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奇幻玄幻 > 至尊神魔 > 第八百零三章 对不住,放错人了!

第八百零三章 对不住,放错人了!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谈生意?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怔了怔,他低着眉头,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凌风,好片刻才幽幽的说道:“你想谈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看出来了,我只是三级武尊。”

    凌风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正当我与妖魔厮杀的时候,秋书怡突兀地杀来,险些让我葬送妖魔之口,虽说我侥幸将她生擒,但也为此受了重伤,花费的丹药、精力无尽,这代价可就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夏侯御风淡笑着说道,他似乎看透了凌风。

    “神丹吧。”

    凌风挑了挑眉头说道:“在我重伤之际,逼不得已,吞下了一枚神丹,这消耗可不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神丹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直接拒绝道:“虽然,我已经是至境武尊,但在神魔战场,每一个武尊都天赋绝艳,不会依靠吞噬神丹来破入神道,唯有依靠己身,才可以达到巅峰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就麻烦了。”凌风一脸遗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没有神丹,但是神药倒是还有几株。”夏侯御风轻笑着说道,从荒门小七的话语中,他可以肯定秋书怡没有什么意外,这倒是让他安心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十株神药!”凌风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株!”夏侯御风举起了三根手指,他的神药可不多,每一株都太过珍贵,可不能这样的损耗。

    “十株神药!”

    “四株!”

    “十株神药!”凌风神态很坚定,他已经决定要咬诸天禁区一口,怎可轻易松口?

    “荒门小七,你这样是要逼我追杀你么?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脸色一冷,向前逼开,身上的气势很强,至境压迫,让得凌风都感觉呼吸困难,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不逊色于秦弑天、崔明峰、明昊的天才,战斗力格外强大,绝非凌风可匹敌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要吓唬我。”

    凌风神色不惊,淡淡的说道:“万一,我一不小心受伤,愤怒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愤怒起来,连我自己都害怕,万一伤害到秋姑娘,你也千万别怪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目光闪烁,紧紧地盯着凌风,他倒是不担心凌风会斩杀秋书怡,但若是伤到秋书怡,只怕王语嫣首先就要和他拼命,而且,他也看不透这个荒门小七。

    “五株神药,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。”夏侯御风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不够诚意啊。”

    凌风瞥了一眼夏侯御风,而后,迈步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小子,来到这里,你难道还想走吗?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声音淡淡地飘来,一股凌厉的气势,陡然杀了过来,天空出现了一只手,向着凌风抓了过来,那只手是由五条金龙演化而成,快的匪夷所思,眨眼间就到了凌风面前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天空爆裂,那只手从凌风身上一闪而逝,拍碎的却只是一道残影。

    “当我是白痴么?”

    凌风冷笑,诸天禁区七尊都被他生擒,已经引起其他两尊的警觉,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也担心会被各个击破,走到一起已成必然,何况,他们已经猜测出有人要对诸天禁区不利,那么,又岂会放过他们两个人?

    因此,他们没有去追查,而是凝神静气在等待着那个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夏侯御风站到了明处,白浩瀚则是处于暗处,而在凌风想要遁走的时候,白浩瀚就果断的出手了,要擒住荒门小七。

    “咦?竟然躲过了?”白浩瀚一脸的惊诧,他倾尽全力,速度如闪电,竟是没能生擒荒门小七,这让他感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七级、八级武尊,想要躲开那一只手也非常困难,更何况,对方只是一个三级武尊。

    “擒住他!”

    行事败露,夏侯御风也没有息事宁人的想法,他率先出手,横阻在一个方向,抬手就向凌风压去,而白浩瀚也瞬间双手合十,一股惊爆的气势,封锁天地,要把凌风生擒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一刻,凌风身躯一闪,寸神之下,可以规避这种封锁,第一时间就躲过了两人的围杀,出现在远方。

    “我生气了!”

    凌风气愤的说道:“我这么诚恳的来与你们谈生意,你们却视为我仇敌,这太侮辱人了,我决定禁锢秋书怡三十载,以此来惩罚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就走,一步迈出,就从这方天地中消失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速度!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、白浩瀚脸色顿时一惊,两人对视一眼,恨得直咧嘴,这个无耻的混蛋,竟然要禁锢秋书怡三十年,这不是比杀了她还要难受?

    而且,以荒门肆无忌惮的性格,很难说会不会做到,关键是,秋书怡有乘人之危的嫌疑,在这一方面诸天禁区理亏,即便是杀到神荒驻地,只怕都会被清漪打回来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夏侯御风、白浩瀚双目一闪,旋即就向着凌风追杀了过去,他们要在凌风离开第六洞天的时候,将他擒住,以两人的战斗力,想要抓住一位三级武尊,并非困难之事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连追了七天,吃了一鼻子灰,累得都要吐血了,可依旧只能看到凌风那拉长的背影,而后者则是信步闲游,从容洒脱,甚至还会转过身来,嘲讽他们几句,做一个鬼脸。

    t5矸x2(wno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