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三十四章 谁更漂亮?

第六百三十四章 谁更漂亮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灵空岛,鸟语花香。

    虽已进入了深秋,但岛上万花依旧在盛放,淡薄的香气,从四面八方扑鼻而至,让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在灵空岛核心地域,一座巨大的传送阵,有席卷九天之势,上面涤荡着浩瀚的气流,地面上镌刻着一道道铭文,纵然岁月流淌,也不能将它们磨灭,它如同亘古长存。

    此时,凌风、柳舒舒、云溪、凌清四人都乔装一番,顶这个大斗篷,避免被人认出来,而傲娇鸟也成了灰毛鸟,懒洋洋地躺在凌风的肩头,它虽有三尺长,在凌风那消瘦的肩头上,却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逆神众已经进入南荒武国,传送阵也被秦枫一举破掉,凌风几个人,也只能通过灵空岛传送阵,辗转神明城,而后,再进入天凤城。

    沿途是曲折了一不过,倒也可以看看风景。

    “请长老过来,尽可能地刻下传送阵,通往南荒武国。”凌风瞥了一眼秦枫,他明白柳药的心思,也认同他的看法,逆神将来所面对的,绝对是无法想象的灾难,有玄空宗的暗中相助,他们也可以省去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,以那一门二宗的聪慧,早晚会发现玄空宗才是问题的关键,一旦大难来临,他希望逆神众可以第一时间赶来,逆杀乾坤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一种态度,代表逆神!

    “是!”秦枫拱手,若有深意地睨了一眼柳舒舒,而后,又低眉不言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众人又闲聊了几句,旋即,凌风率领着秦枫几人走进了传送阵,虽然传送阵的价格不菲,但以逆神的雄厚资源,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嗡,轰隆……”下一刻,传送阵发光,将他们送入了高空,化成一个光消失在灵空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有意思,竟然已经离开。”

    冲云宗内,寒如月远远地望着这一幕,双目闪闪发光,慵懒地躺在草地上,手执一杯玉盏,轻轻一仰,那琼浆玉液就滑入了口中,一抹朦胧的醉意,从她脸颊上浮现。

    “但是,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跑了吗?”寒如月抿了抿嘴,任由酒意在体内炸开,令她憨态可掬,而后,她的眼睛温润如春水,说道:“凌风,你让我感兴趣了,所以,你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站起身来,吐出了一口酒气说道:“一个月后,我要赶往南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明城,灯火通明,古老的建筑,在火烛的掩映下,流淌着沧桑的气韵。

    岁月不休!

    在这座充满了奇迹的古城当中,曾经诞生过几位武神,因而被誉为神明的城池,即便是过去很多年,这里已经可以看到神明的烙印,可惜的是,很多机缘都已经被人得到,剩下的不过是一个空壳,让人追忆而已。

    凌风、秦枫、凌清几人是在入夜时分才赶到的,无论是云溪、柳舒舒,还是凌清,对于这座城池也都很好奇,不过,在见过几次所谓的武神烙印之后,她们兴致大减,也就没有再耽搁下去。

    “进入天凤城!”

    凌风挥手,双目炽热的如霞光,心中一片火热。

    三年前,灵武学院被斩尽杀绝,只剩下孤零零的几个人,凌清极寒冰魄爆发,生死只在片刻之间,他一路冲杀而来,险死还生,更是被三大势力追杀至此。

    三年后,他修为突破五级武圣,凝练神虚之力,携逆神众强势归来,必要将整个武国掀个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“归去!”

    凌风轻喝一声,第一个走进了传送阵,而秦枫、凌清也心潮澎湃,那里将是他们的战场,会成为逆神众的根基,而对凌清来说,那更是故土,有很多回忆都在武国中。

    “走喽。”柳舒舒吆喝一声,和云溪并肩走进了传送阵,她们对于养育出凌风这样妖孽的土地,也深感好奇,而且,她们也相信,有一段征途,将在南荒展开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人的风采,而是一众人的璀璨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巨大的传送阵,远比灵空岛要浩瀚,如银河沙粒,瞬息之间,就将凌风几个卷了进去,一股眩晕感,从众人的脑海中迸发,而后,一个灿烂的金光大道,就平铺到远方。

    凌风几人远离西神岛,进入了南荒。

    “嗡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在天凤城核心,一座巨大的传送阵发光,承载着一股恐怖的压力,先是锐气从四面八方到卷,而后,轰然散开,紧跟着,几个人就从中走出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!”凌风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天凤城?”柳舒舒如同好奇宝宝,双目贼兮兮地打量着四周,脸上多少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天凤城。

    无比繁荣,与南荒那一荒,截然相反,虽然不及灵空岛那么疆土之大,但却另有一番粗狂的味道,街道上车水马龙,一座座南荒特有的建筑,如一株株老树,立在街道两侧,吆喝声、车轱辘辗转的声音,穿透着人的耳膜。

    “这一来,大家都辛苦了,我们就在这里停留一天,明天就赶往武国皇都。”凌风深吸了一口气,感受其中熟悉的味道,整个人都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曾经,他也来过这里,这是时间紧迫,他也没有来得及欣赏,而且,无论是灵空岛,还是神明城的传送阵,都不及逆神众多构建的那么稳定,需要武力的压制,即便是以他的实力,都感觉到了疲倦,更何况是柳舒舒、云溪、凌清三人了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据说,这座城池来历不凡,乃是武国两大城池之一,我们去走走。”柳舒舒立刻摆出了胜利的手势,她还是第一次走出西神岛,进入南荒古地,那股激动将她的疲倦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凌清、云溪纷纷赞同。

    随后,她们摘掉了斗篷,不需要掩饰了,这里不是西神岛,即便是一门二宗有着通天的本事,也休想在短时间内发现她们,更不要妄想可以杀进南荒。

    一刹那,芳华动人。

    街道上,声音都凝固了,人们惊诧地望了过来,无数个人的眼睛都在冒光,那三女形成了独特的风景,柳舒舒青春活泼,云溪娴熟宁静,凌清寒如冰霜,各有各的特色,形成了迥异的画面,但却美得冒泡,相比之下,在街道上的女人都要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她们是画中人!

    “苍天啊,大地啊,我见到了我的女神。”一位少年忍不住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她笑了,便是一个盛夏。”有人直勾勾地盯着凌清,那么清冷的女子,不笑时如寒霜初降,冷酷的让人不敢靠近,可一旦笑容从嘴角裂开,那便是万花盛放时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觉得我和两位姐姐,谁更漂亮?”柳舒舒转过脸来,一脸得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落下,就连凌清、云溪都来了兴致,很认真地望着凌风,期待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凌风有种躺着中枪的感觉,三女什么时候对这种话题敢兴趣了?

    他的眼睛从凌清、柳舒舒、云溪精致的脸蛋上掠过,内心无比纠结,自从蛮荒秘境过来之后,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无论多么温柔的女人,在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,都会吃醋。

    你看,凌清多么温婉水灵的姑娘,听到他夸叶欣然太漂亮了,简直要把他腰间的软肉捏爆。

    而柳舒舒、云溪也不是易于之辈,一个不慎,那可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他仔细地思考了一下,说道:“舒舒如新月,云溪如牡丹,姐姐如水莲花,正所谓竹兰梅菊,各有千秋,大抵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秦枫瞥了一眼凌风,心中暗自给他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”柳舒舒小脸一喜,就连凌清、云溪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她们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,可是自从遇到了叶欣然,她们的信心都被动摇了,那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奇女子。

    任何语言都无法描写她的美貌,任何词汇对她都是一种亵渎。

    不过,她们还是希望可以从那个人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尽管,这个答案不甚圆满,但无可否认,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忽然,柳舒舒笑容戛然而止,蹙眉怒道:“凌风你还是没说谁更漂亮,是新月、牡丹,还是水莲花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咬牙切齿,差点没把柳舒舒掐死,那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啊!

    他本来就有一棍子搅浑一缸水地想法,三女美得很有特色,硬要谁说更漂亮,从感情上,他更倾向凌清,可是,他敢说吗?

    得罪了云溪、柳舒舒,只怕以后就没有清净了,两女随时都能给他下黑手。

    “咦,那里有一家玉石店,不如我送你们一件首饰吧。”凌风急急忙忙地跑了,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,而在转过身的瞬间,他脸上纠结之色,也终于浮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枫怔了一下,而后,又悄无声息地把心中的那个赞抹掉了。

    “凌风,你别跑,你还没有说清楚。”柳舒舒龇牙,亮出了两颗小虎牙,体内的小恶魔又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云溪、凌清对视了一眼,也只能摇头苦笑,她们都是极其聪慧的女人,自然看出凌风的窘迫,能有这样的答案,已然满足了,但柳舒舒似乎很能折腾啊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