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七百零五章 收一个女仆 2016/07/24 23:58:43

第七百零五章 收一个女仆 2016/07/24 23:58:43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魔血四溢,将四周的草木全部染黑,一股魔气从那妖魔的体内逸散而出,如风一般吹动,令得草木都嗤嗤作响,被腐蚀掉近半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一块块血肉掉在地上,散发出腥臭之气,一个头颅滚出很远,即便是在暗黑之中,也显得无比狰狞,阴森可怖。

    它双目森白,上面布满了血线,整个身躯很干瘪,一条条经脉都好似苍老的藤条,在干巴巴的血肉中,尤为显眼。

    “噬魂妖魔!”

    凌风眼神冷厉,一眼就认了出来,在进入神荒之路前,逆神之主曾将一本古籍交予他,而在那本古籍上,凌风对于各种妖魔也有了很多认知。

    噬魂妖魔,专门吞噬人的精血与魂魄,不过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它们会先吞噬精血,在武者惊恐的眼神中,才会将魂魄吞噬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噬魂妖魔速度无比鬼魅,快若闪电,一般武者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,而凌风也是在进入了逆杀之境,才勉强追上。

    当然,噬魂妖魔也有缺陷,那就是战斗力并不是很强大,就如眼前这头妖魔,虽然是一级武尊,但也就是妖王天魔蝎一个级别,与叶欣然不可相提并论,自然也不是凌风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一道倩影从空中栽落下来,她浑身是血,衣衫破碎,娇躯血肉模糊,尤其是纤秀的颈项,主动脉已经被咬断,逆血正喷薄而出,完全止不住。

    “云溪!”凌风大惊失色,一个瞬闪就出现在云溪身下,将她搂在了怀中,感受那逐渐冰冷的身躯,他双目一痛,恨不得将那噬魂妖魔连斩十八遍。

    她已经昏死过去,精血流逝太多,就连丹田都遭受了重创,四周已经龟裂,而魂魄完全散乱了,毫无疑问,噬魂妖魔也担心云溪激烈抗争,所以,第一时间就震散了她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

    凌风仰天咆哮,心在滴血,这个女人曾经随他一同杀敌,即便知道得罪三大势力对她不利,但却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荒城中,她纤秀的身躯,扛起了如涅槃。

    龙眠山上,她血杀八方,重伤垂死。

    飞圣峰上,她半步不退,只为了等他归来!

    时间见证一切,一点一滴都在长河中流淌,不曾被磨灭,看着云溪那煞白的脸颊,凌风心如刀绞,难道这么一个温柔,偶尔又很俏皮的御姐,就要惨死在噬魂森林了么。

    “不,云溪我不会让你死!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充血,瞳孔中爆发出一股魔力,他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云溪就这么死了,他要坑着抗争!

    如果,天要亡她,那他就灭天!

    如果,神不容,那就斩神!

    “她精血流逝太多了……”凌风双目湿润,精血对于一位武者格外重要,它是命脉,一旦枯竭,即便能够活下来,也会沦为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下去!”

    凌风撕裂云溪的衣衫,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,催动神虚之力,驱散她血肉、骨头的冰冷,而后,他震裂手腕,一股逆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那就以我血来燃烧吧!”

    凌风沉声说道,他将手腕抵在云溪手腕出,手牵手,心也近了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云溪身躯一阵颤抖,像是做了一个噩梦,有种身躯被撕裂的感觉,毕竟,凌风的血与云溪不合,而凌风则是在强势炼化自己的精血,让精华涌入,来点燃云溪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汩汩……”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云溪的鲜血直流,从颈项中喷出,让那天鹅颈多了一抹血腥色彩。

    她的血在流逝,而凌风的血却在她体内燃烧。

    这是换血!

    可以说,凌风疯狂到了极换血是很凶险的事情,若是,云溪不能炼化他的血,那么,两个人都可能昏死,而在噬魂森林绝对比死都要惨烈。

    不过,凌风神虚之力太不同了,它不断的演化,逐渐的趋近云溪的精血,而后,一丝丝古武精华,正逐步进入云溪的血肉之中,与其契合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凌风的眼皮却越来越重,精血的流失,让他生机变得暗淡了,但是,他却正在全力控制云溪,让精血渗透到她体内的每一处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终于,在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,云溪娇躯一颤,而后,那紧蹙的眉头舒展而开,一抹红润从她脸颊上蔓延而开,清浅的呼吸声,也从她鼻翼中传出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一枚隐月丹药被他咬碎,而后,他毫不犹豫地向着云溪那丰润小嘴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刹那,云掩星辰,枝头上的鸟儿闭上了眼眸……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,凌风吐出了一口血气,看在已经止住了鲜血,伤势正在好转的云溪,他才松了一口气,虽然,云溪还在昏死之中,但至少她现在不会死掉。

    “精神力才是至关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凌风一面警惕四周,一面深思,云溪的生命挽救回来了,但是,她絮乱的精神力,也让她不可能醒来,也可能永远的成为一个植物人。

    “要想办法,帮她重聚精神力。”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,他站起身来,抱起云溪,看着如婴儿般熟睡的人儿,嘴角也不禁弯起了一个弧度。

    “你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他轻声说道,痴痴的如云儿,如云卷云舒。

    而后,他迈步向回冲去,现今他很虚弱了,在危机四伏的噬魂森林,随时都会有危险,只有回到叶欣然身旁,他才能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小心翼翼地飞行,神虚之力被他催动到了极限,散布在四周,但有风吹草动,都难逃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他有惊无险,在三刻钟之后,终于见到了叶欣然。

    “云溪姐。”

    凌清、柳舒舒、独孤雨月一下全跑了过来,满脸关切的问道:“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凌风深吸一口气,压制着胸口的气血,才缓声说道:“她被噬魂妖魔咬断了脉搏,魂海也被震乱,我虽然给她换血,稳住了伤势,但是精神力还没有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而后,他望了一眼叶欣然,就匆匆吞下了一枚丹药,闭目疗伤。

    他想要说的,她懂!

    这就是知心,这就是默契!

    三个时辰之后,凌风睁开了眼睛,他的气血已经恢复,不得不说,虚空神道的确很惊人,即便是精血流失,也可以逆转而起,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看着那纤秀颈项已经结疤的云溪,暗自点头,看样子她的伤势已无大碍,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魂海了。

    “有办法了吗?”凌风抬头望向叶欣然。

    “有点棘手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倚靠在一株老树上,双目晶亮的与凌风对视一眼,说道:“不过,也不是全无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凌风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曾经为凌清、雨月开辟过魂海,凝聚精神力?”叶欣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一回事。”凌风点头。

    “在万古前,逆神众也有一位古武者,魂海重创,精神力散开。”叶欣然双目闪耀道:“而他最终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为他重聚精神力?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!”

    叶欣然淡笑道:“其实,魂海很复杂,动辄就会要人性命,但是,当初我逆神强者,却是以自己的精神力为核心,化成旋风,将那个人的精神力凝练出来,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凌风一怔,旋即大喜,道:“这与我曾经开辟姐姐她们的魂海,有很多相似之处,或许可以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叶欣然望着凌风,欲言又止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武者的魂海非常特殊,除非是最亲近的人,否则,都会被抵挡下来,而如果在这种情况下,强势冲破她的魂海,很可能会给云溪造成致命的重伤,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凌风满脸黑线,这不是坑人么。

    最亲近的人,难道要将云溪的父母、师尊找过来?

    “咦,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

    忽然,凌风发现不对劲了,所有人的眼睛都直勾勾地盯着他,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,这让他冷汗涔涔,一阵风吹来冷飕飕的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很合适。”叶欣然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风,云溪姐姐似乎对你很有好感,否则也不会随你征战这么久,最后整个人都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凌风,事关云溪姐姐……你不要张望了。”柳舒舒在凌风脚上狠狠地踩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云溪双亲已经逝去,师尊也战死了,而今,她最亲近的就是你。”独孤雨月深深地看了凌风一眼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傲娇鸟鬼鬼祟祟的飞了过来,满脸暧昧地看着凌风,挤眉弄眼,小声的说道:“精神念力的融合,以你的念力为核心,也代表着你将入主云溪的魂海,这是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?”凌风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收一个女仆啊!”傲娇鸟贼笑的闪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凌风真心地想把傲娇鸟的鸟喙打碎,把它羽毛一根根的拔掉,这个死鸟,难道没看到叶欣然、凌清几个人的眼神吗。

    会死人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