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三十章 偷天

第六百三十章 偷天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满场哗然!

    苏家三位长老地位崇高,虽然已经退居幕后,但在苏家威信不减,他们的一句话,甚至可以改变家主地位,尽管他们少问俗事,一心都扑在武道上,却没人可以忽视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毕竟,那可是三位武圣!

    谁能想到,苏晓茹不声不响,却已经动摇了三位长老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家主,老了!”这一句话,苏晓茹说出来,可以被人理解为锐气不足,不够进取,但是从三位长老口中说出来,却代表着特殊的含义。

    他老了,所以,他要让位了!

    这是毋庸置疑的态度,让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更难以置信,三位长老已然坚定地站到苏晓茹那一边,这让很多人都面色如土,特别是那几位中年人,他们一直在动摇苏老爷子的决心,但苏晓茹却比他们想的更远,早已从三位长老那里下手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们想多了,以苏晓茹的魄力,有什么资格可以动摇三位长老的心意?唯有逆神众才可以做到,当他们站在苏晓茹身后,就再也没有什么阻碍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苏老爷子眼睛爆睁,赤红地盯着三位长老,像是要把三人生吞了一样,结局怎么会是这样?三位老人都是他的长辈,当初也是因为有他们的支持,他在家主这个位置上,才能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可是,这倒戈一幕却发生在自己身上,多么讽刺。

    “家主,你老了。”三位老人淡漠的说道:“这几年来,你太过优柔寡断,终究会害了苏家。”

    “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吧。”一位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态度鲜明,让每一个人心都沉了下来,他们眼睛在苏晓茹与苏老爷子的脸上,不断地闪过,预感到今天苏家要变天了。

    “家主,让位吧,晓茹比你更合适。”苏狂在身后说道。

    他站立的位置比较敏感,近乎是贴在石椅上的,但凡苏老爷子有什么过激的动作,立刻就要被他擒下,而且,他分明就是在劝导苏老爷子不要挣扎,放弃吧。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

    苏老爷子脸红如血,老脸都直哆嗦,苏晓茹的睿智,超越自己,仅仅一年时间,就颠覆了整个苏家,不仅让三位长老倾倒,就连心腹苏狂也成为了她的麾下,让他有心无力,这根本就是不可挽回的局面。

    的确,他可以命令苏家众人斩杀苏晓茹,但必然会是鱼死网破的局面,如今的苏家也经不起这样的手足相残了,从内心深处,他还是希望苏家可以一如既往的强盛不衰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可敬的老人!

    “老爷子,你怎么可以把偌大苏家交给她!”一个个中年人都怒了,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,他们今天所来就是为了打压苏晓茹,逼她从那个位置上退下来,却没有想到一败涂地的同时,还被苏晓茹的手段震慑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。”苏老爷子摇头,苦涩的笑起来,在苏家这几代当中,他的确很欣赏苏晓茹,翻云覆雨之间,就控制了整个苏家,如果苏家中年一代有这样的人物,他宁死也要拼一番,但后者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他盯着三位长老,他想不通,为何三位长老会站到苏晓茹那一面。

    “直到如今,你还看不清形势吗?”一位长老沉默了一下,还是摇了摇头,苏家老爷子在位这么多年,守成有余,但进取不足,这也正是他们认为苏晓茹更合适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形势?”苏老爷子怔了。

    “你会看懂的。”一位长老说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,给我一个机会,我给你一个朗朗乾坤,一个全新的苏家!”苏晓茹躬身垂手,无比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满场寂静,这无疑是在让苏老爷子表态了,事态发展到这里,已经如同泄洪一样,不可阻挡。

    “睿智,冷酷,翻云覆雨。”

    苏老爷子一针见血的说道:“苏晓茹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,否则,我宁可战死,也要亲手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白眉须发,声音铿锵有力的说道:“今天,我退位,立苏晓茹为家主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!”

    那几位中年人脸色苍白,声音嘶哑的喝道,连身体都气的直哆嗦,虽然苏晓茹是来逼宫的,但他也不能就这样妥协,难不成三位长老当真会杀了苏家老爷子么?

    只要,他不退位,一切都还有希望啊。

    苏老爷子望了他们一眼,心中一阵叹息,这几个白痴,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吗?

    “多谢爷爷。”苏晓茹直起了身躯,昂扬挺拔,如孤傲的青松,眼眸闪耀着惊人的色彩,从今天开始,她就是苏家家主!

    一年前,她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刻,但直到今天还有种做梦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贱人,我要杀了你!”一位黑衣中年人狂怒,猝然之间拔出了战剑,向着苏晓茹扑杀了过去,九道武皇之力,如同野火在燃烧,刹那间,就到了苏晓茹的近前。

    剑快的让人心惊肉跳,甚至,那中年人已经有将苏晓茹斩在剑下的畅快之意,就连苏家老爷子都变了颜色,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无疑,如果苏晓茹死了,那么,三位长老自然也会改换心意的,可惜,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面对着怎样的对手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剑光下,苏晓茹笑容如花,她一动不动,放佛是死亡后的最后一抹惨笑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剑尖即将刺破苏晓茹颈项的时候,一只手突兀出现,两指并立,夹住了战剑,顿时间,那汹涌而来的气势,就如同被浇了一桶水,瞬间湮灭。

    一位青年出现,神情淡漠,两指用力一搅,那战剑就如同废铁一般扭曲,“喀擦”几声爆碎,而后,他身躯一闪,一把就捏住了黑衣中年人的脖子,将他拎了起来,任由他如何挣扎,都无法从青年手中挣脱出去。

    而当那青年气势全爆,满场都寂灭了。

    七级武圣!

    光是这一位武者,就可以震压整个苏家,在这样的武者面前,九级武皇如蝼蚁。

    人们惊得瞠目结舌,从内心深处的惶恐,难怪苏晓茹这么强势,也难怪三位长老都站在她的身后,原来竟然有这么可怕的武者相助。

    “逆犯家主,杀!”苏晓茹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她身后,秦傲面无表情,用力拗断了那黑衣中年人的脖子,将他的丹田震碎,魂海打裂,直到后者软绵绵地倒在地上,他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血淋淋地震慑!

    即便是苏家老爷子,也被这一幕震住了,苏晓茹的手段与血腥,是谁都没有想到的,让他们心生不忍,虽然冒犯家主是死罪,但终究是要讲情面的,那毕竟是她叔叔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认可她的做法吗?”苏老爷子大声质问那三位长老,血骨亲情,难道在他们眼里就这么淡薄吗?

    “如果不这么做,苏家会死更多人,以后你会明白。”三位长老眯着眼睛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天空中,电闪雷鸣,倾盆大雨,瓢泼而下,而在这顷刻之间,苏家换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下一步,我们要做什么?”在苏家后花园中,苏晓茹公主裙翻飞,如同蹁跹的蝴蝶,身上有股锐利的色彩,这是在这一刻,她脸上才表现出一抹伤心之色。

    亲手弑杀叔伯,只怕她会成为整个苏家的千古罪人吧,但他们又何尝明白,不以血性手段震压苏家,那么逆神众就要动手了。

    虽然,不知道逆神众为何忽然变得这么急迫,但她却知道不久后,整个武国都要被颠覆。

    “陈家、苏家,但这还不够。”秦傲一脸傲气的说道:“所以,我们要进皇城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做什么?”苏晓茹蹙眉,总觉得逆神众很疯狂,那骨子里的骄傲,根深蒂固,但不可否认,他们太强大了。

    她见过那个女人,压得人要窒息,她只是在三位长老闭关的密室外,站立片刻,一句话没说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可自此以后,三位长老坚定不移地站在了自己这一方,这才是最强的威吓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位青年,虽不及那个女人,但也强大的一塌糊涂,只怕在整个武国都找不出能与之匹敌的年轻一代。

    “面见公主!”秦傲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淡月公主在武国皇族,并不被重视。”苏晓茹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,淡月公主有一位皇兄,也并不受重视,不过,倒是志向不小。”秦傲捏着下巴想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要偷天。”这一刻,苏晓茹大惊失色,这个想法太疯狂了,如果皇族可不是苏家可以相比的,里面高手如云,很可能连武尊级强者都有,有谁能动摇武国的根本?

    “呵呵,晓茹姑娘,你说的太严重了一些。”秦傲淡漠地笑道:“从一开始,我们的对手就不是武国皇族。”

    “呼,你吓我一跳。”苏晓茹松了一口气,可是,很快她脸色又变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,我们的目标是整个武国!”秦傲傲气冲天,苏家是一个起动摇皇族,最终席卷隐宗,如此才能让逆神众退居幕后,从容隐藏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少主凌风要归来了!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