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二十章 主宰气场

第六百二十章 主宰气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人生最大的愚昧是无知。

    对于凌风来说,最大的愚蠢莫过于当着一个女人的面前,说另外一个女人太漂亮。

    尽管叶欣然气质绝尘,惊天绝地,但有些话他还是不该说出来,特别是当做凌清的面,不管多么大度的女人,在这方面总是会吃醋的。

    而且,他还感受的到,凌清的醋意很大,因为他腰间的那一块肉都已经扭曲起来了,不用去看,他已经可以猜测到,已经青紫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留下来吧。”林咏出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凌风龇牙咧嘴摇头拒绝,说道:“逆神众太显眼了,每一个人都可能会被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也能让少主一个人在外。”隐摇头,凌风的身份太敏感了,现在形同废人,一旦遭遇危险,只怕逆神这么多年的努力,都要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输不起了,自从走出蛮荒秘境的那一刻,他们就已经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“不要担心。”凌风心中感动的说道:“我身旁有傲娇鸟,又在玄空宗里面,不会发生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我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一位中年人走出,约莫三十来岁,器宇轩昂,眉心有一道清浅的刀疤,气质不凡。

    他冷酷而立,白衣如神,整个人都透发出如剑一般的气势,让人心惊肉跳,这绝对是一个极度可怕的武者。

    “秦枫见过少主。”那中年人抱拳,微微躬身,这样的少主值得他尊敬。

    “恩,可以!”

    这一次凌风没有反对,身旁有一个超级武者,也可以避免很多麻烦,傲娇鸟太扎眼了,只要一发生大战,必然会暴露身份,那个时候他们就会很被动了。

    而凌清境界还不够,不要说面对叶欣然这样的武者,即便是秦傲、隐、林咏三人都不够看,可以说,每一个逆神众走出来,都可以与凌清匹敌,他们都是从经过血与火的考验,暗杀、逆杀更是逆天,一般人想要近身都很难。

    “秦枫,以后少主就交给你了。”逆神之主走了过来,暗自点头,秦枫在中青一代中,俨然就是霸主级的存在,即便是他都要全力一战才能击败,有他在凌风身边,一些宵小根本无法近身。

    “是,逆主!”秦枫恭敬地额首。

    “凌风,武国之事尽可交给我们,一年之后,逆神众会为你扫除一切障碍。”逆神之主信誓旦旦的说道,他有这样的资格,在南荒武国没有哪一个势力,可以阻挡逆神众这股钢铁洪流,哪怕是药宗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镂刻传送阵!”

    下一刻,逆神众就行动起来,之前就早有准备,此刻布阵如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仅仅两个时辰,一个巨大的传送阵就已经出现在冰雪天地之中,金灿灿的光辉,映照着每一位逆神众,他们即将远离西神岛,进入南荒,开辟一个独属于逆神众的传奇。

    而那里将成为他们的战场。

    “战吧!”

    这是每一个人的野望,当无数的信念汇成瀚海,他们就是横推天地的无敌战力。

    “一年!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看了一眼凌风,他知道凌风的想法,他也很赞成,不过,时间不宜太久,一年已经是极限了,他已经老迈了,而最终逆神会交到凌风的手中,所以,他现在要尽可能地把凌风这柄利剑,磨砺的更加锋锐一些。

    “一年!”凌风认真地点了点头,他目光炙热,明白逆神之主的意思。

    现在,逆神众年轻一代都已经被他征服了,但不代表老一辈、中青一代就认可他了,所以,武国之战,要由他来挥剑。

    当逆神众刺破苍穹之际,就是少主凌风征服逆神众之时,这是逆神之主为他准备的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会成为武国之王!”当叶欣然走进传送阵的时候,她眼睛散发出妖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下一刻,金光冲霄,如一簇绚烂的焰火,飞上了天穹,洞开了一条光道,延伸向南荒武国,在夜色的掩饰之下,他们悄无声息的而来,又消无声息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秦枫凝立在凌风的身后,整个人都如同被夜色淹没,身上的凌厉气息不见了,如同一位普通的中年人,让凌清哑然,如果不是已经从凌风口中得知有这么一股潜势力,只怕她现在能做的就是拼命跑路了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在众人离去之后,秦枫就将传送阵毁掉了,整个山谷都被打碎成齑粉,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“小风,你的逆天路开启了。”凌清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欠缺一点。”凌风双目爆睁,严肃的说道:“我要痊愈,回到武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国、陈家。

    地处偏僻的山区,偌大的庄园横在了一座大山之下,楼宇林立,每一座石楼上都镶嵌着金石,显得富丽堂皇,因为地域关系,也没有不开眼的人会跑到陈家来闹事。

    因为,大山就是一座天然的屏障,令得一些实力低微的武者,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“快两年的时间了,凌风竟然还没有回来,难道已经死在了冰原山脉了吗?”陈家家主神色复杂,他孤注一掷,把陈家的前途都赌上了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如果,凌风战死在冰原山脉,也代表着他们一切付之一炬,代价是无比惨烈的。

    “家主,派出去的武者,没有打听到凌风的任何消息。”一位老人也愁眉苦脸,一开始他也赞成这样的豪赌,陈家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,不破不立。

    而凌风就值得他们付出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他却很心忧,形势越来越不利,冷家、药宗的压力越来越大,还有来自武皇的,让他们身心疲倦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陈笑风、独孤雨月天赋的确很可怕,在近两年的时间,突破到了九级武皇的地步,纵观整个武国年轻一代都可以列入前十的,这让他们的压力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毕竟,武国的未来是在年轻一代身上的,他们的强大,也代表着陈家,即便是在武皇面前,都有很大的说服力。

    而且,暗中还有苏晓茹的扶植,让他们才能坚持到今天,否则,三大势力的打压,他们是扛不住的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他们也感觉到身心疲倦。

    “有所失,也有所得。”陈家家主摇头苦涩笑道:“云梦,已经晋级到了炼丹宗师,即便武皇有心为难我陈家,也要慎重考虑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可形势越来越不利于我们啊。”老人叹息,炼丹师晋级是缓慢的,如果云梦是炼丹圣师的话,只怕武皇都不敢轻动了,毕竟,一位炼丹圣师的能量太大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这时,房间的门忽然被推了开来,一位老人走了进来,轻声道:“家主,山外来了一人,要见云梦、独孤雨月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陈家家主一惊,脸色阴寒如水,随着云梦、独孤雨月的天赋逐渐展现出来,武国很多家族、势力都闻风而动,想要把这两人挖走,就连武皇都曾经命人前来试探。

    而一旦她们被挖走,陈家向全面被动,会被三大势力一点一点吞噬,可以说,陈家现在相当憋屈,有种搬石头砸脚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又是哪一个家族?”老人也怒了,脸上结出一层白霜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那老人蹙眉,有些沉思的说道:“来人是一位女子,只说了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字?”陈家家主沉下心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凌风!”石破天惊,把陈家主、老人都震住了,他们直愣愣地望着前方,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走!”下一刻,陈家主飞身而出,直冲山下,他敢肯定那个女子一定与凌风有关,可能是来通知他们凌风即将归来的消息,也可能是死讯。

    “通知独孤雨月、云梦两位小姐。”老人对着那位仆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山下,一女俏丽无匹,一衣如仙,风景如画,她似画中人。

    叶欣然来了!

    她凝立天地,气质绝尘,深深吸了一口气,感受到万花烂漫,心情格外的舒爽,武国虽不及西神岛,更不如蛮荒秘境,但这的确如凌风所言,是神武大陆最佳突破口,可以成为逆神众激战神武大陆天骄的后盾。

    四周一众少年都被这一幕惊懵了,眼睛移不开,更不敢上前一步,那是对女神的亵渎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陈家主、紫袍老人,以及独孤雨月、云梦都来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是?”陈家主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叶欣然淡漠地抬起头来,目光掠过了陈家主,落在了独孤雨月、云梦身上:“幸好你们不曾受任何的委屈,否则,他会愤怒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家主、紫袍老人都变了颜色,这一句话中含着机锋,这个女子在针对陈家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这句话说得未免太霸道了吧?”那紫袍老人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是他的态度,但却不是我的态度!”叶欣然转过头来,直视着那紫袍老人,一刹那,冲天的气势,压落下来,如同一座山,令得后者脸色大变,浑身血肉都绷紧了,冷汗涔涔而下,连呼吸都要窒息。

    而这仅仅是气势!

    逆神众来了,不过不是为了相助陈家,而是要主宰整个气场,他们要逆袭成王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