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二十七章 寒如月相邀

第六百二十七章 寒如月相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满场哗然。

    柳舒舒、凌清、云溪脸上都有黑线闪过,她们都被这个家伙给骗了,他根本就是实力尽复,却佯装掉级的模样,成功地让傲娇鸟上当。

    她们望了一眼傲娇鸟的方向,沉沉地叹了一口气,后者太悲催了,满怀信心,却被败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试问,天地间还有比它更悲催的么?

    秦枫淡淡地瞥了傲娇鸟一眼,冷酷地撇嘴,如同在看一只白痴,逆神众如果什么时候把尊严这种东西,当成一回事了?他们不会这么伟大,打不过就跑,才是他们的风格。

    而能够成为逆神少主,得到逆神众的认可,心思岂可那么单纯,如果不想战斗,凌风早就走了,何必,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?

    没有走,就代表着他想给傲娇鸟一个机会,于是,秦枫很乐意地配合出演。

    可以说,傲娇鸟败的一点都不冤枉,这是从心思到战力上的震压,它的好胜心太强,自然也就落了下成,失败是必然的,伤痕却是永恒的。

    只怕,以后即便凌风重伤,它都不敢轻易挑战了。

    放佛,感受到了众人那怜悯的眼神,傲娇鸟又动了动爪子,松了松泥土,把脑袋埋深了一些,而后,整个如同躺尸一样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风伤势痊愈,如风一般刮过了玄空宗,这让得凝重的气氛,一溃而散,人们都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凌清、柳舒舒、云溪三女也都流露出了笑意,和凌风殷切嘱咐了一番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一战,她们感受到了凌风的强大,想要不被落下,就要咬紧牙关,拼尽全力地努力,否则,她们就要远远地被甩在身后,眼睁睁地看着叶欣然与他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显然,每个女人心中都有私心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可着实让我们担忧了一番。”柳药飞了过来,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也被凌风的勇武震惊了,一刃一石,秒杀天神雀,古往今来又有几个人可以做到?

    依照这个势头下去,凌风有可能成为震压神兽的存在,未来会成长到哪一步,是他都很期待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辛苦柳老了。”凌风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。”柳药笑了笑,能够交好这样的武者,玄空宗与有荣焉,他说道:“什么时候赶往武国?”

    这一年来,气氛几乎是绷紧了,傲娇鸟、凌清、云溪似乎都在等待着,而这个期限,也被她们不止一次地提及,这也代表着凌风在南荒武国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对于活成精的人物,一句话就能让他猜测出个大概来,当然,凌风没有说,他自然也不会去过多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十天之后!”凌风笑着说道,南荒只会是逆神众的起对他们至关重要,而今也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们玄空宗么?”柳药问道,虽然知道凌风背后的势力很强横,但南荒武国战斗力不弱,而一位六级武尊的威压,也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多谢柳药美意,但我想足够了。”凌风笑道,一年过去了,以逆神的底蕴,只怕已经有几位武尊诞生了,甚至连叶欣然都已经成为了武尊,这样的势力还无法扭转局面,压住三大势力,那逆神众就可以一头撞死了。

    “恩!”柳药笑了笑,不以为意,他拍了拍凌风的肩膀,而后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“武国,那边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在众人都离开之后,凌风背负着双手,仰望着天空,一年来,他消息闭塞,专心攻克伤势,但是,这不代表逆神众就没有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已经主宰全场。”秦枫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,说道:“逆神势力正通过各大丹坊、酒楼、兵器铺全力盛放,陈家得到了我们的全力支持,苏姑娘已经控制了苏家的资源来源,排除异己,全面革新,经过了大半年的时间,基本已经控制全局。百度搜索”

    “三大势力资源命脉被断,而今正全力反扑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武国皇族已经和三大势力联合,正在打压我逆神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凌风暗自点头,这一切都在他预料当中,武国皇族不容小觑,能让三大势力、隐宗都忌惮,也代表着他们的底蕴很可怕,至少也有武尊级强者,很可能不止一位。

    有皇族的支持,陈家、苏家的处境只怕很艰难吧?

    “为什么还在等?”凌风忽然问道,以叶欣然、苏晓茹、陈家主的手段,不会被拖到今天,这其中似乎有隐情。

    “因为少主未归!”秦枫双目发亮的说道。

    凌风浑身一怔,双目湿润了,心中流淌着暖流,他们都在等待着自己的归来,因为无论是叶欣然、逆神众,陈家,还是苏晓茹都是因着凌风才走到一起的,所以,他们缺少一个核心。

    一柄利剑!

    唯有凌风归来,才能让逆神众疯狂,慑服他们,也能让陈家、苏家倾尽全力,不惜一切代价,与武国皇族、三大势力开战。

    “隐忍了一年之久,相比逆神众也憋出了一股火气了吧?”凌风轻笑。

    “是!”秦枫没有任何隐瞒。

    “十天后,我欲归去!”凌风飞空而上,消失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是!”秦枫眼睛炙热,这个年轻人身上有股令人信服的气魄,他固执、坚强,他大智若妖,他又是一个奇迹,就连一年时间,也是他之前就设想好了的。

    太长,逆神众会动摇,会憋屈,这对他很不利。

    太短,则陈家、苏家的准备时间不足,在逆神众不能暴露的情况下,必然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一切,放佛都在事先演练好了一般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秦枫满心的激动,凌风要告诉他的不是“我欲归来”,而是,东风吹至,逆神众要全面对武国皇族、三大势力开战!

    “咻!”下一刻,他闪身离去,将这道消息传至逆神众手中,令他们急速赶往南荒武国。

    这无疑会成为逆神众疯狂的一天!

    因为,秦枫传递的消息,不止是凌风伤势痊愈,更重要的是少主凝练出了古武之力,成为了真正的古武者,还有比这更激动人心的吗?

    三天后,凌风接到了一封信,粉色的纸张,散发出淡淡的馨香,蝇头小楷,纤细有力,如银钩铁笔,勾勒的整整齐齐,让人耳目一亮。

    “寒如月?”凌风哑然地望着那一封信,旋即,苦笑了一声,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。

    他与柳舒舒的身份,可以瞒过很多人,但唯独冲云宗寒如月是个例外,只不过,她一直守口如瓶,隐忍了一年时间,直到知晓自己伤势痊愈,才令人传来的书信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大恩情,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“寒如月找你做什么?”凌清、柳舒舒、云溪微恼的说道,她们总觉得后者不安好心,让她们很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打,她不是我的对手,骂,她更不是我的对手。”凌风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三女忍俊不禁,仔细想想,也的确是这么一回事,这个家伙身上除了优全是无解的缺点。

    你明知道他很可恨,但你就是无法干败他。

    “少主,我陪你去。”秦枫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担心,冲云宗不是龙潭虎穴,何况,仅仅一个寒如月,就让我如临大敌吗?”凌风摇头,不管寒如月打的什么主意,他都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冲云宗,巍峨高耸,云层一朵朵地缠绕,如仙境一般。

    凌风来了,他背负着双手,脸上洋溢着笑容,在冲云宗一众武者的瞩目下,向一处竹林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又是他,要不是寒师姐相邀,真想把他打趴下。”冲云宗弟子对凌风很是气愤。

    当初,凌风带着柳舒舒,单挑冲云宗年轻一代,可谓是狠狠地扇了他们一个耳光,而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,不要去招惹。”一位武者轻飘飘的说道。这让得众人都是一怔,旋即,无奈地叹息了一声,那说话的可是从蛮荒秘境归来的天才弟子,如今都已经是四级武圣了,连他都说不能招惹,那就当真不能招惹了。

    “他痊愈了。”那人轻轻摇头,如果可能他真不希望凌风活着,年纪轻轻,就横扫蛮荒秘境,让他们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

    一盏如玉美酒,一面返璞归真的石桌,一位寒如冰,冷如月的玉人,掩盖了整个竹林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蛮荒一别,已有一年,今天能够一见,当真让我欣喜啊。”寒如月淡笑,美人一笑,万花无颜色。

    “寒姑娘,风采依旧。”凌风笑呵呵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风采,终究无法掩盖那个人的光芒。”寒如月眨巴眼睛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多。”寒如月说道,就在凌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她又补充道:“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凌风一怔,暗自咬牙,逆神众的身份太敏感了,一旦暴露,可想而知,他们要面对多少杀戮,即便是知道寒如月已经发现,他也不能亲口承认。

    “寒姑娘相邀,何解?”凌风望着寒如月的眼睛,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喝酒,战斗!”寒如月眼睛发光,闪闪亮亮。

    解释:昨天两更,是因为留香闹肚子,一天七八次,撑不住了,今天还有点脱水,思路不是太好,但会尽力码字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