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沁缘宫梦 > 章节目录 终卷:第二十三章:犹记当初

章节目录 终卷:第二十三章:犹记当初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我看着那似曾相识的海棠发簪和紫竹萧,片刻后,便抬眸看着梁丘竹雨,心思飘渺至深处,却在片刻后闻,梁丘竹雨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他知道我是过来找你的,在他受伤之前,他便将这两物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他的声音,心中却是越加难受,片刻后,只是沙哑的声音而出,“他在哪?”

    梁丘竹雨闻言顿了顿,眸光似乎微扫南宫长清和木风岩,”若是海棠想去,我带你去找他便是,只是不知现在,他是否还在。”

    我抬眸看了一眼木风岩,却感到他没有反对我的意思,他冲我点点头,抬手召唤了两名暗卫而来,便是护送我和梁丘竹雨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华衣只是看着我,手臂却是被南宫长清拉着紧紧不放。

    而我临走前,也看了一眼她,却不知道她究竟是否能获得自己的幸福。

    她与南宫长清之间,究竟能否互通心意,最终长相厮守。

    我冲他们一笑,最终还是上了一辆马车,却不知道,这一眼是否是我看见他们的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木风岩没有跟我们离开,反而拉了很多幽香派暗卫作为防守,而我和梁丘竹雨所乘的马车,便一路穿过有些萧瑟的小路,最终,便在一个郊边的小宅子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随着梁丘竹雨缓缓下了马车,便也顺势看清了那小宅子。

    是个不大的宅子,但却让我浮满了回忆,我微闭双眼,脑中闪过曾经的回忆,便是这个小宅子,是那时,我被梁丘雅清带来的驿站。

    便是在这里,我失去了第一个孩子,鲜红的血溢满了整个白裙子,异常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我想到这里,却不禁心口阵痛,下意识的停下脚步,却是又迎来梁丘竹雨的目光,他拉过我的衣袖,将我的思绪唤回。

    我定了定神,便已经看到他在扣起了大门,便又重新向前走了几步,但那叩门的声音入我耳,却令我的心终究无法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走了两步,我便是心头阵痛加深,而后,夹杂着的便是腹痛不止,竟真的一步都走不动。

    我的思绪渐渐归于恍惚,我轻轻垂了垂眸子,便好似那小宅子的门缓缓打开了,开门之声响彻我的耳畔,我轻轻抬眸去看,却也终究只是能看见一个女子的人影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,我便是坚强的咬了咬唇,还是没能逃过我飘散的思绪,身体微轻,便又摔倒在冰冷的地上,最后留下的只是,那一点点,摔下去所留下的疼痛。

    不知道后面又发生什么的我,醒来时,时局变换又多了些许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这一次我昏迷了多长时间,只是,我醒来时,好似便又回到了南朝的皇宫之中,身边有着些许穿着宫女装的女子,除此之外,便还有晓雯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便每次醒来的时候,第一个见到的总是晓雯,她冲我轻轻笑着,亦如往常的将药碗递给我。

    我只是接过药碗,还未等开口说什么,便闻晓雯为我讲诉一些现在的时局。

    南宫长凌封了梁丘心悠为皇后,将她和孩子送回,而后他便又独自出征在北朝,夺下了北朝腹地。

    而如今,却是一个星期未有从中传消息,生死未明。

    当她的话语说到生死未名这句话时,我的心便是微微一颤,而我环顾四周,却能闻到熟悉的龙涎香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便是,我现在和梁丘心悠处于同一地区,便是被南宫长凌一同送回了南朝之中,而这个熟悉的地方,便恐怕是海棠殿。

    而我刚刚想到这里,便闻门外有脚步声传来,而转瞬至的便是叩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晓雯似乎微微惊异,她深看了我一眼,眉头稍皱,便连忙上前去看。

    而日光将人影照出,我便从中看到了一个纤细的身影,便是不用猜便知道,那人应当是梁丘心悠。

    我刚刚辨别出她的身份,那女子便推门走了进来,而晓雯亦然看清了她的脸颊,连忙冲她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这个称呼入我耳,我便感到无比讽刺,我抬眸看着她,扯出轻轻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梁丘心悠看着我,似乎也是对我回了一个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而晓雯看着她便也不出声,我便深看了她两眼,示意她出去。

    晓雯看着我和梁丘心悠的模样,犹豫片刻,终究还是出去了,最终又只余下,我和梁丘心悠两个人在其中。

    我没有冲梁丘心悠行礼,只是深看着她,对上她幽深似海的眸子。

    她便是也不客气的坐在一侧,唇角勾勒出些许笑意,”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,也以为,南宫长凌不会再让你回来了,可是如今看来,跟我想象的又不太一样。”

    梁丘心悠一直没有变,她的眼眸微挑,泛出几丝不屑。

    我冷冷一笑,在她的身上,我便再也找不回曾经青儿的影子,“你处心积虑,制造了情蛊之引,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梁丘心悠又好似猜到了我会问这一句,片刻间,冷冷一哼,“你也应该知道了。要知道,我们穿越过来,究竟又是源于什么?源于,情蛊与心蛊之间的相互牵引。”

    我微垂眸子,又闻她的声音响起,“和芳沁离去了,你的身体是不是有一种失空之感?这便是因为你和她本是一体,相互联系,而她的离去,却是让你没有了所寄托点,而后,你的生命,便会是一点点的被掏空,直到一点都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解了我之前的疑惑,我轻轻的看着她,眉头稍皱,“那么,你也和我遭受了相同的遭遇?”

    梁丘心悠微微抬眸看着我,“是,我穿越过来的时候,梁丘心悠便已经死了,从那时候开始,我便知道了,我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有限。本来没什么,直到,遇见了南宫长凌。”

    “初次见到他,便是那时他来梁族救你的时候,他单枪匹马,独自闯荡,便只是只言片语,便夺得了梁族人的支持,更加关键的是,他是我毕生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因为他,我恐怕到现在,还在那个黑暗不见底的地宫之中,我对他的情,你比不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她连续说了几句话,我便都无法去回答她,只是静静的听着,感受着我小腹隐隐传来的暖意。

    我冲她淡淡一笑,却觉得有些讽刺,想到那时他到梁族时的谈判和我的遭遇,便是我毕生的苦涩。

    “那我和他的情,你又懂多少?如果你不懂,又为何说我比不了?”

    梁丘心悠便只是微微闪了闪眸子,将眸光落在我的小腹上,“你觉得,你这个孩子,能生下来吗?”

    我看清了她眼中的阴寒,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,“你打的是他的主意?”

    她闻言轻轻一笑,变得有些不屑,“我不打他的主意,我打的是你的主意,温婉芯,没有你的日子,我和南宫长凌生活的很好,也许,你真的不适合呆在这个地方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便冲我走来,走至我的身侧,勾起我的下颚,却好似此时此刻,我在眼中便只是一只单手便能碾死的蚂蚁。

    我亦然不惧怕的轻轻回了她一笑,对上她的眼,“青儿,我真的很久没有这么叫过你了…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来弄什么所谓的情蛊之引,也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从前我们之间的情宜,但是我知道的是,你不是青儿…你也不是梁丘心悠,现在的你,恐怕什么都不是…”

    她的眸光在我话音落下后,变得更加锋利,她长长的指甲微抬,便将我的脸划出一道红色的疤痕,她冷冷一哼,“那你温婉芯又是什么,凭着一个所谓海棠的名字,生了一个不知母亲的孩子,便又是什么东西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随着我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而起,心口中的疼痛钻心,却不知该如何解除,讽刺一笑,血腥之气上扬,”既然我们都不是好东西,一起回去如何?这个世界,本来就不属于我们,不是吗?南宫长凌,也不属于我们?”

    梁丘心悠却笑了,“你因为我能舍弃南宫长凌,你还敢说你是爱他的?”

    我起身,听她一言,我便越加感到好笑,抬手拉住她的衣领,“我是为了这里所有的百姓,梁丘心悠,你给我听清楚,做人,不能太自私,否则,报应总有一天会找上你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我突如其来的动作,便眉头深皱,便想要推开我,而我感受到她的力气,不松手,她便反手扯住我,“温婉芯,你便说说,你是不是有亲身经历,说说,你经历的什么报应,是你爱的朋友一个个的死在你的身边,还是,背叛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总能打破我心底坚强的堡垒,我眨了眨眼睛,但还是没有忍住泪水。

    她的话,让我对于我的报应的记忆更加深刻了一层,曾经,华衣说,总有一天,我会尝到被人背叛的滋味。

    而如今,我相信了,而这种滋味,便如同在心上插上了几支小刀,一层层的割破,尝尽苦楚。

    我的手微松,而梁丘心悠便顺势推了推我,而她的力气稍大,我便还没有反应便摔坐在地上,我微微皱了皱眉,便感到身下疼痛四起,似曾相识的感觉又起,好似,便又回到了在梁族驿站的那一天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