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七十一章 重见天日

第六百七十一章 重见天日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星光万道,如雷霆万钧。

    它撕裂了天地,在漆黑的空间中掀起了万道狂涛,可怕的力量,甚至要将噬灵珠都斩断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截天匕飞出,在天空中一闪而逝,当它再次出现时,已经在千丈之外,一斩而下,像是劈开了一道幕布。

    喀擦!

    星光化成了一道闪电,比独龙都要璀璨,一下截断了虚空,留下了一道令人惊叹的破碎光芒。

    千丈之外,截断虚空!

    这就是截天匕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!”凌风狂喜不已,截天匕的威力相当于一级武尊,比人绝都要凶戾许多,顷刻之间,就将他的力量抽干了,就连焚冰火种都暗淡无光,消耗前所未有的巨大。

    而截天匕所造成的纷乱画面,也无疑达到了凌风重生以来最可怕的程度。

    当然,这还不是凌风狂喜的原因,截天匕最令人忌惮的是,它可以隔空杀出,就如同暗脉一样,猝然消失,谁都不知道它下一刻会出现在什么地方,即便是二级武尊,在猝不及防下,也会被截天匕杀成重伤的。

    “这才只是而已。”

    凌风咧嘴大笑,截天匕的就是武圣境界,唯有圣光才能催动它,而只有到武神之境,才能将它的神能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何况,在截天匕之上,还有截天蝶,不过,它还处在幼年时期,需要凌风以神虚之力、焚冰火种、以及各种药草的滋养,令它不断地成长起来,最后才会有截天之威。

    它会比截天匕更恐怖。

    而当它强大到一定境界之后,也会反哺凌风,让他血肉、骨头,乃至于神虚之力中,都蕴含截天之力,这也正是凌风所期待的。

    不过,截天匕与截天蝶炼化便可催动,但古术截天却不同,它需要凌风从截天匕、截天蝶中顿悟,不断地积累,最终发生质的涅槃,而那才会是古术截天!

    它是超脱!

    截天之下,武神如蝼蚁!

    “希望有一天,我可以顿悟!”

    凌风神态盎然,对古术截天充满了期待,不过,他也知道这其中的艰难,古往今来,但凡得到这门古术的武者,还没有一个人可以顿悟的。

    而真正的截天之威,也被历史的风尘掩埋了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又要逆天了。”紫风双目炽热,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,他不知道古术截天,但刚才那一击,着实震撼人心,只怕武尊级武技都无法媲美的。

    “因祸得福!”

    凌风嘿然一笑,将截天匕收了回来,在血脉中溃散,又化成了星光,随着虚空神脉涌动,而那只蝶则是出现在凌风的丹田,汲取着凌风吸收进来的天地玄气。

    它是“截天”诞生的生灵,单轮“血脉”的话,绝不逊色于天神雀了。

    此刻,它正迷蒙着双目,沉沉地睡去,看上去煞是可爱,就像是黎明时分,那翩跹在枝头的蝴蝶,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触摸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快快长大吧。”凌风心头激动,截天蝶相当于一头超级神兽,当它汲取足够多的资源,化成神兽的那一刻,凌风就等于怀中揣着一头神兽满街跑。

    于是,凌风就被自己这个想法折服了。

    太霸气,太吊炸天了。

    “凌风,有出去了办法了吗?”紫风传音过来,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凌风笑着点头,噬灵珠是因着截天匕而存在的,也是以它为核心,构成了绝世大阵,而当凌风炼化截天匕的时候,他就可以主宰大阵以及噬灵珠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紫风大喜过望,老脸都波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假的!”

    蓦然,凌风的下一句话,就让他澎湃的心跌进了谷底,整个人入坠冰窖,像是一个正在热血的少年,忽然被浇了一瓢冷水,心是多么哇凉啊。

    当他脸色灰暗的时候,凌风鬼魅的一笑,而后,身躯一动就从那黑暗的空间消失了,下一刻,他就出现在了石窟当中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紫风那暗淡的脸,一下凝固了,气的咬牙切齿,加吐血,这个小混蛋又坑了他一次,后者分明已经从截天匕中得到了进出噬灵珠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来得及破口大骂,就觉得眼前一亮,已经从那黑暗狭小的空间,飞射出来,落在了石窟当中,不是虚身,而是活生生的血肉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就出来了?”紫风愣在了原地,神色要多么诧异就有多么诧异,他有种置身梦中的感觉,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。

    在前一刻,他还在绝望。

    可转瞬间,他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进去?”凌风咧嘴一笑,这些年紫风对他的帮助甚大,能够活生生地看到他,也让他很欣慰,自己终究没有让他失望啊。

    “不想!”

    紫风吓了一跳,老迈的脸颊一阵波动,他被凌风那句话吓的回神了。

    旋即,一抹灿烂的笑容,就从他脸上浮现了出来,很快那笑声就直冲云霄,化成了惊天的巨响,惊动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不过,他笑着笑着就哭了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多少年了,他甚至已经遗忘了时间,内心早已绝望。

    可是,当凌风出现,又让他心中热血喷涌,而现在他终于站在了这片大地上,尽管,石窟中没有阳光,但深深的吸一口气,都能感觉到整个天地的真实。

    “我,紫风终于走出了那鬼地方了啊!”

    他仰天长啸,震得山川大地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虽然,他才不过是武皇至境,但只要给他一些时间,他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重见天日,这种感觉……真好!”紫风双目湿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混蛋这么吵?”

    这时,傲娇鸟懒洋洋地飞进了石窟,望见紫风时,眼前一亮,瞬间就俯冲了过来,给紫风一个个熊抱,以它的目力,自然看得出紫风不是虚身了,而是真身。

    紫风也是激动,毫不忌讳傲娇鸟,张开了怀抱。

    “砰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紫风飞了出去,眼睛上挨了一拳头,痛得他整个脸都在哆嗦,他撞在了山壁上方,痛得嗷嗷叫。

    “吵了本神雀睡觉,不要认为你是老人家,我就不凑你。”傲娇鸟无比风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紫风气的鼻子都歪了,这只鸟纵然是血脉觉醒,成为了天神雀,也不改本性,该揍他的时候,丝毫不含糊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他一定打的这货不要不要的,不过现在实力不如鸟,他也只能捏着鼻子,龇牙咧嘴的认了。

    “来,紫风恭喜你重获新生。”傲娇鸟那冷傲的模样,猝然溃散,换成了一幅惊喜的神态,直接向着紫风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紫风刚站起半个身子,又栽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迅速地向后倒退,鬼才相信这只鸟的话,也就是凌风那样的小妖怪才能震压它。

    “紫风前辈!”

    这时,独孤雨月、云溪、凌清纷纷冲了进来,看着活生生的紫风,又惊又喜,她们也没有想到,在灵武学院大仇得报之后,还能见到紫风。

    不久后,夏云、三位长老都来了,纷纷恭贺。

    可以说,当初他们这些人都是因着紫风才活下来的,自然无比感激,视为恩人看待,能够见到他活着归来,怎能不惊喜?

    “凌风小子,作为你的救命恩人,你是否要表示一下?”紫风咧嘴直笑,凑近凌风耳朵说道。

    他对于人绝、截天匕无比渴望啊。

    “我的噬灵珠又饥渴难耐了。”凌风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他是那么轻易被人占便宜的吗?

    “……”紫风无语了,他知道噬灵珠已经完全被凌风炼化了,他担心把这个家伙惹毛了,真能把自己扔进去啊。

    “算你狠!”他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紫风前辈重获新生,今夜我们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忽然,凌风目光一闪,看到了叶欣然站在石窟前,一身洁白的裙,将她映衬的如同画中仙。

    “没空!”

    叶欣然冰冷的说道:“不过,他们可以,但是你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。”

    凌风嘴角微不可查地扭曲了一下,禁不住向后退了一步,这个女人不会又要和他决斗吧?

    “我不打你!”

    叶欣然一言戳穿了凌风的心虚,让他尴尬地想死,就连人们看向他的目光,也带着几分鄙视的味道,尤其是傲娇鸟、紫风,他们对于暴打凌风这种恶趣味充满了兴趣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不是凌风的对手,但能够看到后者被人虐杀一番,也是很赏心悦目啊。

    “逆主,让我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淡漠的说道:“有很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要骗我,我很聪明的。”凌风大义凛然的说道:“我要在这里闭关,待我突破武尊之际,再去见逆主。”

    仙女也会撒谎,连神仙都会被骗,更何况是凌风了。

    他怕啊。

    万一,叶欣然只是找个借口,把他骗出去暴打一顿怎么办?

    永远不要怀疑这个女人的暴力与聪慧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刻钟的时间!”

    叶欣然冷酷的说道,旋即转身离去,满头发丝,随风轻扬,有淡淡地芳华飘散而来,但是,她最后那一眼,却让凌风牙疼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在威胁他!

    你来,或者不来,她都在那里。

    你去,或者不去,她都会揍你。

    凌风心中憋屈地想到,不过,转念一想,这似乎不是叶欣然的风格,以她的性格,想要打人,那谁都阻挡不了。

    t5矸x2(:{vkg姺纳sk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