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科幻小说 > 冥婚诡事 > 章节目录 73 结局也是新的开始(完)

章节目录 73 结局也是新的开始(完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元修并没有离开海岛,而是藏身在某个地方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这个挑拨离间的办法就是他暗中传音给我,让我这样对汪直说得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另一个版本,是对飞云老道讲的。可惜那个狡猾的老东西一门心思都在他的长生药上,没心思看管我。

    不过面对汪直,我能够淡定很多,因为他是求生,但可惜也是被人利用的棋子,自己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为了死而复活的折腾了四百年,到头来竟是一场空,也是蛮可怜!

    想着想着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熟悉的声音在下方传来,看过去,她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,尤其是对我哪种敌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在想,计划会不会顺利进行。你来是为了吸取我的灵气供养自己,还是为了别的打算?”明明是同一个人灵魂,可见了面却像是敌人,都有自己的算盘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和你现在合体。你愿意把身体让给我吗?”程嫣站在五行圈外,仰头望着被吊在半空中的我。

    我紧了紧拳头,想了一下好像已经没有什么需要我担心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我爸已经被救出去了,耿烈他会照顾好自己,也答应了我照顾好耿煜,那么现在还有什么放不下的?

    只是很不舍,一旦把身体和意识让给程嫣支配,我恐怕就会永远的被压在灵魂里,一点点的沉睡直到遗忘一切。

    苦笑了一下,我想说不,你看我还有权利说不吗?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怕飞云直到你我已经合体,把咱们两个当药引子炼了,你现在就可以大方的进来。”说着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突然有人把门一掌打飞,飞云老道冷寒着脸站在门口冷笑:“既然来了,又何必犹豫?我可是等着你光临很久了!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手上已经出其不意的打出了一张符纸,那张灵符贴在了程嫣的脑门上,程嫣就像断了线的风筝,飘向我而来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就像有异物闯进了我的身体,很痛苦,很难受,膨胀的就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啊!!”我痛得难受,最后忍不住痛苦的大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,竟然震开了束缚着我的锁链,从半空中摔到了地上,力气用尽的趴在地上,趴在地上动弹不得,任由飞云狂笑着把我弄走。

    脱离了锁链的束缚,模糊的望着周围的一切,看到那些守卫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。没有了一点的生命气息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脑海里程嫣回答我:“他们被僵尸汪直和飞云老道的内战波及,现在成了汪直的陪葬品了!”

    陪葬!汪直竟然真的去质问了飞云,还打起来了?

    “我以为他们会僵持一会,没想到汪直竟然这样弱,连一炷香的时间都没有拖到,真是没用。”程嫣支配了我的身体,试图挣扎。

    飞云老道没有搭理她的挣扎,而是停住了脚步,把我的身体挡在了他的身前,而不远处拦住他去路的正式耿烈和恢复了原来样貌的元修。

    耿烈往前走了一步,“放开我妻子!”

    飞云老道的手掐在我的脖子上,明明没有用多大的力量就已经让我吃不消了,我听到程嫣吃痛的叫了声。

    我通过程嫣的视线望着耿烈,很想开口说话,让他不要顾及我,杀了这个老东西。可惜,现在这个身体已经不归我控制了,我只能透过那双眼睛看着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元修缓步走过来,拦住了激动地耿烈,冷静的望着飞云开口说道:“四百年了,你竟然越来越贪婪了,杀了那么多人,竟然不知悔改,还变本加厉?今天,你认为你还走的了吗?我不会再让你制造出第二个汪直给你当棋子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元修收起了玩世不恭,黑色精明的眸子突然红光乍现,阴沉的天空瞬间又陇上了一层阴云,闷雷隆隆作响。

    这些到没有什么,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那些死去的黑衣人竟然都面色苍白的站了起来,气势汹汹的把飞云和我围在了包围圈里。

    飞云吃惊的看着那些死而复活的黑衣守卫,开始不解,随即显得有些慌,我甚至能够感受到他气息的浮动。

    “你,你竟然是掌管冥界的冥王!怎么可能?冥王不是不能擅自管理人间的事情吗?”飞云手上的力道加大了很多,在他看来我现在就是他活命的筹码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元修背着手冷哼了声,瞥了眼他冷笑:“是不能轻易行走人间,可没说不能抓犯人!你这个小偷,东躲西藏的还得老子找了你四百年。这一次若再让你逃走,我这个冥界之主也就不用当了。你现在有两条路,一是放开张妍,和我回冥界反省,给秦晋那个老小子作伴去。还有一条路就是我把你抓回去,去接受十八层地狱的惩罚!”

    “我命由我不由天,就算你是冥王,也不能擅自杀人。你别忘了,我就算不人不鬼,但也是**凡胎,活人的血见到你们这些地府的亡魂身上,你们会受到天谴的!”飞云有恃无恐,得意的扬起嘴角。

    元修气的磨牙,双全攥的发出了咯吱咯吱的错位动静,“老混蛋,给脸不要脸,他妈的竟然拿这条威胁我!”

    我以前听元修说过,冥王和冥界的鬼差只能抓鬼,是不能擅自抓捕活人的。具体原因不是很清楚,他也没有说过。

    今天倒是从飞云的嘴里听到了这个答案。难怪元修都是和耿烈一起行动,也不敢擅自的抓捕秦晋和飞云他们。

    上次在地府,听说也是靠人鬼殊途的力量,鬼力压过了人力,占领了优势。但却没有伤到一人,而是把那些擅闯地府的人都关紧了冥界的监狱里,一直到那些人的寿命到了,在把灵魂提走严加管教。

    突然,飞云老道被人从身后偷袭,我被来人拽着手腕就往前跑。

    黑衣人顺势把我抱在怀里,得意的对我笑着说:“别人怕,我不怕,只要为了小妍,再死一次又何妨?”

    景瑞!不是说让他小心,不要再来参合了吗?他为什么还要回来?

    我想开口,又忘了自己已经没有主控权了。

    程嫣控制着我,面无表情的望着景瑞,冷冷的说:“放开我,你的张妍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景瑞一时失神,脚下停顿了半拍。吃惊的望着我,质疑的说:“你是程嫣!”

    阴风袭来,景瑞知道跑不掉了,本能的把我抛了出去,让我飞向耿烈的方向。

    在空中我睁大眼睛,试图向他伸出援手,泪水溅飞眼眶。

    那一刻,景瑞对我笑了,“小妍,我就知道你还在。我并不后悔!”

    眼睁睁的看着对自己照顾有加,默默付出,关怀备至的朋友,在最后那一刻还是不顾自己帮我逃离了危险。而自己,却被飞云的一掌打得吐血,灵魂被震出了那个黑衣人的体外,然后一点点的变透明,然后,消失!

    我的泪水失控了,被耿烈抱在怀里。明明程嫣已经支配了我,但还是没有办法控制住我的情绪。

    我一点点的夺回了自己的意识,挣脱耿烈的怀抱,扑向景瑞消失的方向,歇斯底里的喊道:“不要!!”

    “小妍,危险!”耿烈大声的喊我的名字,因为我看到飞云已经再次像我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夺回了身体的我,无法克制自己的悲伤情绪,跪在地上任由眼泪流淌。

    在耿烈靠近我的那一瞬间,竟然被不知名的保护层弹开,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冷漠的站起身,眼里的世界变红了!

    那一刻我竟然清楚地看到飞云的每个动作,就像电影慢动作一样清楚,弱点和命门都清楚的在我面前闪现。

    我笑了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,竟然纵身一跃而起,抓住了飞云的手腕,不费力气的就把这个老道抓住狠狠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飞云震惊的想要挣脱,却动弹不得,就那样被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,喷出了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我冷笑着才在他的后背上,反手拎起他的左臂,轻轻地一扭,就听到了他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这样的悲鸣还想还不能抚平我心里的悲伤和怒火,竟然又拧断了他的右臂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他还不明白,甚至不甘。大概是在想自己到底输在了哪里?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变强,就是在看到景瑞消失的那一刻,心里悲伤到了极点,就变强大了。

    扬起手掌。凝聚出一个红色的光球出来,看着躺在地上痛苦身影的老道,“你刚刚就是用这招打死了我的朋友,现在我也让你来尝尝这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靠近我,就是冥王元修也不行,他们都被我的保护层挡在了外面,我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阻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让这个死有余辜的老东西给景瑞偿命,他该死!

    “啊~~!!”

    那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悲鸣的惨叫声,没想到最棘手的人竟然是被我这个最没用的人弄死的!

    当我醒来的时候,人却身在冥界耿烈的家里。

    耿烈恢复了他的魂体,只是魂体变得有些和别的鬼不同,几近透明之色。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依旧是程嫣支配了我,她哭着抱着耿烈:“怎么会变成这样?为什么?”

    耿烈扶着我的肩膀,失望的摇头,“你不是小妍对不对?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自私,为了得到我竟然和她做了这样的交易。你知不知道,如果不是你,景瑞也不会被飞云打的魂飞魄散险些永不超生!若不是因为你,小妍也不会爆发怨念怒杀飞云,落得没有自由了!”

    “我!”程嫣不知道怎么回答耿烈的责问,细细的回忆着发生的事情,我的记忆力忽然出现了一个画面,是耿烈闯进了我的保护层,再阻止不了的情况下,竟然选择了和我一起击杀了飞云,飞云血溅三尺,他最终也杀了人!

    程嫣落下了眼泪,缓缓地抬起头质问耿烈。“在你的心里,这一世的我远比你从前心里的我要重要是吗?如果我说,她不会再出现了,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再见我了?”

    耿烈凝视着我,让自己放松了不少,很肯定地回答了声:“是!”

    程嫣苦笑,仰头把泪水隐忍了回去,对着空气说:“冥王,你出来吧!这个赌我打输了。让我永远的陷入沉睡吧,我已经有了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空气波动。元修从无人处走了出来,看了眼脸色苍白的耿烈,又看向我问:“你想好了?这一次沉睡就再也没有机会醒来了!张妍永远都只有一个!”

    “恩!”程嫣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那一刻我感觉到被控制住的神识慢慢的被解开了绳索。

    张开眼看到程嫣就站在我面前,虽有不甘却并不后悔,“你赢了!”

    我并没有得意,只是苦笑:“我也没有赢,我得到了喜欢的人,却失去了自己的朋友,如果我知道结果是这样,我倒情愿当初就碎了你的心,让你和耿烈过自在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认为,我不该醒来,太任性了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我摇头,“没有,你要的是一个答案,我们想要的东西不一样,是对是错不是你我能够判断出来的。如果是原来的我,我会认为你不对,而现在。我不会在妄加断言。而且,我们这一世都没有得到耿烈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放他自由吗?”程嫣的身体渐渐地变透明了,可以就心系耿烈。

    “不放手又能怎样,让他承受着被人血腐蚀的痛苦,一点点的消失在我面前吗?如果用新生能够挽救他,为什么不放手?喜欢就是让他平安幸福,占有并不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或许就是他选择你的原因,希望,下一世再相遇,你们能够有好的结果。”她慢慢地消失了,露出了释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下一世!我杀了人,还有机会等到下一世吗?

    张开眼睛,看到耿烈担忧的望着我,看到我醒来有些犹豫的喊了声:“小妍?”

    “干嘛这样看我?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真的是你!”耿烈就像个兴奋地孩子,把我拥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我慢慢地推开他,斜了眼等待结果的元修,当着元修的面亲了耿烈:“别执着了,去投胎吧!你个傻子,竟然为了帮我分担罪孽,选择了杀人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。我答应过你,要照顾你一辈子,照顾煜儿的!”

    “你若消失了,谁来照顾我们?”我又亲了他,从床上趴下来,跪在了元修的面前,仰头问道:“冥帝,他还有转世的机会对吗?功过相抵了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用面壁三百年换他一世平安,只是这小子他不走,我也没有办法!耿家村的亡魂已经被我尽数收回了。现在就在安息池水中修养,带净化了他们的怨念,百年后也可投胎转世了。我说这都是他的功劳,可他就是不愿走,你劝他吧!”

    元修无奈的看了眼耿烈,叹了声,转身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已经没有事了,拎着耿烈的手来到转生池旁,望着远处排着长队站在奈何桥上带着投胎的人们,“你知道吗?程嫣在这里等了你四百年。才有了今天的我。可是他没有等到你,而我等到了做鬼的你。可我一直希望,我能够嫁给一个平凡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妍!”耿烈抓着我的手,很是不舍。

    我摇头,不在意的抱住了他,“虽然时间很短,可是跟你在一起真的就像走过了一生。这辈子知足了,我希望你能够用心的人生来爱我,你先走一步,我会去恳求元修。也判我死刑,我们来生再见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耿烈似乎并不相信,摇头不愿答应。

    我努着嘴没有办法,想了一下,从守卫的手里夺过来一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,“那我现在就自杀?”

    “别!”耿烈怕了,立即叫我住手,“你的魂魄受到重创,暂时还不能离开躯体,我只是想。等你回复了些,我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听说,魂魄的力量越是虚弱,新的生命也会变得体质很差,你来时要做病养子照顾我吗?”这也是以前听邻居家的奶奶说的,却不知真假。

    耿烈犯愁的苦下脸来,走进我把我手里的刀子夺走,撇到了一旁,不舍得抱住了我:“我听你的,什么都听你的!不管下一世发生什么。我都会找到你,你要等我!”

    我欣慰的笑了,在他的怀里贪恋的蹭了蹭,泪水含在眼中,却忍着没哟哭。

    耿烈的那碗孟婆汤是我亲手递给他的,送给了他最后的一吻,亲自送他上路。

    站在奈何桥的对岸,看着他远离的背影,我终于忍不住的哭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知道你骗他,他会很难过的!”元修不知道何时出现的,背着手竟然装起了好人。

    “三生三世还不够累吗?原来他背负的包袱够重了,现在放下去做个普通人也没有什么不好。我还有煜儿,我心里有他,知道他能够平安的度过一生就好了。”我笑了,擦去了眼泪坚强的笑了。

    转过身去,已经回到了阳间,我答应了元修,做他的使者,这样我就能够生活在阴阳两界,有机会和耿煜见面了。

    耿煜知道他父亲重新投胎,还有机会再见面别提多高兴了,但小小年纪的他一定不知道,当他和他前世的父亲再见面应该会是另一种场面吧!

    年轻的老子和年轻的儿子同框,我能想象得到那会是怎样的一幕,想想都好笑。

    留在冥界的元修吃着没味道的饭菜,倒了杯水酒给他身边的男人:“你想好了,不错人做鬼差?”

    “人有三魂七魄,我有三魂六魄,我若投胎还有机会轮回吗?”景瑞也不客气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也是,不过依我看,你是为了继续守着张妍吧,毕竟没有耿烈,你还可以利用你的救命之恩继续交往下去是不是?”冥王坏坏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你那么卑鄙,为了自己的那点烂事,把能利用的都利用了。小妍如果知道我和你的约定,一定会把你的冥界绕的不得安宁。”景瑞带上了冥界的警徽,冷冷的瞥了眼冥王,“不想自己的事情被人抖搂出去,最好学会装聋作哑,不然,你就等着再收拾一次烂摊子吧!”

    元修眨巴着眼睛,望着景瑞离开,撇了撇嘴,玩味的笑了。

    事情真的会就这样结束吗?三生三世并不只是张妍的三生三世,还有属于耿烈的前世今生,那么故事又将会何去何从?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