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六百九十章 人荒榜 2016/07/22 19:45:57

第六百九十章 人荒榜 2016/07/22 19:45:57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暮色四合,天空中有烂漫地星光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由远及近,从天穹上坠落到人间,点亮了远处的山河,呈现出幽深的画面,近了可以看到沙海都染上了一抹星色。

    凌风几人匆匆飞出,直冲着远方而去,速度奇快,眨眼间就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融入暮色不久,一道灿烂的光芒,在那古城的上方炸开,旋即,数十位武者从散开的光芒中走出,他们器宇轩昂,气质不凡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从一道光芒中走出的,而是九道光一起闪亮,而后,徐徐熄灭,将他们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从服饰上来看,这数十人显然不是一个势力的,他们脸色冷然,对视了一眼,彼此之间都有些敌视,神荒之路上,能够进入三山的人不多,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是潜在对手,由不得他们不重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人皆不弱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,乃是九级武圣,形成了几个小队,彼此分开,进入了古城中。

    “有人进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一位白袍男人说道,眼神猝然阴翳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上去三十岁的模样,粗犷的面庞上,有一道清浅的刀疤,勾勒出凶煞的一面,令他整个人都给人敬而远之的感受。

    他身披雪貂皮袍,身上有股浓重的杀气,冷然地瞥了一眼那几个流寇的尸首,冷漠的说道:“我有种预感,这一届神荒之路,将前所未有。”

    “武尊之力的气息!”

    一位秀气的少女,蹙起了小琼鼻,轻嗅了一下,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比任何人都要敏感,可以感受到空气中残存下来的女神之力,也代表着有一位武尊走在他们的前方,在年轻一代中,那都是无敌的君王。

    “有武尊开道,倒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一个锦衣男子淡淡地笑道,即便是在冬季,他手中依旧持着一柄白羽扇,想要低调都不可能,何况,他这一句话太霸道了,俨然有将武尊当成了先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走,神荒之路已然开启,先一步的机会,必然有好处。”那刀疤男人瞥了锦衣青年一眼,而后,率领着七八个武者,走出了古城,向着那片沙海飞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走,武尊太强大,一旦让他们率领小队杀过去,我们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少。”

    那秀气少女一挥手,就率领着众人进入了沙海。

    旋即,她的眉头就紧蹙起来,一股冷意从骨头缝中绽放出来,让她炸毛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那锦衣青年“唰”的一声,收起了白羽扇,当先飞出,冲进了沙海当中,他眯着眼睛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那秀气少女,嘴角流露出微不可查的笑容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众人深入沙海的时候!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沙海狂暴了,一头头天魔蝎冲出,形成了可怖的狂潮,笼罩向了众人。

    “啊,不!”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变了颜色,身上的圣光尽数爆发了出来,化成了一道道璀璨的匹练,向着天魔蝎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,天魔蝎实在太多了,鳞甲很坚固,竟是连圣光都拍碎了,势如破竹,撕裂了一个个小队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接触,就有数人倒在了血泊中,被沙海掩埋。

    “畜生,尔敢!”

    刀疤男人、秀气少女以及那锦衣青年皆是大怒,他们迅速地杀了过去,手执兵器,向下斩杀。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天魔蝎眼神幽冷,十几头一同杀了过来,可怕的魔光,几欲要劈开这片沙海,化成了一口口魔刀,全面扑向了几个小队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沙海炸了,一股烟霾冲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而当那尘埃落定的时候,沙海翻滚,将一具具尸体都吞噬了下去,而像秀气少女、刀疤男人以及那白羽扇男,则是率领着众人杀出了一条血路,趁着妖王天魔蝎正在疗伤之际,冲出了沙海。

    “晦气!”

    白羽扇男脸色难看,重重地唾了一口,他没有想到这才进入神荒之路,就碰上了恐怖的天魔蝎,令他们小队损兵折将,死伤了四人,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神荒,能够走到尽头的又有几人?”秀气少女深吸了一口凉气,尽管已经很小心,但还是战死了两人,这也给她们敲响了警钟,神荒之路太可怕,没有非凡的气魄与战力,根本就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随即,几个小队飞向了远方。

    星光烂漫,天空中如同下起了星雨。

    凌风、叶欣然几人,远远地眺望,瞳孔都不禁闪耀了起来,只见在远方有一座星山,像是与天宇接壤,一颗颗星辰,好似从天宇上凋零下来,落在了一座座山峰之上。

    而后,那星光逐渐嘹亮起来,化成了两个古朴的字迹,苍莽之气,激荡在天地间,让人眼睛发亮。

    “人荒!”

    凌风暗自吃惊,这太超乎想象了,人荒榜竟是一座座山峰形成,以星辰构建出一个个古老的字迹,这种手笔太惊天了,即便是逆神都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已经有人杀进了人荒榜了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眯着眼眸,望向那人荒榜,轻声呢喃道。

    此刻,在那人荒榜上,每一颗星辰都化成了一个古老的字迹,在暮色中闪耀。

    “龙天!”

    凌清轻声读道,这个人位居榜首,两个沧桑如虬龙般的古老字迹,像是勾勒出一个绝世天才,如鲜活地呈现在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尽管,他们不知道那个人处于什么境界,有着多么惊人的背景,但能够位居榜单,这就足以说明了问题。

    神荒看重的不是武者身后的势力,而是武者的战力,毕竟,在神武大陆上,能够与神荒圣地媲美的也就那么几个而已,而在南荒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比神荒圣地更有背景。

    “人荒榜上,镌刻下姓名,但未必会是真实的。”

    凌风摇头,逆神也曾网罗南荒年轻一代的天才,但这龙天绝非是其中之一,而且,神荒之路影响太大,波及的绝非是南荒。

    因此,武者们大多以一个虚名来掩盖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斩杀妖魔、妖兽、流寇,这都是冲击榜单的途径,但最可怕的还是斩杀榜单天才。”傲娇鸟冷然的说道:“可以说,第一个杀上榜单的武者,很容易被针对,但是,那龙天却就这么杀了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不是太过强大,便是太过自负!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!”云溪额首,无比认可傲娇鸟所说,而他们更倾向于前者。

    “他是一个绝世天才!”

    凌风深吸了一口气,双目烁烁发光,大步向前走出,而声音却是悠远地传了过来:“我很希望能与这样的天才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家伙不会又想坑人吧?”傲娇鸟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它与凌风相处太久,知道若是有捷径可走,凌风绝对会很“懒惰”的这么干了。

    “不,他不会!”

    叶欣然远望着人荒榜摇头道:“那是一个真正的武者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傲娇鸟一怔,它龇牙咧嘴,总是想着能将叶欣然与凌风都拖出去一顿暴打,这两个人总是喜欢打机锋。

    “一往无前的孤勇,血战天下的豪情,唯有如此,才能在武道上走出更远。”

    独孤雨月走了过来,眼神深邃的说道:“神荒之路,本就透发出这种意思,否则,神荒圣地挑选南荒天赋极佳的武者即可,何必要多此一举?”

    “气运、睿智、武力,这是旷世之战!”凌清大步向前,血气喷涌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不在侥幸,而是要一步步向前,绝不退缩半步,对于武者而言,固执的坚持,铿锵的血战,比天赋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那本神雀就要成为史上第一个进入神荒圣地的天才!”傲娇鸟意气风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路飞行,但速度并不快。

    在那沙海之后,是一片浩瀚的森林,古老的虬枝,冲天而起,有几株老树,甚至已经进入了云层中,让整个森林都充满了肃杀的气息。

    而这森林比沙海更恐怖,凌风几人甚至碰上了武尊级妖兽,比妖王天魔蝎更可怕,若非是叶欣然出手,即便是凌风都会受伤。

    三天后,众人翻过了森林,出现在一片荒原上。

    “嗡,轰……”

    蓦然,一道星光洒落了下来,笼罩在凌风几人身上,无比温和,但足够凌风他们心惊肉跳的了,随即,他们就从星光中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边荒第九城,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考验,只有翻过森林,才有资格将自己的名字镌刻在星光上,开启独属于自己的神荒之路,得到人荒榜的认可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凌风暗自沉思,而后,龙飞凤舞的写下了两个字——逆荒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叶欣然、凌清、傲娇鸟等也写下了几个字,只不过众人似乎很统一,真实姓名皆被隐瞒,比如叶欣然只写了一个“一”。

    独一无二的一!

    唯一的一!

    她就是这么超脱凡俗,永远让人无法预料。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所有人都望向了傲娇鸟,下巴都要笑掉了,这个家伙太极品了,连这种名字都敢叫出来,也不怕会活活打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