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二十四章 凝练古武

第六百二十四章 凝练古武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古武之力!”

    草地上,凌风眼神狠厉,如刀剑锋。

    现在,金之力已经将他逼迫到了悬崖边上,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,所以,他只能迎难而上,从那恐怖的力量当中,撕裂出一个裂口,看到曙光。

    那么,古武之力就是他唯一的机会!

    要么,沐浴着祥瑞重生,要么,就惨死在金之力之下,无疑,凌风选择了前者。

    “古武之术!”

    凌风心中想道,在逆神众进入武国之前,就已经将古武之术演化成了当今文字,让凌风可以看懂,而这一年来,他也的确研究过,早就熟读于心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怕自己有所疏漏,又在脑海中梳理了一番,脸上也逐渐多出了一抹喜色。

    “想要凝练古武之力,就要打碎圣光、体魄金光以及雷火劫念力,这一步金之力已经帮我做了。”凌风苦涩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融合,直至最后完成一场华丽的蜕变!”

    凌风深吸了一口凉气,让的气血都变得平静下来,三种力量也凝固在身体各处,徐徐发光,放佛是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下一刻,凌风运转虚空神道,让得气血沿着古武之术游走。

    “啵,嗡……”

    一刹那,凌风身体冷不丁地颤抖了几下,那三股力量同时运转起来,全部进入了暗脉当中,从一个个穴道中飞出,化成了惊天的光焰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圣光徐徐飞散,形成了烟霾,而后,一缕缕太极圣火的碎片就出现在凌风的暗脉当中,这是凌风强行凝聚出来的,只有太极圣火才能令他所凝练出来的古武之力更强。

    当然,风险也会更大,但想要压制金之力,他却只能这么做!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失去了三种力量的阻挡,金之力势如破竹,把凌风的五脏六腑,全部都撕裂了,就连四肢丹田都没有放过,不过,太一真水绝对很厉害,它越来越汹涌,如潮水一般,渗透到凌风身体各处,让那撕裂的伤口,又重新愈合。

    虽然,愈合远没有破坏来的那么迅速,但也维持了凌风的生机,让他不至于在凝练古武之力的过程中,被金之力摧毁。

    “碎!”

    凌风心中大喝,体内三种力量用力挤压,彼此迅速粉碎了,化成了一块块碎片,包括雷火劫念力都是如此,钻心的疼痛,简直是要把凌风从中间撕开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的惨叫,眼神却更加狠厉起来,相比死去,他还有什么疼痛不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“融合!”

    凌风近乎惨哼的说道,他全力催动三种力量,冲出了暗脉与穴道,进入丹田,而后,狠狠地挤压、碰撞,尽管古武之术里面,还记载着其他方法,比这种狂暴、自杀式的融合要安全许多,但他唯一欠缺的就是时间。

    分秒必争!

    每耽搁一秒,他都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于是,三种截然不同的力量,就在凌风体内爆开了,形成了恐怖的涟漪,在他体内激射,毁灭般的画面,触目惊心,让人不忍目睹了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“噗嗤、噗嗤……”

    那涟漪比刀剑还要锋利,饶是凌风的血肉坚固,但被射穿了,光焰穿透了五脏六腑,撕裂了他的血肉,飞射而出,激荡在空气当中,发出刺耳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而后,凌风浑身直哆嗦,仅仅是片刻功夫,他就被射的千疮百孔,如同一个马蜂窝。

    不过,那射杀出来的,都只是涟漪而已,真正恐怖的力量,在凌风体内迅速崩开,把他内腑都炸的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嗡嗡,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凌风魂海太一真水暴动,一道道似泉水般的金液,涌入了他的体内,维持着凌风的小命,但,即便是太一真水,也无法阻挡金之力与自残风暴的冲击,它也不可能坚持太久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争夺战,谁能坚持到最后,谁就是王者!

    时间匆匆,总是那么不经意间流逝。

    眨眼三天过去了,秦枫好似一棵孤松,冷冷地立在草地外,不言不动,这三天他连水都没有喝一口,眼睛始终没有闭上。

    此刻,他紧蹙着眉头,明显地感觉到四周空气的激荡,凌风从盛极一时的气势,正走向低谷,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,甚至,连生机都如同风中残烛,摇曳不定,像是要熄灭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。”他眼神冷厉,一时间心惊肉跳,少主凌风关乎逆神众的未来,他不能有什么意外啊。

    但是,最后他还是忍住了,连逆主都束手无策的伤势,他又能奈何吗?

    “小风,出现意外了!”

    凌清、柳舒舒、云溪几个人脸色都难看了下来,紧紧地咬着嘴唇,那汹涌的恐怖气流,都已经波动到她们这里了。

    这也代表着凌风正在经历着生死考验。

    “凌清,不要冲动!”云溪握住凌清那双薄凉的小手,凝声说道:“秦枫都没有出手,我们如果冲过去,只会给凌风增加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金之力!”

    傲娇鸟脸色阴沉,它知道最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凌风体内出现圣光,也代表着金之力再也不可能被压制,它们势必要把凌风血肉、骨头都冲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希望,他可以坚持下来!”它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会出现奇迹吗。”

    柳药站在远处,遥遥地望着凌风,一脸地沉重,后者太神秘了,先不说凌风背后的能量,单一那秦枫就极度可怕,虽然只是武圣至境,但连他都感到棘手。

    可是,就连这样的势力,都毫无办法,凭借凌风自己有可能活下来吗。

    足足五天时间!

    凌风已经快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了,浑身血肉没有一处还是完整的,鲜血从他身上流下来,把四周的草地都淹没了,里面还夹杂着五脏碎块,而凌厉的涟漪,形成了可怕的剑气,把方圆三丈范围的一切生机全都斩灭。

    如果,不是凌风胸口还有微弱的起伏,只怕人们都以为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极度煎熬!

    虽然只是过去了五天,但凌风感觉放佛过去了五年,他的伤势恶化太多,即便是太一真水也只能起到续命的作用,那金之力正全力汲取天地玄气,化成光焰,粉碎凌风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傍晚时分,那涟漪终于稳定了下来,三股力量化成了齑粉,聚拢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凤巢,一道道金光好似蚕丝一般,把凤巢笼罩在里面,不时会有一丝丝光芒从里面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随后,它凝固了下来,不管里面正在演化着什么,从外面来看,却波澜不惊,这让得凌风松了一口气,至少失去了涟漪的冲击,太一真水可以坚持更久一些,这多少是一个希望。

    第六天、第七天……半个月之后,凌风的伤势更恶劣了,太一真水都无法延续他的性命,金之力从上到下,进行一遍恐怖的“屠戮”,连丹田都没有放过,被撕裂了一道道裂痕,像是随时会碎掉。

    “还能坚持多久呢?”

    凌风心头沉重,那凤巢依旧在酝酿,丝毫没有动静传出,而他的眼皮却越来越重,连暗脉都受损严重,他感觉自己已经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最多三天!”凌风心中虚弱的想道,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凝练古武之力非常凶残,像他这种强势融合的,亘古未有,要知道三种力量一旦爆发出冲突,足以把自己摧毁。

    也因为太一真水的出现,凌风才敢这么搏一搏,换一个人,早就被自残杀死了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凌风眼中也尽是烟霾!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当清晨来临,第一缕虫鸣声响起的时候,一缕波动突兀地在凌风丹田中响彻起来。

    初时,凌风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,毕竟,坚持了近二十天的时间,他精神早就恍惚了,出现幻听也是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下一刻,他就狂喜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,那凤巢上出现了一丝裂缝,它就如同是被蚂蚁咬碎了一个缺口的堤坝,一瞬间,一股惊人的波动,就从那裂缝中倾泻而出,惊动了凌风全身血肉。

    而后,那裂缝不断地向着四周蔓延,被里面那股汹涌的力量,彻底冲碎了,一股可怖的波动,陡然间,俯冲而出。

    它是一个气旋!

    色泽一点都不艳丽,像是虚无的天空,深邃又很空洞,但却透发出令凌风自己都感觉心寒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它始一出现,就吹响了号角,爆发式的旋转,疯狂的搅动起来。

    顿时间,凌风血肉、骨头以及魂海,都暗淡了下去,一道道虚光都飞了出来,被那气旋吞噬了下来,就连金之力都遭受了阻碍,不断地抵挡着气旋的吞噬。

    闪电、涅槃之火散乱的虚光,都化成了那气旋的给养。

    “嗡,啵!”

    蓦然,当凌风体内所有力量都被吞噬之后,那气旋戛然而止,猛地倒吸了一下,气旋收缩在一起,如同聚变一般,而后,在烟霞的沐浴下,一枚近乎虚幻的火种,就呈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它如隐藏在夜幕下的水晶,闪闪发亮,但又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