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一只手扼杀天地

第七百一十五章 一只手扼杀天地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惊人的吞噬之力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神荒仙葫“咣当”一声,砸落在地上,其内光芒收敛,又变回了那古朴无奇的葫芦,即便是扔在路边都不会引起瞩目。

    “它……跑了?”众人哑然,一脸懵逼的感觉。

    先前,那蔓藤不可一世,一个葫芦似乎要吞日月,倾尽山河,可转眼它就失去了踪迹,跑路的速度绝对是一绝,整个天地都空旷了起来,人们不禁转头望向了凌风。

    “截天匕。”

    叶欣然、傲娇鸟、凌清几个人,一脸的诧异,他们只看到了一道星辰光芒闪过,那蔓藤就被吓破了胆,一柄匕首有这样的伟力么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看着我,我也不懂。”凌风很震惊,在神荒仙葫吞噬天地精气的时候,他感觉体内的血脉不受控制,自动迸射而出,特别是截天匕、截天蝶都有飞出来的感觉,只不过截天匕更快一步。

    它凶光毕露,光芒璀璨,让蔓藤宁可舍弃神荒仙葫,也要飞遁,这代表着什么?

    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那蔓藤认识截天匕,极有可能吃过大亏,记忆犹新,宛若梦魇一般,从内心深处的恐慌,当它第一时间逃走,这也让他心潮澎湃,望向截天匕的目光,愈加炙烈。

    它当初到底有多么强大的神能。又有着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“神荒仙葫,似乎很不凡。”

    凌风捡起了那一葫芦,眼中流露出喜色,能让武神蔓藤都疯狂,这神荒仙葫绝对是神道至宝,虽然他如今的实力还不足够,但只要进入武神之境,这绝对是一大杀器。

    “那蔓藤不简单,现在神荒仙葫落在我们手中,如果再相遇先给它来一个吞噬。”傲娇鸟气狠狠的说道,那蔓藤竟然要吞了它,这就犯了鸟的大忌。

    “自然要给它一个教训!”凌风很想抓住蔓藤,询问截天匕的来历,不过想到那是一个武神,虽然老朽了,但也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他们打消了念头,绕开了这方天地,向前行去。

    一连数天,凌风几个人翻山越岭,走出了上百里,期间他们遭遇了几次生死之险,即便是武神来了,只怕都要惨死,但是有着九重石的凌风,却能抵挡住那毁灭之力。

    第八天,凌风他们进入了一个断城之中,那是一座庞大的古城池,不过,却被人一剑劈成了两截,一般毁灭在剑光下,一面坍塌,只剩下了破烂不堪的城墙。

    “当年,这里也发生了大战,这也代表死亡之谷并非不能进出。乡·村·暁·说·網”凌风神色一喜,那残痕岁月痕迹太重,只怕是洪荒时期残存下来的。

    这代表洪荒时代,这里不是死亡之谷,而是一座辉煌的城池,可为何如今会化成绝地。

    “这很古怪,一般来说,这种城池不会化成绝地。”叶欣然双目一闪,凝声道:“除非这里非比寻常,有人要欲盖弥彰,以天大的手笔,来掩盖一个事实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!”

    凌风暗自点头,道:“从洪荒、万古,发生了很多大事,导致古武被埋葬,很多武神就此湮灭,似乎就连万古也被截断了,如果我们推断不错,那么,这死亡之谷里面就有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找到它,我们或许就可以走出死亡之谷。”傲娇鸟惊呼一声,双目顿亮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翻遍了断壁残垣,也没有找到一丝一毫的讯息,无奈之下,只能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不久后。

    一座大川出现在他们的面前,横亘在平原中心,纵横数十里,里面时而莹白如雪,时而漆黑如夜,幽深不见底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妖魔大口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走了两百多里了,即便没有进入死亡之谷核心,只怕也相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凌风望着那大川,无比凝重,这绝对是黑芒、蔓藤更恐怖的地方,他也没有多少把握可以走出来,但是,这也可能是他们唯一的生机,他没有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“值得拼一拼。”叶欣然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下去。”

    凌清咬牙说道,与其被困死在这里,倒不如进去搏一搏,万一这里真的隐藏着万古真相,以及走出死亡之谷的办法,错过了会悔恨终生的。

    在商量了片刻,凌风几人决定进入大川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几个坏胚!”

    当凌风几人飞进大川的时候,一声惨叫从里面传来,紧跟着,那条冲天蔓藤惊恐的冲进了大川深处:“本尊已经远离那片地域,你们还要追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、叶欣然都怔了怔,一脸的诧然。

    死亡之谷处处凶险,连精神力都可能被吞噬、斩碎,因此,他们轻易也不会催动精神力,特别是这大川,毁灭之力太可怕,精神念力进入瞬间,就会溃散而开,根本无法探测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也不知道那蔓藤逃到了这个地方了,不过,有那蔓藤在前探路,也让凌风几人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下去!”

    当下,他们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大川如深渊,在进入不久,他们就见到一座浮桥,一道道阶梯不断延伸向下,当凌风几个人落在上面的时候,天空中那巨大的威压突兀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咦,这浮桥很古怪。”傲娇鸟一惊,在浮桥上,没有九重石的庇护,他们也可以从容的走进大川,显然,这浮桥有股巨力,可震压天地。

    “临走时候,撬走。”它说道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叶欣然毫不犹豫地赏了它一个暴栗,这个家伙红眼了,自从凌风撬了天神雀老祖的墙角,它就总想着撬走什么,这奇怪的逻辑,也只有两个极品可以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死亡之谷不比天神雀的洞府,天知道撬走的了浮桥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众人沿着浮桥走下。

    “啊呸,你们这是要赶尽杀绝么?”蔓藤在浮桥的尽头,气的浑身直哆嗦,若非是忌惮截天匕,它非将凌风几个给吞了不可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怎么说都是武神,这么说不太合适吧?”

    凌风揶揄一声,紧跟着就祭出了神荒仙葫,对准了蔓藤,眯着眼睛笑道:“我叫你一声前辈,你敢答应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蔓藤气怒攻心,险些倒在浮桥上。

    那神荒仙葫超然脱俗,不是一般武神可以驾驭的,即便是它能够发挥出神荒仙葫的十分之一的吞噬之力已经很惊人了,但想要炼化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它相信眼前这几个人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可是,它担心啊,连截天匕都能炼化的家伙,能以常理来推断么。

    “算你狠!”

    说完,它头也不回地飞下了浮桥,进入大川之内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凌风手执神荒仙葫,一二三重石震压在四周,断刃浮现在他的头顶,即便是遇到大凶,也可以直面,倒是没有什么担心的。

    何况,前面还有一株蔓藤,想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众人冲下了浮桥,却没有见到蔓藤,它似乎遁走了,而在大川之内,则是一片荒原,漆黑的茅草,堆砌成一个个草垛。

    “一座破庙!”

    在飞行了一天之后,凌风几人见到了一个破庙。

    它已经腐朽了,曾经巍峨的匾额残破不堪,或许是风雨的关系,整个寺庙都破破烂烂的,空气中流淌着潮湿的气味。

    寺庙中供奉着一尊佛像,慈眉善目,以神金打造,但如今一个眼睛已经爆裂,一只眼睛昏黄,像是风烛残年一般。

    “死……了,天地灭绝,看不到……一点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当凌风几人走进破庙的时候,那古佛突兀发光,一道苍老的虚影浮现而出,站在破庙之巅,满脸的沧桑,身上沐浴着鲜血。

    他像是战到了极尽,望一眼尽是天地焚灭,满腔的悲愤与不甘。

    “神道之上……孤战天下,敢问世间可有天?”

    萧瑟的声音,像是秋天的风,从凌风几个人的心中吹过,令他们心头低沉,像是被一柄刀撕裂了一般,一股古老的画面,正在他们面前铺展而开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突兀的,一只手从天穹之上伸出,如冲天豪芒,似万古神荒,摁在了老僧的身上,将他打成了碎泥,四散纷飞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都化成了血色,有血雨落下,仿若天地同悲。

    画面散去。

    凌风、叶欣然几人苏醒,一个个脸色大惊,那老僧绝对是巅峰武神,却被一只手扼杀,它似从天穹上来,却不见踪迹,看不到威能,却粉碎了一位至强武神。

    是谁在扼杀老僧。

    在洪荒时代,又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个时代都葬送在那一只手下了吗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下一刻,整个破庙粉碎,化成了一座神台,纵横能有百丈大,里面充斥着一股神秘之力,令得虚空都在扭曲,让凌风几个人一惊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众人蹙眉望着神台,总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我先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凌风向前迈步,这破庙化成神台,涉及到万古洪荒的战斗,他要去弄个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“小心一点。”叶欣然、凌清几人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凌风飞身而上,上了神台,整个人都懵了一下,脸上的血色顿时倒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