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三十一章 九皇子

第六百三十一章 九皇子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凌风凝练古武之力!

    这一消息终于传回了逆神,一时间,逆神众癫狂了,这无疑代表着古武真正的崛起,一位真正的古武者,与他们半步古武截然不同,飞圣峰一战,给他们留下太深的印象,连叶欣然都只能一败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当凌风突破到九级武圣的,乃至于武圣至境,他在这一境界将再无对手,不过,这只是一个起当少主归来,必然会掀起逆神风暴,包括叶欣然在内,所有人都在期待着。

    因为,有少主突破的经验,他们将会踏上古武征程,谁与争锋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们要让大势形成,苏家、陈家远远不够,他们只能对抗曹家、冷家,而武国皇族的态度,至关重要,由此可动摇隐宗的信念,绑在逆神的战车上。

    到了那个时候,大势已成,只待凌风挥剑斩出,三大势力都会成为昨日黄花,从武国这方土地上消失。

    也只有如此,逆神才能把整个武国打造成固若金汤的后方,为少主、小叔祖、以及逆神众的征程抹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国皇宫,无疑是整个武国最辉煌的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金色的龙,伫立在皇宫两侧,肆意挥洒着澎湃的气势,让一些宵小心惊不已,根本就不敢踏足一步。

    而皇城也是大手笔,有强者刻意地勾勒出一个宏伟的格局,让它气势万千,亘古不灭。

    此刻,在皇家小院当中,苏晓茹彩衣如云,神色如秋水一般平静,而在她对面,则是端坐着一位秀丽的女子,约莫二十来岁的模样,白色的小衫,将她的身材,勾勒的曲线玲珑,引人遐想。

    她素面朝天,发丝束在身后,从颈项蜿蜒到肩头,一丝不苟地耷拉在胸前,又如小家碧玉,给人一种清纯如水的感觉。

    淡月公主!

    这是九皇子的妹妹,虽然武道天赋不佳,但琴棋书画,无一不精,恬静优雅,人生如写意一般,轻松随意,不会像其他人一样,活着很累很疲倦,因此,她不施粉黛,却天然的娃娃脸。

    “晓茹姐姐,怎么今天有空到我这里坐坐了?”淡月公主声音清浅如叮咚的泉水,其中透着喜悦,皇宫森远,一入宫门深似海,绝非是一句空话,淡月公主自出生就一直在这里,对周遭的事物早就厌烦了,可偏偏她无法走出去,而苏晓茹却是她唯一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晓茹此来,是想请公主为我引荐九皇子的。”苏晓茹有点尴尬的说道,淡月公主实在单纯的不像话,这么欺骗她,让人心生不忍。

    “我皇兄?”淡月公主一愣,旋即,嘻嘻笑道:“晓茹姐姐要见我皇兄,自然是可以的,我这就去把他扯来。”

    她温婉地笑了笑,而后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不久后,一位中年人就一脸苦笑地被淡月公主抓了过来,他身躯魁梧,即便是络腮胡也无法掩盖,他俊逸的面庞,因着深处皇宫大院,天然地养成了一股威仪,一席白衣更显风神俊朗。

    “淡月,你这是闹得哪一出啊?”来人正是淡月公主的皇兄武陟,他对淡月格外的宠爱,即便是被她强拉硬扯过来,也没有什么怨气。

    “诺,晓茹姐姐要见你。”淡月笑嘻嘻地指着不远处的苏晓茹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晓茹?”武陟一愣,禁不住蹙眉,他知道淡月与苏晓茹的关系极好,时常促膝长谈,但这似乎与他没有干系吧?

    当然,这么说有点太见外了,因为当初苏晓茹的一些事情,还是淡月公主透过他相助的,比如压制三大势力,让他们的进攻推迟,比如,暗中相助陈家。

    他倒是不愿意搅合到这件事情当中,但却拗不过淡月公主,不过,他在皇族的地位太敏感了,很多事情也是爱莫能助。

    只是,他却想不出苏晓茹来见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感激么?似乎不是。

    “苏姑娘,许久不见,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。”武陟走了过来,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九皇子,风采依旧啊。”苏晓茹也淡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,武国的形势有点动荡,但苏姑娘一介女流,却撑起了整个苏家,让本皇子都深感敬佩。”武陟不无欣赏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年前,武国突兀地涌入了一股神秘势力,如春风化雨,一夜之间,就席卷了皇都,各大世家,隐宗、药宗无一不受到影响,而苏家首当其冲,在苏家一筹莫展的时候,苏晓茹这一匹黑马,横空出世,力挽狂澜,一举把苏家的颓势又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堪称女中豪杰,能与她媲美的着实太少。

    “九皇子过奖了。”苏晓茹轻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又瞄了一眼淡月公主,后者闻弦知雅意,主动说道:“皇兄,淡月那里还有几壶好茶,这就去取来,你们先聊。”

    “苏姑娘,不会是来找本皇子谈风赏花的吧?”在淡月公主离开之后,武陟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苏晓茹神色一肃,错开身体,让出了一个人,说道:“其实,晓茹也只是一根线,真正要和九皇子谈事的是他。”

    来人一身劲衣,淡白色的麻衣,显得很普通,气势也很内敛,国字脸上一片平静,如果不是苏晓茹刻意把他让出来,只怕没有人会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你是?”武陟心头一寒,瞳孔都收缩了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,他没有发现这位中年人,但此刻却分明感觉到了一股冷厉的力量,如刀似剑,几乎都要破开血肉,刺进骨头缝里了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这是一个无比强横的武者,低调奢华有内涵,不动则已,动辄石破惊天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可以让你得到自己想要的。”中年人冷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得到什么?”忽然被对方轻慢触怒了,武陟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皇位!”

    “你休要胡说!”武陟眼皮微不可查的一紧,这是埋藏在他心底的秘密,虽然当初他也曾隐晦地争过,但武国长老刚看重他同父异母的皇兄,让他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不过,他隐忍的功夫很到位,并没有表现出不妥。

    “如果,你有野心,但也只是野心。”中年人淡漠的笑道:“不要猜测,我能与苏晓茹站在这里,便不是其他皇子派过来试探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武陟脸色难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帮你登上皇位。”中年人并没有回答武陟的话,而是,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武陟沉默了,眼神闪烁。

    的确,他有野心,心中无比愤怒,当初他一败涂地,尽管无比隐晦,但以皇族敏锐的直觉,还是知道了一些事,而他也备受排挤,从一个光鲜的九皇子,到如今一个被人遗忘的落寞武者,他心中如何能不憋屈?

    可是,在以武为尊的大陆,他也只能深深地无奈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武陟的声音沉闷,没有之前的激动,而是很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听我们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依旧淡漠,他说道:“陈家、苏家,你觉得这股力量够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”武陟一怔,旋即惊呼道:“你们与凌风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即便如此,以苏家、陈家的力量,也不足以动摇我那位皇兄吧?”武陟蹙眉,既然心中的野望无法掩盖,那倒不如坦然承认,想来苏晓茹、中年人也不会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“何况,苏姑娘一个人也代表不了苏家。”

    “她可以代表!”中年人不用质疑的说道:“因为站在你面前的,正是苏家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”武陟神色大惊,不可思议地望着苏晓茹,她知道后者已经控制了苏家命脉,但想要成为家主,只怕还不够资格。

    但中年人的一句话,却颠覆了他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真正阻碍你登上皇位的是什么?”中年人并没有给武陟太多时间震惊。

    “三位武国大山!”武陟略微沉思说道。

    所谓的大山,也就是隐藏在武国幕后的强者,他们在暗中遮风挡雨,才有了今天武国的昌盛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他们的强大,一句话可以决定皇位的继承,而他也正是这么败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为你搬开这三座大山呢?”中年人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什么?”武陟深吸了一口气,他知道既然这个人来了,那就证明这句话不是无的放矢,显然,他们这么做有所图。

    “支持苏家、陈家,压力三大势力,必要时候,我希望武国皇族可以出手。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拒绝!”武陟眼眸闪过,最后却摇头道:“本皇子无心于你们谈论,就此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就走,如一阵风刮过。

    “九皇子竟然拒绝了?”苏晓茹愣住了,一脸的惊诧,在她看来,还没有人可以拒绝逆神众的,那是一股怎样的势力,如同一团迷雾,让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“不,他同意了!”中年人嗤笑,脸上闪过了高深莫测的笑容,说道:“他很聪明,野心也比我们想象的要大,因此过于小心,之所以拒绝,那是因为他没有看到我们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