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三十六章 谁不可惹?

第六百三十六章 谁不可惹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俨然,这就是自尽啊!

    那年轻人连喷几口鲜血,脑袋一耷拉就昏死了过去,身躯重伤,又被狠狠地羞辱一顿,特别是五肢全断,对他的打击更甚,那感觉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昏死,是最完美的结果。

    玉石店铺静的落针可闻,每一个人都被彻底惊懵了,他们也没有想到,之前还盛气凌人,不将所有人放在眼中的年轻公子哥,下一秒就倒在了他们的脚下,那惨烈的模样,狠狠地刺伤了他们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一声凄厉地声音,撕破了这种静谧,先前跟在少年身后的五个中年人,此刻疾步飞了过来,脸色都能殷出血来,他们都是年轻人的随从,若是后者有什么意外,那后果也不是他们所能想象的。

    “敢打伤庄家公子,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。”一位灰袍中年人,满脸杀气,而后,他一把抱起了庄勋,迅速地挤出了人潮,向外冲去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则是冷冷地盯着众人,特别是二楼上的柳舒舒三人,尽管,那极品萝莉是武圣,但这也不是她们可以撒野的地方。

    无疑,这是防止她们逃离玉石店铺。

    “庄家庄勋!”一时间,玉石店铺了,一个个武者都流露出惊恐的神色,几位少女更是花容失色,面色如土。

    在天凤城,有两大势力绝不能招惹,一是城主府,他们代表着武国皇族的威仪,即便是一些强大的家族都被挤了出去,另外一个就是庄家。

    能与城主府并驾齐驱,本身就能说明问题,只不过,他们比较低调,擅长暗杀之术,势力几乎渗透到了天凤城的每一个角落,让各大家族、城主府都很忌惮。

    据说,卢家的一位长老曾经嘲笑过庄家一位少年,结果,第二天他新纳的小妾,就横死在家中,甚至,被卢家长老认为很有潜力的子弟,也被人斩杀在房中。

    这让卢家暗恨不已,但面对庄家这种隐藏在暗处的势力,他们也有心无力,想要斩杀他们一些人简单,但想要彻底斩杀他们却很难,而庄家的暗杀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不能斩草除根,那么,接连死亡的就会是他们。

    听着众人的议论,凌风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,转头向秦枫问道:“庄家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按说,凌风才是南荒之人,如果连他都不知道,秦枫又如何知道?

    但是,秦枫却丝毫不感到奇怪,他面色平静,淡漠的说道:“一个暗杀家族,在天凤城不弱,堪称无孔不入,倒是有一些手段。”

    一年的时间,如果逆神众只局限于一个武国皇都,那就太让人失望了,他们润物细无声,悄无声息就进入了武国各大城池,而天凤城无疑是重中之重,只不过,他们更加的低调,即便是城主府、庄家想要发现他们都决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凌风为何发问的原因,他知道的逆神众已经知道,他不知道的逆神众也已打听到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们的风格,偌大的蛮荒秘境,逆神众都可以地毯式的覆盖,更何况一个小小的武国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凌风暗自点头,对逆神众的表现很满意。

    秦枫眼眸一亮,他放佛见到了叶欣然,两人的性格实在太相似,都聪明过人,给他们一根线头,他们就是抽丝剥茧,看到一些别人看不懂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药宗!”他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无疑,庄家势力强劲,但想要隐藏在暗处,岂是那么容易的,没有恐怖的资源,强横的势力,只怕早就为武国所不容,但他们能够绵延至今,其中就透着古怪了。

    而有着药宗在背后支持,这一切都会变得合理。

    “北方如何了?”凌风抿了一口香茗,眯着双目,眼底有着可怕的杀意在酝酿,在武国这方土地上,只要一个暗黑势力就足够了,如果让庄家活着,那就会打乱逆神众的节奏。

    这一他能看出来,逆神之主也必然可以,只不过,他们却并没有动手,而是,沿着庄家这一条线,不断地挖掘,让一切潜势力都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不动则已,动则必杀!

    “苏家已定,皇族已定!”秦枫傲气的说道:“逆主亲自动手,任谁都要倒下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凌风暗自点头,大势已经逐步形成,陈家、苏家、武国皇族这三方势力足以压制曹家、冷家以及药宗,但这还不是时候,因为一旦大战,势必会暴露出逆神众,以各大势力敏锐的嗅觉,难保不会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还需要一股强横的势力,而这一次逆神众的目标是隐宗!

    一山难容二虎,隐宗与药宗争斗了这么多年,如果给他们一个机会,他们会拒绝吗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在大战之前,逆神众也要尽可能地剪除三大势力的尾翼,尽可能地削弱他们的力量,比如庄家。

    “布局低调不奢华,精妙又不易被发现,连我都蒙在鼓里,不会是叶欣然来了吧?”凌风心中已然有了猜想。

    逆神想要斩掉药宗这条手臂,必然有一番布局,而他在天凤城连个逆神众的鬼影都没有见到,也没有感觉到那凌厉的杀气与肃杀氛围,这种低调的手笔,在逆神里面,又有几个人可以做到?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“少主连这个也能猜到?”秦枫愣住了,他也是事先接到消息才知道叶欣然已经到了天凤城,不止是要迎接少主归来,还要斩掉庄家。

    凌风抬起头来,如同看白痴一样看着秦枫,龇牙咧嘴的说道:“逆神众除了那老狐狸逆主之外,就只有叶欣然可以做到这一步了吧?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转头望向了二楼,透过破碎的窟窿,看到了一块晶莹剔透的手镯,眼睛顿时亮了,站起身来,说道:“我觉得那个手镯不错,不华丽不遮眼,与叶欣然的气质很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枫嘴角抽搐了一下,暗道:“如果逆主是老狐狸,你就是个小狐狸。”

    凌风急冲冲地上了二楼,将那白玉手镯买了下来,而凌清、柳舒舒、云溪所选首饰也一同付了钱,这才心满意足的下楼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叶欣然和凌清、柳舒舒、云溪三人不同,后者大多也就是捏捏他腰间的软肉,但是,前者绝对是一言不合,就把你打趴下的冷酷女神,这随时会颠覆凌风少主形象的问题,凌风要尽可能地将它掐灭。

    有时候,一个小小的手镯,也是能收买人心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在逆神中,有人送过叶欣然礼物吗?”凌风很低调地收起了手镯,不让柳舒舒她们发现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秦枫的话,让凌风一喜,那个冷酷女神,也不是生人勿近嘛。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让得凌风差点把手镯给扔出去:“不过,都被她打成了重伤。”

    凌风笑容凝固了,龇牙咧嘴,恨不得把秦枫这个大嘴巴给缝上,这么重要的事情,他竟然不早说,万一叶欣然打他一顿怎么办。

    凌风感觉自己聪明神武,牛光闪闪的形象,正在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整个玉石店铺就被围的水泄不通,那中年人去而复返,他第一个走进来,脸色阴翳,上面有着猩红的十根手指印。

    庄家七公子重伤垂死,这可是大事,尽管他及时把消息送到,但还是遭受了惩罚,若是七公子救回来,他可以活命,而如果救不回来,他也要跟着送命。

    这大多都是仆从的命运。

    因此,他恨凌风、柳舒舒入骨,没有凌风的“点拨”,庄家七公子纵然狂傲了些,也断然不会第一次见面就动手,而柳舒舒三女则是被列入了死亡黑名单。

    “庄家来人了。”一个个武者噤若寒蝉,身躯如筛糠一般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就连玉石店铺的掌柜也跑了出来,一脸讨好地拱手,却被中年人直接推拒出去,而那些个玉石少女则是花容失色,都已经屏息了。

    “伤我家公子,你可知道我们是谁?”那中年人冷厉地盯着柳舒舒,目光能杀人。

    当庄勋重伤的时候,他没有这么咄咄逼人,而当庄家强者赶到的时候,他底气十足的蔑视柳舒舒,连凌风都要暗自竖起一根大拇指。

    这小人做的响亮!

    “他出现不逊,我教训他一顿,有什么不对?”柳舒舒寒着小脸说道,根本就没有把所谓地庄家放在眼中,连一门二宗武者都被他们斩尽杀绝,还惧怕一个庄家?

    “有些人你惹不起!”中年人冷喝道。

    势大压人,神武大陆的是非黑白,远远不能与武力持平,不要说,庄勋重伤,即便柳舒舒今天只是拒绝了庄勋,她们都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中年人飞了,整个脸都塌陷了下去,一头栽出了门外,而后凌风才施施然地站起身来,说道: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“以为躲藏在暗中,就可以干掉我们吗?”凌风蔑视不远处角落一眼,说道:“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很白痴?”

    “清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下一刻,凌清、柳舒舒、云溪三女气势全面爆发,恐怖的圣光,驱散了阴霾,把玉石店铺每一个角落都照的通亮,而那几个鬼鬼祟祟的武者,丑陋的嘴脸瞬间就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人们瞠目结舌,妈呀,全特么是武圣,到底谁不可惹。

    老规矩,先三更,晚上还有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