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五十六章 傲气凌神

第六百五十六章 傲气凌神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鲜血如注,将雄武宝殿染成了殷红一片。

    空气中,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味,逆神之主手中的战戟在滴血,戟尖已经没入了那紫衣老人的胸腔,恐怖的武尊之力,在这一刻全部曝出,将后者的血肉绞碎,五脏六腑都化成了血泥,就他的魂海也被震碎了。

    随即,那三位武尊也倒下了,在逆神众强势攻杀之下,锁龙缚发挥出无比恐怖的力量,将后者完全困住,战兵所向,皆是鲜血。

    四具尸体!

    全部倒在了血泊当中,每一个人的眼睛都如死鱼一般,脑袋上都留下了一个大窟窿,仰躺在地上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战斗结束!

    人们一个个瞠目结舌,他们都被逆神众那凌厉的攻击手段惊呆了,举手投足之间,就有震慑山河气势,霸道、强绝,在这一刻被淋漓尽致地呈现而出。

    就连武国三位老祖都是如此,他们甚至忘记了吐血,瞪大了眼睛,望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那可都是武尊啊,战斗力何其强大,竟然被人困住击杀,这让他们心头发寒,如果当初他们更倾向于武懂的话,那么,等到他们的就是截杀。

    不会有任何的意外,逆神众永远你他们想象的还要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武懂跌坐在龙椅上,英武的面庞一片死灰,他赖以自傲的四位武尊,竟是如此地不堪一击,后者倒下了,而接着要倒下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一败涂地!

    这是武懂心中真实的写照,在五位逆神众面前,所谓的文臣武将,根本就是土鸡瓦狗,甚至,后者连出手的勇气都丧失了,这才是最大的可悲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败了!”

    武陟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认输吧,今天你没有反抗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武陟,你休要得意。”武懂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你以为今天你得到了帝王之位,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与虎谋皮!”

    武懂眼睛血红,整个人都在哆嗦着,他脸色狰狞的道:“以他们的野心,一旦稳定了武国局势,你这个帝王也会成为傀儡,甚至下场比我还要惨烈。”

    武陟目光闪闪烁烁,沉思了片刻,才摇头说道:“武懂,你还看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的不是武国,他们志向高远,早就不局限在武国这一隅之地了,但我武国却会跟随着他们的脚步,登顶神武帝国!”

    武陟满脸的疯狂,如果之前他们只是在猜测的话,那这一刻,他就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,以逆神众的势力,完全可以颠覆武国,在建一个王朝,但是,他们偏偏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为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想要速战速决,稳固后方,为逆神众走向神武大陆做准备,因此,他们的目的不是武国,而是,放眼整个神武大陆。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逆神与武国没有太大的冲突,更是可以借助这一缕东风,让整个武国都席卷神武大陆。

    武懂怔住了。

    他眼神迷茫,从武陟身上掠过,落在了逆神之主身上,冷厉的说道:“我想知道这是不是你们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逆神之主目光悠然,傲视苍穹,他没有对所有人,只对武懂一个人,声音缥缈,穿透了虚空,落在了武懂的魂海当中。

    “我逆神无意于武国,但武国只是一个开始,我们要逐鹿天下。”这就是逆神的野望啊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武懂笑了,一滴滴血泪从眼眸中落下来,惨然的笑了!

    试问,一个帝王最大的野望是什么。

    那就是成为一代帝王,让帝国在他手中发光,超越天地,成为神武帝国,即便是武神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,都要惊悚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目光太短浅,不够睿智,竟然倾向药宗,后者的势力只局限于武国,这么多年,可曾想过要逐鹿天下。

    失败不可怕,可怕的是失去了进取之心。

    逆神众势力在武国很霸道、强势,但是,放眼天下的时候,却显得势单力薄,所以,他们才在武国扎根,借此涅槃,就如同凤凰一般,最终会绝傲天地间。

    纵然是失败了,能够逐鹿天下,这也是每一个帝王的夙愿!

    可惜,他走的太远了,错过了这么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武陟!”

    武懂站了起来,一步一步走到了武陟面前,这让得那些个武将大惊,他们担心武懂对武陟不利,毕竟,在武道上,武陟要稍逊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,却被武陟挥手拦了下来,如果武懂有心斩杀他,逆神众也不会坐视不理,他们才是主宰,没有人可以在他们面前杀掉自己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武陟不卑不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你不如我,我励精图治,想要让武国在先祖之后,走的更远,变得更强。”武懂声音沧桑,却又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“我想做一代帝王,想要武国成为圣国、神国,可是,我太看重眼前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武懂深吸了一口气,沉声说道:“所以,即便是知道卿云国对我武国不利,但我还是拒绝不掉,但是你不同,你的眼光格外精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,有一天我武国在你的率领下,披荆斩棘,登上圣国、神国之时……”武懂声音越来越嘶哑,一丝丝鲜血从他口中溢出,夹杂着五脏六腑的碎块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