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七百三十九章 巅峰之上,再无巅峰 2016/08/12 21:25:53

第七百三十九章 巅峰之上,再无巅峰 2016/08/12 21:25:53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堪比九天惊雷,在无字浮屠上空炸开,一片星空猝然飞起,压落在那轮残月之上,远远散去,像是铸造了一片星空一般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那星空比血色星空更绚烂,令虚空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也是这一声巨响,让整个人浮屠神域都死静了下来,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巴,目瞪口呆,他们无法想象有人接连六次打破了记录。

    匪夷所思!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仅局限于震撼,在来此之前,人门长老就曾说过,能够无限逼近无字浮屠就足够了,至于打破记录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今天,有人却做到了!

    可这对于荒门、神门的长老来说却不同了,无疑凌风正以绝代天赋打破清漪神话,直逼无字浮屠,他会铸就一个不可能的神话。

    巅峰之上,再无巅峰!

    “千古第一人!”司空绝双目猩红起来,可以说凌风能够打破五次记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,他根本就没有去想凌风可以掀开清漪的记录。

    四十九里!

    那是一个神话一般的距离,距离无字浮屠也仅有一里之遥,但是到了这里,连清漪都难以再踏出一步,那里压迫已然到了武尊的极限。

    可以说,凌风能在武圣之境,闯入四十九里之内,纵观洪荒与万古都找不到第二个人,那岂是一个惊才绝艳可以解释的。

    “直指巅峰之上!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响起,一个人从天宇上落下,他容颜姣好,洁白如雪,身着一袭白衣,给人很缥缈的感觉,他一脸的凝重的道:“封锁这道消息,谁也不容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圣主!”

    人们一惊,暗自额首,荒门小七天赋太恐怖了,一个可以超越清漪的天才,只怕会让其他几个圣地疯狂,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他挖过去,这可不是神荒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何况,神荒圣地屹立至今,敌对势力不在少数,一个清漪已然让他们吃尽苦头,而凌风一旦崛起,将彻底碾压他们,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宁可付出天大的代价,也要将这个人斩杀。

    “荒门小七,天赋第一,荒门要准备一下,在他晋级武尊之际,便将他送入战场吧。”神荒圣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司空绝躬身说道,浑浊的老眼在闪光,他本来还想让凌风沉寂几年的,但现在看来,以凌风这种天赋,一直待在神荒圣地之中,只会埋没了绝代天赋。

    天才,只有在血腥与血战之中才能彻底成长起来,否则,就是一个温室里的花朵。

    当初,清漪是在三级武尊就进入战场,进而一跃成了武神,虽然还很年轻,却有着主宰战场的气势,令得闻风丧胆,活活的杀出了神荒赫赫威名。

    而凌风则是会比清漪更早一步进入战场!

    “小七……他竟敢破了清漪师姐的记录,这简直是活脱脱的挑衅啊。”易风龇牙咧嘴,他险些将舌、头都咬掉了,嘴角渗出了一丝鲜血,却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“清漪师姐之后,我荒门又要走出一位领军人物!”

    吕闻双目渐亮,并没有因为凌风的绝艳而有丝毫的妒忌,相反流露出了几分喜色。

    这些年,荒门在战场血战八方,纵然是清漪都多次受伤,被人围剿,老二、老三、老四更是经历了几次生死,相比天骄涌现的其他几大圣地,他们逐渐呈现出颓势,在这样大势之下,只怕会风云变幻,神荒圣地会跌下神坛。

    每当清漪重伤泣血,他们多么渴望有一位领军人物出现,暴杀敌手,可惜,老五、老六一代不如一代,这让得荒门每个人都深感压力。

    但,他们不需要绝望,不需要遗憾!

    就在今天!

    奇迹诞生!

    “清漪师姐太疲倦,已经有百年不曾归来,她一个人在浴血厮杀啊!”吕闻声音哽咽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易风也平静了下来,双目爆射出一道道血光,恨声道:“那些人太过分,欺我神荒无人,偏偏有些人自以为是,依旧以天才自居,但真正在战场上流血的却是我荒门!”

    “曾经的强者战死了,而我们却在拼命!”

    “小七来了,或许他如今还很羸弱,但只要他崛起,必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!”吕闻也憋着一股气,他也渴望杀上战场,但实力不够啊。

    “小七,还在前进!”易风远远地眺望,目光越来越璀璨,一个打破清漪的天才诞生,但人们对他的期望也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无字浮屠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当年,第一代圣主虽然可以得到无字浮屠,但是也没有揭开其中的大秘,临死之际,都满怀遗憾,曾说唯有在武神之下,才有可能得到无字浮屠中的至宝。

    然而,直到今天都没人能够做到,而在今天荒门小七正在逆天!

    “他会是谁?”

    叶欣然望着前方那道桀骜的身躯,眉宇紧蹙,那人给她的感觉很熟悉,但偏偏想不起来,不得不说,那恐怖的六道血芒,也惊醒了叶欣然,让她暗自叹息。

    而后,她就闭上了眼眸,外界的一切与她无关,她心中只有一个执念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每一步都沉重的难以想象,尽管有魔石震压,但当凌风走进了四十九里范围,血光萌动,一股浩瀚的威压,甚至有禁锢魔石的趋势,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。

    “魔石也不是无敌的!”

    凌风紧咬牙关,踽踽而行,一个时辰才走出了百步,而此刻他已经走出了四十九里半了,身上的威压更是冲破了四百万斤的极限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他催动全部力量,将魔石演化到最璀璨的地步,驱散身上的威压,大步向前。

    这般他又走出了小半里。

    “呃啊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浑身浴血,身上的血肉与骨头正在迅速裂开,他整个人都佝偻着,每走出一步,都有数根骨头折断,五脏六腑都在裂开,若非他有圣丹续命,只怕已经坚持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也伤到了根基,只怕小半年都无法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竭尽全力!”

    当凌风走到这里,已经完全被血芒掩盖,越是靠近无字浮屠,血芒越是浓郁,不要说武尊,即便是武尊都难以看穿,而想要逼近更是无比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在此刻,凌风也不在有任何的保留,他动用了全力,祭出了神荒仙葫,汲取血芒,震压在肩头上,一块魔石被他放在另一肩头上,而后,他手执断刃,截天匕飞出与之相融合,直刺向前方,撕裂了沉沉的威压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凌风倾尽全力地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血光浓郁,入目只能看到三尺外的事物,凌风已然麻木了,不知道自己到底走出了多远,直到他看到了一面血色的神碑。

    它立在前方,如同一面血色的石,高若山河大川,横亘在这方天地的尽头,上面血色剑痕不断的闪耀着,每一道都带着空气的爆鸣之声,像是琴弦猛然被拉满,而后又迅速的弹射而出,那剧烈的颤音都震的凌风血肉破碎。

    “无字浮屠。”

    凌风双目一寒,心中漏了一拍,像是一个卑微的凡人,正面对巍峨浩瀚的山河,那种震撼感直刺心头,在这样的浮屠下,凌风有种要顶礼膜拜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除却那惊天动地的威压之外,无字浮屠太平静了,就像是从血水里捞出来的磐石,这倒是不令凌风奇怪,如果浮屠天碑那么容易被看透,只怕也不会如此神秘了。

    在诸多震压之下,凌风又向前走出了九步。

    而此刻,他视野更开阔,距离那无字浮屠也仅有一步之遥,可以更清楚地观看浮屠天碑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及九重石的沉重,却比它更神秘。”

    凌风低声呢喃,声音沙哑的像是刀劈鲜竹。

    那无字浮屠上,刀痕、剑痕纵横,远远向上,一眼望不到尽头,它直插星云,巍峨的让人自然而然生出了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“浮屠,到底有什么蕴意?”

    凌风蹙眉沉思,但没过多久,他就大口喷血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以他如今的实力,根本就不能在无字浮屠下坚持多久,何况,还是在重伤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若是退回去,着实可惜。”在这一刻凌风犹豫了,他不知道浮屠有多么恐怖,但是他想去接触这一恐怖。

    他想拼尽全力,最后一搏!

    这或许是一个机会,也有可能是丧命,可是,让他就这么放弃,向后倒退,他又岂能甘心。

    “生死一搏!”

    凌风深吸了一口气,扫去心中的阴霾,将魔石握在手心,截天匕飞上了魔石,神荒仙葫、三重石也飞了出来,全面抵挡在前方,若是有任何暴动,他至少不会被当场震碎。

    而后,凌风艰难的向前迈出一步,伸手向那浮屠天碑上摁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刹那,风云变色,时光定格,万道更迭。

    天宇上,血光戛然而止,大地上,恐怖的气流凝固,连风都止息了,像是那一只手摁住了所有的凶险,截断了浮屠天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