古藏之外走去,尽管有如涅槃的丹药“洗劫”,但他们这一次依旧是收获很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鬼斧之上,气势凌人。

    一个个白眉须发的老人,正凝重地望着那依靠在竹床上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伤势太重,五脏六腑全部破碎,体内还有一股金之力,丹药也只能起到压制作用,想要他恢复过来,太难。”一位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体魄太虚弱了,不仅黄金灵体被打碎了,就连古武血脉都被撕裂,加上丹田的伤势,只怕撑不了多久。”逆神之主心头沉重,凌风对逆神来说,意味着什么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但凌风的伤势太重了,不论是半步圣丹,还是圣丹都被金之力粉碎。

    特别是,现在凌风体魄碎裂的太严重,如果他们贸然用圣光,把金之力逼出来,只怕还没有成功,凌风就先死了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柳舒舒哭泣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隐,把我逆神的那几枚圣丹取来,希望可以延续少主的性命。”逆神之主对隐说了一声,而后才转过头来,说道:“情况不容乐观,我们虽然可以压制伤势,但他以后只怕很难再战斗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刹那,所有人的脸色都白了,逆神之主说的很委婉,但他们都听得出来,这代表着凌风空有境界,却不能施展,否则先死的一定是他。

    这对于武者来说,打击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让一个天赋媲美武神的天才,一步跌落下神坛,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生不如死,大抵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”叶欣然蹙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要等他醒来之后,才知道。”逆神之主摇头叹息,整个逆神老古董都束手无策,这让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