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七百二十九章 追杀飞凰三千里 2016/08/07 22:14:36

第七百二十九章 追杀飞凰三千里 2016/08/07 22:14:36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星光渐亮。

    摘星秘境昼夜不清,完全以星光来判断,而对于很多人来说,他们已然分不清楚了,一个个都沉浸在炼化星石当中。

    十枚星石,看似不多,可当他们真正的炼化的时候,才知道这是多么霸道与悲催之事。

    这是对于天赋的考验!

    天赋不足,即便是能够炼化几枚星石,也绝对无法达到十枚之数,那俨然就是一个分水岭,一步迈出,就是不同的天地。

    有人欣喜,有人叹息……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个人从乱石山下走来,沐浴着星辉,宛若武神来临,让得不远处的人们都抬头眼眸来,一个个惊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逆荒,他来了!”有人呢喃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冲着飞凰来的。”一人望向乱石山,在巅峰之上盘坐着一位武者,器宇轩昂,锐气蒸腾,已然炼化了三十二枚圣纹星石,三十八枚神纹星石,在今届武者当中,绝对的翘楚。

    他就是飞凰!

    当凌风走上乱石山,飞凰也睁开了眼睛,眯了眯,而后咧嘴笑道:“我知道你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我没有想到田峰竟然这么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凌风淡笑,这飞凰很不简单,一眼就望穿了事情的本质,甚至料到凌风会在摘星秘境之中下杀手,更能预见田峰战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,换位思考,他也会洞悉这一切。

    首先,他曾与田峰在峡谷交手,看透了田峰的实力,想要杀掉对方并不是很困难,而飞凰从始至终没有出手,谁也看不透他的实力,这让凌风也没有把握,自然会选择先斩杀田峰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有一点你错了。”凌风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飞凰一愣,不解的问道:“哪里错了?”

    凌风抿嘴一笑,淡淡的说道:“田峰是率先攻击我,而我完全是自卫,却很不小心杀掉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飞凰的嘴角在抽搐,他觉得正在与一个死不要脸的人说话,田峰会主动攻击逆荒。

    白痴才会这么做!

    当初,在龙峰上他与田峰联手,依旧不曾露面,一个凌风不可怕,可怕的是那独一无二的女王,如若是独战的话,他们每一个人都没有信心,更不要说田峰白痴的去暗杀两人了。

    肉包子打狗,你问问肉包子是否愿意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这种话可以糊弄过去吗?”飞凰冷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至少,可以糊弄一下。”凌风一脸的不在意。

    田峰已死,死无对证,神荒圣地即便要问罪于他,也要有证据,而以自己等人的天赋,相信也会让神荒圣地动恻忍之心,只要有一个借口,不至于撕破脸皮,相信神荒圣地也乐于接受他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低估了你。”

    飞凰摇头,满心苦涩,竟然与这样的一个天赋绝艳,又心思缜密的家伙为敌。

    “那么,现在你是自裁,还是让我打到你自裁?”

    凌风祭出了三重石,恐怖的气势如狂暴的逆流,席卷整个天地,震的山川摇动,一道道尘浪俯冲而起,将两人淹没……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巨爆声就从乱石山粉碎,一层层的塌沉了下去,最后形成了一个小山谷,四周已然焦黑,有被刀剑斩杀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锵锵……”

    不多时,那尘浪中又响起了兵器相击的声音,将天空中的星石都斩碎了,星辰之力弥漫四方,令人动容,这斗争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逆荒,你太猖狂了!”

    这时,飞凰之队被惊动了,第一时间杀了过来,他们脸色震怒又惊慌,在神荒圣地严令之下,那个少年竟然还敢下杀手,这已经不能疯狂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……嗷嗷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他们想要杀进尘浪中时,却突兀地从半空中坠落了下来,一个个撞的鼻青脸肿,甚至有人鼻梁骨都碎掉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出现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她劲衣如仙,眸若星辰,发如暮色,身躯浑然天成,不染一丝瑕疵,淡淡地馨香飘散数里,远看近观,她都不似人间女子,而是谪仙!

    叶欣然!

    只有这个女人才会这么霸道,也只有这个女人才这么耀眼!

    九天半的时间,她炼化了一百枚神纹星石,铸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,而她也因此晋级二级武尊巅峰,不过,她就此打住了。

    不是她天赋到了极尽,而是因为再这样下去,她会率先进入三级武尊,这对于凝练古武之力很不利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迈步进入了古武边缘,一步之遥的距离,但还需要一个契机。

    旋即,她就发现凌风不见了,她没有去推测,而是沿着凌风的踪迹追了过来,堪堪抵住了飞凰之队众人。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人们倒抽了一口凉气,知道连飞凰对眼前这个女人都忌惮万分,自己等人贸然杀过去,等于绵羊跑进了狼群,只会有一个结局。

    一刹那,他们身上惊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叶欣然也不动,她眼神锐利,身上气势如山如海,压得飞凰众人都用尽全力抵挡,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,他们有种面对邱凡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叶欣然止步于此,没有进一步的斩杀他们。

    “轰,嗷……”

    不久后,那尘浪爆裂,两道人影翻飞而出,一人浑身浴血,狼狈不堪,惨叫一声,迅速地向着远方飞遁,人们瞬间望去,赫然发现那人正是飞凰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这时,凌风也冲了出来,一拳头轰在了飞凰身上,将其打的爆飞,大口喷血。

    不过,飞凰很聪慧,他借助这一击之力,迅速将凌风甩在身后,又吞下了丹药,一面疗伤一面飞遁,速度之快,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“想跑?”

    凌风喝道:“追杀你三千里又何妨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已电闪雷鸣地飞出,直扑飞凰,速度匪夷所思,不在飞凰之下,惊得后者拼尽了吃奶的力气,双足好似幻影一般。

    “咻”“咻!”

    两人一先一后的消失,眨眼间就失去了踪影,只留下了满天惊懵了的众人。

    “飞凰败了,正在被逆荒追杀。”

    “太狠了,追杀三千里,这是要把飞凰当成落水狗打啊。”

    人们议论纷纷,逆荒的强横让他们心寒,在今届能够震压他的人不多,比如眼前的一,还有那几个超然大势力的天骄,他们格外低调,没有参与到这场战斗之中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飞凰的身影从远方飞现,远远地躲开了众人,玩命式的飞遁,他身上的伤口更深了,脸色煞白,即便是有丹药的续命,他也很惨烈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座山被三重石压爆,满天星辰摇曳坠落,凌风一闪而逝,继续追杀飞凰。

    时间轮转。

    当飞凰第五次远远地从人们眼中飞闪过去,他们的眼眸已经麻木了,就连被震压的众人也瘫倒在地上,浑身冷汗涔涔,他们已经看出来了,一无杀人心,正满脸忧色地远眺逆荒。

    “摘星秘境纵横数百里,飞凰已经横贯五次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低声说道,眼神惊骇,这也代表着飞凰被追杀了近三千里的距离,饶是二级武尊很厉害,但也消耗巨大,已经快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,让人震惊的是,凌风也坚持了下来,杀的飞凰丢盔弃甲,好不狼狈。

    “第八次!”

    人们动容了,逆荒真的追杀了飞凰三千里,后者已经被杀的浑身血肉模糊,速度也越来越慢,有被追上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在这样下去,飞凰要被斩了。”

    “逆荒到底来自哪一势力,竟是彪悍到了这种程度?”

    “一位武圣追杀武尊三千里,造就了一个神话啊。”人们满脸痴呆,武圣与武尊的巨大差距,被逆荒湮灭了,他跨越过去,可以暴杀武尊。

    “飞凰要坚持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人们看到飞凰七窍流血,浑身颤抖,五脏六腑都裂开了,身上的血气四溢,只怕不会坚持到一个时辰了,而飞凰之队的几人,只能暗自咬牙,他们完全无法撕裂叶欣然的震压。

    “嗡,轰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星光大亮,如太阳光撕裂了黑暗的罅隙,人们只感觉到眼前一亮,就从摘星秘境从消失,出现在十日前的那片荒原之上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这时,飞凰坚持不住了,一头栽倒在地上,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凌风蹙眉,他浑身气血很暗淡,正冷冷地盯着飞凰,想要进一步地斩杀。

    “尔敢。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如天音滚滚,像是要将人耳膜都撕裂一般,一位紫发老者走了过来,眼神冷厉地盯着凌风,杀气纵横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神荒圣土,尔敢在这里撒野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凶戾,身上缭绕着九道武尊之力,让虚空都在乱颤,那恐怖的怒气,化成了惊天一拳,打向了凌风。

    “咚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凌风倒飞,尽管以三重石抵挡,但浑身还是碎了十几根骨头。

    “龙兄,切莫杀人!”

    卫尘急忙上前,拦住了正在发怒的龙水,道:“而今是我神荒圣地考核之期,绝不能在这个时候斩杀试炼武者,否则对我神荒圣地名声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,事情的真相还不是很清楚,总是要弄个明白的。”卫尘眼眸冷缩,对于龙水很是忌惮,不过他知道如若今天他不发话逆荒必死无疑,因为他代表的人不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