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七百零九章 死亡之谷

第七百零九章 死亡之谷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地荒榜上。

    凌风飞身而下,从如豆星辰,逐渐地在人们的眼中变大,衣服在风中翻飞,让很多人怦然心动,这样的少年太霸道了,比当初在人荒榜时,更显强大。

    云溪俏丽的眼神,凝视着凌风,流光溢彩,越看越是心动,掀起的薄凉小嘴,忍不住亲昵地贴在了凌风的耳畔,发出了如水泡破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温柔、薄凉又炽热!

    温柔的是她的人,薄凉的是她的唇,而炽热的是她的心。

    这一下,她愣住了,眼神有刹那的迷离,而后,整个俏脸都红润起来,如一朵盛放的海棠花,嫣红如血,而后,她将如玉的脸颊埋进了凌风的背上,再也难以抬起来。

    情难自禁!

    这样的话,谁又能说出口?如果说是不小心贴上去,他会相信么。

    凌风身躯一僵,脸上的表情冻结,他心中一阵悸动,美人情重,让他如何消受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凌风带着云溪飞下了地荒榜,双脚沉重的落在地上,浴血的身躯,充斥着一股煞气,让人们不自觉地向后倒退,远远地避开了凌风几人。

    “云溪姐姐,你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柳舒舒第一个冲上来,抱着云溪又哭又笑,无比激动,凌清、独孤雨月也跑了过来,抓住云溪的胳膊,生怕她有昏迷过去,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恩,让你们担心了。”云溪羞红的俏脸,带着一股娇嗔的味道,凤眸忍不住向凌风飘去,旋即像是被烫了一下,很快的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云溪,你有什么感觉?”叶欣然走了过来,打量了云溪片刻,仔细地询问,在噬魂妖魔口中余生的这么多年来,只怕也只有云溪一人,她担心还会留下后遗症。

    “冷……烫,然后,像是被吻了一下。”云溪蹙着眉头,很是认真地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古怪了起来,噬魂妖魔很嗜血,第一时间就咬断了云溪的颈项,吞噬精血,这也就是云溪所说的冷,而后,凌风以自己的鲜血强势涌入,重新燃烧起云溪的生机,这是烫,那么,吻呢。

    显然,噬魂妖魔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凌风脸抽啊,当初云溪不是已经昏死过去了么,她怎么还能记得?眼见着叶欣然、凌清、柳舒舒、独孤雨月那近乎杀人的目光掠过来,凌风急中生智,吐出了胸口的一口残血,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太特么机智了。

    凌风心中狠狠地给自己点了一个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地荒快要结束了,我们该进入天荒了。”人们望了一眼凌风,不管心中多么震撼,但是神荒之路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“逆荒么,好大的气魄,但愿你可以活着走出天荒!”一位青年冷喝了一声,眼神阴翳地盯了一眼凌风几人所在地方向,而后,才头也不回地飞向了天荒。

    “踩着圣魂的星辰,只怕天荒不会这么寂寞了。”有人冷笑连连,圣魂可不是一个好相处的家伙,格外暴虐,让他知道自己曾经被人踩在脚下,以他的性格绝对会爆。

    “先后两次踩了龙天,只怕后者也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必杀!”

    相比那几个人的委婉,其他人则是要直接一他们眼中已经容不下凌风,以凌风这种天赋,只怕要不了多久,就可以晋级武尊,那时谁可匹敌。

    这可不止武圣忌惮,就连武尊都很慎重,他们看得更远,即便他们有资格进入神荒圣地,但它内部的资源争夺,也是一个极大的问题,而像凌风这种天才,必然会成为他们的劲敌。

    他们宁可要一个平庸的武者,也不想让这种绝世天才进入神荒圣地!

    “天荒是最后一荒,随后我们就会进入三山,而这可是极佳的机会啊。”有人冰冷的笑了,虽然凌风的战斗力格外强大,叶欣然也足够惊人,但要出手的可不止一个势力,只要给他们看到一个苗头,那么,就是倾巢而动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必死!”这是很多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的仇人似乎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三天后,凌风、叶欣然几人进入了天荒,他站在高冷的山峰上,远远地望着下方,神色很凝重。

    天荒不同于人荒、地荒。

    这里是三荒的深处,逼近三山,也是最可怕的险地之一,它很大,远远望不到尽头,即便是武圣,都要走上九天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,在天荒中,还有一处禁区,那就是死亡之谷。

    它实在太闻名了,即便是万古、洪荒时期,它都是一个禁忌,连武神对死亡之谷都很忌惮,可以说,那是一个魔谷,有进无出,象征着鲜血与死亡。

    “有点不对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望着夜空,脸色有点难看,一个个武者都很低调,像是潜伏着的一头头恶狼,正在窥探猎物。

    “我的行踪可能已经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苦笑地摇头,如果说谁才是猎物,那么他们一定首当其冲,是武者们第一个想要灭掉的对象,毕竟,一旦进入了三山就演变成小队争锋,整个战队会排上榜单。

    t5矸x2(wno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