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三十三章 王者归来

第六百三十三章 王者归来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震慑!

    一个人来如风,去无踪!

    来去之间,只杀出了一戟,但却令三位武国的泰山全部变色,他们不知道在那个人身后还有怎样恐怖的势力,但就是他一个人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如此威仪,有何不能吞掉武国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吞掉是因为不屑,这一点对于人老成精的三人来说,不难看出,这更让他们惧怕,要多么强横的势力,才会对一大武国不屑于顾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他们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风冷,人静默。

    直到许久之后,灰袍老人、蓝袍老人才颓然地坐倒在地上,面色如土,他们聪明一世,却糊涂一时,代价就是陪葬了整个武国。

    虽然,那个人没有吞下武国,但却让武国沦为了傀儡,将会被他们奴役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有的选择吗。

    正如逆神之主最后一句话,他们要认清形势,不要做无畏地挣扎,因为那样一来,武国只会消亡,相比而言,武国只被奴役的命运,至少武氏不灭,而不是成为流浪在街头,人人喊打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让懂儿退位吧。”

    最后,蓝袍老人沉闷的说道,武懂和武陟都是他们看重的人,但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武懂,这是心中偏爱所致,但这也是最好的结果,至少武陟不会把武国带入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来自哪里?”紫袍老人从地上爬起来,盘膝而坐,一脸的沉思,说道:“他们又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仅仅是为了三大势力?”

    他们摇头,即便是药宗只怕都抵挡不住那个人的风采,但他却没有踏上药宗,而是进入了武国皇宫,这其中必然有隐情,可是,他们却看不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宫偏殿,一隅之地,坐落着一座宫殿,一点都不奢华,相反还很低调。

    武陟正盘坐在蒲团上,双目微闭,这是他的习惯,既然不能成为武国帝王,那就只能拼命修炼,在武道上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但是,今晚他却始终都无法进入状态,心中盘旋着那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火老,你说我这么做对吗?”良久,他还是徒劳的放弃了,睁开眼睛,望向了暗中的一处。

    “皇子,您想要说什么?”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武陟略微沉思了一下,还是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而后,才吐出一口浊气道:“与三大势力为敌,即便是加上陈家、苏家,只怕我武国皇族都要元气大伤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皇子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?”火老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一,他们是否可以搬开武国三座大山。”武陟说道,这关乎他能否登上皇位,如果失败了,那么,一切皆休,他的野心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埋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其二,如果他们做到了,那么,我武国只怕今后,都要受到挟持。”武陟说的很隐晦,但火老还是听懂了。

    所谓挟持,也就是说,他即便是成为了武国帝王,也会成为傀儡。

    “与虎谋皮,当真是正确的选择么?”武陟苦涩的笑道,不管是否成功,他的形势似乎都很不乐观,因为淡月公主的关系,他已经被拉进了风暴中心,休想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那么,皇子认为你现今的地位,就不危险吗?”火老从暗中走出,身材干瘦,像是一阵风就可以吹走,但不可否认,他很强大。

    他浑浊的眼睛,盯着武陟说道:“那个势力来历神秘,绝不是陈家、苏家之人,他们也都只是傀儡一般,被人所左右,但是,他们可曾有皇子这般犹豫不决?”

    “火老的意思是?”武陟的眼睛一亮,隐隐抓住了什么,可却一闪而过。百度搜索

    “如果,我没有猜错的话,那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酒楼、丹坊、兵器铺都是出自于那一势力的手笔,而苏晓茹之所以能够夺得苏家控制,力挽狂澜,只怕也是那一神秘势力在暗中推波助澜。”

    火老的眼睛,像是穿透了无尽虚空,得见真相,他缓缓说道:“一是陈家,二是苏家,三是武国皇族,四又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武陟变色,一切当真像火老分析一样,那么,那一神秘势力所图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武国年轻一代,武道天赋强绝的有不少人,但是,论精明程度,却没有几个人可以比得上苏晓茹的,连那个丫头都鲜明地倒向了那一神秘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代表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所图的不是武国!”武陟一点就透,眼睛闪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英明。”火老拍了一个不小的马屁,才幽幽的说道:“他们的野心太大,一个武国根本就没有被他们放在眼中,而且,他们也不想这么早就走到台前,所以,苏家、陈家被推了出来,而殿下就是第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殿下有可能成为他们的傀儡。”火老轻笑起来,说道:“但是,武国也可以追随那一势力,逆势成长,未来可能会更辉煌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他们明知道殿下胸怀大志,依旧选择你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能反抗,那就好好地享受吧。”武陟心中禁不住浮现了这一句话,他沉思了良久,才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无疑,这是一个契机,武国虽然甘于人下,但也有可能成为国上国,这不正是每一个帝王的雄心吗?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现在,就看那一神秘势力,能否搬开武国三座大山了。”火老又隐藏到了暗处。

    “殿下,三位老祖有请。”不多时,一位老仆走了进来,惊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武陟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,但内心却掀起了无尽狂涛,他挥了挥手,示意老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做到了。”在后者离开之后,武陟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,用力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恭喜,吾皇!”火老又拍了一记马屁。

    武陟深吸了一口气,望着那灯火通明的皇宫,眼中闪耀着炽热的光芒,他轻声说道:“既然天意如此,那我就顺天而行,看一看我武国最后会走到哪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飘然而出,向着西北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于是,一代倾国帝王名震千古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天时间,悄然而过。

    玄空宗,一如既往的平静,武者们跟随着老师修炼,热火朝天,每一个武者都以柳舒舒、慕容浩然为目标,竭尽全力的努力。

    此刻,在青色小楼前,凌风身躯笔挺,轮廓分明的脸上有着苍劲之色,而在他身后,柳舒舒、凌清、云溪、傲娇鸟、秦枫一字排开,这就是跟随着凌风的班底。

    秋风萧瑟,而他们要踏上归程了。

    本来,凌风是不同意柳舒舒跟去的,不过,小妮子很执拗,一哭二闹三上吊被她运用的如鱼得水,逼得柳药和凌风都只能无奈点头,只不过,凌风是被迫的,而柳药则是暗中给柳舒舒竖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自从凌风回来之后,柳药看似不闻不问,但他比任何人都看出凌风潜在的能量,能够从那样的伤势活下来,生命力顽强的就如同小强,身后的势力连他都忌惮,这样的人物,将来会止步吗?

    显然,他的武道之路会很远很远,而作为柳舒舒的爷爷,自然也看得出她对凌风的异样情愫,而他又对凌风格外满意,这个时候不下重手,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而且,只要柳舒舒跟随在凌风身旁,等同于打上了玄空宗的烙印,不仅会得到逆神众的好感,一旦玄空宗蒙难,凌风必然第一时间赶来,随之而来的将是震惊天地的一股潜势力,而且,柳舒舒的武道修为还可以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白痴,都知道怎么选择了。

    “凌清,有时间就回来看一看。”吕颜眼睛通红,凌清是她唯一弟子,天赋惊人,假以时日,会成为玄空宗第一高手,只是小妮子很执拗,她这个做师尊的最后还是心软了。

    “恩!”凌清心中温暖,吕颜带她如女儿,让她也很不舍,而且,她的武道修为与生命都是吕颜给的,自然也把吕颜当成亦师亦母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回去!”

    凌风冲着吕颜、柳药挥了挥手,而后,大步向玄空宗外走去,而后,柳舒舒、凌清也和两人告别,这一别或许很多人都无法相见。

    “是!”秦枫当先而行,如横空长虹,要撕裂所有阻挡,哪怕这一路上有无尽坎坷,他也要杀出一条血路,让少主回到南荒武国。

    逆神少主归来,无可阻挡!

    五人一鸟,速度如飞,在玄空宗一点都不曾留恋,如飞而去,但依旧惊动了很多人,因为吕颜、柳药亲自想送,让很多人都咋舌,那可都是武尊级人物啊。

    “凌风,那是凌风……”一位少女惊呼出声,俏脸通红的说道:“据说,他和冲云宗那寒如月有过一战,虽然结局所有人都不知道,但冲云宗却平静如水。”

    “寒如月败了!”这是所有人的念头,以冲云宗众人的性格,如果凌风战败,必然会传至空灵岛每一处的,等同于压制玄空宗,但他们却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那就代表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,那就只有一种情况,寒如月大败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